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六十五章:面对面

2018-01-17 08:52:31Ctrl+D 收藏本站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大泼猴》更多支持!

    刚开了一条门缝的童子连忙将大门合上了,背靠着大门,重重地喘着。

    “怎么样了?”另一位童子低声问道。

    其余的四位也都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那童子。

    “不……不好了,那妖猴就在门口。”

    “就在……门……门口?”

    “你们顶着,我去禀报师傅。”

    “好……好。”

    那童子撒开脚丫就往大殿狂奔而去。

    ……

    一片混乱的场面中,无数仙家腾空而起朝着弥罗宫的方向冲去。

    然而,天空却好像被一面无形的牢笼紧紧锁住一般,任他们如何挣扎,如何哭喊,都没有一个人可以离开兜率宫的范围。

    “轰”的一声。

    慌乱之中,一位天将随手甩出一缕灵力轰在猴子的脸颊上,炸开了,扬起一阵烟尘。

    顿时,所有人都停下了喧嚣,屏住了呼吸呆呆地望着。

    一阵微风捋过,吹散了烟尘,露出毛茸茸的身影。

    那被正面砸中的脸上,连一根毫毛都没掉。他静静地瞧着朝着他出手的天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干咽了口唾沫。

    那天将惊恐地后退,夺路而逃。可无论他跑到哪里,四周围的仙家都以更快的速度离他远去。

    猴子的目光依旧静静地追着那天将不放,半响。他缓缓地笑了出来。

    那天将停下了脚步。惊恐地望着他。两腿一个劲地颤个不停。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真……真的?”一时间,那天将竟惊哭了。

    猴子脸上神情一收,冷声道:“假的。”

    话音未落,只见猴子双目微微闪动银光,那天将忽然发出一声如同杀猪般的嘶吼,掐着自己的脖子跪倒在地,浑身肌肉膨胀。直至撑破了铠甲。

    猴子面无表情地看着。

    所有的仙家都惊恐地看着。

    “砰”的一声,天将的身体如同撑破的气球般炸开了。

    四周的仙家都纷纷闪躲喷洒而来的血雨。

    那头颅在半空中划出一条标准的抛物线落到猴子跟前,一双眼睛还瞪得如铜铃一般,布满了血丝,嘴巴微微张合着,很快没了气息。

    所有的仙家都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望着猴子。

    缓缓地落到地面上,猴子扁着嘴缓缓地摇头,懒懒地瞧着那头颅,提着金箍棒对着那头颅顿了过去。

    “嘭”地一声。那头颅被彻底砸成了肉酱,脑浆。血水四散。

    这一瞬间,有仙家尖叫了出来,但更多的仙家则是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吭声。

    ……

    “师傅——!师傅!不好了!那妖猴已经到了宫门口!”童子尖叫着跨过门槛,被绊倒在地,又连忙爬起了起来,跪在老君身后。

    暗室中,雀儿缩成一团,一双小手不断地揉搓着手中的绢子。那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老君缓缓低下头望着一地的碎石,呵出一阵云雾,呆呆地笑着:“为师,知道了。”

    只一句,老君便再没说什么了。

    那童子惊异地望向一旁的镇元子,镇元子却只是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童子微微低着头,犹豫了许久,轻声问道:“那妖猴……师傅可有应对之策?”

    “没有。”

    “没……没有?”只一霎,童子已经面无血色。

    镇元子深深吸了口气,问道:“释迦摩尼会来吗?”

    “应该,快到了吧。”

    ……

    此时此刻,灵山大雷音寺中的金色巨佛依旧静静地盘腿而坐,一只手搭在膝头上,缓缓地打着节拍,似乎在等待着,一个即将到来的时刻。

    ……

    “真好骗。”在众仙的目光下,猴子伸了伸懒腰道:“别白费心机了,跑,肯定是跑不掉了,还是想想怎么死吧。”

    顿时,那些个仙家一个个两腿发软,朝着猴子跪了下去,嗷嗷大哭,声嘶力竭地呼喊道:“大圣爷饶命啊,大圣爷饶命啊……”

    整整上万的仙家,浩浩荡荡一片,却没有一个敢在这时候站着。

    西王母早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玉帝则整个瘫坐在地,脑海一片空白。

    缓缓地扫了一眼跪得遍地,朝着自己磕破了头的仙家,猴子掏了掏耳朵,一步步地走到玉帝身前,怀抱着血淋淋的金箍棒蹲下,朝着身后四周仙家的方向使了个眼色,轻声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天庭养的仙家,还没我花果山的妖怪有骨气呢。就这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死了呢。不过……也快了。”

    玉帝微微低着头,猛地眨巴着眼睛,又连忙仰起头来低声道:“放……放朕一马,你不是说要你只要杀老君吗?他就在里面……你要什么朕都给你……对……对了,你还要杀其他二清,没问题,朕立即调集人马,跟你一起杀过去,好不好?好不好?”

    他满怀期待地睁大了眼睛望着猴子,微微颤抖着补充道:“就算你要朕的龙椅,朕也双手奉上……只要,只要你放朕一马……”

    缓缓地,猴子嘴角微微上扬,绽露了一丝笑意。

    玉帝也连忙咧开嘴赔笑。

    四周的仙家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竖起了耳朵,干咽着唾沫,等待着。

    在众仙热切的目光中,猴子伸出一手搭到玉帝的肩上,顿时,玉帝整个一颤。脸上的笑容仿佛在一瞬间被打散了。却又连忙强撑起来。

    “好主意。”

    听到这一句的时候。玉帝可谓是欣喜若狂。那四周的仙家一个个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了。

    可还没等他们笑出声,却见猴子脸色一变,淡淡道:“不过,太迟了。”

    “迟?”玉帝的嘴角猛地抽动,脸色发青。

    四周的仙家惊得张大了嘴巴,睁大了眼睛,却大气都不敢出。

    “真的,太迟了。我也替你可惜。你说……你当初要是下令开南天门,怎么会落到今天的境地呢?”

