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六十四章:想去哪儿呢?

2018-01-17 08:52:31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道徒互相搀扶着与以素擦肩而过,当看到以素头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之时,他们不但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举动,反倒是吓得夺路而逃。

    怔怔地望着那些吓破了胆的道徒,以素踏着满地的血肉,一步步迈入南天门,望见了那一副恐怖的景象。

    熊熊燃烧的月树,遍地的尸骸、血肉,几乎每一片浮石上都滴着血,每一座宫殿都笼罩在火光中冒着滚滚浓烟缓缓崩塌……

    一面焦黑的天军旗帜静静地倒在她的脚边。

    “这是,这是……”

    微风吹过,夹带着浓郁的血腥味以及阵阵焦臭。

    “大圣爷赢了?一个人……他,他一个人击败了整个天庭?”望着眼前这难以置信的一幕,以素整个呆住了。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一个身影已经闪到她的面前高高举起棍棒。

    “大圣爷!”她当即尖叫了出来。

    那棍棒凌空顿住了,却不是因为她的尖叫,而是因为她那双毛茸茸的耳朵。

    稍稍犹豫了一下,猴子的分身缓缓后退,朝着其他方向寻去。

    “他怎么啦?”

    放眼望去,以素才发现四处都是猴子的身影。

    “这是分身?”

    仰起头,以素忽然看到四海龙王在一众虾兵蟹将的拱卫下朝着这里缓缓而来,敖听心也在其中。

    望见以素的瞬间,那龙宫众人的反应竟是一惊,纷纷亮出了兵刃。

    莫说龙宫了。被这一只妖猴虐成这样。现在道门中谁见了妖怪能不怕?

    “听心姐!听心姐!是我。以素!”

    “以素?”敖听心想要上前,身后的敖寸心连忙一把将她拽住了。

    “没事,是花果山的妖怪,认识的。”

    安抚了龙宫众人,敖听心脱离队伍落到以素跟前,那目光却不住地往南天门外望,低声问道:“花果山的大军来了?”

    “没有,佛门正在偷袭花果山。他们根本不可能到这里来。”

    “佛门?释迦摩尼也出手了?”敖听心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事到如今,整个三界,还有谁没插手吗?

    以素点了点头,指着四周问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闻言,敖听心无奈苦笑,轻声道:“还不就你们那位大圣爷干的嘛?还好我们龙宫众严格来说都是妖怪,不然……可真没命走到南天门口。弄不好啊,回头就得上花果山送礼去了,往后这三界都是他的。呵呵……真是谁也想不到的结局。天道修为。该是没什么人可以击败他了。”

    以素欣喜若狂地拽住敖听心的手,略略想了想。又连忙问道:“大圣爷现在人在哪里呢?”

    “不知道。”敖听心摇了摇头道:“分身就到处都是,本人就不知道了。应该往兜率宫去了吧……你怎么在这里?”

    “我以为大圣爷死了,所以……就赶过来了。”

    “一个人赶来?”

    以素紧紧地眨巴着眼睛望着敖听心,没回答。

    淡淡笑了笑,敖听心牵着以素的手道:“听我的,赶紧回去,他的事情不要掺和。这不是你玩得了的游戏。”

    话到此处,敖听心就没再往下说了。她轻轻拍了拍以素的手,转过身去随着龙宫众人的众人一起出了南天门。

    静静地望着龙宫众人远去的身影,以素深深吸了口气,却是转头望向天空,喃喃自语道:“兜率宫,三十三重天……我应该能到吧。”

    说罢,她运起仅存的灵力,忐忑地朝着一块浮石飞了过去。

    在她的身后,卷帘正蹑手蹑脚地朝着南天门的方向摸了过去。

    ……

    高空中,狂风呼啸而过,微微晃动着猴子脸颊的绒毛。

    在他的身前,四周,是无数如同看见恶鬼般尖叫着逃窜的仙家与兵将。

    一个个的分身还在从他的身上窜出,朝着四周所有看得到的人或物掩杀而去,撕碎他们所能看到的所有一切。

    局势早已失控,整个天庭都已经被杀寒了胆,再也没有任何兵将敢站出来迎接挑战了。可纵使如此,依旧逃脱不了被毁灭的命运。

    一块块的浮石崩塌,宫阙夹带着血肉如同倾盆大雨般倾泻而下。

    这场一个人对整个天庭,乃至三清,对整个三界的战争,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凌风中,猴子的目光透过身前奔逃的众仙落到了远处。在那肉眼看不到的高度,是道门的最高府邸——兜率宫。

    咬紧了牙,他缓缓地加速。

    ……

    大殿中,镇元子早已经心神不定。

    他忐忑地问道:“要不,要不告诉他佛门已经进攻花果山,灵台九子命陨?说不定,他就会立刻回援。到时候只要南天门一关……”

    “有用吗?”老君轻蔑地笑了笑,道:“行者道的天道修者,以他现在的修为,真要干,摧毁整个天庭,只是一刹那的事。就算你告诉他,他也可以选择先摧毁天庭再回援。再说了,你确定南天门还能挡得住他吗?”

