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五十八章:灵位

2018-01-17 08:52:34Ctrl+D 收藏本站

    狂风中,以素飞速朝着南天门飞去,嘴里不断默念着:“不要死,千万不要死,千万千万不要死……”

    恍惚中,她似乎又想起了小溪边的第一次相见,她恐惧地想跑,却被他强行带走。

    想起他明明吃素,却每天带着她在森林里翻着肉。

    想起枕着他的手臂望着满天星斗入睡的日子……

    那双眸之中早已漫起了泪光。

    “你一定要等我……一定要等我……千万……千万不能死……”

    攥紧了手中的剑,她使出所有的力量冲刺,只可惜以她那浅薄的修为,无论如何都快不起来。

    ……

    南天门,一股股的血雾在人群中炸开爆开,激起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上万的道徒与天兵将南天门的通道挤得水泄不通,寸步难行。

    此时此刻,天地间似乎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了。

    不仅仅是南天门外,恐怖的气氛已经在整个天庭弥漫开来。

    无将可用,无险可守,整个天庭已是一片纷乱。

    那些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仙家一个个都开始惊慌失措地收拾细软,准备一有机会就逃离天庭。就连立在灵霄宝殿上的天庭要员也都一个个胆战心惊,坐立难安。

    这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天。

    灵霄宝殿上,玉帝只能呆坐着,脸色煞白,不发一言,任由天庭的骄傲与荣耀在自己面前缓缓崩塌,化作飞灰。

    ……

    南天门外。猴子拖着金箍棒。赤脚踏着沾血的碎石一步步往前。意味深长地瞧着李靖:“刚刚,是你下令关门的,没错吧?”

    李靖干咽了口唾沫,抽出长剑,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咆哮道:“就算你赢了又如何?没有诸位大能相助,一个行者道,你以为你能恢复三界的秩序吗?”

    “为什么你们会以为我赢了就非得统治三界呢?”猴子哑然失笑。摊了摊手道:“我就是想抹掉你们这帮碍眼的家伙罢了,因为,我已经受够了。”

    那金箍棒一顿,猴子抬腿就要往前。

    四周的天将一阵愕然,李靖与太乙真人都已经惊得摆出了防守的架势。

    正当此时,一声呼喊从身后传来了。

    “住手!不准,不准动我爹!”

    猴子停下了脚步。

    那身后,哪吒重重地喘息着,捂着腹部,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不准……不准动我爹。”

    拄着火尖枪。他咬着牙微微颤抖着,强撑着睁开眼死死地盯着猴子。那身形看上去就好像一阵风都能吹倒。

    “不准……碰我爹。要杀我爹……先杀我……”

    李靖呆呆地望着他。

    注视着自己的父亲,哪吒无力地笑道:“你要是死了,孩儿……孩儿怎么跟大哥二哥,怎么跟娘亲交代……”

    话到此处,李靖已是老泪纵横,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远处的杨戬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握着三尖两刃刀的手攥得“噼啪”作响。

    “真君,别冲动啊!”傲天鹰连忙挡在他身前。

    猴子回头淡淡看了哪吒一眼,又缓缓斜向了杨戬所在的方向,面无表情地说道:“带上你爹,还有你师傅下凡去吧,再有下次,你们都得死。”

    听到这一句,哪吒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瞬间失去了所有支撑的力量,整个栽倒在地,李靖连忙快步冲过去将他抱起。

    杨戬总算稍稍松了口气,太乙真人则是眉头紧蹙,那在场的众将皆是一阵错愕。

    “你不会打算留下来与你的那些个师兄弟还有门人共进退吧?”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太乙真人呆呆地站着,握着拂尘,沉默不语,不敢动弹。

    “没有就好。”猴子一步步与太乙真人擦肩而过。

    只见他伸手一扬,一片惨叫声中,堵在南天门出口处的的数千道徒悉数炸成了血雾。

    整个南天门都被这血色淹没了。

    猴子轻轻一跃,腾空而起穿过血雾飞向门内。

    ……

    “真君,我们不阻止他吗?这样下去……”哮天犬低声问道。

    “阻止得了吗?”杨戬反问道。

    一旁的梅山七圣将本准备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

    “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什么情况!谁来告诉我啊!元帅究竟怎么样了?谁来告诉我啊!”

    天牢之中,卷帘握着铁栏拼命地呼喊着。

    那铁窗外不断传来骚乱的声响,整个天牢却已经空无一人,连个狱卒没有,根本就已经没人搭理他。

    犹豫了许久,他抬手劈开了铁栏的锁,跨出门外。

    ……

    铁门被重重踢开,小白龙冲进囚室中一把将白素架了起来。

    “发……发生什么事了?”

