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六十七章:无极对无我

2018-01-17 08:52:30Ctrl+D 收藏本站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大泼猴》更多支持!

    行走在南天门内每一个角落里的猴子的分身一个个缓缓消散了。

    高空的风缓缓地卷过,三十三重天的云雾在空气中变化着模样。

    浮石,废墟,所有的一切都沐浴在那璀璨夺目的金色光华之下,此时此刻,却没有分毫温暖的感觉。

    老君癫狂的笑声在耳畔回荡着。

    一股寒意袭入了心底,化作熊熊的火焰在燃烧。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急火攻心的感觉。

    猴子额头上的青筋已经暴起了。

    微风拂动着他的绒毛,那脸微微抽搐着,瞪大了眼睛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这樽巨佛。

    盛光之中,那莲台上的佛甚至连轮廓都模糊不清,就如同一个投影在这个世界的幻象一般,可他分明又在那里。

    由始至终,他都微半眯着眼,就好像这个世界早已没有什么能激起他的兴趣一般,没有喜怒,没有哀乐,抛弃了所有,只剩下他的佛理。

    “生死簿上的封印,是我封的没错,但将魂魄送入轮回的却是他。为了让佛门不沾身,他将魂魄送入轮回,又隐藏在原本天道的轨迹当中骗过须菩提送入斜月三星洞……因为他知道,金蝉子会去找须菩提,须菩提会动心,如此一来,便会放任自流。也能真正瞒过你。不会让你早早起疑。”

    “这两个人。由始至终根本就是狼狈为奸!”

    “在斜月三星洞,须菩提让你选悟者道,为的就是利用你性格的弱点,逼你自己选行者道……他了解你的性格,你多疑,固执。只有你自己选的路,才会执拗地,即使是跪着。也要走下去。让你去昆仑山,是因为知道昆仑山会出事,要让你背负上妖的身份,彻底站到天庭的对立面!”

    “他们,要借你的手,毁了整个三界秩序,毁了老夫的天道石!千万年来,他们梦寐以求的事,也只有你可以替他们办到……”

    “佛门四大皆空,只修自身。求极乐。所以,他们如同一盘散沙。千万年来也少有动静。可佛法不空,所以,他们又能拧成一股,动员了无数的力量,却半点风声都没有走漏。若不是看到那生死簿上的动的手脚,连老夫也都蒙在鼓里。”

    “为什么五方揭谛冒天大的风险帮你?数十万金精,数十万金精啊……五方揭谛不像李靖那样统领着大部队,如此庞大的数字就凭他五方揭谛所处的位置,如何可能一口气拿出来?但他们却想尽了办法挪用,只为了让你在这些金精抵达南天门为老夫所察觉前,前往府库,无声无息地……获得命牌。未雨绸缪,一个命牌,就封死了老夫的路啊……”

    老君低头望着自己满是血污的手,微微颤抖着说道:“一步错……步步错啊。呵呵呵呵……若不是被他们捷足先登,老夫又如何会落得一路被动的局面。”

    “如果第一个发现你的是老夫,哪怕是须菩提,或者金蝉子,就不会有这后来的许多事!”

    “为了逆转局势,老夫才不得不考虑冒险对风铃出手……封印了生死簿,他就借五方揭谛的手将伪造的,已经‘解开封印’的生死簿送到玉帝面前,为的,就是让天庭也卷入其中,在老夫行将出手之际添乱。就连让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知晓此事,也是他故意露出蛛丝马迹……”

    “所有的,就是为了让那一枚七巧弥云丹,顺理成章地落到你的手中,不让你起疑,让你在关键时候想起。环环相扣,步步为营。一方面破老夫的局,另一方面又安排五方揭谛从内策应。若不是出了变故,你本该在天劫降临之时进入南天门,然后,天劫便会彻底将南天门撕碎……从此,诸天相连,再无天庭凡间一说。然后,他再出来收拾残局……”

    “好算计啊……真是好算计啊。”仰着头老君紧闭双目深深叹道:“防得滴水不漏,攻得见缝插针,一步步将老夫逼入死角。呵呵呵呵……当真是高明至极。修佛之道,本就是修自身,无所谓正邪之分。”

