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九十四章:黑熊精

2018-01-17 08:52:19Ctrl+D 收藏本站

    那黑熊精吓得两脚一阵哆嗦,惊恐地望着猴子,一时间,脑海一片空白。

    那寒意早已经窜遍了全身。

    注视着黑熊精,猴子目露凶光,缓缓地咧开嘴笑。

    “算了,不用你猜了,还是直接送你去见你的佛祖吧!”

    猴子一个翻转跃下了石椅,那金箍棒不知何时已经在手中,翻腾之间,已经朝着黑熊精的脸呼啸而去。

    “大圣爷——!”一声嘶吼。

    瞬间,猴子的金箍棒凌空顿住了,夹带的疾风从黑熊精的脸颊刷的一下掠过。

    此时此刻,金箍棒末端不过距离黑熊精的脸颊三寸距离,微微颤动着。

    黑熊精张大了嘴,瞪圆了眼,浑身上下战栗不已。

    缓缓地眯起眼睛,猴子歪着脑袋轻声问道:“你认识我?”

    只听扑通一声,那黑熊精已经跪倒在地,急促地喘息着,好一会都没缓过劲来,那捂着胸口的手却依旧忍不住颤抖。

    刚刚那一句话,若是再喊迟一分一毫,他早已经性命不保了。

    “问你话呢,说话。”猴子叉着腰,歪着脑袋用金箍棒轻轻点了点黑熊精的肩。

    那黑熊精猛地眨巴着眼睛,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已是大汗淋漓。

    好一会,他才干咽了口唾沫,缓缓抬起头来断断续续地说道:“大圣爷,小的……小的,曾任花果山羽猿部下属黑毛分队长,多次在战场上。目睹大圣爷的英姿。”

    “羽猿部?”那金箍棒当即转了回来。顿地。猴子眯着眼睛略略寻思了一番,轻声道:“那是猕猴王的部属咯?”

    “对,对。”黑熊精满是惊恐的脸上好不容挤出一丝笑容,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出身南瞻部洲,参加过霜雨山之战,后随猕猴王转战到花果山,投入大圣爷麾下,围剿天河水军时是先锋。也参加了南天门之战还有六百年前的花果山之战,因为有战功,三圣母授小的俾将衔,那授衔的文书上,还有大圣爷您的印鉴呢。黑毛分队,就是以小的的名字命名……小的对花果山,对大圣爷一直都是忠心耿耿……大圣爷饶命!饶命啊!”

    话到此处,黑熊精已是不住地磕头,一声声的闷响,撞得坚硬的地面都微微震动。那黑漆漆的额头上也都磕出了血。

    “这……搞了半天还是个故人?”猴子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了。

    当初花果山的妖怪实在是多,多到连有名有姓的妖将。猴子都记不大清了。不过,隐约之中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只叫黑毛的黑熊精,只是那时候俾将这种职位的妖将,即使在庆典中也只能在万妖殿的门口才有座位,更别提直接跟猴子打交道了。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注视着黑熊精轻声问道:“那你怎么又说要投入佛门呢?我花果山跟佛门什么关系,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这……”趴在地上的黑熊精道:“大圣爷有所不知,当日花果山一战,猕猴王带我等先行撤离,之后又经历了妖王之战,猕猴王自己懒得打了,就跑得没影,丢下我等一众部将无处可去,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散伙,有的投靠了九头虫,有的投靠了牛魔王,有的投靠了鹏魔王,甚至有的还投靠了天庭……”

    “所以你就想投靠灵山?妈的,这猕猴王也真够不负责任的。”

    “小的在这里修了两百年的佛,可惜一无所成,就连那金池法师当初的蟠桃,都是小的费尽心机帮他找来的……可……可……”

    这话已经有点说不下去了,只见黑熊精整个扑倒在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嗷嗷大哭道:“小的糊涂,小的该死,大圣爷,小的真心不是有意投靠佛门的,但凡妖族有一点希望,小的都不会想要投靠佛门啊!大圣爷现在回来了,就让小的鞍前马后伺候您吧!只要您一句话,就是让小的去死,小的也心甘情愿啊!大圣爷饶命啊!大圣爷饶命啊!”

    看着着哭得有些缓不过气来的黑熊精,猴子都有些于心不忍了:“那你怎么就能想到去杀我保护的取经人向佛门邀功呢?”

