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八十七章:应对

2018-01-17 08:52:22Ctrl+D 收藏本站

    PS:看《大泼猴》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此时此刻,在天庭,所有的天军都已经被动员了起来,就连原本在外执行任务的部队,也被紧急召回。

    南天门内巨大的校场中布满了军阵,凌空飞行的战舰遮天蔽日。

    在那大殿中,聚集了所有天军序列部队的头头,居于主位上的李靖肃然危坐,四周的大将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低声议论着。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忽然把我们全部召集。”

    “陛下现在正亲自坐镇巡天府呢。”

    “亲自坐镇……”

    “听说,巡天府所有的巡天将都派了出去,同时南天门也派人前往各妖王那边试探,还向灵山也派了人。好像是因为……那只猴子回来了。”

    “猴子?”

    只一瞬,所有的天将似乎都已经明白了过来这“猴子”究竟是指谁,一个个惊得合不拢嘴。

    在场的,许多在六百五十年前那场大战之时还没入伍,可他们又如何能不知道天庭为何会忽然多出这么多空缺。

    以一人之力摧毁整个天庭的恶魔。

    他的存在,简直就是天庭挥之不去的梦魇,即便再过千万年也是如此。

    在场的气氛一下凝重了无数倍。

    “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说被佛门囚禁了吗?佛门怎么可能放他出来?”

    “对对对,就算是不慎让他逃了出来。那佛门岂能任他逍遥?如来佛祖该是会亲自出手再将他拿下才对啊。”

    “佛门有动静吗?”

    一位天将轻声叹道:“没有。确实。按理说如果是那猴子跑了出来。佛门该是会出手再将他拿下才对。可佛门虽然没动静,却也没回复天庭那猴头是否还被囚……所以,十有**就是那猴子已经跑出来了,并且,佛门又什么难言之隐。”

    “佛门的难言之隐……”所有的天将都朝着主位上的李靖望了过去。

    李靖只是扫了他们一眼,并未搭话。由始至终,那双眉都紧紧地蹙着,一旁的哪吒也是神色凝重。

    这不由得更进一步地加深了众将心中的忧虑。

    ……

    巡天府的主楼中。无数的天兵天将来回奔走着,不断地筛选着从凡间送来的各种消息。

    一位天将怀抱着一大叠卷子沿着狭长的走廊飞奔,到了深处一个房间外,朝着守在两旁的两位天兵点了点头,那两位天兵当即将门推开了。

    那门内,小小的房间里除了端坐桌前的玉帝,还挤了将近二十名隶属巡天府的天将,银灿灿一片,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刚跨过门槛,两位天将当即围了上来将他手中的卷子接了过去。分发给在场的天将。

    一拳重重捶在胸甲上,那天将单膝跪地道:“启禀陛下。各方的消息都已经按照陛下的意思将所有可疑之处详加调查,汇报了过来。只是数量甚巨,也颇为杂乱,一时间难分真假。如今已经确认的都在这里了。”

    端坐书桌前的玉帝伸手示意他起身,道:“接着查,都查仔细了,不可漏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诺!”

    那天将朝着玉帝又行了个礼,躬身退出门外。

    大门关上了。

    那天将刚一离开,玉帝就扭头对着在场的天将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这……”一位朝着卷子瞥了几眼,躬身拱手道:“启禀陛下,各方妖怪都还没有什么动静,一切如常,看上去倒不像是已经和那妖猴接触过的样子。”

    “那妖猴没去见这些旧部?这不太可能吧?”一位天将开口问道:“会不会是他们佯装不知,想麻痹我们?”

    “会不会是我们弄错了,那妖猴压根就没逃脱?”

    在场的天将一个个都愣住了,互相观望着。

    如果是虚惊一场,虽然对巡天府来说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但却是最好的结局。一旦那猴子真回来了,可就不是面子的问题那么简单了。

    一位天将摆了摆手道:“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不过,妖怪之中倒是多了一件奇怪的传闻。”

    “奇怪的传闻?”

