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九十章:清心(大章)

2018-01-17 08:52:21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三重天上,一块巨大陆地悬浮着,穿行在云雾之间。

    其上有高山,有流水,有茂密的树林,栽种着各种珍惜植物,放养着难得一见的灵兽,却唯独不见天庭随处可见的宫殿群。有的,仅仅是与这块陆地极不相称的几栋房舍,看上去就如同凡间的某处荒郊一般,丝毫没有天庭该有的华贵。

    小小的房舍中,两个老人聚精会神地对弈着,一旁的童子时不时给他们沏上一杯热茶。

    许久,太上老君抓起一枚黑子置于棋盘之上。

    对面的须菩提那眉头当即紧紧地蹙了起来。

    见状,老君长长地纾了口气道:“真险哪,一子错满盘皆落索,此话不假。好在,老夫到底是技高一筹,终究是力挽狂澜。不然,这万年未败的名声,可就不保咯。”

    说着,他乐呵呵地伸手就要收棋盘,却听须菩提高喊一声:“慢!”

    还没等老君缓过神来,须菩提已抓起一枚白子往那棋盘上一放,捋着长须悠悠笑道:“谁胜谁负,言之尚早。”

    闻言,老君微微一愣,捋着长须注视了棋盘好一会,越看眉头蹙得越紧。

    那对面的须菩提却是满面的喜色。

    许久老君叹了口气道:“看来,老夫是退步啦。八十五手,都还不能分出胜负。”

    须菩提当即笑了出来,盘起手来笑道:“不是退步,是进步了。”

    老君缓缓抬起眼来,随口问道:“怎讲?”

    用指轻轻点了点棋盘。须菩提意味深长地说道:“以前你有天道石。未下便已知结局。谁下得过你啊?现在,才是货真价实的对弈。”

    “还提天道石?”老君无奈摇头道:“老夫这都归隐了多少年了,你还提天道石?”

    “诶,就说说嘛,又没别的意思。”

    “不下了不下了。”老君大腿一拍,缓缓地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就要走开。

    “等等等等,你怎么又要走啦?”须菩提也站了起来,愤愤道:“这盘棋都下了两百多年了。还没下完,你这是要下到什么时候啊?”

    老君回头淡淡看了须菩提一眼道:“你是没别的意思,但那是老夫的天道,现在都碎成粉了,你是随口一提,老夫心里能好受吗?现在什么心情都没了,还下什么棋啊?”

    “得了吧,我看你呀,压根就是怕输,才每次都找借口推脱。”

    “嘿!你还当真老夫是怕了你了?”

    须菩提面无表情地指了指棋盘道:“不是就接着下。”

    老君盯着那棋盘看了好一会。干咽了口唾沫,咬了咬牙道:“行。今天就天大的事儿都把这盘棋下完,到时候你可别中途跑了才好。”

    说着,他提起裤腿又是跪坐了下来。

    “我中途跑了?”须菩提也摇摇晃晃地坐了下去,悠悠叹道:“我哪次跑了?跟你下,我都是输惯的人了,有什么好跑的?只是三界都知道老君棋艺高超,却不知道老君棋品实在有待斟酌啊。”

    眯着眼睛看了须菩提好一会,老君缓缓道:“妄人休要胡言乱语,老夫今天定要让你求仁得仁,杀你个片甲不留!”

    “好,我等着。”须菩提乐呵呵地说道。

    “好,你等着,老夫这就使出十成功力来!”