    “全乱套了,我那个姐夫的妹夫杀入南天门了,现在谁也没空管我们。趁现在,赶紧离开这里下凡去。”

    “下凡去……下凡,那你不也成妖怪了吗?”

    “哈哈哈,现在当神仙比当妖怪还危险。况且,一起当妖怪不好吗?”

    白素微微一怔,红着脸点了点头。

    ……

    花果山边境上,九辰大阵又一次开启,灵台九子苦苦支撑着。

    无数的僧侣朝着他们冲袭而来,妖军仓皇迎战,依旧是绞肉机一般的战场。

    渐渐地,九辰大阵的射速越来越慢,妖军越战越疲。

    老九身子一倾,悄然坠落。丹彤子连忙脱离法阵将他接住。

    灵力接近枯竭,九辰大阵终于解除了。不得已之下,妖军开始且战且退。与此同时。僧侣却越来越多。就好像海边疯涨的潮水般势不可挡。

    “清风上人。怎么办?”

    清风子眨巴着眼,望着漫天飞舞无穷无尽的僧侣一阵恍惚。

    这是单纯的人海战术,在这里面,他甚至见不到任何一位佛门大员。可佛门哪里来这么多的僧侣?

    注视着远方,他喃喃自语道:“一定是,耍诈了。那里,一定有什么问题。”

    一展衣袖,他孤身朝着僧侣的来处滑翔而去。

    那身后。一众师兄弟也连忙跟了上去,就连丹彤子也急急忙忙将虚脱的老九托付给一旁的黑子,转身冲了上去。

    八人排成雁行状低空掠行,那头顶的僧侣与他们近在咫尺,却好像无视了他们的存在一般径直朝着战场冲刺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凌云子惊恐地问道。

    “从刚刚到现在,最起码已经损耗了五十万了。”幽泉子面色凝重地说道:“灵山虽有万寺,却绝不可能出动这么多上了修为的僧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些不是僧侣。”

    清风子的眉头越蹙越深,那四周的师兄弟一个个都沉默了。

    远远地,他们看到在隐蔽在山峦之间的足足二十八个金色法阵,那法阵正中放射着璀璨的光芒。无数的僧侣正从中爬出,腾空而起。

    在这只剩下月光的天地中。远远看去,就好像一道金色的天河在逆流。

    “是傀儡术。”清风子无奈地笑了出来。

    那一众师兄弟皆呆住了。

    幽泉子轻声问道:“施展此术互有干扰,同时二十八个法阵操纵傀儡术,莫非是佛祖来了?”

    “不。佛门之中能使用傀儡术的可不只佛祖一人,况且,干扰总有办法消除,也未必是一个人同时操控二十八个。”

    “说得对,未必要是一个人操控。”一个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了。

    低下头,他们看到四位佛陀立在山巅上,那为首的,正是正法明如来。

    只见他双手合十,躬身道:“恭候多时了,清风道人。”

    还未等清风子开口,他们的四周,已经有多达上百位的佛陀围了上来。一个个面无表情,却浑身上下金光璀璨。

    直到此时,这一众师兄弟才恍然大悟,连忙一个个攥紧了各自的法器背靠背地结阵。

    “看来,这么大的阵仗都是为了我们几个啊。”丹彤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深深吸了口气,正法明如来轻声道:“丹彤真人稍安勿躁。苦海无边,我等,只是来劝诫诸位皈依我佛罢了。”

    依旧是面无表情。

    ……

    潜心殿中,孤灯斜影。须菩提静静地坐着,对着棋盘。

    昔日的残局,又一次被重现了。

    那棋盘的对面坐着的,是金蝉子。

    一子接一子地落到棋盘上,直至将己方彻底逼入死局。须菩提呆呆地注视着棋盘,一动不动地坐着,呆呆地坐着。

    风透入窗棂,吹斜了烛火。

    “天地无情,要重塑,只能是破而后立。”

    “不只是老君的‘无为’,不只是众大能,还有整个天庭。”

    “只要天庭依旧统领三界,便无论如何无法证得大道……佛道之争,在三界众生的福祉面前又算得上什么?”

    “为这一番新景象,老夫牺牲了风铃,牺牲了悟空,摒弃了‘不争’的初衷,走得与天道越来越近……这个世界,哪有不付出就能得到的道理?”

    “三界都为此付出了代价,三界,也将迎来一片新气象,这样的牺牲难道不值得吗?”眨巴着那双浑浊的眼,他怔怔地望着金蝉子,轻声问道:“破而后立,老夫难道,做错了吗?”

    金蝉子依旧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回答。

    许久,就在须菩提的眼前,那面容、身形随风飘散。

    空荡荡的殿堂中,又只剩下须菩提一人了。一盏孤灯伴斜影。

    昏红的光线中,那悬挂墙上的十个命牌,此刻看上去,竟与十个灵位一般无二。(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点击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