    说着,猴子笑嘻嘻地伸手轻轻拍着玉帝的脸道:“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的,都这样了,大圣爷我,也帮不了你了……”

    玉帝连忙捧住了猴子的手,跪地,哭丧着脸喊道:“不……不,还来得及!朕知道错了!还来得及!你们说对不对?还来得及!”

    “对……还……还来得及……”一众仙家纷纷低声附和道。

    面无表情地望着已经在发疯边缘的玉帝,猴子微微张嘴吐出了几个字:“真是。一群孬种。”

    “对……朕是孬种……杀朕这样的人没意思的,只会污了您的手。求……求大圣爷高抬贵手……放了朕吧。”

    甩开玉帝的手。在四周惊恐的目光中猴子缓缓地站了起来了扭了扭脖子道:“哎,我什么时候也这么多废话了呢?算了,干活。”

    话音未落,只见他已经化作一道幻影挥舞着金箍棒朝着四周杀去。

    一时间,腥风血雨。

    ……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以及猴子的狂笑声从宫外传来,兜率宫中的一众童子都已经被吓破了胆。

    大殿内,老君缓缓地闭上双目,微微颤抖着,低着头,沉默着。

    镇元子默默地注视着一地的碎石,一动不动地坐着。

    身处弥罗宫的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互相对视着,不发一言。

    那宫殿之外同样聚集了无数的仙家,听着下界远远传来的惨叫,也是一个个禁不住战栗不已。

    可已经到三十五重天了,他们还能往哪逃?

    ……

    长空中,以素紧紧的咬着牙,缓缓地飞着,脸色已经略显苍白。

    她看到了血流成河的天庭,看到了火光中缓缓崩塌的宫阙,看到了遍地残肢……

    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弥漫了整个世界。

    在那废墟之上,一个个的分身还在来回搜寻着生者。

    无论是修为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一直以来制约的他的枷锁已经不复存在,此时此刻,他只是一只妖猴,一只彻彻底底的妖猴,没有任何的顾忌,只为宣泄心中的狂怒,甚至不惜毁灭整个世界。

    看着这一切,以素似乎明白了什么。

    “用整个天庭,去给她陪葬……没想到真的一语成谶。”

    渐渐地,她笑了,是欣喜,却更像是无奈。

    ……

    兜率宫外的恐怖声响终于停止了,整个世界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守在门内的童子面面相觑:“没有声音了……是不是走了?”

    老君睁开了眼睛。

    大雷音寺中的金色巨佛打着节拍的手顿住了。

    花果山边境上的正法明如来朝着妖军军阵凌空一指,无数的僧侣冲了过去。花果山瞬间激活了所有的防御法阵,五颜六色的灵力护盾在空中绽放。

    ……

    “打开门看看,就看一眼。”

    “万一他趁机进来怎么办?”

    “这门能挡得住他吗?”

    几位童子面面相觑,许久,其中一位鼓起勇气伸出手去。

    缓缓地,缓缓地,将那门开出一条缝。

    他干咽了口唾沫,忐忑地凑过去朝门外望。

    只一眼,他便又将门合上了。那不慎激发的摩擦声差点吓得其他几位童子魂飞魄散。

    “怎……怎么样了?他还在吗?”

    那童子微微颤抖着张大了嘴巴,却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

    血水滴滴答答地顺着浮石的边缘往下流淌。

    沾血的手,剩下半截的脚,砸碎了一半的头颅,被从中间撕开的身体……

    宽敞的地面上铺上了厚厚地一层血肉残肢,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

    在这一片血肉平原上,猴子浑身是血,拄着金箍棒孤零零地站着,手中提着两个头颅,斜眼朝着兜率宫的宫门望了过去。

    “开,门。”

    宫门内,五个童子连忙使出吃奶的力气摁住大门。

    “我说,开门。”

    五个童子依旧死死地摁住。

    “我说,开门——!”

    一声咆哮之下,如同刀削般的狂风袭来,顿时,所有的法阵都在这无比霸道的灵力面前被冲垮,伫立万年的兜率宫,那厚重无比的墙壁,坚实的屋顶,在这匪夷所思的狂风中被整个掀飞,碎成粉末飘散在远处,只剩下高不过两尺的矮墙依旧记录着原来的轮廓。

    暗室中的雀儿紧紧地缩成一团,不敢动弹。

    老君深深吸了口气,振了振衣袖,起身,转身。

    孤零零立着的宫门轰然倒塌了,扬起阵阵沙尘。

    几个童子害怕地躲到了墙角。

    牵动三界的大战,两个人,终于又一次面对面了。

    宫门外猴子轻蔑地瞧着老君,随手一抛,两个人头滚到了他的跟前。

    是玉帝和西王母。

    老君只淡淡地看了一眼,深深吸了口气,便又一次望向了猴子。

    “我来了。”

    “修成天道者不死不灭,便是道心已破,修为尽失,也依旧不死不灭。”

    注视着老君,猴子面无表情地说道:“我知道,所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的小说《大泼猴》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赶上12点了。

    听说果油妹纸预测玉帝和王母死,于是……他们果断死了。

    恩,就是这样滴。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