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八十八章:你被征用了

2018-01-17 08:52:21Ctrl+D 收藏本站

    PS:看《大泼猴》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三天后,正当那西行的二人还在南瞻部洲的某个山沟沟里缓缓前行之时,东海龙宫已经奉命在花果山降雨。

    倾盆的雨水瞬间冲散了盘踞花果山长达六百年之久的燥热之气,将整个花果山变成一片沼泽。

    面对这番景象,所有的妖怪都走出了洞穴,在雨中欢腾地奔跑着。

    对于他们来说,这意味着这一片土地上长达六百多年的灾难已经宣告的终结。

    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却不仅仅是如此。

    花果山降雨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三界,无论是天仙还是妖怪都无比诧异。这当中,有心人嗅出不一样的意味。

    ……

    隐蔽的山林中一处洞府里,火光将一切都照得通红。

    留着齐腰的胡须,看上去早已经老弱不堪的吕六拐来回颤颤巍巍地踱着步,嘴里不断念叨着,如同一位老人在喋喋不休一般,显得激动异常。

    两边排成一排的椅子上端坐着十几只妖怪。

    “为什么天庭会在花果山降雨?为什么天庭会忽然在花果山降雨……我们和他们闹了整整六百五十年,整整六百五十年啊!都没见他们服软,现在却忽然主动降雨。”

    “不仅仅如此,前几日,他们还将散落凡间的所有天军召了回去。有消息说所有天军都进入了战斗准备。紧接着。天庭就降雨了。”

    “说他们想要与我们和解也不对。他们没有派人直接接触任何妖王。示出了善意,却不来领功,这可不是天庭的作风。”

    “所以,老夫派人了前往东海龙宫刺探,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结果,却意外得到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说到这儿,吕六拐脸上的皱纹缓缓挤到了一起。他笑了出来。

    端坐两旁的一众妖怪一个个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盘着手,身穿一身白色文士袍的蛇精那眉头缓缓蹙了起来,注视着吕六拐。

    环视着一众妖怪,吕六拐压低了声音,缓缓地说道:“大圣爷……回来了!”

    一瞬间,所有的妖怪都呆住了,一个个有些错愕地看着如同孩童般笑着的吕六拐。

    好一会,那蛇精低声道:“父亲,这消息,确凿吗?”

    “确凿。绝对确凿!”环视众妖,吕六拐兴奋地说道:“本来派人去东海龙宫。是想知道这次降雨的真相,结果什么也没查探出来,只知道是玉帝的旨意。不过,却从一些喽啰身上查探到就在花果山降雨的前几天,有一只猴精造访了东海龙宫。”

    在场的妖怪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好一会,那蛇精面带疑惑地问道:“会不会是小七,据我所知,小七经常会去东海龙宫讨要食物。”

    “是小七敖听心用得着亲自出来迎接吗?是小七敖听心用的着对他毕恭毕敬吗?”吕六拐瞪大了眼睛,激动地说道:“况且,小七那东海龙宫的人都认识。再说了,你想想,谁能让玉帝下令调集所有天军,谁能逼玉帝在花果山降雨?我们闹了六百五十年啊!整整六百五十年都没结果,那只猴精仅仅造访东海龙宫一次,天庭就在花果山降雨了!这说明了什么?啊?一定是大圣爷回来了!一定是!”

    在场的妖怪依旧默不吭声,一个个满面的疑惑。

    蛇精略带迟疑地问道:“那,大圣爷现在在哪里?”

    “这个……这个还不清楚。”吕六拐舔着干瘪得嘴唇道:“龙宫的人说他已经离开东海龙宫,不知去向。老夫也派了人去花果山,可没人说见过他,另外,华山那边近期也没任何动静。不过,肯定是大圣爷没错,从那喽啰的描述,老夫可以断定,肯定是大圣爷没错!”

    在场的妖怪一个个面面相觑,默不吭声。

    许久,蛇精紧蹙着眉头,轻声道:“父亲,仅凭这样,就断定是大圣爷回来了,是不是太儿戏了。况且大圣爷回来了为什么不找我们?敖听心肯定是知道我们在哪里的。我觉得,这件事还有待斟酌。”

    “确实还没办法完全断定没错,所以,我们现在就向东海龙宫派出特使,直接接触敖听心,当面问问她。”

    “她肯说真话吗?”蛇精摸着下巴道:“一直以来,为了避嫌,她可是拒绝与我们接触的。”

    “如果大圣爷真回来了,她肯定不敢再拒绝跟我们接触!”吕六拐斩钉截铁地答道。

    ……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几个妖怪结伴缓缓地走出了洞府,蛇精也在其中。

    一只狐妖低声问道:“你觉得,父亲的话可信吗?”

