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七十一章:破裂

2018-01-17 08:52:27Ctrl+D 收藏本站

    如来的话,几乎同时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了。包括了妖军,也包括了佛门的众人。

    混乱的战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无论敌我都朝着猴子的方向望去。

    迎着风,如来缓缓地仰起头,面无表情地加重了扣着灵犀咽喉的手的力道:“贫僧建议你,好好考虑考虑这个约定。”

    “住……住手……”刚刚恢复一点神智的大角挣扎着要朝如来抓去,还没等他触碰到如来,那身躯已经整个飞起,重重地被抛下战舰去。

    一堆妖兵连忙冲上去将他接住。

    由始至终,如来甚至都没看大角一眼。

    灵犀说不出话,只能睁大了眼睛眼巴巴地朝着大角的的方向望去,那眼眶中尽是泪。

    那四周的兵将都一个个忐忑地握着兵刃,却没有一个敢上前。

    悬殊实在太大了,以至于他们都提不起半点勇气去挑战这位真正的神祗。

    猴子拄着金箍棒静静地站着,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如来。许久,他轻声道:“佛门至高无上的释迦摩尼佛,就用一个女子来威胁别人吗?”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贫僧早已经悟化,看空世间一切,男女,又有何区别?不过,贫僧并不是用你的义女在跟你谈条件,是用整个花果山,用整个三界的妖怪在跟你谈条件。还记得贫僧跟你说过的话吗?抛弃所有,你才是最强的。放不下七情六欲,如今的你。不过空有一身蛮力罢了。阻止你的方式有很多很多。例如现在这样。而接受这个条件,却是你唯一阻止贫僧的机会,你应该,好好珍惜。”

    “呵呵呵呵……”猴子咧着牙,笑了,那脸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抽搐着。他瞪大了眼睛缓缓呵出一阵薄雾,像是一个狰狞的狂魔,缓缓地说道:“你觉得。我们还有共存的理由吗?”

    隐隐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空气中的灵气在疯狂的躁动。

    天空的云层又是形成了巨大的漩涡,跃动的闪电与那漫天飞舞的火光遥相呼应,那是仿佛末日一般的景象。

    每一根毛发都竖起了。

    猴子微微颤抖着,每一寸肌肉都绷到了极致,其上遍布着如同植物根茎一般蔓延的青筋,灌注的灵力强大得隐隐都有种失控的味道了。

    攥着金箍棒的手在“咯咯”作响。

    “你恨贫僧?”

    “你觉得呢——!”

    声嘶力竭的咆哮瞬间传遍了没一个角落,那蕴含的力量让每个人都微微一缩。

    原本近在咫尺的佛陀们一个个连滚带爬,惊恐地后退。

    瞪大了眼睛,猴子咬着牙伸出一手。缓缓地,缓缓地握拳。那指关节上发出让人胆寒的“噼啪”声响。

    “原本她可以不用死的,只要今生我不再与她接触,老君便不必……可是,你收取雀儿的魂魄,让雀儿投胎成风铃,设下死局……利用我对抗天庭,对抗老君。呵呵呵呵……而后,又偷袭花果山,杀我妖众。做到这种程度了,你以为你我还能共存吗?”

    微微顿了顿,他狰笑着,一字一顿地说道:“要么你死,要么我死,否则这场战永远无法结束!”

    无法掩盖的怒火已经在心中熊熊地燃烧,以至于整个情绪都处于失控的边缘。

    这一点,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望着着怒火中烧的猴子,如来却是缓缓地笑了出来,那神色之中,似乎已是胸有成竹。

    那些个妖怪目光在猴子与如来身上来回,一个个惊恐不已。鹏魔王更是悄悄往后缩了半步。

    静静地注视着猴子,许久,如来轻声道:“你是这么认为的?”

    “不是吗?”

    “有因方有果,这世间所有的一切,皆是因果循环,若只是贫僧一人,又怎可能成就今日之果呢?”

    “你想说什么?”

