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六十九章:相隔万里

2018-01-17 08:52:29Ctrl+D 收藏本站

    巨大的红色陨石依旧呼啸着朝花果山而去。

    在那恐怖的红色光辉之下,大批的妖军开始向着四周逃散,沦为僧侣屠戮的对象。此时此刻,即使是最坚定的兵将,也早已无心恋战。

    转眼之间,九头虫、大角、短嘴、黑子等等的一干与猴子关系最为亲密的战将都已经身陷重围。

    “让开让开!全部都给老子让开!挡道者死!”

    一片混乱之中,鹏魔王挥舞着方天画戟一路咆哮着,带着自己手下仅存的部队穿越了花果山地界往战场的反方向冲去。

    几个不幸挡在他身前的妖兵直接便身首异处了。

    紧随其后的,是狮驼王、狱狨王、牛魔王和猕猴王的部队。

    一路上那些个正在撤离的妖怪纷纷闪避,一个个惊恐地望着鹏魔王。

    一百多年的盛世,妖王们努力塑造着融合的形象,早已经让花果山的妖怪们淡化了那段手足相残的历史,而如今,似乎已经一切又在重现。

    站在旗舰甲板上的灵犀藏在衣袖中的手紧了又紧,呆呆地望着在漫天僧侣中间来回冲杀,浑身是血的自己的父亲,面色惨白。

    “灵犀殿下,我们还是……撤退吧。”一位妖兵低声道。

    “撤……往哪里撤?”灵犀睁大了眼睛,不断深深地吸着气,那双眸之中点点晶莹闪烁。

    “这……”

    兵败如山倒……也许,当初用大军为后方撤退争取时间,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吧。

    “我终究是。不如圣母大人啊……”

    ……

    此时此刻。猴子已经整个坠入深谷之中。

    大片的鸟雀被惊上了天空。

    来自灵魂深处的刺痛感依旧接连不断。他不断地翻滚着,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挥舞着金箍棒朝着四周猛砸,疯狂地咆哮着、哀嚎着。

    接触到的所有的一切,无论山川,还是树木,都在顷刻之间被撕碎,扬起的沙尘遮天蔽日。然而。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挣脱眼前的幻觉,更无法找回自己的六感。

    如来站在山巅上静静地看着,一脸的淡漠。

    “如来!你这个小人!有本事不要用这些阴险下流招数,和我堂堂正正一战!”

    “阿弥陀佛。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是为八苦,今日你所承受的苦,皆因你的执念而生,看不破,自然挣不脱。即便拥有无穷的力又如何?到头来,不过是越陷越深。苦了自己,也苦了旁人罢了。”

    “住口!解开……解开幻术……”

    激起的沙尘如同倾盆大雨般洒落。在那被砸出的深坑中,猴子紧紧地抱着金箍棒,咬紧了牙,紧闭双目微微颤抖着。

    “贫僧不过是稍稍激活了你的六感罢了。若你能放下,又如何会被困?与其沉沦苦海,不如早登极乐。只要你降了,放弃了,不再坚持了,不再执着于过往了,所有的幻觉都会消失,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困住你,能阻止你。呵呵,你有通天的战力,若能抛开七情六欲,潜心皈依我佛,便是贫僧,也奈你不何。”

    “归你妈——!”

    猴子嘶吼着,手中的金箍棒瞬间伸长,朝着四周扫去,扫出一个巨大的扇形。

    汹涌的碎石铺天盖地。

    在那范围之内,所有的一切,包括山川都被夷为平地,却不包括如来脚下的那一座。

    此时此刻,所有的一切感觉都错乱了,以至于他竟连如来的所在都找不到。

    ……

    牛魔王飞驰着穿过整个花果山,迅速追上了鹏魔王,凌空将他一把拽住。

    微微颤抖着,牛魔王回头望了战场的方向一眼,怒视着鹏魔王低吼道:“谁让你撤退的?”

    “谁让我的撤退的?”鹏魔王哼了一声,指着不远处牛魔王的亲兵道:“那又是谁让你撤退的呢?”

    “你!”

    “不是我,我们现在会是什么处境?”指着战场,鹏魔王瞪大了眼睛说道:“不是我先跑,现在我们就和他们一样。我看你是在这里当将军当傻了吧?连他们都知道你是牛魔王了,你他妈还真当自己跟他们一伙的?我们是妖王,妖王!你搞清楚!既然非要死一些人,他们死好过我们死!”

