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四百九十八章:讲经

2018-01-17 08:52:17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玄奘一推开门,便见到金池带着整个禅院内所有的长老守在门外,不禁有些呆了。

    小白龙、黑熊精、吕六拐都不由得伸长了脑袋观望。

    只听金池双手合十,干笑着躬身道:“玄奘法师,前两日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金池上人所指何事?”玄奘轻声问道。

    “这……”

    在场的一众长老不由得都干笑了起来,金池双手合十,又是行了个礼,道:“玄奘法师果真宽宏大量,我等拜服。今日前来,是希望玄奘法师能在这禅院开坛讲经。”

    “开坛讲经?”

    “对。”金池点了点头道:“玄奘法师昨日所讲,贫僧资质愚钝,竟无法当场领悟,直到昨夜才恍然大悟。故而与禅院内诸弟子磋商了一下,决意请玄奘法师为禅院上下讲经,还请玄奘法师万万不要推辞。”

    玄奘不由得微微一愣,目光悄悄飘向了站在金池身后不远处的猴子。

    “还真是大逆转啊,文殊已经不在禅院里了,看情形,他们这次请你讲经,是真心的。”猴子的声音在玄奘的脑海中响起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玄奘双手合十,面带微笑,躬身道:“金池上人所托,贫僧必定竭尽所能。”

    这一说,那一众长老顿时一个个眉开眼笑。

    金池也是稍稍松了口气,躬身道:“贫僧替全院上下谢过玄奘法师了。昨日尽是贫僧发问,玄奘法师解答。今日。贫僧想请玄奘法师讲您欲讲之经。可好?”

    玄奘微微仰起头寻思了一番,道:“不如,就讲一个‘论佛’,可好?”

    闻言,那一众长老皆是一惊,一个个面面相觑。

    虽说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妥当,今日讲经,选题由玄奘定。但实在没想到玄奘竟选了这么一个题目。

    金池稍稍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这……佛岂论得?”

    玄奘反问道:“不论佛,佛之为何物都不知,如何成佛?”

    咬了咬牙,金池拱手道:“既然如此,就有劳玄奘法师了。”

    一声令下,不多时,禅院上下便被全部召集了起来。

    大殿上,玄奘款款而谈,深入浅出。将一个个早已为他们所熟知的佛经典故又讲出了另一番见解。一句佛揭在玄奘的口中,便可以化作如同一个世界般恢弘的篇章。透视无数,引得无数弟子赞叹。

    与一般的高僧讲经不同,玄奘不仅仅是给出自己的答案,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当中还包含了许多玄奘自身的期望,引人深思。

    欲成佛,却又不拘泥于成佛。

    这一场讲经,从辰时一刻一直持续到戌时三刻,足足六个时辰有余。

    期间,有长老怕玄奘无法连续讲经,提议休息,玄奘却道:“只要还有一个人真心愿意听玄奘讲,玄奘便会讲下去。”

    那一个个弟子也都聚精会神,不愿离席。

    这一幕看得金池都有些痴了。

    他生平讲经无数,却还从未有过如此场景,竟能讲到一众弟子废寝忘食的地步,只因不想错过玄奘的一言一语,以至于抱憾终身。

    整整一日,他们都在玄奘的引领下畅游那个他们一直以来都怀有无限憧憬,却又难以触摸的属于佛的世界。

    到黄昏,金池宣布了讲经结束,却还有许多弟子不愿离去,更有几位弟子当场请求与玄奘一同西行。

    拖拖延延之中,已是漫天星斗。

    好不容遣散了院中弟子,见四下无人,金池缓缓来到玄奘面前,双膝跪地,叩首。

    玄奘一惊,连忙伸手搀扶,道:“金池上人何故行此大礼?”

    那金池轻声叹道:“贫僧修佛至今已有两百余年,虽已远近驰名,却始终未能触及佛之本意,成佛,更是无从谈起。众人皆说贫僧得以延年益寿,乃是贫僧深通佛经,得佛祖恩典。只有贫僧心里知道,贫僧之长寿,只因蟠桃之功。今日听法师一讲,贫僧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无那蟠桃,贫僧怕是与这院中弟子无甚区别罢了。”

    说罢,他往后退了一步,又是拜倒在地,朗声道:“恳请玄奘法师收下金池为徒,金池愿随法师西行,为法师牵马化缘。若法师不同意,金池便长跪不起。”

    “这……”

    玄奘不由得犹豫了。那脑海中当即响起了猴子的笑声:“嘿,又多一个人,这可怎么办哦。”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又一次俯身搀扶金池,轻声道:“金池上人言重,玄奘西行,并不为成佛,而为普渡。与玄奘一同西行,也必无法成佛。欲成佛,何处皆可。”

    “可……金池已经在这禅院中修了两百余年,却始终不通佛门真义啊。若能随行法师左右,得法师指点迷津,必可早日悟道。”

    “金池上人之所以无法成佛,只因看不透,放不下。若能放下俗物,成佛,不过一步之遥。”

    “可这一步却难如登天呐。还请法师怜悯,为金池指一条明路。”话到此处,金池已是老泪纵横。

    玄奘稍稍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成佛,非同一般,须得自身顿悟方可。若无顿悟,旁人纵使力有千钧,也帮不得分毫。贫僧无力助金池上人成佛。”

    “如此一来,岂不是贫僧今生无望?”