    “不想说什么。只是,贫僧忽然觉得,如你所言,这个约定确实毫无意义。所以,贫僧改变主意了。”

    无论是在场的佛门中人,还是花果山的妖怪都不由得一惊。

    “取消……”猴子蹙起眉头,那眼角猛地抽了抽。

    “无论是求佛还是求道,哪怕是佛门的行者道,讲求的,都是心性。若是心性不佳,便无论如何无法成其大道,哪怕侥幸得之,也不长久。贫僧早已放下了七情六欲,看破一切。即便诸佛身死,贫僧也不会为之落泪,可是你呢?”如来缓缓松开扼住灵犀的手,轻声笑道:“你还不知道你那九个师兄已经战死了吧?他们是为了守住你的花果山而战死的。”

    “九个师兄……”

    顿时,猴子惊恐地望向了短嘴。

    还没等短嘴答话,还没等猴子缓过神来,只见如来一个抬手,灵犀已经身首异处!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看着那头颅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缓缓坠落。

    就连灵犀自己也还没缓过神来。

    鲜红的血喷洒而出,身躯缓缓的坠地,那脸上,尽是惊恐之色。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她甚至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来。

    每一只妖怪,每一个佛门中人都惊得呆住了。

    猴子张大了嘴巴,惊恐地望着,说不出来。

    短暂的一刹之后,大角哭喊着要冲出去,却被一众妖兵死死地按住。

    “不用怀疑,这件事是贫僧特地嘱咐正法明如来做的。杀死灵台九子,斩断须菩提的羽翼,破他道心。如此一来,方能避免在老君之后出现又一个‘无为’。至于这花果山众妖……不过是引诱灵台九子入局的诱饵罢了,实在无足轻重。”嘴角缓缓地上扬,如来注视着猴子轻声道:“你的力量来源于执念。来源于愤怒。来源于痛苦。却又不愿意放下。既然如此,贫僧今天就看看你究竟能承受得住多大的痛苦,是否跟你的天道修为一般——无极。”

    那微微眯着的眼球缓缓转动,落到短嘴的身上。

    “你叫短嘴是吧?从恶龙潭开始就一直跟着这妖猴,应该算是生死兄弟了。”

    短嘴惊地退却,转身要跑。

    慌乱之中,猴子一跃挡在短嘴身前。

    然而,如来却无声无息地从猴子的身体直接穿了过去。一手刺入短嘴的胸膛,将那心脏整个取了出来,握在手中。

    整个世界安静得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快……快走……他……肯定是……”

    鲜血从口中喷洒而出,止住了话语。

    风从猴子耳畔掠过,微微颤动着毛发。

    他张大了嘴巴,缓缓地回头,看见了那熟悉的背影在风中微微摇晃着,行将欲坠。

    “短嘴……短嘴……”他呆呆地眨巴着眼睛,那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就在他的眼前,这个跟了自己一百余年的兄弟。身形微微一晃,单膝跪地。那鲜血如同泉水一般从后心的窟窿中涌了出来。

    如来手中的心脏还在微微跳动着,他背对着猴子,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掌心的那心,轻声道:“还记得你的雀儿吗?贫僧今天就让你知道,修了一百多年,今天的你,还是一样的无能,一样地没用,一样地……什么都做不了。拼命地想要守住心中那份执念,到头来,只会失去更多。而且,无可挽回。”

    短嘴无声无息地倒地了,身躯微微抽动着,很快再没有半点动静。

    只听“噗”的一声,如来手中的心脏已经被捏得粉碎。

    所有的妖怪都惊叫了出来,那些个佛门中人也仿佛意识到什么了一般,如同潮水般退却。

    一片纷乱之中,如来轻轻抖去手上的血污,微笑着说道:“他好像还有个妻子,一只猫头鹰和一只鸽子,其实挺登对的。只可惜,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能怀孕,到死,也没能替他留下后代,真是……可惜了。你说,贫僧该不该送她去夫妻团聚呢?”

    “住……住手……你给我住手——!”猴子微微颤抖着,伸手朝着如来抓去。

    可如来是“虚”,他无论如何也抓不到。

    无视猴子的存在,如来微微仰着头,轻声叹道:“太迟了,你应该在贫僧提出约定的时候就立即答应,可惜你错过了机会,因为你犹豫了。不仅如此,你还将你的弱点展现在贫僧面前。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不会死。你总是在做错事,每一件事,都是错,因为你太看重过往,太看重周遭的一切了,以至于永远无法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缓缓地转过脸来,他注视着猴子,笑着,与猴子擦肩而过,缓缓地腾空而起。

    “下一个是谁呢?大角?黑子?哦,对了,还有一个杨婵。你大概不知道吧,被你亲手焚毁的月树上,有一朵属于你和她的花。亲眼看着自己心爱之人被杀,会是怎么样一种痛呢?不过,她应该留到最后,痛楚,要一步步加深,不然你麻木了,就麻烦了。”

    “住手——!”