    “南天门……没办法挡住他?”

    老君缓缓摇头道:“‘无极’之道,无穷无尽,这三界之中,早已没有任何人或物能挡得住他了。”

    闻言,镇元子缓缓低下头去。

    老君伸手抚了抚看上去还是个孩童的雀儿,轻声道:“他很快就到了,真不走吗?他的分身只能识别对方是仙还是妖,如果你现在拿着老夫的令牌下界,断不会有天兵为难,只要避开他,这一路到南天门都是通畅的。”

    雀儿缓缓地摇头,仰望着老君道:“我想见他。很想。可是……我又不想让他看到。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个我存在……”

    那眼眶中。隐隐地已经泛起了泪光。

    抿着嘴唇,她轻声道:“我连名字都是别人的……我不想当别人的替身,可我拥有别人的记忆,又忍不住想见他。”

    “真是个……傻丫头。就算只有记忆,却还是一般无二地傻啊。”伸手摸了摸雀儿的头,老君笑了笑,微微颤抖着从衣袖中取出了一片玉佩朝着她递了过去,道:“戴上它吧。躲起来。这个世界上,除了老夫和西方释迦摩尼佛,就再没人能感知到你了。”

    雀儿默默地点了点头,将玉佩捆到了自己的腰间。

    ……

    船舱中,无数的仙家就好像凡间的平头百姓一样挤在一起,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用忐忑地目光互相对视着,一声不吭。

    修为够高的仙家,早已自己先行出发了,跟着玉帝的都是那些官不大不小。修为又不大行的。在他们看来,玉帝拥有兵权。是天军的首要保护对象,跟着他至少应该是安全的。可如今看去,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

    另一边较小的舱室中,玉帝焦虑地踱着步:“到哪里了,他现在到哪里了?快查查他现在到哪里了!”

    早已经失去作用的铜镜被丢到了桌案上。

    守候在一旁的卿家躬身拱手道:“陛下,那妖猴已经到了十五重天。”

    “这么快,就没人拦着他吗?”

    那卿家摇头道:“没有,所有的部队都……都溃逃了。”

    “这帮废物!废物——!”卯足了劲一拳重重砸到桌案上,玉帝咬着牙,瞪着眼睛朝着舷窗外望了两眼,微微颤抖着问道:“我们还在二十八重天……这样能赶得及到三十三重天吗?”

    “陛下乃是天命所归,自然……”

    “这时候能别说这种废话吗?”玉帝猛地吼道。

    “诺……诺。”那卿家连忙干咽了口唾沫,躬身退下。

    正当此时,一位天兵冲进船舱中跪倒在地,奏报道:“启禀陛下,那妖猴已经到了二十重天了!”

    “二……二十重……这,刚刚不是还在十五重天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说罢,玉帝朝着一旁的卿家瞪了过去。

    那卿家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指着天兵喊道:“刚刚是说在十五重天啊,还是你告诉我的!”

    “陛下,刚刚妖猴确实在十五重天,可他骤然加速了……”

    “骤……骤然加速?”玉帝呆呆地眨巴着眼,一步步往后退:“不行……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追上的,不行,不行!”

    事已至此,他也再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撒开腿就往船舱外跑,拨开沿途过道上有些手足无措的兵将登上了甲板,拽住那统领的天将便吼道:“快,快背上朕,先将朕送到兜率宫去!快!立即!”

    这一叱喝,直接便传遍了整艘战舰,随行的仙家当即涌上了甲板。

    一时间,所有人都怔住了。

    二十八重天距离三十三重天有多远?少说,也得数千里吧。

    这样的距离,对这名修为早已踏上了太乙散仙的天将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可对其他人来说呢?

    这天将,能背几个人?

    “陛下要丢下我们?”这是所有人脑海中闪现的第一个念头。

    还没等那天将点头,只见一位仙家已经一个飞扑,抱住了玉帝的大腿哭喊道:“陛下,陛下!你不能丢下我们啊!”