    顿时,所有的天将目光都聚了过来,玉帝也朝着他伸出了手。

    那天将连忙将手中的卷子递给了玉帝,躬身拱手道:“陛下,只是不相干的奇怪传闻罢了。说是有一个和尚受佛祖之命从东土大唐出发,往西牛贺州灵山大雷音寺取经,还说……这和尚是金蝉子转世,吃一口肉就可以长生不老。另外还有更离奇的,说什么他身上有可以聚天下财物的金鉢,有穿上了就可以白日飞升的袈裟……”

    听到这儿,在场的许多天将都松了口气,笑了起来。

    “陛下,这明显是谣传。这种奇怪的传闻,也只有那些个土包子妖怪才会信。”

    “对对对,吃肉能长生不老就不提了,聚天下财富的金鉢和白日飞升的袈裟?这传的人,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搞清楚啊。”

    原本三三两两的笑声顿时变成了哄堂大笑,房间里凝重的气氛一下轻松了不少。

    玉帝整个趴在桌案上眯着眼睛摊开卷子细细查看了一番,仰起头注视着在场的一众天将道:“一夜之间,整个凡间的妖怪都在谈论此事,你们还觉得这只是谣传吗?”

    笑声嘎然而止了。

    那天将赶忙行了个礼,走到桌前拿起卷子细细地看,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其余的天将也一个个围了上去。互相传阅着。

    “这么说……有人故意在散播谣言?”

    “会是谁在散播呢?”

    “能一夜之间扩散到三界。这幕后的推手。实力必然不差。末将在巡天府任职至今,还从未听过传播如此迅猛的谣言。”

    “时间刚刚好,这会不会跟那猴子的行踪有关?”

    捋着长须寻思了一番,玉帝厉声道:“查!若这个取经的僧人真的存在,立即将他找出来!”

    “诺!”

    正当此时,门缓缓地推开了。

    一位卿家手握一份奏折从门外走入,朝着玉帝叩首道:“陛下,东海龙宫送来一份急奏。”

    顿时。在场的天将皆是一惊,就连玉帝也是一怔。

    此时此刻,整个天庭都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急奏?”

    那卿家连忙将手中奏折奉上。

    刚一翻开,玉帝整个脸刷地一下白了。

    在场得天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注视着。

    玉帝惊慌失措地撕开了夹在奏折之中的信函,捧在手中细细地看。随着目光在纸张上的移动,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滑落。

    许久,待到放下信函之时,玉帝已经整个如同虚脱般瘫坐在椅子上。

    一位天将低声问道:“陛下,是……有什么消息吗?”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玉帝拼命地眨巴着眼,如同失了魂般左右张望。却半天都早不着说辞。

    四周的天将更是早已经一个个呆住了。

    “真的是他……他……他在东海龙宫?”

    玉帝微微点头,怔怔地说道:“他让龙宫送来这封信。要求……即刻恢复花果山降雨,否则,就亲自到灵霄宝殿来谈。”

    干咽了口唾沫,玉帝用蚊子般的声音问道:“诸位觉得,该如何答复?”

    在场的众将皆微微低下了头。

    不多时,一位卿家匆匆出了这房间,快步赶到南天门镇守军的大殿中。

    对诸位大将行了礼后,他迈开小步走到李靖身旁,低声问道:“陛下问,如今的南天门,比之六百五十年前如何?”

    闻言,李靖一惊,顿时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情况,悄悄拱了拱手道:“劳烦卿家回复陛下,如今的南天门法阵,比之六百五十年前,不如。”

    “卑职明白了……”

    ……

    此时,南瞻部洲一个坐落在山峦间的小镇上,一个身穿布袍,看上去跟地痞流氓似的年轻人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歪歪斜斜地靠着衙门口的石狮打哈欠。

    那守门的两个衙役时不时朝他望两眼,四周往来的居民也都时不时看他两眼。

    在这样一个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边镇上,偶然来一个陌生人肯定是异常显眼的。

    好在是和平时期,若是遇着边境战争,恐怕他刚踏入小镇,就立马会被拿下,严加盘问。

    不过对这四周人的目光,这年轻人似乎也没当回事,无论他们怎么看,都全当他们透明的,只自顾自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打着哈欠,似乎在等什么。

    不多时,衙门的大门敞开了。

    本地的县官亲自将玄奘送了出来,眉开眼笑地拱手道:“总之,感谢大师了。这伙山贼,本官多次派人擒拿,怎奈他们熟识山路,每每都让他们逃脱了。真没想到,大师孤身一人,却将他们一网打尽,实在感谢,感谢!”

