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七十九章:谈

2018-01-17 08:52:25Ctrl+D 收藏本站

    六百五十年后……

    五行山下,人迹罕至的角落里,一猴一僧静静地对视着。

    缓缓地,玄奘松开了点在猴子额头上的手,双手合十,面容平静,却凭空多了一种身心疲惫的感觉。

    天空点点繁星闪烁,放眼望去,眼前的一切竟是如此地荒凉。

    不是一开始像他所知道的五百年,而是六百五十年。昏迷中度过的一百五十年,醒来之后又被压了五百年。

    谁能想象叱咤三界的齐天大圣、万妖之王,竟以这种方式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孤孤单单地度过了漫长的岁月,为了摘不到一颗果子而发愁呢?

    “看够了吗?有什么感想?”

    猴子冷笑着,红了眼眶。

    八百年了,这就是他的八百年,从踏出花果山的一刻开始,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拼命地想要抓住一切,守住一切,到头来,却只是不断地失去,孑然一身……

    淡淡叹了口气,玄奘轻声道:“施主此番经历,倒是出乎贫僧的意料,原来你恨的根本不是天庭,而是佛祖如来。”

    猴子淡淡瞥了玄奘一眼:“恨吗?”

    “不恨?”

    猴子微微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吧唧着嘴说道:“我也不清楚,困在这里,该想的,不该想的,愿意想的,不愿意想的,都已经想了无数遍,想烂了,也想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恨不恨,不过如果你放我出去,我应该还是会去灵山与他战上一场的吧。”

    玄奘半眯着眼睛笑了出来:“可是施主方才与贫僧不是这么说的。施主方才说的是。修仙是为了长生。出来了要烧天庭。”

    猴子扭过头去不看他,喃喃自语道:“年纪大了,记错仇家,不行吗?”

    “哦?”仰起头,玄奘靠坐在崖边抬头仰望漫天繁星,叹道:“那,就姑且不论了吧。事到如今,贫僧再问施主一句。施主可愿出来?”

    “你还以为我会跟你去取经?”

    “施主可听清楚了,贫僧问的是,施主可愿出这五行山?”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懒懒地抬起眼皮瞧了玄奘一眼,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愿去取经你也愿意放我?”

    一只甲虫缓缓地攀爬着,压弯了青草。

    玄奘低头捋着衣袖,许久,轻声叹道:“来时,贫僧对能否说服施主随贫僧西行尚存疑虑。可如今,那疑虑却已经被打消了。”

    “什么意思?就不怕我出去了一棒子打死你?”

    玄奘一下笑了出来:“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又算得了什么呢?若是怕死。贫僧又如何会千里迢迢,一路向西?施主莫不是真以为贫僧历尽艰辛西天取经只是为了成佛?”

    说着,玄奘笑眯眯地瞧着猴子,那眼睛都弯成了上玄月的形状。

    猴子一下有些懵了,看玄奘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警惕。

    从他醒来发现自己被压五行山下的一刻,他就已经猜到事情的因由。

    如来,自然是不可信的。相应的,他所说的关于天道轨迹之中没有取经一环一事,说的佛法传播于他无益之事,都有待斟酌。

    可猴子实在没明白取经对佛门有什么实际意义。

    占地盘?发展势力?

    别说佛门了,道门都对这个没什么兴趣。本质上道门中人和佛门中人都是一样的,都只求提升自己的修为,只不过佛门斩断了七情六欲,做得更加彻底。而这三界之中会热衷于壮大的势力的,也许就只有当初他麾下的花果山以及天庭的将帅了。这当中,天庭的将帅还受到天条的限制,无法随意发展。

    “你想骗我去干嘛?”

    “骗你?”

    “不是吗?你们这帮秃驴的话,一个字老子都不会信,所以,也不会中你们的计的。”猴子哼了一声,懒懒地缩了缩脑袋道:“况且,老子在这里过得挺安逸的,真心没想出去,你说什么都没用。”

    “真心不想出来?”