    “有几分可信度,不过也得小心为妙。”蛇精抬头仰望着天空中的一轮圆日道:“父亲一心光复花果山,遇到有关大圣爷的事,难免会有些激动,万一天庭利用这个弱点在花果山设伏,就糟了。”

    说着,他淡淡一笑,道:“不过,父亲说的也对。那龙宫也就是个骑墙派,如果大圣爷真去找过敖听心,那么敖听心对我们的态度肯定也变了。见一见她,就知道她,就什么都清楚了。当然,还是要防着一手。你去准备份礼物吧,回头我亲自去东海龙宫走一趟。”

    “明白。”狐妖点了点头道。

    ……

    正当吕六拐这边筹划着接触东海龙宫以花果山降雨一事查明真相之时,却已经有人比他们早了一步。

    ……

    东海龙宫大殿中,九头虫揉搓着手显得坐立不安,一旁的敖听心静静地端坐着。

    茶几上精致的点心。一块都没少。

    与六百多年前相比。敖听心几乎没有半点变化。九头虫却显得苍老了许多。

    沉默了许久,九头虫眨巴着眼睛低声问道:“他……已经走了?”

    敖听心微微点了点头,道:“大圣爷已经先一步离开了,方才,天庭也派了特使过来,拐弯抹角地想知道大圣爷去了哪里。牛魔王也派了人来询问过。不过,听心真的不知道。兴许,大圣爷也暂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行踪吧。”

    “他。问过我的事没?”

    “问过一点。”

    “你怎么说?”

    “如实说了。”

    九头虫的眉头顿时深深地蹙了起来,犹豫了好一会,才低声问道:“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敖听心缓缓摇了摇头。

    九头虫伸手抓了抓有些蓬乱的头发,想了好久,只得轻声道:“下次你要是再见到他,立即通知我,我……我立即过来。”

    敖听心默默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在西牛贺州,早早得到消息的鹏魔王则已经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妈的。他怎么就又回来了?”在自己的洞府中来回踱着步,鹏魔王气冲冲地吼道:“灵山那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就让他跑了呢?就算跑了也该赶紧去捉回来啊!没动静这算是怎么回事?他们干什么吃的!”

    说吧,他一掌掀翻了石桌。桌上的酒杯、水果顿时滚了一地。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旁的狮驼王轻声道:“花果山大败,虽说不是我们的错,但如果真要算起账来……”

    “按照那猴子的秉性……”狱狨王抿了抿唇,有些忐忑地说道:“你们还记得二哥吗?”

    闻言,在场的其余两位妖王顿时噤若寒蝉。

    猴子杀蛟魔王的事,在妖怪之中传播甚广。而这三个更是当日亲眼目睹的。

    为了报恶龙潭之仇,一向讲信用的猴子甚至不惜当场撕毁了与妖王们之间的协定。

    妖族的这位大圣爷,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

    鹏魔王走到一旁端起酒坛子猛地灌了两口,抹了吧嘴,将坛子重重砸碎,气喘吁吁地说道:“不行,我们得想办法,趁那猴子还没上门……”

    其余两位妖王都朝着他望了过来。

    好半天,鹏魔王眨巴着眼睛道:“天庭是斗不过他的,三清……三清也拿他没办法。现在我们只能从灵山入手了,只有释迦摩尼佛才能对付那猴子。”

    指着狮驼王,鹏魔王缓缓道:“你派人到灵山去,见机行事。实在不行,我们一起剃度出家!”

    犹豫了好一会,其余两位妖王终究是点了点头。

    ……

    就在各方妖怪闻风而动时,天庭的天军则全数窝在南天门,保持着最高戒备。

    此时,各方都还不知道,让他们紧张到了极点的那个人,正跟一个和尚一起蹲在鹰愁涧的某个角落里“钓鱼”呢。

    齐腰的草丛里,玄奘与猴子并肩半蹲着,拨开绿草细细地朝外观望。

    那远处的水边堆放着玄奘的行囊,至于白马,则被拴在了近水的树干上。

    就这么足足呆了两个时辰,玄奘终于忍不住回头对着一直目不转睛盯着白马看的猴子低声问道:“大圣爷这是要干嘛呢?”

    “钓鱼。”

    “钓鱼?”

    “对,一条大鱼。”

    玄奘转过头去沉默着,不多时,又转过头来低声问道:“这钓的,究竟是什么鱼?大圣爷可否明示。”

    猴子淡淡瞥了玄奘一眼,嘿嘿地笑了起来,低声道:“还记得敖烈吗?”

