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七十四章:无休止的战争

2018-01-17 08:52:27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这么恨贫僧,为什么不将这天地一起毁了呢?”

    ……

    “是怕你想保护的人也会跟着这天地一起毁灭吗?”

    ……

    “呵呵呵呵……都到这关头了,你还犹豫什么?毁了天地,你起码可以不用亲眼看着他们死,如果不毁,到时候,若是道心破了怎么办?”

    ……

    “你,可要想清楚了。”

    “住口!你这秃驴!我要杀了你这混蛋——!”

    骤然伸长的棍子呼啸而过,轰鸣声中,如来身后的几座山被夷为平地。

    激烈的战争还在继续,猴子已经彻底疯狂,那声嘶力竭的嘶吼声在天地间每一个角落回荡。

    他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样追着如来一阵狂砸,那力量仿佛永远没有止境一般,越来越强,以至于被波及的都被摧毁殆尽。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如来一路与他纠缠着,不急不躁,那面容平静得如同好友间的闲聊一般,却不断用言语刺激着猴子,令他越发疯狂。

    ……

    三十三重天上,元始天尊静静地站在浮石上俯视下界,一滴豆大的汗珠从额角缓缓滑落。

    “这猴子的道心迟早会被他找到,这样下去……恐怕如来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三界众生危矣……”

    通天教主和镇元子皆沉默不语。

    老君却缓缓闭上那布满皱纹的双目,悠悠叹道:“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还未可知?”

    闻言。众大能皆是微微一振。

    ……

    远远的。两个背着行囊的年轻和尚用衣袖遮掩着光头。冒着不断降下的碎石沙尘沿着崎岖的山路朝着破旧的寺庙奔了过来。

    “师傅,我们找到新的小镇了。这个是……”

    “这个……为师也说不清。”老和尚掩着唇轻咳了两声,望了一眼渐行渐远的战争道:“快进里面吧。收拾一下,我们即刻启程,这里不能再呆了。”

    “诶。”

    带着两个年轻的和尚,老和尚匆匆忙忙进了破庙。

    那殿堂上的瓦片都被从天而降的石子砸坏了许多,虽然没有被直接波及,但经历了这么一番摧残寺庙早已彻底变成了一座危房。

    玄叶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回头望了一眼步履蹒跚的自己的师傅,又扭头注视着远处追逐的两人,直到他们消失在天边,才眨巴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去。

    “为什么呢?”

    至始至终,他的眉头都紧紧地蹙着。

    低着头,那小巧的嘴巴微微动了动,答案似乎从来就在他的心中,可又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来。

    仰起头望着这天地,他一脸的茫然。

    ……

    “还没有发动进攻吗?”一个声音在正法明如来的脑海中响起了。

    正法明如来微微一愣。在心中答道:“启禀尊者,还没有。”

    “为什么还不发动进攻?”

    “因为妖怪们还没完全撤离。现在进攻,伤亡会比较大。对我们来说,只要拿下花果山这个妖族圣地,便已经够了。”

    “你放他们撤离?”

    一时间,相隔数万里的两人都沉默了。

    许久,那声音又响起了:“虽说老君及须菩提道心已破,再无人能阻碍佛法精进,但这妖猴对我佛门怨念已极深,若放任,他日必成大祸。其麾下妖军亦同。此事,还须早做了断,切不可掉以轻心。”

    沉默了许久,正法明如来方双手合十,答道:“弟子,明白了。”

    缓缓地睁开眼睛,正法明如来朝着花果山的方向望了过去。

    此时,妖军大部早已撤离,唯独留下大角统领的三万残兵负责断后。

    偌大的花果山,就只剩下齐天宫上方孤零零悬浮着的几艘战舰,仅存的妖军也已经离舰戍守在齐天宫各处。

    至于那齐天宫以及四周悬浮的军港下昔日繁华的城邦,更是早已经空荡荡地,连半个影子都看不见了。

    “动手?”文殊轻声问道。

    紧蹙着眉头,正法明如来长长叹了口气道:“动手吧……”