    牛魔王咬着牙,紧紧地攥着混铁棒,盯着远处的战场道:“撑到最后一刻和带头撤退是两码事,如果……如果大圣爷忽然回来了怎么办?到时候我们还能在花果山立足吗?他会杀了我们!”

    “别傻了好不好?”闻言,鹏魔王一下笑了出来,他瞪大了眼睛,反过来拽着牛魔王的手低声道:“我们都知道那猴子已经死了,说他还活着,不过是说来哄那些蠢货当炮灰的,你还当真了?早点撤,早点安全,不好吗?要是不满意你现在可以回去啊!”

    牛魔王一时语塞,望着远处的战场,不断反复地眨巴着眼睛,却始终没有勇气做出撤还是留的决定。

    ……

    三十三重天上,元始天尊站在浮石的边缘静静地眺望着依旧被火光映得通红的下界。

    “无极对上无我……哼,他能赢吗?”许久他抿了抿干瘪的嘴唇,转身望着其他几位轻声道:“三界弄成这样,说到底,都是我们的错。若不是我们放任那妖猴……”

    深深吸了口气,他无奈叹道:“如果他能赢倒好,便是被他秋后算账,也好过当千古罪人。只是,他能赢吗?释迦摩尼精于虚幻之术,他能逃得过?”

    镇元子与元始天尊一言不发,皆望向了老君。

    老君仰卧着,静静地注视着漆黑的天空。轻声道:“单纯靠他自己。自然是赢不了。只要如来控了他的六感。以那猴头的秉性,是无论如何无法挣脱的。”

    通天教主微微一愣,迟疑地问道:“单纯靠他自己不行……那他现在还能靠谁?”

    老君缓缓闭上双目,哼笑着,笑而不语。

    ……

    凡间,南天门的正下方,漆黑一片的海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微微闪烁着光芒。

    ……

    “不行……不行。我不能乱,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一定,一定有办法对付他的。”

    四周都已经被夷为平地。

    猴子抱住脑袋,攥着金箍棒强忍着痛楚蜷缩在地,微微颤抖着,不断地喃喃自语道:“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办法,贫僧早已告诉你了,只要顿悟。放下一切,脱离苦海。自然就能挣脱。”在那侧边上,如来依旧静静地注视着他,一脸的淡漠。

    ……

    紧紧地闭着眼,猴子微微颤抖着,开始将自己凌乱无比的神识朝着四周疯狂地扩散,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如来缓缓眯起双眼,面带迟疑。

    ……

    深海之中,一道亮光微微闪烁着,忽然好似有了灵性一般飞速一动,迅速冲破了海面朝着东南方向飞射而去,一瞬千里。

    ……

    猴子微微颤抖着,忍着剧痛,一动不动地缩成一团。

    如来的眉头越蹙越深了。

    ……

    巨大的陨石渐渐接近,红色的光辉之下,僧侣们依旧前仆后继地往前冲,妖军却已经士气崩溃,全面溃逃了。

    短嘴拍打着翅膀落到旗舰的甲板上,将被在背上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大角卸了下来。

    几个军医连忙冲了过来开始诊治。

    灵犀跪倒在地,瞪大了眼睛,微微颤抖着伸出手去,却在接触到大角脸庞的瞬间又缩了回来。

    那眼眶都已经湿润了。

    “你带上大角快走吧,撑不下去了,现在什么战略都谈不上了,能跑几个是几个。”

    “那,你呢?”灵犀仰头道。

    “我?”短嘴哼笑了出来:“我……兵败了,连大圣爷的九个师兄都赔上了,我这元帅难辞其咎,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死了,比活着好。这样一来,起码称职了一次。”

    灵犀呆呆地望着短嘴,抿着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没时间劝你了,我也不懂劝人……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将一卷绷带草草地捆在自己的手臂上,短嘴握着长弓,撑开翅膀,又一次朝着战场飞了过去。

    四周的战舰都已经开始溃逃了,无数妖兵径直从旗舰的侧边飞腾而过,整个战场一片混乱。

    灵犀呆呆地注视着自己的父亲。

    吕六拐快步奔了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快点撤,再不撤……在不撤……”