    “小的真不知道保护取经人的是大圣爷您啊,金池长老只说是一只修为了得的猴妖,三界之中猴妖何其多,大圣爷又已经没了音讯数百年,小的怎能想到他口中的猴妖竟是大圣爷您啊!”说到这儿,黑熊精整个扑过来抱住猴子的大腿,哀求道:“大圣爷……大圣爷就看在小的在花果山之时尽心尽责的份上,给小的一次机会吧,饶了小的吧!”

    “放开!”

    一声冷叱,黑熊精吓得又缩了回去,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站起来,别趴着。”

    “小……小的不敢。”

    “行啦,不知者无罪,原谅你啦,起来!”

    黑熊精这才哆嗦地站了起来。

    注视着依旧微微颤抖的黑熊精,猴子不由得一阵叹息。

    染了血的额头,通红的双眼,脸上眼泪鼻涕一把抓,再配上小山一样的身躯,残破的铠甲……着实不搭啊。

    猕猴王丢下自己的部属不管,他们又何尝不是被自己丢下的“孤儿”呢?

    ……

    禅室中,金池小心翼翼地说道:“请尊者放心,贫僧已经与那黑风山的黑熊精说好了。那黑熊精一心投入佛门,必会拼尽全力。一入夜,黑熊精便会夜袭本寺,到时候贫僧再命人放一把火,就算黑熊精实力不如妖猴,贫僧也可埋伏刀斧手,趁着妖猴与那黑熊精激战之时,将玄奘大卸八块!”

    闻言,文殊无奈地笑了。

    金池一阵错愕,连忙低声问道:“尊者以为此事不妥?”

    “那黑熊精什么来历你可知道?”

    “这……”金池微微一愣。想了好一会。只得双手合十。低头道:“贫僧不知。”

    “两百多年了,他连蟠桃都给你想办法弄了来,算是你半个弟子,你竟然不知道他的来历?若无他的蟠桃,便没你这两百七十年的高龄,更不会有那么多的信众,想来,也不会有如今观音禅院这般景象吧?”

    金池眨巴着眼睛。呆了半天道:“尊者教训的是,等这事儿过了,贫僧必细细询问那黑熊精的来历。”

    此时,文殊脸上的神情已经无法形容了,像是笑,又更像讽,无奈地摇头,甩手道:“去吧,你觉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犹豫了许久。金池最终还是双手合十,退出了门外。

    ……

    山林中。猴子一步步地走着,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就在他身后不到两丈的地方,黑熊精扭扭捏捏地站着。

    “你跟着我干什么?”

    “小的……小的是花果山的俾将,自然应该跟着大圣爷啊。”

    “你不是打怕了吗?我这一路去,可少不了大战。”

    “不一样。”黑熊精连忙说道:“跟着猕猴王,打来打去不是打妖王就是打天庭,永远没个头,跟着大圣爷还有一线希望。”

    “跟着我有个屁的希望!”猴子忍不住叱道:“你没看花果山几百万妖怪跟着我最终都什么下场吗?”

    黑熊精当即跪了下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硬着头皮叩首道:“小的已无处可去,求大圣爷收留。小的愿鞍前马后伺候大圣爷。”

    说罢,那眼泪已是哗哗地流。

    “你不是还有黑风山吗?怎么就没地方可去了?”

    “黑风山……大圣爷想小的继续在这黑风山窝着吗?”仰起头,黑熊精静静地望着猴子,那眼中满满的都是泪。

    瞧他这模样,猴子都有些心软了。

    “起来。”

    “大圣爷答应让小的伺候您了?”

    “妈的,你怎么整天就知道‘伺候伺候’的?老子当初尽教你们干这事了?好歹也是太乙金仙了,就不能仰起头说话吗?”

    “这……”黑熊精紧蹙着眉头道:“小的是妖,大圣爷是万妖之王,小的伺候大圣爷,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顿时,猴子哑然失笑。

    这都是什么逻辑?

    只能说杨婵当初的思想工作做得太好了,以至于这些个野蛮的妖怪,竟都被训成了这样……

    长长叹了口气,猴子一步步走到黑熊精身边,一把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轻声道:“我这一路,虽说就保护一个和尚,其实很凶险,有很多人会来找茬,免不了要起冲突。六百年前,败了,你们也都尽责了,其实真要说起来,还是我亏欠了你们,你们不欠我什么。这一次我不想把你们卷进来,好好呆在黑风山,可以吗?”

