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八十一章:风雨欲来

2018-01-17 08:52:24Ctrl+D 收藏本站

    一缕微风卷过,星光下,扬起了玄奘火红色的袈裟,四周寂静无声。

    短短二十年的记忆一闪而过,所有的幻觉都消散了,一切回复如初。

    猴子微微瞪大了眼睛有些错愕地注视着玄奘。

    “抗旨……西行?”

    玄奘默默地点了点头,双手合十:“不只是抗旨,兴许,还是逆天。没有通关文牒,没有天庭的支持,更没有灵山的许诺,甚至在那大雷音寺中也不会有贫僧欲取之经,什么都没有,只有你我两人,还有一颗半普渡众生之心。”

    “我是那半颗?”猴子哑然失笑。

    “不是吗?”玄奘微笑着反问道。

    猴子抹了把脸长长地叹了口气,轻声道:“普渡、渡己……我算是明白了,难怪一直没见到菩萨,只出来个正法明如来。原来大乘佛法至今都没出现啊……合着我知道那部似是而非的《西游记》,结果不但没受益反而被误导了,难怪我所知道的佛,跟这个世界的佛,压根就是两回事……”

    玄奘微微一愣,道:“菩萨、大乘佛法?在你的记忆里这些可从未见过。所指何物?《西游记》倒是听你提过几次,但贫僧一直不甚明了,可否细细一说?”

    猴子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掏着耳朵道:“说什么?懒得说。还是那句话,老子不想离开这里,哪都不想去。你还是趁早走人吧,该干嘛干嘛去。”

    说着,猴子又是将头撇了过去不看玄奘。

    半响。当他再次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玄奘依旧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瞧着他。眉目带笑。

    “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猴子厌烦地说道:“你还真以为我会随你西行吗?”

    玄奘淡淡叹了口气道:“不是贫僧以为。贫僧早就说过,我们谈谈,若是将一切都弄清楚了,施主还是不愿意随贫僧西行,贫僧必不勉强。毕竟,施主是不死不灭之躯,贫僧却只是一介游僧,若真在这里浪费个三五十年。到时候便是施主愿意了,贫僧怕也走不动了。届时,真就是百世修行烟消云散了。”

    微微顿了顿,玄奘正色道:“时间,对贫僧来说相比施主,更加宝贵。”

    猴子哼地笑了,无奈摇了摇头道:“难得你还有这觉悟,行吧,你想怎么谈?”

    闻言,玄奘微微一笑。正色道:“这普渡之功,西行之妙。贫僧便不多讲了,想必,施主对此也不感兴趣。咱就谈谈施主为何不出五行山,又为何出五行山,以及出来之后的事情,如何?”

    猴子枕着手臂玩味地瞧着玄奘道:“行,你说。”

    只听玄奘干咳两声,捋了捋衣袖双目平视前方,缓缓道:“依贫僧之见,施主之所以不肯出五行山,无外乎三个原因。其一,怕贫僧骗施主,毕竟施主对佛门印象着实差,而贫僧也属佛门。施主会有如此想法,该是意料中事。其二,数百年过去了,佛祖如来修为早已恢复如初,若此时施主出山,免不了又是一场虚实大战,天地崩坏,殃及众生。而施主又没有把握赢。况且,若施主一直在此,施主所关心之人,自然会安然无恙,若施主出来,反倒增添了他们的危险。这其三嘛,乃是因为施主心已死,以至于……”

    “第三个我没听明白。”猴子拉长了声音道。

    这一说,玄奘当即打住,稍稍沉默了一下,笑了笑,抿着嘴唇接着说道:“这其三,既然施主没听明白,咱暂且不谈,这其一,贫僧解决不了,得靠施主自行判断,想必谈完,施主也就心中有数了。如此一来,咱先谈这其二,不知可否?”

    “说。”猴子翻了翻白眼道。

    玄奘微微点了点头,道:“先说如来佛祖。佛祖之天道,乃是‘无我’。若其不做越心之事,任你如何强横,哪怕毁了这天地,也无法击败他。这一点,施主该是比贫僧更加清楚。普天之下,能击败‘无我’之人,若是先前,非三十三重天上太上老君莫属。可老君天道石已彻底毁坏,即便再过千年,恐怕也无法恢复如初。如此一来,这天地间便只一人可破‘无我’。”

    “谁?”猴子微微侧过脸去。

    见状,玄奘双手合十,似笑非笑地躬身道:“正是贫僧。”

    “你?”闻言,猴子冷笑一声,扭过头去悠悠叹道:“我看你是没睡醒吧,连佛光都没了,你破‘无我’?你在逗老子吗?”

    “施主不信?”

    “你说呢?”

    玄奘又是笑了笑,深深吸了口气道:“施主可知,你那天道‘无极’因何故得而复失?”

    “道心破了。”

    “若是如来佛祖道心破了会如何?”

