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六十一章:无处可去

2018-01-17 08:52:33Ctrl+D 收藏本站

    眼看着最后一拨挡在身前的僧侣被烧成灰烬,九头虫带着部属奋力撕开了缺口。

    然而,展现在他面前的,却是惨痛的一幕。

    幽泉子的身形缓缓地下坠。

    正法明如来悬在空中,面无表情地望着他,那手中拽着的,是早已没了声息,鲜血淋漓的清风子。

    至于其余人等,早已不知所踪。斜月三星洞师兄弟一行八人,此时此刻,竟是一个不剩!

    一股寒意顿时直入心底。

    灵台九子有多强,九头虫亲眼所见。

    此时此刻,他才忽然明白自己与猕猴王密谋死守花果山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眼前,在这苍茫大地间发展了上万年的佛门,是一支他们全然无法挑战的势力,根本不是天庭的兵将可以相提并论的。

    “将军,怎么办?”一位妖将问道。

    九头虫扑腾着翅膀缓缓向后,化出人形,低声道:“撤!”

    转过身,九头虫带着自己麾下部将朝着旗舰的方向冲去,竟连断后的人手也没有安排。

    在短嘴的指挥下,整个妖军迅速脱离了战场,狂退十余里,直到花果山主法阵前才停下重整。

    鹏魔王干咽了口唾沫,望着远处漫天飞舞的僧侣微微颤抖着问道:“现在怎么办?能守得住吗?”

    旗舰上一片静默,没有人回答。

    许久,短嘴轻声道:“我们继续坚守,但……先通知齐天宫下令全员撤出花果山,反正他们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帮助。你们看怎么样?”

    闻言。在场的妖将一个个眼角都不由得抽了抽。那压抑的气氛更盛了。

    ……

    一位手持长剑。胖乎乎的佛陀缓缓来到正法明如来身旁,轻声问道:“不追吗?”

    正法明如来闭上双目细细感知着什么,又睁眼望向南天门的方向,淡淡道:“不急,花果山已是囊中之物。”

    另一边手持如意的佛陀仰起头笑了笑道:“那妖猴已经突破到天道修为了?”

    正法明如来点了点头:“不过,大家无需多虑。一来,那妖猴还不知道花果山生变。二来……那妖猴修的并非悟者道,尊者自有应对之法。”

    遥望花果山的方向。那手持如意的佛陀悠悠叹道:“那可得注意点了,可千万别在这时候把消息传到妖猴耳中才是,天道修为……他要是来了,我们可顶不住。”

    此时,战场上的双方,都没有人注意到远处海里的水正在一点一点地变少。

    ……

    阴间。

    海水从天而降,疯狂地朝着四周不断扩散,吞噬土地,汇聚成新的海洋。

    轰鸣声中,无数的魂魄哭喊着来回飞窜。整个世界如同末日一般。

    身为仅存阎罗的秦广王却只能站在山岗上望着眼前如同废墟一般的天地,嗷嗷大哭。以掌掴地。一众鬼兵鬼将围在四周无论如何劝都劝不住。

    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就是一场无妄之灾。

    三清败北,一直以来依存的天庭已经自身难保,他区区一个阎罗,面对此情此景,除了痛哭,又能如何呢?

    正当此时,一柄金色法杖顿地,一双赤脚踩着碎石,缓缓地朝秦广王走来。

    “不如,让贫僧来助秦广王一臂之力,可好?”

    仰起头,秦广王望见一位身材高大的佛陀站在他的面前。

    他穿着黑色的袍子,头戴佛冠,赤脚,手持一柄金色法杖,浓眉大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秦广王微微颤抖着问道:“你……你能帮我?”

    “能是能,只是……”那佛陀捋开衣袖,朝着跪倒在地秦广王伸出一手,轻声道:“帮了你,往后这阴间的大事,可就得听贫僧的了。”

    秦广王微微一愣,连忙伸出一手扶着那佛陀站了起来,躬身拜道:“只要能止住这洪水,往后阴间一切大事,听凭大师裁定!”