    猴子追着如来来回地冲刺,疯狂地舞动金箍棒,如来却只是缓缓地飞着。

    那气流如同飓风一般横扫了一切,连妖军的战舰都摇摇欲坠了。

    可是,无论猴子如何攻击,都不曾触碰到如来分毫。甚至如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只任由那金箍棒从他的身上不断地穿梭而过。

    “立即停下来——!不然!不然我杀你佛门中人,灭你灵山!”

    如来翻转身形正对着猴子,继续缓缓地向后飞着,指着西边微笑着说道:“灵山就在这个方向,贫僧的弟子们大多都在这里,杀吧,灭吧。没有死,哪里来的生?你以为贫僧会在乎吗?贫僧早就说了,贫僧已经放下,所以,没有弱点。可你的弱点,却满目皆是。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今天贫僧就让你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强!”

    说着,如来伸手一扬。

    顿时。那些妖军当中许多人发狂地嘶吼。拔刀刺向自己的战友。杀戮之声四起,不分敌我。

    “住手——!你个王八蛋!”

    金箍棒骤然伸长,猴子又一次朝着如来砸了过去,毫无意外地交错而过。

    一阵轰鸣声中,远处的山被猴子砸成了平地,连带着被砸成肉酱的还有立在山川上的几个佛陀。

    如来的脸色却依旧挂着微笑,轻声道:“不如,我们来一场杀戮竞赛如何?你杀我佛门中人。贫僧杀你花果山的妖怪,看谁杀得更快,更多。”

    那神情看的猴子一阵错愕。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相信佛真的没有心。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些门徒的死活……

    缓缓地,如来的目光落到了已经奄奄一息被几个妖兵搀扶着的黑子身上,转头朝着猴子淡淡一笑。

    只一瞬,猴子已经化作一道金光将黑子扛在肩上朝着西方冲去。

    他用尽了所有力量在加速,四周的风如同利刃从他的身上切过,空间被巨大的力量冲得扭曲,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一道道的线朝着身后飞逝而去。

    “大圣爷……谢谢。”

    “你还是叫我猴子哥吧。”

    “猴子……哥。对不起,你的师兄们赶过来救我们……我们却没办法救他们……”

    猴子呆呆地眨巴着眼睛。依旧疯狂地加速。

    那眼眶中涌出了泪在狂风中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恍惚间,他似乎又想起了当初那只在前往恶龙潭的路上遇见的,瘦弱,无助的老鼠精。他全副身家就是那柄从天兵的尸体上搜来的匕首,他小心翼翼地藏着,不敢让其他妖怪知道,却在赴死之前,送给了以素。

    他想起了死去的老牛、白猿,想起了短嘴,想起了自己的九个师兄,想起了这一路的人和事。

    这一路他遇到了许多许多人,许多许多妖怪,或自私、或无畏、或中庸、或放荡不羁……他们每一个都努力地要活着,可最终他们谁也没活下来。

    而他自己,一直以来努力地要不踏上那条路,最终,却还是一怒之下打上天庭。

    天道石已经毁了,可天道却还在,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注定了的宿命一般,同样的戏码,不过是披上了不同色彩的外衣。

    那个真正的孙悟空,当他被压到五行山下的时候,是否也和自己如今这般痛呢?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现在有人能让他重来一次,给一条路让他选,让他选是压到山下,还是看着自己的手足一个个死,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压到山下,然后老老实实地去取经。

    可惜,机会早已经错过。因为他的执拗,因为他的倔强,他选择了不一样的路,到头来,却是更加刻骨铭心的痛。

    与之相比,五百年,又算得了什么呢?