    猴子怔怔地望着如来,握着金箍棒的手攥得“咯咯”作响。

    那张沐浴在金光之中,朦朦胧胧的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老君重重地咳着,缓缓地瘫倒在地,仰望着天,缓缓地喘息着,迷迷糊糊地笑着。

    “老夫早就说过了,真正跟你站在一起的,就只有老夫……就连你那师傅,也根本不顾你的死活。老夫唯一的错,就是跳不开他们布下的局,必须抹去风铃……如果不是两世纠葛,两道裂痕缠绕在一起……如果不是老夫动了恻隐之心,挂念着对风铃的承诺……局面,必不至于如此。只可惜,你信你师傅,信五方揭谛,却唯独不信老夫……”

    “说到底……老夫也是掌控了天地太久太久了,以至成了众矢之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哈哈哈哈……咳咳……”

    那笑声渐渐变成了重重地咳嗽。

    静静地躺卧着,喘息着,这位活了数万年的,天道的守护者似乎一下变得苍老无比,分明是不死不灭,可生命的力量却好像在他的身上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流失一般。

    “我想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吗?”一步步走到如来的正前方,猴子挺起金箍棒隔空对着如来一指,怒吼道:“哪些是你做的,哪些不是你做的,这件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那双眸之中冒着火。

    无法想象的灵力已经在疯狂地汇聚,卷起的狂风吹得人睁不开眼。道道闪电在空气中来回跃动,“噼啪”作响。浮石都在那肆虐的力量之下一点一点地分崩离析了。

    镇元子连忙一个快步护到雀儿身旁。

    “是谁做的。重要吗?”

    “重要吗?”

    “每一件事都是你自己决定的。没有人逼你。”

    “是谁做的,重要吗?”

    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压来,如同千万人同时在呼喊着回答。

    “是啊,一点都不重要。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老夫已经输了,你们两个谁胜谁负,又与老夫何干?”老君紧闭着双目,如同自言自语般轻声叹道:“忘了跟你说了。灵山已经倾巢而出,进攻花果山了……”

    “进攻……花果山?”刹那间,猴子的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浑身上下的肌肉绷到了极致,那脸上的神情缓缓地绽开,像是在笑,却又每一丝皮肤都在不断抽搐着,张大了嘴巴露出獠牙,他像一只处于爆发前夕的猛兽一般竖起了每一根绒毛:“这么说,都是你做的了?好。很好。我终于找到你了……所有的,始作俑者……纳命来吧——!”

    挥舞着金箍棒。猴子化作一道金色光芒一个回旋已经到了巨佛的身后,那金箍棒瞬间变长变大,使出所有的力量,朝着巨佛的后脑重重砸了过去。

    只听“嗡”的一声巨响,扩散的冲击波瞬间横扫了一切。

    那巨佛互换了,巨手飞速挡在额前,用手掌将呼啸而来的金箍棒稳稳地接下了。

    “你赢不了贫僧,这金身修了上万年,非蛮力可破。”

    “是吗?”凌空死死地摁着金箍棒,猴子嘴角微微上扬,瞪大了眼睛狰笑着望着巨佛,露出獠牙。

    由始至终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金色巨佛忽然微微一怔。

    就在镇元子、老君、以及雀儿的眼前,一块块的金色碎屑脱落,接住金箍棒的金色巨手如同一块巨石般缓缓地裂开了,齐腕碎去。

    慌乱之中,巨佛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朝着猴子扇了过去。

    可还没等他将猴子握在掌心,猴子却一个加速重重一撞,直接带金箍棒穿透了他的手掌。

    整支手掌都被撕裂开来了。

    “你真的扛得住吗?”凌空一个翻滚,猴子一个冲刺,重重地撞在巨佛胸前。

    “咣”的一声巨响,巨佛猛地后挫,那胸膛缓缓地龟裂开来了,道道金色气流从裂缝中呼啸而出,消散在天地间。

    “你扛啊!”一个转身,猴子挥舞着长达数百丈的金箍棒一棍重重砸在巨佛的肩上,肩膀当场碎去,瞬间化作乳白色,如同一只单纯的石臂般脱落。

    “你扛啊!”又是一个翻滚,金箍棒扎扎实实地轰在巨佛的脸上。

    重击之下,巨佛整个摇摇欲坠。

    “天道,无极……?”