    “你休息吧,我来。既然尊者心意已决,还是速战为妙。”只见文殊伸手一招,漫天的僧侣都迅速聚了起来。

    见状,远处看上去萎靡不振的妖军连忙一个个抖擞了精神。

    齐天宫大门前,大角扶着门檐缓缓起身,攥紧了手中的战斧。

    不需要战鼓,也不需要号角。

    身前密密麻麻的妖军已经聚在一起,浩浩荡荡地,却是死一般的沉默,只余下重重的喘息声在耳边缭绕。

    妖群之中,一股股的雾气飘荡而出。

    该是没有存活的可能了吧。

    死了,也好。死了就能一家团聚了。

    “兄弟们!死守齐天宫——!”大角举起战斧嘶吼了出来。

    “死守齐天宫——!”撕心裂肺的咆哮声冲天而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大角的眼泪忽然再也止不住了。

    远远地,他们看到文殊隔空对着花果山一指。

    漫天的金光朝着花果山袭来。整个花果山范围内,所有的法阵都被激活。

    花果山的上空飘荡起那没人听得懂的,凄凉的歌声。

    最后的战争开始了。

    ……

    高空中,猴子又一次攥紧了金箍棒朝如来扫了过去。

    如来似乎犹豫了一下,身子微微倾斜,做出一个闪避的动作。

    只一刹,双方都呆住了。

    高空的狂风呼啸而过,颤动了猴子的绒毛,也微微拨动了如来的僧袍。

    猴子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如来。

    如来低下头。捋开自己的衣袖。

    在那左手手臂上。金光之中似乎有一道银白色的光在沿着手臂如同植物根茎般蔓延。渐渐淡去金光。

    如来的脸上再也没有原本的淡定自若了。

    猴子缓缓地笑了出来:“原来,你也有极限。”

    如来将衣袖重新捋了回去,双手合十,面无表情地说道:“佛法无极。”

    “佛法无极?呵呵呵呵……试过才知道!”扬起金箍棒,猴子咆哮着朝如来砸了过去,对准的,正是他的那只左手!

    慌乱之中,如来只得将左手放到身后。不断后退闪避金箍棒,转身朝着西方逃去。

    那速度看上去似乎也没有原先那么快了。

    ……

    三十三重天上,老君微微点了点头,睁着那双朦朦胧胧的眼睛静静地卧着,轻声叹道:“要论平均实力,佛,乃三界之中最强者。成佛身者,实力普遍超过修成化神境的道门修者。除却释迦摩尼以及燃灯、弥勒之外,那佛门的四大佛陀,论实力便是与通天相比也该毫不逊色。可佛过于精钻心性。这强,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即便是佛祖也不例外。佛之本源既超脱,入了局,便沾因果。使出如此手段,他自身岂能无恙?”

    闻言,在场的众大能皆是一怔。

    通天教主半眯着眼睛疑惑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他的行为已经越矩了?”

    “不是越矩,而是越心。佛门所有的戒律,说到底,都是为了守住道心。听过释迦摩尼割肉喂鹰的故事吗?为了了结因果,他甚至能做到那般,可见这对佛门的重要性。此番为了破老夫的修为以期佛法精进,如来是赌上自己的道心在和那猴子对战了啊……那猴头已是不死不灭,又恨他入骨,若修为不破,这因果便是千万年也无法了去。”

    “你的意思是……他的道心也要破?”

    老君缓缓摇了摇头道:“破道心不至于,但,动摇,则是必然。说到底,不过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之策罢了。纵使赢了战争,也会输了修为。到头来,这场战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者的。”

    “哼,既然如此,那如来还敢继续试探下去吗?无极对无我,那可要战到几时?”

    老君无奈地笑了笑道:“也未必,总会有破局之策……我等,且静观便是了。”

    ……

    花果山。

    僧侣大军蜂拥而上。

    少量的残兵根本不足以将花果山的防御发挥到淋漓尽致,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退守。

    文殊手握宝剑亲自带队。转眼之间,花果山的外围防御已经被撕开了,齐天宫被团团围住。

    最后一支坚定的妖军浴血奋战,然而在绝对压倒性的优势面前,外门、中门,却一道道地被攻破。

    到最后仅存的一十二名妖将带着不足五千的兵力死守在万妖殿前一遍又一遍地击退铺天盖地的僧侣。

    ……

    激战之中,猴子转身朝着花果山的方向冲去,转眼之间,如来却已经拦到他的身前。

    “想驰援花果山吗?贫僧也一同前去如何?”