    “大圣爷,还是让小的跟着您吧。”

    “这一路有些凶险,你跟着不合适,我有不死之身,你有吗?”

    黑熊精拍拍胸膛道:“大圣爷,小的不怕死。”

    “这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就算要死,也要选个值得的地方不是?”

    “跟着大圣爷就是值得!”

    无奈叹了口气,猴子双手捉住黑熊精的脸,四目交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不用你死,懂吗?这件事有人能解决,不需要你,你给我老实呆着!听懂了吗?”

    黑熊精呆呆地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道:“懂。”

    猴子这才缓缓舒了口气,松开了双手。

    还没等猴子迈开脚步,又听黑熊精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小的可以跟着大圣爷吗?”

    猴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一抓,金箍棒凭空出现在手中,指着黑熊精的鼻梁吼道:“你他妈有完没完,跟你说了不要你跟了,还一直问一直问!想死老子今天就成全你!”

    话音未落,黑熊精已经吓得跑出十丈开外,却依旧瞪着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猴子。

    那空空的手放在胸前不断揉搓着,眼中充斥着满满的哀求。

    干咽了口头唾沫。猴子指着黑熊精恶狠狠地说道:“最后跟你说一次。不许跟。跟了有你苦头吃的!”

    说罢,掉头就走。

    回去的路,猴子并没有选择直接用飞的,而是慢慢地走,时不时转过头望向黑风山。

    去的时候,他是打定了主意直接宰了黑熊精了事的,可,万万没想到这黑熊精居然是自己的旧部。结果变成了这般光景。

    当初花果山那么多的妖怪,这西行路上会遇到多少呢?

    九头虫、牛魔王、白骨精、多目怪、蜘蛛精……他知道的都已经有这么多了,他不知道的呢?

    西行,对于玄奘来说是证道之旅,对于自己难道就变成了访友之旅不成?

    “真不是一次愉快的旅途啊……”

    隐隐地,他都有些头皮发麻了。

    那本半真不假的《西游记》,到现在几乎每一个节点都踩到了。最不愿意的五行山已经经历过,就连小白龙,也是在鹰愁涧收的,猴子甚至都有些认命了。只要能安安稳稳地将玄奘送到灵山。让他证道,一切就能结束。

    他也知道一切不会完全按着剧本来。可这差别也太大了吧。原本该是痛痛快快地打杀一场得,结果竟变成了一次伤感的谈话。

    一路浑浑噩噩地走着,绕过山道,走过石阶,等他再一次来到观音禅院大门前时,已经是黄昏时分。

    忽然间,他猛地一怔,化作一道金光直接跃过高耸的寺墙朝着玄奘所在的院落呼啸而去。

    远远地,他已经看到在那院门外聚集了十几个僧人,正小心翼翼地透过虚掩的大门朝里面观望。

    “你们干什么——!”

    一声叱喝之下,那些个僧侣一个个惊慌失措地逃散。

    匆忙推开大门,猴子怔住了。

    院落中,玄奘正与小白龙、黑熊精围着石桌聊天。

    一见猴子,黑熊精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有些惊慌失措。

    “你怎么在这儿?”猴子瞪眼喝道。

    “我……我……”黑熊精扭扭捏捏地说道:“大圣爷,小的,小的来拜师……”

    “拜师?”

    话音未落,黑熊精已经转身趴倒在地,朝着玄奘“咣咣咣”就是三个响头。

    “请玄奘法师收黑毛为徒吧!”

    “你——!”指着这黑熊精,猴子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施主倒是颇具佛性,只是,贫僧不能收你为徒。”

    “为什么?”

    深深吸了口气,玄奘叹道:“贫僧自身况且未证大道,怎能胡乱收徒?此乃误人误己之举啊。”

    有些惊慌地看了猴子一眼,黑熊精连忙说道:“大师,无论如何,请大师收下黑毛吧。不收黑毛为徒,就让黑毛当个仆人,打个下手,做什么都成,请务必收下黑森。”

    说罢,又是三个响头。

    玄奘缓缓地朝着猴子望了过去。

    犹豫了许久,猴子最终还是默默点了点头。

    玄奘振了振衣袖缓缓站了起来,伸手去搀扶黑熊精,道:“既然如此,那施主就暂时跟着我们吧。不过,不是徒弟,也不是仆人,就当个同行的友人,如何?”