    深深吸了口气,玄奘道:“贫僧无力助金池上人成佛,却可以给金池上人一个建议。”

    闻言,金池顿时精神振奋,连忙道:“还请法师指点迷津!”

    “成佛之道,可先悟而后行,亦可先行佛道。而后悟。既然如此。这院中的十座金佛。还请金池上人拆了吧。”

    “拆……拆了?”金池上人顿时一惊。

    “拆了。”玄奘淡淡道:“拆了之后,化作银两,逢了灾年,买些米粮,赠与灾民吧。金佛如此,他物亦同。”

    “这……”金池的脸不由得颤了三颤。

    “敬佛不过妄谈,所谓‘就俗人乞食以资身’,此乃苦行之道。历练心性之举。金银虽好,不过俗物罢了。若行之不苦,何来脱离苦海一说?仅凭院中苦思,又何以成佛?”

    金池呆呆地望着玄奘,那双目不住眨巴着。

    许久,他收了收神,咬牙叩首道:“贫僧明日便依法师所言嘱咐弟子,将那十尊金佛都拆了!”

    ……

    深夜,金池亲自将玄奘送回住处,又恭敬地道了别才返回。

    推开院门。玄奘便见到猴子歪歪斜斜地靠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品着茗。

    “这算渡成了吗?”猴子轻声问道。

    玄奘摇头道:“暂时,未可知。”

    长长叹了口气。猴子替玄奘倒上一杯茶,推了过去,悠悠道:“还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啊,不过,那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他被渡,还真有点不爽。”

    玄奘淡淡笑了笑,缓缓走道石桌边上坐下,双手捧起茶杯细细地品。

    “你昨天给他讲经的时候猜到今天会有这结果吗?”

    “猜到如何,猜不到又如何?”

    “猜到了,就说明你深谋远虑,猜不到,那就是运气使然。”

    玄奘又是淡淡笑了笑,缓缓叹道:“贫僧与大圣爷讲个故事可好?”

    “说。”

    “有一位农夫,有一日,一位神仙托梦与他,告诉他,因为他行善积德,故而将赐他黄金万两。于是,这农夫日日在家中等待,连田地也荒了,直到他饿死,都没见到神仙所赐黄金万两。死后,他于阴间遇见了这位神仙。于是他质问神仙,为何不兑现诺言。那神仙却说,诺言早已兑现,黄金万两,便埋藏在他那田中。可怜那农夫自神仙托梦之后一日也不曾耕地,自然无从获得了。”

    听到这儿,猴子不由得笑了出来:“这是多老的故事啊?”

    “大圣爷听过这个故事?”

    “听过。不过不是农夫,是渔夫,差不多的内容。”

    “那大圣爷从中得出了什么结论?”

    猴子不由得愣住了,扭过头望向玄奘。

    只听玄奘低声道:“贫僧便是那农夫,普度众生便是黄金万两。若贫僧什么也不做,即便田中真埋藏了黄金万两,又与贫僧何干?故而,贫僧所要做的,便是每日辛劳耕种,尽力而为便是了。”

    “那如果田中就没那黄金万两呢?”

    “还记得贫僧昨日与大圣爷说的吗?”

    “顺其自然,诸事莫强求?”

    玄奘默默点了点头。

    “那……证道普渡又是怎么回事呢?其实我一直没理解,趁着这机会,你给我说说呗。”

    “证道普渡,非一人之功,却必须有人踏出这第一步。就好比刚刚那故事,许多人都听过,却不是听过的每个人,都会照着做,更不是每个人都会相信,因为它仅仅是个故事。玄奘所需要做的,就是……”说到这儿,玄奘用手中沾了茶水在石桌上写出一个“行”字,道:“身体力行,让他们都亲眼看看那‘黄金万两’。”

    猴子静静地注视着那“行”字,许久许久,直到那字都在风中干透了,他才轻声道:“你怎么就知道这田中,一定有‘黄金万两’呢?”