    “滚开——!”

    猴子手中金箍棒瞬间扫了出去,穿越了如来的身躯,却重重地打在他的左手上。

    猝不及防。

    一声惊天巨响,就好像两件金属重重撞在一起那样溅起璀璨的火光。

    一瞬间,如来整个被自己的左手拖着飞了出去。

    猴子一个翻滚跟了上去,可如来却又飞速稳住身形掉头逃走。

    猴子望向花果山,如来当即纠缠了上来。

    两人之间没完没了的战争又是开始了。

    猴子追着如来的左手不放,如来则不断地闪躲,同时用另一只手对猴子发动攻击。

    互相之间的攻击早已激烈到了三界从未有过的程度,移山填海,重塑天地,却彼此都无法对对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可,所有的因果早已注定了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在任何一方倒下之前,这场战争都无法结束。

    激战之中,他们从以素的身旁呼啸而过。以素伸长了手,却还没来得及喊出声,两人便已经消失在天边……

    他们从天蓬的头顶呼啸而过,天蓬仰起头仰望,笑着,笑得满地打滚,笑出了眼泪……

    他们从花果山上空呼啸而过,猴子望见了被围困的齐天宫,纵身将僧侣军团杀得四散奔逃。转眼之间,如来却已经跟了上来,直冲齐天宫。

    无奈之下,猴子只得转身应对。仅存的妖怪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圣爷渐行渐远,看着僧侣军团又一次围了上来,那地上的尸体早已铺上了厚厚的一层。

    “若不停止,如来不会死,你们可是会死的!”一个声音在所有僧侣、佛陀,还有罗汉的脑海中响起了。

    阵线的两方,皆缓缓干咽了口唾沫。

    ……

    战场被迅速扩大到了整个凡间。

    他们从东海呼啸而过,敖听心静静地仰望着,无奈地笑了笑。

    他们从昆仑山呼啸而过,太乙真人仰天长叹,一旁的哪吒深深吸了口气,不发一言。

    他们从灵山呼啸而过,僧侣们纷纷叩拜。

    他们从逃难的妖族舰队旁呼啸而过,万圣公主搀着九头虫呆呆地望着,面无表情。

    他们从灌江口呼啸而过,杨戬站在战舰上静静地望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紧了又紧。

    他们从五位妖王的头顶呼啸而过,五位妖王目瞪口呆,四下躲藏。

    他们从斜月三星洞呼啸而过,那历经千年的道观,早已消失无踪了……

    他们从华山呼啸而过,那岩洞之中的杨婵呆呆地流泪,似是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

    花果山的外围,遍地尸骸的山间,须菩提提着前摆缓缓地走着,跨过一具具的尸体,弯腰将那一件件已经被丢弃的,自己弟子的法器收入袖中。

    ……

    三十三重天上,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镇元子皆攥紧了拳头,紧闭双目细细地感知着天地间灵气的走向,老君却依旧只是静静地卧着,抬头仰望天空中变换的流云。

    ……

    卷帘抹了一把粘在脸上的血污,将脚边妖怪的尸体踹到一旁,抬头正好望见呼啸而过的猴子与如来。

    ……

    从西牛贺州打到北俱芦洲,又战到南瞻部洲,北海、东海,甚至花果山的上空,乃至于凡间的每一个角落,两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却依旧无法伤及对方分毫。

    从地面上远远望去,就好像两颗流星在天空中无休止地追逐一般。

    不断的碰撞中迸发出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

    人类的城邦中,所有人都走出来恐惧地抬头仰望着这一场他们无法参与,却又决定了他们所有人命运的战争。一场即使千万年以后,依旧会让所有人无法淡忘的战争。

    一场,不会有任何胜利者的,战争。(未完待续……)

    PS:呼呼,终于完成了。关于更新问题,有需要请咨询甲鱼的新浪微博:起点-甲鱼不是龟。这样就不会出现空等的情况了。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感谢支持~另外,“甲鱼也是龟”童鞋貌似回来了,甲鱼倍感欣慰啊。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