    “对,陛下应该与臣子共进退啊,陛下!”另一位仙家告诉附和道。

    如此匪夷所思的理论,此时此刻竟也得到了在场几乎所有的仙家的一致认同。

    一时间,所有的仙家都朝玉帝涌了过去,天兵们忙于阻拦。

    那天将眨巴着眼睛瞧着玉帝,半响,轻声道了声:“诺。”转过身去单膝跪地。

    “不行!陛下,你不能这样!”隔着一众天兵,无数的手朝着玉帝伸了过去,撕扯着他的龙袍,混乱之中,竟将龙袍扯烂了。连亵衣都露了出来。

    “放手!放手!”玉帝急急忙忙地将整件龙袍都脱了下来。

    与此同时。两位天兵硬扯着那抱住玉帝大腿的仙家。可无论如何也扯不开。

    慌乱之中,玉帝夺过身旁一位天兵手中的剑,咬紧了牙,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那仙家心口就是一剑。

    只听“扑哧”一声,鲜血溅起了。

    整个甲板一下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玉帝。

    “陛……陛下……”

    那仙家微微颤抖着松开手,低头看了一眼插在自己胸口的剑。伸手摸了摸渗出的血,缓缓仰起头望向玉帝,瞪大了眼睛,缓缓地倒地,没了气息。

    所有人都呆住了。

    仅仅是朝着四周扫了一眼,玉帝已经飞速趴到天将的背上,急喘着说道:“快!把朕送到兜率宫,你就立了大功了!回头……回头等镇压了妖猴,你就是天庭的大元帅!”

    那天将惊恐地瞧着倒在地上的尸体,默默点了点头。背着玉帝腾空而起。

    还没等那一众仙家缓过神来,战舰上其他几位修为略低一些的天将已经腾空而起追了过去。那四周稍有点修为的天兵也一个个腾空而起。

    有仙家咆哮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有仙家死死地拽着仅存两位天将的手:“不行,你们还要留下来架势战舰呢!没有你们我们怎么到兜率宫去?”

    只见那两位天将对视了一眼,缓缓抽出了腰间的剑道:“我们可以留下来,但是,这艘船太重了,飞不快。这样下去只能一起死,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一时间,一股寒意直入心底。

    也许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明白,原来仙与妖,所谓的区别,一直以来,都不过是他们自以为罢了。

    ……

    猴子疯狂地加速,一路屠戮。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二十七重天。

    ……

    兜率宫外早已人满为患,就连西王母也身在其中,一个个焦虑万分,却悉数被童子拦在了宫门外。

    一位仙家忽然一怔,指着远处喊道:“是陛下!陛下来了!”

    一时间,所有仙家都纷纷朝着那方向望了过去。

    远远地,他们看到了玉帝那狼狈不堪的模样,一个个都不由得眼角抽搐。

    “陛下怎是这身装束?”

    “只要陛下在这儿,老君总该不会不管吧?”

    “对对对,陛下都来了,老君总该开门了!”

    待到玉帝临近,那一众仙家也未及多想,赶紧让开了一块空地,纷纷叩拜,高呼道:“臣等,参见陛下。”

    落到仙家们让开的空地上,玉帝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只随手摆了摆道了声:“平身。”便匆匆顺着众仙让开的过道朝宫门冲了过去,高声喝道:“快!快带朕去见老君!”

    只见那道童一步拦到玉帝身前。

    一时间,所有的仙家,连带着玉帝、王母都怔住了。

    那道童朝着玉帝行了个礼,朗声道:“师傅交代了,他救不了你们,所以,请大家还是移步三十五重天弥罗宫去避难吧。”

    玉帝顿时一愣。

    “这……这什么话!他老君救不了,元始天尊难道就救得了?”有仙家猛地吼道:“快让我们进去!”

    一时间,群情激昂,所有的仙家都朝着宫门涌了过去。

    “不行!不行!你们不能进去!”

    混乱之中,那把门的三位童子都被推倒在地,无数的仙家从跨过他们朝着宫里直冲而去。

    六个童子将内门死死地顶住。

    “快!快去告诉师傅!这些家伙要造反了!”

    与此同时,玉帝却是在扭头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半响,他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道:“看来老君真没有后手,太白金星也不在……那老小子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了,不行,立即到弥罗宫去!快!快带朕到弥罗宫去!”

    还未等他再度攀上天将的背,一个毛茸茸的身影已经笼罩在他头顶上了。

    顿时,原本的喧哗嘎然而止了。

    所有的仙家都停下了动作,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呆呆地望着猴子,脸直抽,一口气喘不上来。

    猴子歪着脑袋悬在半空中笑嘻嘻地问道:“想去哪儿呢?陛下。”

    说着,猴子又冲着角落里的西王母招了招手笑道:“嗨,我们又见面了。”

    顿时,西王母的脸整个紫掉了。

    猴子咧着嘴露出尖牙,缓缓地吐了口气道:“终于,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

    “救命啊——!”

    一时间,尖叫声此起彼伏。(未完待续……)

    PS:今天有加更哦,加更了一千六百字。

    感谢果油妹纸的飘红~话说,你又是第一粉了!感谢。还有六耳猕猴……你也太拼了。

    感谢大家的打赏,这几天的打赏好多哦~月票也很猛~谢谢~

    话说,月初继续求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