    话是那么说,可抓起黑子,老君就是拿捏不定往哪放,那眼睛一面瞧着棋盘,一面又时不时悄悄地观察着须菩提的神色,只可惜须菩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一个劲地笑,到头来什么都没看出来。

    于是,老君的眉头越蹙越深了,俨然一副骑虎难下的态势。隐隐地,头皮都已经有些发麻了。

    正当此时,一位童子从门外走了进来,默默地跪地行礼,低声道:“师傅,陛下又派人来了。”

    “知道了。”老君头也不回地说道:“跟他们说为师在闭关就是了。”

    “可是……他们说如果见不着师傅,就不走了。”

    “不走那就不走呗。”微微抬起头来,老君又补充道:“先跟他们说明,这兜率宫不是以前的兜率宫了,没那么多房间给他们住,也没准备那么多的吃食。想赖着不走老夫不管,但是一应用度,自备。”

    那童子稍稍沉默了一下,只得俯身叩首道:“弟子遵命。”

    说罢,起身退出门外。

    须菩提捋着长须悠悠道:“你说你一个太上老君,怎么就小气成这德性了?人家好歹是奉旨的钦差,你连用度都要人家自备?”

    “嘿,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君白了须菩提一眼道:“你以为这里还是以前的兜率宫深深浅浅三重宫墙啊?说难听点,这里就是个稍大点的农庄罢了,他们在这里赖着,老夫想去打理下那些个花花草草都麻烦。当初就不该听你的,玩什么隐士,现在真隐了,连门都没法出了。哼。”

    “那也不至于。”须菩提呵呵笑道:“你看,他们怎么就不赖我那边呢?”

    “老夫告诉他们老夫在闭关,你告诉他们你出门远游,能一样吗?”

    “你也可以远游。”须菩提摊了摊手道:“你要出南天门,难不成李靖还能发现得了。”

    这一说,当即招来老君一顿白眼。

    稍稍沉默了一番,老君紧握着那黑子道:“对了,那猴子的事,你真不管?说到底,他也还是你徒弟啊。”

    “怎么管?”须菩提反问道。

    “怎么管?”老君抬起眼来瞧了须菩提一眼道:“你也好意思说这话?说到底,当初不也是你有意引他入歧途吗?现在闹成这样,你就打算撒手了?”

    “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怎么修。修成个什么果。这都是他自己的缘分。”说着,须菩提朝院落的方向使了使眼色道:“再说了,他最在乎的,我这当师傅的不是已经帮他讨回来了吗?就为了这个,我可是给天庭做牛做马几百年啊。”

    老君当即哼笑了出来,注视着须菩提似笑非笑地说道:“就那个,三界闹成那样你没份啊?你那是赎罪,那是活该。”

    须菩提抽了抽鼻子道:“反正我这当师傅的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顺其自然吧。”

    揉搓着手中的黑子,老君悠悠叹道:“你也算绝了,做那么多,破老夫的‘无为’,削弱天庭的干预,就为了给金蝉子硬生生破开一个缺口。只希望,他不要辜负你的一番美意才好。”

    闻言,须菩提呵呵地笑了起来,轻声道:“辜负与否。都不打紧,重要的是尽心做了该做的。就好似下棋。局局都赢,为卜先知,那还有什么意思?对吧?”

    老君微微一呆,直起身子默默地望着窗外,许久,悠悠叹道:“这倒是。”

    ……

    此时,兜率宫的院落里,两个女子正静静地坐着,享受着三十三重天上柔和的风。

    已经长成十七八岁女子模样的雀儿身穿杏黄色长裙,黑色长发在头上盘成简单的花式,披肩而下,眉目如画,美得不可方物。只是那望着天边的云雾的双眸之中依旧尽是迷茫的神色。

    在她身边的另一位女子则身穿一袭米色长裙,有着一张精致的脸庞,齐腰的长发简单地扎在脑后,那双本该媚得动人心魄的眼睛,此时此刻看上去却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无奈。

    缓缓回头朝着老君与须菩提所在的屋子望了一眼,身穿米色长裙的女子托着腮无奈叹了口气道:“他们又在下棋了,这一下又不知道要多久。”

    “怎么啦?”雀儿轻声问道。

    “我跟须菩提师傅说要出去云游,他死活不答应。就为了这个我才跑三十三重天上来的,想着老君师傅比较好说话,结果他又跟了过来……说是要躲开玉帝的特使。这里不也有嘛?要躲干嘛躲这儿来呢?这个老狐狸。”身穿米色的女子气鼓鼓地说道。

    “这……”雀儿掩着嘴笑了笑道:“清心妹妹想去哪里云游?”