    “那就,这么定了。”那佛陀淡淡地笑了笑,转身腾空而起,朝着穹顶的破口飞了过去。

    ……

    与此同时,南天门内,随着耸立了数万年的庞大月树在尖叫声中缓缓倒下,无以计数的仙家、天兵匆忙着奔逃,连带着几块悬空的陆地以及大量的宫殿都在那巨大树冠碾压下分崩离析。

    七重天的角落里,许多天兵与道徒还在苦苦地撑着,只可惜在力量高达他们数百倍的猴子的分身面前,等待他们的只能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船舰中,玉帝握着铜镜微微颤抖着,已是面无血色。瞪大了眼睛望向一旁的卿家,他低声问道:“还要多久才能到?”

    “老君在三十三重天,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在三十五重天,陛下是要去三十三重天还是三十五重天?”

    “到三十……”紧蹙着眉头,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先到三十三重天吧。”

    “诺。”

    微微低着头,玉帝不由得忐忑地攥紧了龙袍。

    ……

    长空中,卷帘一艘舰接着一艘舰地搜索着,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可以告诉他玉帝的去向,只能一路往高处追去。

    ……

    背着白素,小白龙一路躲躲闪闪地朝着下界飞去。

    ……

    月树被点燃了,熊熊火光中,片片红花化作飞灰。

    滚滚浓烟冲天而起,遍地的尸骸,流淌的鲜血。此时,南天门内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望去,都已经是一副末日降临的景象。

    兜率宫中最后的一块天道石彻底化作飞灰了。

    “全碎了。”镇元子轻声道。

    太上老君静静地坐着,望着满地的石粉,唇角微微抽动,最终却是笑了出来。

    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缓缓闭上双目,叹道:“是啊,全碎了……全碎了……”

    一位童子匆匆奔入殿中跪倒在地,叩拜道:“师傅,门外好多仙家请求入宫避难。”

    “让他们到别处去吧,这里,避不了难。”

    “这……”

    “如实转达便是了。”镇元子轻声道。

    那童子稍稍犹豫了一下,躬身叩拜道:“弟子遵命。”

    羽毛化成的“雀儿”提着裙摆一脚跨过了高高的门槛,看着那转身匆匆奔出殿外的童子,低声问道:“他来了吗?”

    “来了。”老君缓缓睁开双目,躬着身子叹道:“你也快点走吧,都怪老夫……事情没瞒住,所以,他已经知道你不是真雀儿了。”

    “我应该去哪里?这天地间,有哪里我可以去吗?”雀儿一步步走着,促膝跪坐到老君身旁,呆呆地叹道:“你把我制造出来,却没办法将我送到该去的地方,现在让我去哪里呢?”

    瞥了一眼雀儿,老君低头苦笑:“都是老夫的错,都是老夫的错啊……呵呵,不过,你留下来也应该不会有事才对,他应该……狠不下心杀你。”

    雀儿淡淡笑了笑,道:“如果他能狠得下心……倒好,这样,就能结束这一场噩梦了。”

    ……

    滚滚浓烟之中,猴子仰起头遥望着天空,解除法天像地,如同示威一般地缓缓朝着高空飞去。每路过一座宫殿,就分出一个分身朝宫殿内杀去。

    无数的仙家、天兵倒在血泊中,惨叫声遍布了每一个角落,几乎每一座宫殿中都流淌着鲜血,真正的血流成河。

    这是一次歇斯底里地,单纯的报复。

    一只行者道天道境界的妖猴——此时此刻,在他的面前,无论是天兵还是天将、乃至于各种的天神,都早已经与凡人无异。

    ……

    南天门外,以素气喘吁吁地落到那一片血肉模糊的陆地上。

    遍地的尸骸,就连侥幸存活的道徒们都已经遁逃无踪。

    惊恐地望着眼前的景象许久,她艰难地迈开脚,一步步朝着南天门内走去。(想知道《大泼猴》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了!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