    他紧张地朝着战场望了两眼,接着说道:“再不撤,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那远处九头虫幻化而成的巨兽还在与无数的僧侣纠缠着,嘶吼着。那爪子上,翅膀上,几乎每一个角落都爬满的僧侣。

    面对无穷无尽的敌人,即使是巨兽,也有力竭的时候。

    缓缓地,他被整个朝地面压了下去,更多的僧侣还在朝他涌去。

    低下头,一滴滴的眼泪从灵犀的眼角滑落,她微微地笑了,低声道:“已经……来不及了……不是吗?”

    淡淡地笑着,灵犀缓缓地闭上双目,不再去看,不再去想,似乎在静静地等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那陨石越来越大,红光越来越盛,剩下的时间,则越来越少。

    ……

    一道白光穿越云层横跨长空。

    ……

    猴子缓缓地睁开眼睛,分明痛得满头大汗,可他却咧着嘴笑了出来。

    如来隐隐错愕了,那目光朝着四周搜索而去。

    忽然间,只见猴子攥着金箍棒一跃而起,一道亮光瞬间落入了他的手中。

    还没等如来缓过神来,猴子已经将那亮光套在自己的手腕上,举起金箍棒暴喝道:“目标!正法明如来!”

    那金箍棒骤然伸长直冲天际。

    直到此时,如来才发现套在猴子手上的,竟是金刚琢!

    ……

    三十三重天上,老君朦朦胧胧地望着天空,轻声叹道:“并不是只有他释迦摩尼才懂得留后手的。”

    ……

    手持长剑的佛陀盘起手,抬头仰望着天空中越来越大的陨石,轻声问道:“还要多久?”

    “一炷香的时间。”正法明如来依旧聚精会神地牵引着陨石。

    “一炷香……”那持剑的佛陀淡淡笑了笑,扭头望了远处的妖怪一眼道:“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这些个妖怪就都解脱了,事情,也该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惊天巨响,一股汹涌的气浪夹带着砂石朝着四周喷洒开来。

    整个战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僧侣、佛陀、罗汉,还有妖怪,一个个都望了过来。

    慌乱之中,那手持长剑的佛陀飞上高空,低头望去,整个怔住了。

    “这是什么东西?”

    大地上,炸开的沙尘绘出了一条长长的直线,直指远方,望不到边。

    在这路线上,山川崩塌了,地面龟裂的,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峡谷,就好像有人用勺子在蛋糕上硬生生拉出一块。

    灵犀扶着船舷瞪大了眼睛。

    短嘴拍打着翅膀拽着奄奄一息的黑子观望。

    就连被上万名僧侣死死压住,疯狂挣扎的九头虫也不由得一怔。

    沙尘渐渐淡去了。

    一根熟悉的棍棒显现在所有人面前,在那棍棒的末端,被死死地压着的正法明如来微微颤抖着伸出一只手道:“撤……撤退。”

    相隔万里,一棍击中!

    “金……金箍棒。”佛陀们一个个倒吸了口凉气,眼角猛地抽搐。

    “是大圣爷!是大圣爷回来了!”所有的妖怪都欢呼了起来,那声响惊天动地。

    “是大圣爷……”灵犀掩着唇,喜极而泣。

    吕六拐好似虚脱一般整个瘫坐在地。

    “他还活着……”鹏魔王整个傻眼了,微微颤抖着说道:“那我们……我们怎么办?”

    “戴罪立功啊!还能怎么办?”牛魔王愤恨地瞪了他一眼,带着自己的部队又是朝着战场冲了过去。

    其余的妖王也连忙跟了上去。

    顿时,整个战场形势逆转。

    ……

    如来凌空静静地悬着,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猴子手腕上牵引着他攻击方向的金刚琢。

    许久,他哼地笑了出来:“真不愧是,老君。”

    ……

    三十三重天上,老君依旧朦朦胧胧地望着天,喃喃自语道:“法宝,自然是没办法用幻觉干扰的。无极是很难对付无我没错,但有了金刚琢,无我要对付无极,也不是那么容易啦。”(未完待续……)

    PS:额,这章属于大章了,话说我本来还欠一更的,这章算还半更好不?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