    “怎么都成,只要大师答应就好。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挣脱了玄奘,黑熊精又是朝着猴子的方向又拜又叩:“谢谢大圣爷,谢谢大圣爷,末将定当尽心尽力,万死不辞!”

    猴子连忙快步走到他身边将他一把从地上扯了起来,回头朝着虚掩的门看了一眼,那门外的众僧连忙闪避。

    “你老这么又跪又拜的是让我难堪是吧?”

    “大圣爷,小的绝没这个意思啊!”

    “知道你没有!”猴子指着玄奘道:“都说让你当个‘友人’了,‘友人’是老这么跪拜的吗?”

    “这……”

    “行啦行啦,该干嘛干嘛去!”猴子白了黑熊精一眼,匆匆走入屋内,头也不回。

    ……

    此时,观音禅院的另一个角落里……

    “你说什么,禅院里来了一只黑熊精?”金池有些目瞪口呆地说道:“这天不是还没黑吗?怎么就……”

    “师傅莫怕。”一位僧人忙道:“虽说来了一只黑熊精,却并未闹事,只是径直寻了玄奘说话。看情形,该是认识的。想那玄奘身边本就有一只猴精,多来一只黑熊,也无甚奇怪。”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等等……”微微一怔,金池转而道:“你刚刚说什么?他径直找了玄奘……说话?”

    “对。”僧人点了点头道:“弟子方才也去看了一下,那玄奘一行与黑熊精在院子里闲聊呢,那黑熊精还说要拜玄奘为师。嘿,还好是拜玄奘为师,这玄奘明日一早,该就要走了,他一走,那黑熊精也就跟着走了,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这……这……”咬牙想了半天,金池只得站了起来:“走,带为师去看看。”

    “诶。”

    ……

    入了夜,用过斋饭,玄奘便点起烛火,如同往常一般在房中细细阅读经文。黑熊精则开始挑水洗马,整理行囊,各种杂务一阵忙活。

    看着忙得不亦乐乎的黑熊精,猴子那眉头不由得蹙成了八字。

    “你有完没完啊?西行而已,用得着这么积极吗?”一旁的小白龙低声道。

    白了小白龙一眼,猴子无奈摇了摇头:“我开始有点后悔让你加入了。你看他,修为比你高,还懂点佛法,做事又踏实勤快,怎么看怎么比你强啊。”

    “那……”小白龙一愣,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把我放了?”

    扭头注视着小白龙,猴子笑嘻嘻地说道:“你要是敢开溜,老子就把你活撕了。”

    “为什么啊?”小白龙哭丧着脸问。

    挑了挑眉头,猴子恶狠狠地在小白龙耳边低声道:“因为,老子乐意。”

    说罢,猴子一个翻转一跃上了屋顶,只留下小白龙一个人站在原地,一脸无奈地发呆。

    站在屋顶上,猴子将整个观音禅院尽览眼下,又时不时低头看两眼院子里忙碌的黑熊精和小白龙。

    为什么一定要小白龙留下?其实猴子也说不清。

    也许是风水轮流转吧。六百多年前,猴子是彻彻底底的秩序破坏者,老君是秩序守护者。

    六百多年的光阴过去了,没想到今时今日,猴子却反过来成了秩序的守护者。因为他所知道的最终结果,是玄奘顺利抵达大雷音寺。

    可惜的是,他不像老君那么能拿捏,那么能掐算,他只能是尽可能的按照蓝本来,生怕一点点的改变,虽然事实上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躺在屋顶上,猴子怀抱着金箍棒缓缓闭上了双目。

    ……

    禅院的另一处,金池睁着发直的眼,微微颤抖着推开了禅室的门。

    月光挥洒而入。

    只听扑通一声,金池跪倒在地,叩首道:“贫僧无能,有负尊者嘱托,请尊者责罚!”

    文殊缓缓睁开眼睛,却是一言不发,静静地注视着金池。

    “那……那黑熊精,不知怎么地,不但没有如约袭击,还投靠了玄奘……贫僧无能,请尊者责罚。”

    抿着唇,文殊缓缓仰起头道:“无碍。”(未完待续……)

    PS:昨天晚上跳更了,不过今天更了两天的量~嘿嘿,大家应该不介意吧?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