    “因为信念。”玄奘道。

    ……

    次日一早,金池便真如其昨日与玄奘说的那般,下令将禅院内的金佛全部拆除,一座不留。

    整个禅院中得弟子都忙碌了起来,而他自己,则带领着禅院中的长老早早守在门外。

    见玄奘一行牵着马,带着行囊从居住的院落中缓缓走出,金池连忙迎上前去,双手合十,躬身道:“昨日听经,受益匪浅,贫僧替禅院上下谢过玄奘法师了。”

    玄奘也双手合十,默默回礼。

    那金池又道:“本想请玄奘法师多住些时日,可虑及法师西行乃为证道。长路漫漫。我等也不好再多耽误了。只是希望法师证道归来之时,千万记得再到这观音禅院中多住几日,一来希望法师再为禅院弟子讲经解惑,二来,我等也期待法师此行所证道果。”

    玄奘淡淡笑了笑,躬身道:“归来之时,还请金池上人多多照拂了。”

    “法师切勿如此说,金池在法师面前。便是以弟子自称,也不为过,何来照拂一说?”

    在禅院众僧的簇拥下,众人从观音禅院出发,下了山,一路西行,直走出三里路,玄奘劝金池等人莫要再送,众人旨意要送,又行了七里。

    直到十里开外。金池一行再三叮嘱玄奘归来之时要再到访观音禅院,才终于停下了脚步。目送玄奘远去。

    一路上,猴子牵着马悠悠道:“真没想到啊,当初到的时候是举院迎接,走的时候也是举院相送,只是这个中的韵味就差了许多了。老和尚就这么给渡了,想想当初那嘴脸,还真有点不爽。”

    玄奘骑在马上轻声道:“众生谁能无惑?即便有过,只要能改,又有何不好?况且,金池上人也未有大过,如今能大彻大悟,便单论他拆除金佛,赠粮灾民之举,便是功德一件。有何不好?”

    “以前我对不爽的人,一般是一棍子打爆脑袋的。”

    “所以,你是大圣爷,而贫僧是玄奘,各有各的考量。”玄奘轻声笑道:“西行一路,各取所需。”

    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皆笑了起来,笑得黑熊精与小白龙一阵莫名其妙。倒是那吕六拐似乎听懂了,只是眉头却紧紧地蹙着,看玄奘的眼中透着丝丝疑虑。

    ……

    西牛贺州,碧波潭龙宫中,一只鱼精小心翼翼地匍匐在九头虫身前。

    九头虫端坐珊瑚围成的石椅上,双眉紧紧地蹙着,轻声道:“吕六拐已经见了大圣爷了?”

    那鱼精拱手道:“回驸马爷的话,消息乃我方潜藏于吕六拐军中的细作所报,确凿无误。”

    “他是怎么知道大圣爷的所在的?”

    “这……小的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是莺儿小姐带回来的消息。”

    “莺儿?”九头虫微微仰起头淡淡叹了口气,道:“还有其他有关大圣爷的消息吗?”

    “没有,大圣爷神识惊人,那细作也不敢靠近。”

    端坐一旁的万圣公主暖暖轻声道:“要不,你还是学着吕六拐那样,去见见大圣爷吧?若他想找你,便是天涯海角也跑不掉的。”

    “嘿。”九头虫摇了摇头道:“见了他,怎么跟他说?说为了替岳父大人的蟠桃,我将吕六拐手下的悟者道妖怪带走了大部分,并且这些年暗地里制约他们的发展,还曾经替天庭牵制几个妖王吗?”

    万圣公主不由得沉默了。

    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九头虫轻声道:“几百年了,我是真没想到他还会回来,如果知道他还会回来……我也……”

    摊开双手,九头虫却没办法再将话往下说了。

    万圣龙王的寿元问题是九头虫的死穴,这是三界皆知的事。即便运用当时花果山留下的家底再打造出一个庞大的妖国又如何?他可以将凡间纳入囊中,可他不是猴子,根本不可能攻破南天门。大能们也不会任他为所欲为。

    进不了南天门,就拿不到蟠桃,拿不到蟠桃,就延不了寿……

    也许,即便知道猴子六百多年后会归来,他也会做出和当初一样的决定吧。这对他来说,由始至终都是一个死局罢了。

    沉默了许久,万圣公主轻声道:“要不,由我去见见大圣爷吧。父王的事他也是知道的,就算要怪,也该不会太过严厉才是。”

    “让你去,我的脸面还望哪搁?”九头虫拍了拍万圣公主的手,摇头叹道:“你让我再想想吧。过几天,想好了,我自己去请罪。”

    望着一脸愁容的九头虫,万圣公主微微点头,不再说什么。

    ……

    南瞻部洲。

    众人就这么一路走这,风餐露宿。五日之后,已经来到与观音禅院相距八十里处,望见山道边杂草丛中一石碑,碑上书:“高老庄”。

    看到那石碑的瞬间,猴子微微顿了一下。(未完待续……)

    PS:今天的订阅涨了好几个,而且月票好多啊,感谢支持,感谢支持。

    求订阅~距离证道还差四百五十二个均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