    “你他妈倒是扛啊——!”一声震动天地的咆哮,猴子高高跃起,挥着金箍棒对着巨佛的脑门就是一下!

    一声刺耳的轰鸣声,巨佛的天灵盖开裂了,他呆呆地望着在他眼前狰笑的这只猴子。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他的力量与眼前这只猴子的力量,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纵使是修了万年的金身,也是如此。

    就在镇元子惊恐的目光中,伴随着仿佛千万人齐声诵读的经文,道道金光从破损的天灵盖上飞散出来,数不清的梵文在那飞散的金光中若隐若现,整个世界都好像浸泡在佛经之中一般。

    “哈哈哈哈,早就玩脱了,你有没有算到他会突破到天道修为呢?或者说,你有没有算到他的天道修为会是‘无极’呢?这种修为,老夫也只是早年在天道轨迹的其中一种可能上看到过啊……无穷无尽的力量,不死不灭的身体。”

    随着金光的飞散,那巨佛缓缓地失去了沐浴四周的金光,化作一个单纯的石人。那天灵盖上的裂缝迅速蔓延,紧接着,那巨佛轰然倒塌了,激起漫天烟尘。

    “怎么样——!扛不扛得住!老子今天就宰了你,再杀上灵山,把你的徒子徒孙全部挂到火上烤。全部喂狗!”

    攥紧了金箍棒。猴子面对着滚滚沙尘声嘶力竭地咆哮着。

    一阵微风吹过。莲台上,只剩下一堆碎石。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

    红色的光芒挥洒而下,将整个花果山连同战场都照成了血一样的颜色。

    所有的妖怪都惊恐的抬头。

    天空中,他们望见了一颗巨大的陨石正在朝着花果山呼啸而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九头虫整个呆住了。

    牛魔王地目光在远处来回搜索,最终落到了正法明如来的身上,一阵错愕。

    “是他们引来的……”

    “这是什么术法?‘天谴’?”短嘴惊得张大了嘴巴。

    被这陨石砸中,花果山的防御法阵就彻底毁了。

    “连这种东西都可以召唤,这战没法打了!”鹏魔王一声咆哮。当即带着自己的部队开始后撤,狱狨王、狮驼王迅速带着自己的部队跟随。

    顿时,整个战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僧侣蜂拥而入,整条战线呈现一副即将崩溃的局面。灵犀的脸整个煞白……花果山早已没有多余的部队了。而此时,后方的撤离还远远没有完成。

    ……

    猴子呆呆地望着那莲台上如同小山一般高的碎石,却半点没有胜利地喜悦,反倒是眼角微微颤动。

    他的目光朝着四周扫去。

    狂风扫过浮石,掠起阵阵沙尘。

    趴在在废墟之中的道徒惊恐地望着猴子,脸色煞白。

    雀儿依旧被死死地制住。镇元子用仅存的灵力撑起了一面护盾将她护在身后避免被波及。

    老君则依旧瘫倒在地,紧闭双目。面带微笑。

    他猛地吼道:“这是怎么回事?出来——!我知道你还没死!”

    声音如同雷鸣般疯狂地扩散,整个世界都似乎为之一震。

    “出来做什么?”

    “出来做什么?”

    “出来和你打吗?”

    无数的声音在回答着。

    “给我滚出来!”猴子凌空疯狂地咆哮着。

    “即便出来又如何?”