    “真心不想。”

    “真心?”

    “真心!究竟想问几遍,你这和尚真的很烦你知道吗?一大清早过来打搅老子睡回笼觉一直打搅到现在还死赖着不走,真想一棍子砸烂你的脑袋!”

    面对着怒视的猴子,玄奘摊了摊手道:“施主要杀贫僧,那也得先出来才能杀啊。就你如今这般光景,修为全封,就是贫僧站着不动你也杀不了啊。”

    “你——!”猴子一拳重重捶地,深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下情绪,冷冷道:“老子没兴趣跟你打嘴仗了,总之,不想听你说任何东西,不想出去,更不想西行取经,只求你别在这里烦我。就这样了。”

    说着猴子用仅存的一只手抱住脑袋,不再搭理他了。

    玄奘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取来靠在崖边的法杖,一步步朝着白马走去。

    “真就走了?”猴子偷偷瞥了他一眼。

    只见玄奘走到白马边上将自己的法杖捆到马上,伸手将自己的行囊解了下来,从当中取出装水的竹筒和几张薄饼拿在手中,又朝着猴子走了过来了。

    “你他妈的怎么又回来了?”

    “贫僧说过要走了吗?”玄奘抬手朝着猴子展示了下自己手中的竹筒和薄饼,笑道:“贫僧可不比你,有天道金身。贫僧只是一介凡躯,自然也逃不过吃喝拉撒睡,看了一天,贫僧也饿了,得吃点干粮。对了,你要不要来点?”

    “吃干粮……然后呢?继续和我扯皮吗?”

    “当然,不劝得施主出山,贫僧誓不回头。”玄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行囊道:“那行囊中有被褥,若是今夜依旧说服不了施主,贫僧暂时就住这儿了。对了,来之前贫僧已经看过了,距离这里五里路便有个村庄,若是贫僧自带的干粮都吃完了还说服不了施主,那贫僧只好到那边去化缘了,这一来一回,最多也就一个时辰的路,不碍事。实在不行,贫僧还可以在这里起座寺,收徒立派,将旁边的荒地开垦成农田,自耕自食,自给自足,什么时候说服了施主,什么时候再启程。那行囊里,耕种的种子也是有的,不过费些功夫罢了。施主大可不必为贫僧忧心。”

    猴子顿时有些傻眼了。

    摆出这架势是怎么回事?这秃驴还真打算死缠烂打到底啊?

    自顾自地甩开袈裟,玄奘在猴子的侧边坐了下去,将一块薄饼递到猴子面前道:“怎么样,来一块尝尝?虽说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几百年没吃了,该也是会喜欢才是。”

    猴子毫不犹豫地将玄奘的手拍了开去。

    见状,玄奘也不再推了。他仰望着星空,一面啃着薄饼,一面乐呵呵地说道:“贫僧说笑的,我们应该,明天黎明之前就可启程,无需在这里耽搁太久。”

    猴子也不接话,只用手将自己的头笼住,全然当玄奘不存在一样。

    好一会,直到玄奘慢悠悠地吃饱喝足了,他才拍去手中的饼屑,长叹道:“让施主久等了。接着咱方才的事儿吧。贫僧方才看了施主的记忆,如今也让施主看看贫僧的记忆,如何?看完了,贫僧就放你出来,至于你愿往东,往西,还是往南往北,甚至要当场杀了贫僧,都随你。”

    “啥?”

    也不管猴子愿不愿意,甚至还没等猴子反应过来,玄奘已经捉起他的手直接就点在自己的额头上。

    注视着玄奘那带笑的双目,猴子的眼角微微抽动。

    缓缓地,那四周的景象如同波光粼粼的水般不断地演化,一座寺庙出现在了猴子面前……(未完待续……)

    PS:下半部开篇啦~求支持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一切啊!给甲鱼动力继续写下去啊!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