    猴子微微一愣,半天才缓过神来,回过头来问道:“你想说什么?”

    “佛门四大皆空,佛法不空。既然如此,佛法便是他的道心。”说着,玄奘两手一摊,坦然道:“而贫僧,能破他的道心。”

    闻言,猴子顿时哑然失笑,半眯着眼睛问道:“怎么破?你倒是说来听听。”

    玄奘略略想了下,侧过脸去注视着猴子道:“成佛,抛弃所有的一切,四大皆空,唯留佛法,由此而论,佛既是佛法,佛法,既是佛。佛与佛之间的战争,斗的不是力,而是‘知’,是‘行’,说到底,乃是意识之争。若是坚守的‘法’败了,那么佛,也便真的成了无根之萍,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施主可知,当日金蝉子佛身如何失的?”

    猴子的眉头顿时微微蹙起了,有些迟疑地说道:“我记得是灵山辩法,战败了。失的。怎么?你是想说让你再跟如来战一场。你能赢?要这样那就简单了。我背上你,到灵山,见如来,不过举手之劳,一炷香的时间都不用。可你真能赢吗?可别到时候我出来了,你又输了,累及旁人啊。”

    说罢,猴子意味深长地瞧着玄奘。

    只见玄奘笑了笑。摆手正色道:“哪里是那么容易,要辩法,除了‘知’,还要‘行’。所以,西行一路,名为取经,实为证道。”

    “说了半天,你就是还是没办法破如来的道心咯。”猴子哼笑道:“要我保护你没问题,谁来了我都能挡,可是如果如来亲自来了呢?那记忆里的东西你又不是没看到。他来了,我可救不了你。到时候。道还没证,你就身首异处了,我找谁哭去?”

    这一通话说下来,玄奘却不以为意,他仰着头,遥望着星空,淡淡笑了笑,叹道:“他不会来。”

    “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来?若我是如来,你要破我道心,我三下五除二就把你宰了,话都不多说半句。”

    “若你是如来,贫僧也省了那么多事了。”玄奘笑了笑,侧过脸来瞧着猴子道:“他不会来,是因为他不能来。”

    “什么意思?”

    “贫僧先前已经说过,佛法之争,乃是意识之争。”注视着猴子,玄奘似笑非笑地说道:“他为何要来?如你所说,贫僧要破他道心。可若他相信所持佛法真高于贫僧所求之法,贫僧此行,不过自取其辱罢了,他何须在意?若他真忧心贫僧能破他道心,以至于亲自对贫僧出手,那么……他未战,先败。届时,即便贫僧身死,如来道心也早已不保。不知,这理由施主可还认可?”

    这一字一句,说得轻巧,可落到猴子耳中却犹如雷鸣一般。

    西行……到头来,取经不过是一个名目,真正的原因,是教义之争!

    一阵微风从身旁刮过,许久,猴子缓缓地抬头望向玄奘,一脸的惊恐。

    见状,玄奘缓缓仰起头,平视前方。

    那目光之中透着不同于先前的冰冷,如同一位运筹帷幄的谋士。

    迎着风,他缓缓说道:“不过,此行也有风险。一则,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如来虽不能对贫僧动杀心,却可以设下重重险阻劫难,那灵山佛下罗汉,僧侣,但凡利益攸关者,皆可对贫僧出手。”

    “应对如来,贫僧心中有数,可凭这凡身,却是斗不赢其他。再者,行普渡之法,必使佛门一改昔日固步之姿,行传教之实。那天庭、道门,也必不希望贫僧证道。若他们出手,莫说贫僧只存这一世,便是再有十世,也是不够。再加上这一路的妖魔……呵呵呵呵……其艰险,可想而知。”

    “你乃万妖之王,又孤身击败过天庭,与那如来有血海深仇。若贫僧此行得证大道,可破如来道心,令你大仇得报……这普天之下,护贫僧西行者,除了你齐天大圣孙悟空,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惊雷响彻天际!

    ……

    灵山大雷音寺,如来缓缓地睁开双目。

    一位佛陀急匆匆地闯入大殿,双膝跪倒在地:“启禀尊者……”

    话音未落,只见如来已经缓缓地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见状,那佛陀只得点了点头,躬身退出殿外。

    侧过脸去,如来斜视着一旁的正法明如来道:“可是你让金蝉子去找那妖猴的?”

    “正是。”正法明如来躬身答道:“弟子已将破除五行山之封的口诀交予金蝉子。”

    顿时,整个大殿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

    阵阵轰鸣之中,天边云层翻滚,已成风雨欲来之势。

    猴子缓缓地笑了,悠悠叹道:“看来,他已经知道了。”

    一道闪电从眼前掠过,照亮了玄奘的脸庞。

    他轻声道:“贫僧不只要让他知道,贫僧还要让三界都知道……让他们都知道,贫僧来了,一步步地,来了。”

    此时此刻,他迎着风,负手而立,面无惧色。(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一切啊!!!!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