    数不清的金色光华凌空汇聚,在莲台上凝出了一个十丈高的虚幻佛影。

    “你确实出乎贫僧的意料,竟真的借着七巧弥云丹修成了天道。”

    “你的力量无穷无尽,不死不灭,这三界之中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

    “只可惜……贫僧早已是无我无物,以空为凭。”

    “你能毁得了金身,却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贫僧一分一毫。”

    缓缓地仰起头,那虚幻的佛影对这猴子淡淡一笑。

    “所以,你必败无疑。”

    “少废话!纳命来!”一声嘶吼,扬起金箍棒,猴子重重地朝他砸了过去。

    只见如来一个急退,那金箍棒重重地落在莲台上。顷刻间,整个莲台也裂成了六瓣,分崩离析。

    也就仅仅一瞬,如来已经向后急退数百丈,转身朝着远处飞去,瞬间到达了三十二重天。

    “别跑!”猴子一脚踏在还没来得及坠落的莲台上,瞬间改变了方向朝如来疾追而去。

    “贫僧已经说了,你必败无疑。”

    “打过才知知道!”

    化作一道金光,猴子瞬间追上了如来,扬起金箍棒对准了如来的腰部就是一棍。

    可这一棍却是直接从如来的身体穿了过去,就好像如来根本就不在那里,与猴子战斗的仅仅是空气一般。

    正当猴子一阵恍惚之际,一只巨手骤然实化,朝着猴子重重压了过来。

    猴子也伸出单手迎面而上。

    只听“轰”的一声,疯狂的冲击向着四周肆虐而出,侧边上一座不知名的宫殿轰然崩塌了。大战中侥幸活下来的仙家们争相奔逃。

    两只手掌重重击在一起,身高达到十丈的如来与不过寻常高度的猴子,到头来,竟是如来退了。

    电光火石之间,趁着这个间隙,猴子扬起金箍棒朝着那手掌重重砸了下去。

    然而,那方才实化的手掌却又虚化了,任由金箍棒穿梭而过。

    如来笑而不语,猴子却已经怒到了极点。

    “要你的命——!”

    空出一只手,猴子将灵力汇聚在掌心,化作一道巨大的白光朝着如来轰了过去。

    一时间,狂风横扫了每一个角落,还飞在空中的几名仙家被如同落叶一般卷得不见踪影。

    然而,如来却是不闪不躲。

    那白光直接从他的身体透了过去,击在身后一座方圆达百丈的宫殿上,激起惊天动地的巨响,溅起漫天飞舞的乱石。

    就连承载着那宫殿的浮石都整个分崩离析,化作飞灰了。

    一粒粒大小不一的石子从如来的身体毫无阻拦地穿行而过,如来却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淡淡地笑了笑。

    猴子整个怔住了。

    ……

    又是陷入一片漆黑的三十三重天上战斗的余韵还没完全消除,狂风依旧肆虐。

    雀儿飞奔到老君身旁跪倒在地,眨巴着眼睛轻声问道:“老先生,你怎么样了?”

    “没事,死不了。”

    镇元子一步步地走到老君跟前,伸手要去搀扶。老君却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缓缓闭上双目。

    镇元子只得无奈笑了笑将手收了回来,遥望着下界,他轻声问道:“他们谁会赢?”

    “不知道。”老君缓缓地摇了摇头,叹道:“一个是‘实’的极致,拥有不死之身,无穷无尽的灵力。一个是‘虚’的极致,便说是不存在,也不为过。一虚一实,你说,谁会赢?”

    ……

    咬了咬牙,猴子一个转身朝着南天门的方向疾驰而去。

    只一瞬间,他与身处十一重天的以素擦肩而过。等以素反应过来,他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一路嘶吼着穿越了南天门,然而,正当他准备向着花果山冲去的时候,却整个凌空顿住了。

    横卧的月树,升腾而起的滚滚浓烟,早已变成一片废墟的宫殿。

    南天门外的景象,竟与南天门内一般无二!

    如同幻影一般的如来就站在他的眼前。

    只见他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天庭的事还没解决,你这妖猴想去哪里?”

    猴子攥着金箍棒的手微微颤抖着,眼角的肌肉猛地抽动,急火攻心……(小说《大泼猴》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昨天欠更,所以今天加了。献上一章顶俩的大章。

    另外,对于那些四处乱传甲鱼写不下去之类的人,甲鱼只想送他们两个字:“逗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