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五十五章:末日

2018-01-17 08:52:35Ctrl+D 收藏本站

    一片漆黑的虚无空间中,捆在身上的荧光如瞬间起飞的蜂群般散去。

    猴子瞪大了双目,却好似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地悬浮着,缓缓地旋转。

    那破损的血肉与肢体悬浮在一旁。

    这是一个没有声音,没有风,没有光,没有云彩,没有重力,甚至没有时间,唯独剩下充裕灵气疯狂灌入体内的世界。

    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在缓缓消逝着,就连脑海中的记忆也不例外。

    沾满了血的毛发一根根缓缓地舒展着,微微颤抖。血滴在空中悬浮,如同一颗颗的红色珍珠。

    ……

    缺口消失了,连带的,缺口耀下的红光也一并消失了。

    南天门外,风徐徐的刮着,夹带着细微的沙石飘过染血的地面。

    天空云层翻滚,却不像先前那样笼成漩涡,就连原本无处不在的闪电也失去了踪影。

    整个世界仿佛已经陷入了无边的沉寂。

    杨戬悬在远处默默地看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紧了又紧。

    ……

    灵霄宝殿上,仙家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想从眼前的景象中找出一丝一毫的异常。

    玉帝伸长了脖子,撑着龙案缓缓起身,却只是维持着那姿势一动不动。

    ……

    南天门内,道徒们窃窃私语,缓缓地朝着南天门的出口聚集了过去。

    ……

    狭长的山道上,杨婵望着南天门的方向瘫坐在地,掩面而泣。一旁的玉鼎真人无奈的蹙眉。瞧着自己抽泣不止的弟子。不发一言。

    ……

    坍塌了一片的南天门地下通道中。五方揭谛呆呆地仰头。

    地面的微光透过缺口照在他们的脸上,却再看不见汇成漩涡的云层,听不见整耳欲聋的声响。

    “失败了吗?”

    将他们团团围住的天将一个个面面相觑。

    ……

    南瞻部洲某地一户人家的猪圈中,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猪借着破损的屋顶呆呆地望天,眼角泛起泪光。

    在他的身后,一群小猪正拥挤着争夺母猪奶头,发出“哼哼”的声响。

    ……

    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结伴步出了弥罗宫,一如往昔的。夜色中的天庭,无奈地笑了笑。

    “如果天劫真开了灵智,你说他在想什么?”

    “这事儿,恐怕只有他才知道了。”元始天尊缓缓望向了兜率宫的方向。

    大殿内,巨大的天道石只剩下拳头大的一块依旧悬浮着,似乎已经停止了崩溃的过程。

    太上老君低头掩着唇咳出了一缕鲜血。

    “没事吧?”镇元子低声问道。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老君轻声道:“有事没事有区别吗?留着一把老骨头,也不过是等着被清算罢了。”

    那神情之中,已尽是淡然。

    ……

    灵山大雷音寺,金色巨佛缓缓闭上双目。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

    ……

    虚空之中,猴子的经脉微微搏动了一下。下一刻,身体缓缓地碎裂,化作沙尘飘散。

    ……

    天空中五颜六色的光彻底消失了,潜心殿又一次陷入了黑暗。

    悬挂壁上的猴子的名牌上,“孙悟空”三个字缓缓消散。

    大殿的正中,须菩提呆呆地坐着,对着空荡荡的棋盘。

    烛台上的火早已燃尽,一缕微风从窗棂透入,整个斜月三星洞安静得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缓缓抬起头来,他呆呆地扫视着空荡荡的殿堂。

    一道惊雷掠过,照亮了一张老脸。

    也许直到此时,他才发现,没有人会再替他掌灯吧。

    许久,他缓缓地笑了出来,无奈地摇头。撑着地板,他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取出火折子,迈开蹒跚的步伐将那烛台上的蜡烛一根根点上。

    ……

    虚无的世界中,猴子的身躯依旧缓缓地翻滚着,一动不动。

    过往的点点滴滴,一个个的画面在他的眼前掠过,变得枯黄,随着本不存在的风消散。

    充沛的灵力依旧疯狂地灌入体内,那臂膀上的经脉都已经被撑得隆起,伤口却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

    航行中的舰队,以素呆呆地望着一如往昔的天空,那脑海一片空白。

    ……

    花果山。

    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原本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仿佛忽然被扼断了一般。

    正法明如来望着南天门方向一阵错愕,那手下的一众僧侣也是一时间不知所措。

    在他们的对面,那铺天盖地的妖军更是一阵静默,只剩下大风抚弄风帆的声响。

    战鼓停止了,号角平息了。

    呆呆地望着南天门的方向,短嘴张大了嘴巴,整个如同被抽了魂魄一般,手中的长剑“锵”地一声掉落在地,微微滚动。

    “这……这是什么情况?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九头虫如同一阵狂风般飞回了旗舰。

    妖将们一个接一个地返回战舰,大军开始徐徐后撤。

    “是不是……大圣爷死了?”