    “大人多礼了。”玄奘双手合十,恭敬地回礼道:“贫僧也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此时,一位衙役已经将玄奘的白马牵到了门前。

    那县官捋着胡须道:“对了,大师这是要往何处去啊?”

    “贫僧往西。”

    “哦?往西?这往西,可就出了国境了……大师可有通关文牒?”

    闻言,玄奘淡淡笑了笑,双手合十道:“贫僧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大人还是请回吧。”

    那县官也不疑有他,只点了点头道:“那就,祝大师一路顺风了。”

    又是行了个礼,玄奘转身上马。

    正当此时,一直守在衙门口的年轻人却走了过来,从衙役手中取过缰绳。

    那县官一下愣住了,轻声问道:“这位是……?”

    “这是……”盯着年轻人,玄奘深深吸了口气道:“这是贫僧路上收的徒弟,还未剃度。”

    闻言,年轻人抬头看了玄奘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拜别了县官,两人缓缓地出了小镇,夕阳下,远远看去倒真像是一对师徒。

    一阵微风吹过,压低了山道两旁的草。

    那年轻人身形一晃,原本的布袍变成了戎装,那脸,也变成了一张毛茸茸的猴脸。

    牵着马一步步地走着,猴子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猜的,贫僧有预感,施主会回来。”

    “哦?那你的预感还挺准的。”回头望了小镇一眼,猴子悠悠道:“看上去你还真有两把刷子呢,镇上的居民都在谈论呢,说你一个人解决了二十几个山贼,将他们捆成一串拉到衙门去了。”

    “略懂些拳脚功夫,与大圣爷,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了。”

    猴子淡淡笑了笑,悠悠叹道:“能帮我解决如来才是真功夫。我决定了,陪你走一趟,反正……六百五十年都过去了,不在乎多等个十年。把事情都解决干净了,才好去华山接人,不然又带一堆麻烦,现在去,二舅哥该也不会同意我见她才对。不过,先声明,我可没打算拜入佛门。”

    玄奘双手合十道:“贫僧懂,绝不勉强。”

    猴子当即白了玄奘一眼道:“你勉强也没用。对了,你这没通关文牒的和尚,怎么也敢到衙门去?就不怕他们把你拿了押回长安吗?”

    “自然是怕,不过,这事情总要解决不是?”

    “能解决吗?”猴子一下笑了出来:“刚刚我站在门口,可是听到那些个山贼和监牢里的狱卒打得火热啊。几十个山贼剿来剿去剿不掉,说没猫腻,鬼才信呢。”

    “这样啊。”坐在马上摇摇晃晃地,玄奘寻思着长长叹了口气道:“方才倒是看出些端倪了,只是没想到啊……看来,还是要你出手啊,不然,他们被放出来了又是为祸一方。”

    “怎么,普渡不成改超度了?”

    玄奘摇头道:“吓唬吓唬他们就行了,莫取其性命。”

    “嘿,你这面子可够大的,齐天大圣亲自出手帮你吓唬几个毛贼。”猴子懒懒地伸出一只手指道:“只此一次。”

    玄奘笑了笑,躬身道:“有劳了。”

    ……

    此时此刻,凌霄宝殿御书房中,一众天庭大员加上玉帝正围着一封信函沉默着,一个个脸色铁青。

    许久,玉帝紧蹙着眉,环视着四周的一众大员低声道:“先让龙宫恢复花果山降雨,算是我们的善意。然后……派个特使,想办法见见那妖猴,刺探一下,如果能达成个什么协议自然是最好。同时,将此事通报给三清、须菩提祖师、镇元大仙,看看他们怎么说。还有,再看看灵山那边有什么意见没。”

    “诺!”(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PS:恩,节操又开始满了~每天十二点前更新~大家的票票在哪里?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