    “西海三太子?”

    “对,就是那货。我钓的就是那家伙。”猴子点头窃笑道:“论打架,老子谁也不怕,不过就我一个总归不好,我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跟在你身边,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跟着不是?所以啊,得找个帮手才行。”

    “这……”玄奘紧蹙着眉头道:“贫僧没懂。”

    “嘿,你不用懂。反正按道理,一会那蠢货就会出来吃马。吃完你就有新马了。”猴子头也不回地说道。

    “吃马?”玄奘顿时吃了一惊。

    淡淡瞥了玄奘一眼。猴子轻声叹道:“放心。不会让他真吃的。只要他一露面,我就立即把他拿下,别说吃了,他舔都没机会舔。不过这家伙好歹也是化神境了,还需要吃马吗?”

    说着,猴子伸手挠了挠脸,笑了笑道:“算了,反正这家伙也没干过几件聪明的事。就算真被一匹马给钓了,也不奇怪。”

    玄奘不吭声了,只是那看猴子的眼中依旧充满了疑惑。

    为什么猴子会觉得在水边放一匹马就一定能钓到一条龙呢?他始终想不明白。

    两人就这么一只蹲在草丛里等着,左等右等,一直等到日落西山,别说龙了,除了那水边来了又回的两三只雀鸟,他们什么也没见着。

    那马依旧悠闲地啃着草,眼前一片安静祥和。

    玄奘时不时挑着眉侧过脸来瞧他。

    隐隐地,猴子也觉得自己的这个主意有点馊了。

    明明知道那本《西游记》尽坑人。为啥还要觉得敖烈就在鹰愁涧呢?这一点他也说不明白。

    也许是经验使然吧。

    这些年,无论他如何挣扎。整个世界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头来,却还是将每一个节点都踩了个尽。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下意识地觉得敖烈就在鹰愁涧吧。

    就这么一直等着,等到天完全黑了,等到下半夜,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草丛里的蚊子明显多了。

    玄奘倒是不急不躁,猴子却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个馊主意。

    如果说敖烈蠢的话,那拿马钓龙的自己又算啥呢?

    终于,猴子忍不住了,扭扭捏捏地说道:“要不……算了吧。”

    “不找帮手了?”

    “帮手而已,只要我想要,随时排队给你挑。你说我花果山那些个妖将,谁不比这敖烈强?我想了一下,这敖烈修为太低,加入我们会拖后腿,所以决定还是算了。”

    玄奘略略寻思了一番,点了点头道:“大圣爷的意思是要去花果山找几个帮手回来咯?”

    “那也未必。”猴子伸了伸懒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长叹道:“反正这一路妖怪多,见什么收什么就是了。多收几个打下手的,安全点。”

    玄奘也缓缓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

    摊了摊手,猴子轻声道:“妈的,这敖烈,这么好的投靠老子的机会居然就这么错过了。你先收拾一下行李,我们还是启程吧,回头我再给你找匹好马。”

    玄奘也没多少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瞧了猴子一眼,那眼神之中尽是玩味。

    猴子若无其事地挠着头,回头望着月亮。

    如果不是脸上猴毛遮着,此时此刻,玄奘该能看见猴子已经满脸通红了吧。

    卷起袈裟,提起前摆,玄奘也不揭穿,默默地朝着白马走了过去。

    正当他准备解开缰绳之时,只听“砰”一声巨响,水花高高溅起,有什么东西从水里一下冲了出来。

    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那巨大的白色身影已经将玄奘整个叼了起来,转身就要钻入水中。

    “站住——!”

    一声叱喝之下,那从水里伸出一截的巨大白龙整个顿住了。

    缓缓地扭转脖子,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猴子已经拄着金箍棒站在岸边得草地上,仰着头叱道:“是敖烈吧?把那和尚放下,不然谁来了也保不住你。”

    白龙一松口,玄奘整个重重摔了下来,连忙挣扎着闪到一旁的大树后,重重地喘息着,目光在猴子与白龙的身上不住来回。

    怔怔地望着猴子,白龙微微颤抖着问道:“你是……大……大圣爷?你……你不是被佛门给……”

    “现出人型说话,别想跑,你跑不掉。”猴子歪着脖子,用金箍棒朝着身前的草地点了点。

    那白龙稍稍犹豫了一下,望着猴子那金灿灿的金箍棒,最终只得乖乖地匍匐在岸边,现出了人型。

    一步步走到敖烈面前,猴子半蹲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瞧着瑟瑟发抖的敖烈道:“从现在开始,你被征用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PS:恩……大章哦,昨天的其实也是大章的。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