    有人问,却没有人回答。

    半响,妖群之中传来暗暗的抽泣声。

    一阵狂风掠过,扬起了风帆,却也将哭声传遍了每一艘战舰。历经生死,铁血之中求存的汉子,一个个如同孩童般瘫坐在地,嗷嗷大哭。

    灵台九子一个个怔怔地对视着,不发一言。

    军队之中有人哼起了歌,渐渐的,每一只妖怪都在跟着唱和。就连远处城市之中的妖怪也一只只走出家门,仰望天空附和。

    那声音就如同一根根的针,透过肌肤直达五脏六腑。

    没有人听得懂他们在唱什么。也许。连他们自己也听不懂。没有了齐天大圣的妖族。就是丛林里茹毛饮血的妖怪,不会有人懂。

    这一刻,是一个种族信仰的粉碎。

    ……

    南天门的大门轰然打开了。

    天兵、夹带着昆仑山的道徒一个个缓缓走了出来,呆呆地望着眼前那苍茫天地。下一刻,人群之中爆发出欢呼声,将所有的物品都抛向了天空。

    直到此时,龙椅上的玉帝,法阵核心之中的李靖与太乙真人才缓缓松了口气。

    欢呼之声传来。那通道之中的五方揭谛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双目,盘腿坐地,双手合十。

    那面容缓缓地干枯了。

    哪吒抹了把冷汗,指着金头揭谛道:“拿下!”

    “诺!”

    一众天将飞速朝着五方揭谛冲了过去,却在触碰的瞬间发现他们都已经坐化,变成了干尸。

    ……

    蕴含了伤悲的歌声在耳边回荡。

    正法明如来双手合十,双目紧闭。

    “释迦摩尼尊者,接下来,该如何?还请明示。”

    许久,脑海中才浮现了一个简短的声音:“依计行事。”

    正法明如来默默地点头。

    ……

    以素一脚踩在船舷上。凌空飞起。

    “你要去哪里?”多目怪猛地喊道。

    “从现在开始你是统帅了,把舰队带回花果山。”望着南天门的方向。以素怔怔地说道:“我……我要去南天门……无论如何,都要见他最后一面……哪怕是一具尸体……”

    ……

    旗舰上,短嘴捂着耳朵来回地踱着步,不断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转过头,他看到一个个要么一脸的惊慌,要么泪流满面,甚至嗷嗷大哭的妖怪。

    “你们这是干什么?”他一把拽住了略略有些慌乱的九头虫,又转而摇晃着嗷嗷大哭的黑子:“你们这是干什么?不许唱!不许唱——!”

    “天劫忽然消失……大圣爷死了……”

    “大圣爷没死!”短嘴猛地咆哮道。

    “大圣爷死……死了……”

    话音未落,短嘴已经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将他整个击倒在地。

    “你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我说大圣爷没死!没死!”

    黑子整个趴在甲板上,抱头痛哭。

    “疯了……这家伙疯了!”短嘴一个转身,从身旁侍卫的腰间抽出了一柄长剑就要朝黑子砍去。

    一旁的九头虫一惊,连忙将他死死抱住。

    “住手!”

    “放开我!我要杀了这扰乱军心的家伙!大圣爷没死!”

    “你给我住手——!”

    牛魔王一个快步赶过来,将短嘴手中的剑打落在地。

    短嘴还在挣扎着要捡起,被九头虫一个反手整个按倒,动弹不得。

    “大圣爷没死!没死!你们这是要造反!要造反吗?”短嘴嘶吼着,那眼泪夺眶而出。

    “你给我住嘴——!”九头虫一个手刀重重击在他背上。

    短嘴终于停止了挣扎,趴倒在地,一动不动地抽泣着。

    风呼呼地刮着,齐天大圣的战旗,花果山的战旗依旧迎风招展。

    此时此刻,百万大军聚在一起,除了说不出悲伤的歌声,只剩下静默。

    所有妖怪都流着泪望着旗舰,而旗舰上的大将们,则一个个望着趴倒在地抽泣的短嘴。

    灵台九子依旧默默地站在一旁。

    九头虫松开了手,缓缓站了起来。

    牛魔王缓缓走到九头虫面前,紧蹙着眉道:“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我,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九头虫抿着嘴,望向了一旁的猕猴王。