    抬头望了望天,清心一脸迷茫地说道:“既然是云游了,肯定哪里都去走走咯。雀儿姐姐没想过出去走走吗?这兜率宫多闷啊。”

    “出去走走?”雀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轻声道:“去哪儿呢?没想过。”

    “要不到时候一起去也好有个伴?”

    雀儿略略想了一下,摇头道:“还是算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闻言,清心的眉头皱得都能拧出水来了。

    趴在石桌上好一会,她轻声问道:“对了,雀儿姐见过我的那些个师兄吗?”

    “你的师兄?没有。”

    “你也没见过我那十师兄?”清心狐疑地瞧了雀儿一眼道:“我听人家说,他当时可是杀上三十三重天来着,那时候雀儿姐姐应该已经在三十三重天了吧?最近不就是因为他又出现了,天庭的人才那么紧张么?”

    “是吗?”雀儿稍稍眨巴了几下眼睛,轻声笑道:“我不太过问这些事,也没人告诉我,不知道也不奇怪。”

    “是吗?”清心越发好奇了,那目光依旧死死地锁定着雀儿,看得雀儿的脸都隐隐有些红了。

    又坐了一小会,雀儿起身道:“忽然想起有点事,清心妹妹在这里稍坐一会,我一会就回来。”

    说着,转身就走。

    望着雀儿的背影,清心越发疑惑了,托着腮囔囔自语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想着,她又是回头朝着须菩提和太上老君所在的屋子望了一眼,悠悠道:“算了,还是想想怎么去云游吧。”

    ……

    屋子里,老君轻声问道:“那些个事情,你都和清心说了没?”

    须菩提拈起一子,“啪嗒”一声落到棋盘上,答道:“没。”

    “不准备说了?”

    须菩提摇了摇头道:“不准备说了。因为……这种事不需要说。”

    老君默默点了点头。叹道:“也罢。若是有缘。即便不说也会有个好结局。若是无缘,即便说了也没用。还是顺其自然吧。我们这两个老头子,就做好为人师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

    凡间。

    一轮明月穿行云间,北风呼呼地在山间刮着,那声响异常地凄厉。

    荒无人烟的山林中,各种鸟兽似乎都已经感觉到了这里来了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一般,全部都销声匿迹了,以至于这山林中除了呼呼的风声之外。只剩下篝火燃烧带起的“噼啪”声响。

    篝火边上,玄奘盘腿坐着,借着火光阅读着随身接待的经文,时不时闭上双目思索。猴子抱着金箍棒坐在篝火的另一边,时不时用木棍挑动火堆。小白龙则来来往往地拾捣着柴火,看上去极为殷勤。

    直到备齐了足够烧到天亮的柴火,小白龙才朝着猴子走了过去。

    “那个,大圣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猴子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一旁的岩石:“坐下说话吧。不用那么拘谨。”

    “谢大圣爷。”小白龙哈腰点头地傻笑着,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那腰板子却还是不敢挺直。

    好一会,小白龙低声问道:“大圣爷,这些年好多人都在四处找你,都没找到。你究竟在哪呢?”

    用手中的木棍挑了挑火堆里的柴溅起一阵火星,猴子悠悠地叹道:“这些年哪,都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着,或者说,困着。”

    “那……大圣爷您是刚出来咯?”

    “对,怎么啦?”

    “可是大圣爷您怎么就跟……”小白龙朝着对面的玄奘使了个眼色,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怎么就跟他走到一块了?”

    注视着篝火堆,猴子深深吸了口气道:“需要跟你解释吗?”