    要给妖一个更好的未来,要给他们一份公平,一个立足之地,所有的抗争,到头来,其实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的痛,将他们卷入了这场这才不可能获胜的战争。

    “这事怪不得你们,都怪我……是我连累你们了……如果不我……”

    “其实……你不用救我的,黑子的命一文不值,能活到今天,都是托了您的福,已经是赚的了。咳咳……呵呵呵呵……”

    “你的命一文不值……那谁的命值了?我的命……才真的是一文不值呢?你要好好活下去,无论如何要好好活下去,就好像当初我们刚遇见的时候那样。用尽一切手段,活下去……”

    落到一片山丘上,猴子将黑子放下,轻声嘱咐道:“我还要回去救其他人,你好好在这里呆着,知道吗?”

    “恩。”黑子默默地点头。

    转过身,猴子猛地怔住了。

    缓缓地,他再一次回头望去,看见如来静静地站着,一只手掐着黑子的喉咙。

    黑子张大了嘴巴,无法呼吸,无法说话,只能呆呆地望着猴子,泪流满面。

    “贫僧已经说过了,贫僧,比你快。”

    “放,放了他……”猴子怔怔地望着如来,微微颤抖着说道。

    “放了他?你用什么跟贫僧交换呢?”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无论什么——!”

    “是吗?”如来淡淡笑了笑:“这不过是一个喽啰罢了,这么快就投降了?那接下的戏还怎么演呢?”

    说罢,只见他伸手一扬,黑子的头颅整个飞起了。

    那眼神还在静静地注视着猴子,似是笑了……

    猴子张大了嘴巴微微颤抖着,呆呆地看着,看着那头颅掉落在地,滚动,看着鲜血从颈部喷洒而出。

    一步踉跄,他捂着胸口嘶吼道:“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要杀他——!我已经说了什么都答应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你能答应我什么?”如来轻蔑地笑了笑,一松手,黑子的身躯跌落在地。他轻轻抖去沾到指尖上的血,轻声道:“永生永世不再碰我佛门中人,还是向贫僧降服,当贫僧的狗呢?贫僧要的是这些吗?”

    缓缓地摇了摇头,他轻声叹道:“贫僧要的,是你废去修为。只有破了道心,才能废去修为。而这个,你答应不了。”

    “要……要怎么样才能破道心?”

    “不知道。”如来似笑非笑地说道:“可惜啊,贫僧不像老君那样修成‘无为’,自然也就没办法猜透你的法门。所以,只好每一种办法都试一试。方才贫僧看你对愤怒的波动特别大,也许,把你身边的人一个个当着你的面杀死,大概就能破吧?”

    “不……不,我求你了,别这样。只要你收手,我什么都答应你,就算要压在山下五百年,然后再安安分分地去西天取经,我也绝不二话……”

    猴子揪着脑袋上的毛发,已经彻底乱了方寸。

    “压在山下五百年……这应该是原本的天道轨迹了。可是取经又是怎么回事?”

    猴子瞪大了眼睛断断续续地说道:“西天取经,将佛经传入中土……扩……扩大佛教势力范围……”

    “西天取经?”如来紧蹙着眉头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要传道,贫僧自会遣人送去经书,何须你来代劳?况且,佛法在乎修身,只要自己悟了,便是了,传不传,与贫僧何干?要那么大的势力范围有何用?莫非佛门中人多了,贫僧的修为就能精进?”

    猴子猛地怔住了。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一个巨大的问题。

    在原本的天道轨迹中,有闹天宫,有压五行山下五百年,却没有取经这一项。

    双手合十,如来深深吸了口气,叹道:“接下来,是你自己到回去看着贫僧杀他们,还是等贫僧捉了他们一个个送到你面前,杀给你看呢?对了,忘了说了,就在方才,贫僧已下令让正法明如来再度挥军花果山,此时,怕是已经开战了吧。去晚了,说不定连他们最后一面你都见不到咯。”

    “你……你……我要杀了你——!”

    张大了嘴,猴子如同一只彻底疯狂的野兽般嘶吼了出来。

    那声波如同涟漪般沿着地面疯狂地扩散,山川,河流,所有的一切,包括枝桠上的叶片都在那怒吼之中微微颤动着。

    下一刻,他已经挥去着金箍棒拼尽全力朝着如来砸了过去!(未完待续……)

    PS:虽然两天一章,但这一章可是顶两章。

    连着看两章应该是要比一次只看一章爽的。既然如此,可否求个月票呢?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