    “大圣爷死了……再打下去输定了,我们散了吧,各奔东西……”鹏魔王瞪大了眼睛不断来回扫视众妖,寻求着认同。只可惜,没有人赞同他。

    “能跑得了吗?”有人低声问道。

    “我们有百万大军,花果山有几百万妖众,只要我们散开,他们能追得了谁?”鹏魔王反问道:“你们说对不对?对不对?只要离开这里。天大地大。他们没那么容易捉住我们!”

    “对!”狮驼王连忙附和道:“跑不赢的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一旁的凌云子冷哼一声:“他们谁也不追。就追你们几个。元帅短嘴、大将军九头虫,还有你们几个妖王,你们猜天庭会不会就这么算了?”

    注视着鹏魔王,凌云子缓缓道:“以前你们能躲得过,是因为三清没动手。以后呢?”

    闻言,鹏魔王当即一脸的惊恐。

    “说白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花果山都守不住。你们哪里都别想守住。”

    甲板上的众妖一下都沉默了。

    许久,牛魔王躬身将短嘴一把提了起来,环顾左右道:“大圣爷还活着。”

    短嘴一下呆住了,所有的妖将都疑惑地望着牛魔王,半响,一个个似乎才明白过来。

    “对,大圣爷还活着。”

    “没错,大圣爷活着!我们一定要死守到底!”

    “再也不要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大圣爷还活着!死守花果山!”

    他们一个个眨巴着满是泪光的眼睛咆哮了出来。

    疯狂的嘶吼声迅速蔓延开来,下一刻。战鼓擂起,号角吹响。

    厮杀又是开始了……

    ……

    虚空之中。猴子的手脚,身躯,乃至于头部都已经碎去,唯独剩下一枚黑色珠子,那表面上金色的闪电缓缓流动着。

    缓缓地,连那珠子也一并消失了。这个世界又是回复了原本的一片黑暗,空无一物。

    ……

    “快!让人查探花果山的情况!”

    “陛下,好像灵山正在围攻花果山……”

    “那就看看战况如何!”玉帝稍稍犹豫了一下,又道:“还有还有!速速前往三十四重天与三十五重天探视二清的伤势……看看他们还能否助剿花果山。还有还有,还有在三十三重天的镇元子!”

    “诺。”

    一位卿家急匆匆地奔出灵霄宝殿,玉帝又转而对另一位卿家道:“速去南天门,让李靖即刻过来见朕。等等,让他清点下天庭还剩下多少兵马!妖猴一除,正是大破花果山的好时机!”

    “诺。”

    扬起笔,玉帝亲手写下一份圣旨交予另一边的卿家:“将这份圣旨送到灌江口去,勒令杨戬即刻前往花果山参战,若以任何借口推挡,战后以妖猴余孽论处!”

    “诺!”

    “通知四海龙王,让他们即刻召集龙宫部将前往花果山……”

    “陛下,诸位龙王为了西海三太子的事还在御书房候着呢。”

    “西海三太子的事先搁置,让他们即刻统兵前往花果山!”

    “诺。”

    “通知府库,将所有的军用物资都拿出来!立即!”

    一道接一道的圣旨飞洒而出,整个天庭一下又运转了起来,士气高昂。

    南天门外,天兵天将、道徒蜂拥而出,自由地呼吸着凡间的空气,为这劫后余生欢呼着。

    人群之中,李靖搀着太乙真人,两人相顾无言,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哪吒带着众将开始指挥人马打扫战场。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挤出南天门来看上一眼。一片纷乱之中,空旷的地面迅速被人群填满了,除了一处。

    南天门正前方的位置,龟裂的地面上,那沾满了天军鲜血的金箍棒依旧立在风中,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没有提及,所有人却都绕着它走,就好像都刻意忽略它的存在一般。

    正当此时,一个熟悉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南天门内外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了……

    “喀喀喀……哈哈哈哈……”

    只一刹,全部的欢笑都停止,所有人动作都僵住了。一股寒意直透心底。(未完待续……)

    PS:今天不知不觉中,竟然加更成功了!虽然只加了一点点,但也是进步不是?

    求鼓励!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