    小白龙一惊,连忙摇头摆手道:“不敢!大圣爷的事敖烈哪敢管……只是,这佛门不是跟大圣爷您……不太和睦吗?”

    “既然说不敢管了,干脆就别问。”说着,猴子淡淡瞥了敖烈一眼。

    小白龙连忙低下头去,干笑道:“对对对,既然不管了,就不要问,大圣爷说得对。”

    这一下,敖烈再不敢问什么了,就一直静静地坐在猴子身旁。许久,那眼皮都开始打架了,却还强撑着。

    玄奘倒是简单,看佛经看到深夜,也就铺开被褥睡了下去。猴子则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

    转眼间已是三更,猴子忽然开口问道:“你三姐跟你姐夫复合了没?”

    小白龙猛地一惊,一下醒,眨巴着眼睛犹豫了好一会才萎缩着身子支支吾吾地说道:“还,还没复合。”

    “那,你姐夫现在怎么样了?”

    “姐夫挺好,那一战虽然没参加,但战后,他的灌江口军团是天军序列中唯一保存完好的部队,那时候花果山虽然……虽然那啥了,但各妖王都还颇具实力,天庭自然得倚重姐夫了。加上玉帝已经换了人了,旧怨一笔勾销,现在日子反倒比以前好了不少。也就因为姐夫,天庭才没派人来拿我。虽说旧天庭彻底毁了,但新天庭该拿的人还是一个不落的。”小白龙长长打了个哈欠,接着说道:“不过,姐夫他现在也不想战功什么的了,除非玉帝下旨,否则灌江口军团基本上只守灌江口和华山两界,哪儿都不去。其实下旨了他也不一定去,老样子。呵呵呵呵。”

    说到这儿,小白龙似乎也意识到什么,微微侧过脸去瞧了猴子一眼。

    “那……华山那边……”

    “杨婵姐还好,三姐倒是去看过她几次,被压在华山下六百多年了,也没出来过,不过除此之外,一切安好。”

    “安好就好。”注视着火堆,猴子默默点了点头。

    伸手揉了揉眼睛,小白龙抿了抿嘴唇轻声道:“到底是亲哥哥,不可能委屈她的。再说了,天庭想找她,妖王们也想找她……她可不是我们这种小喽啰,堂堂齐天大圣夫人,花果山名正言顺的国母,还是呆在华山安全。”

    “如果现在去华山,你能见到她吗?”猴子忽然问道。

    “我?”小白龙一愣,连忙摇了摇头道:“应该不行。你要想见她,自己过去就是了。”

    “我现在还不能去见她。”猴子长长叹了口气道:“现在还有些手尾没了结,等事情都办完了,再去找她。希望她到时候还肯见我吧。”

    “手尾?”小白龙悄悄看了睡在远处的玄奘一眼,似乎意会到什么,默默地点了点头。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呆着,直到天灰蒙蒙亮的时候,两到金光忽然从北边飞越了篝火上方,落到另一边的不远处树林里。

    猴子撑着膝盖缓缓地站了起来。玄奘也被惊醒了。

    不多时,李靖从树林中缓缓走了出来,拱手道:“南天门李靖,参见大圣爷。大圣爷别来无恙啊。”

    猴子的目光缓缓地落到李靖身后不远处。

    在那里,二郎神正拄着三尖两刃刀缓缓走来。

    顾不上李靖,猴子连忙躬身拱手道:“悟空参见二哥。”

    玄奘也双手合十道:“贫僧玄奘,见过两位天将。”

    冷冷地注视着猴子,杨戬长三尖两刃刀重重一顿,悠悠道:“别叫那么亲密,谁是你的二哥?”(未完待续……)

    PS:部分读者的恐吓甲鱼收到了……

    恩,居然出现四十八小时断更的情况,实在是对不住了。抱歉了,各位读者。

    今天交个大更~希望大家原谅。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