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零一章:开打了

2018-01-17 08:52:16Ctrl+D 收藏本站

    孤灯下,高太公静静地坐着,双眉紧蹙。

    就在他眼前,厅堂中聚集着三五个人,那气氛看上去略略有些沉闷。

    奴仆高才躬身道:“老爷,依高才看,那几个自称是姑爷友人的确实有些不对头。你想啊,一个和尚,为啥会跟几个江洋大盗一样的人混在一块呢?还有姑爷那神色,明显有些不对。”

    “姑爷来到高老庄,不过六岁,这些年姑爷几次离开高老庄办事,高才都紧紧跟着,从未见他访过什么友人,姑爷也说过他父母双亡,便是书信也从未见寄过一封。这里面怕是内有乾坤了,不如……不如报官吧?”

    “报官?”高太公端着茶盏的手微微顿了顿,睁着有些昏花的老眼瞧着高才。

    “是啊,太公。”一个看上去想佃户模样的人走上前道:“那几个人里面有两个都带着兵器的,一看就不是好货,还是报官吧。”

    “是啊,还是报官吧。”

    “对,还是报官安全点,若真是个误会,官府也自然会查明。”

    四周的人当即一个个附和了起来。

    犹豫了许久,高太公却只是摆了摆手道:“算了,还是……还是等老夫与刚鬣商量之后再定吧。这大喜的日子,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

    此时,距离高老庄五十里开外的一处山峰上,天蓬正提着那一柄泛着寒光的长剑,绕着一动不动站立着的猴子缓缓而行。

    由始至终,那目光都死死地锁定在猴子身上。

    “你们究竟到高老庄来干什么?”

    猴子悄悄瞥了一眼他手上的剑。轻声笑道:“你不会打算用这把破剑跟我打吧?你的九齿钉耙呢?”

    “我用什么兵器。与你何干?”

    “哦……我明白了。九齿钉耙应该还在天庭,你下界的时候没有带下来,对吧?要不要我让人给你送来呢?”

    天蓬停下脚步,用剑指着猴子厉声道:“别打马虎眼,说!究竟为何而来?”

    那指向猴子的剑尖在风中微微颤动着。

    淡淡瞧了天蓬一眼,猴子深深吸了口气,仰起头吊儿郎当地说道:“跟你说了,来借宿。你偏不信,非逼我撒谎不可?我说天蓬大元帅啊,当初咱兵戎相见的时候我都没必要对你撒谎,今天就更没必要了,掐死你,一只手就够了。”

    说罢,他咯咯地笑了起来。

    天蓬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他握着剑往前跨了一步,却又似乎忽然意识到什么,止住了脚步,只握着那剑干站着。

    夜风徐徐地从他们身旁刮过。树影摇曳。

    猴子缓缓地盘腿坐下,躬着身子悠悠叹道:“话说回来。你那老丈人,知道你是猪妖吗?”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口问一句。多可怜一老头啊,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婿是个猪妖,会不会活活气死呢?”

    天蓬的眼角微微颤了颤,瞪大了眼睛,那握剑的手上青筋都已经爆了出来。

    猴子依旧若无其事地盘腿坐着,伸手捡起地上的石头拿在手中把玩,轻声道:“还有那高家小姐,要是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个猪妖,会不会吓死呢?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是霓裳仙子转世吧?”

    “你——!”

    天蓬又是往前跨出了一步,却在猴子缓缓回头的瞬间将脚缩了回来。

    两人相距不过三丈上下,一个剑拔弩张,另一个却全然无视对方。

    意味深长地瞧着天蓬,猴子悠悠道:“你这么搞,非长久之计啊。我给你一条路走,跟我西行一趟,完了,还你一个人身,如何?那样,你要娶那位高小姐,就再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天蓬握着剑柄的手都在瑟瑟发抖了。

    他十分清楚眼前这个对手有多强大,可他有不能后退一步的理由。

    沉默了许久,他怒视着猴子道:“你以为我天蓬会和你这种妖怪同流合污吗?”

    猴子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

    下一刻,那笑中渐渐多了几分狰狞的意味。

    他撑着膝盖缓缓地站了起来,轻声问道:“妖怪?你他妈不是妖怪?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天蓬元帅吗?”

    天蓬稍稍退了一步,却是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冷冷地注视着天蓬,猴子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你打得过我吗?如果不是为了解决如来那王八羔子,老子早把你宰了。”

    天蓬依旧一动不动地维持着那迎战的姿势。

    豆大的汗珠从光洁的额头上缓缓滑落。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将用力将握在手心的石头朝着远处黑漆漆一片的地方甩了出去。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传来,黑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砸烂了。这刺耳的声响即使是五十里外的山庄也听得清清楚楚,睡梦中的人一个个惊慌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你没得选。要么,你呆在这里继续等着,迟早有一天身份会暴露。要么,跟我走,这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还有,既然已经是妖怪了,就别再给我摆出天蓬元帅的那副臭架子,很恶心,你知道吗?”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天蓬已经出现在了猴子的另一边,而猴子的位置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挪动了几分。

    低头望去,猴子看到自己的肩甲上多了一道浅浅的刮痕。

    猴子噗呲一下笑了。

    “真想打?”缓缓地转过身来,那金箍棒不知何时已经握在猴子手中,他盯着天蓬咧开嘴笑道:“老子,成全你。”

    下一刻,还没等天蓬反应过来。他已经化作一道金光朝着天蓬急袭而去。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两件兵器交织在一起。溅起的火光如同闪电一般将夜空都照得通明。

    仅仅是第一次交锋,天蓬手中的长剑便已经碎成了四截朝着四周飞散而去。

    还没等天蓬反应过来,猴子已经凌空一个翻转,金箍棒重重打在天蓬的腰部,将他整个扫飞了出去。

    鲜血溅洒而出,在空中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轨迹。

    剧痛之中,天蓬连忙运起灵力将身形在高空中顿住,目光朝着下方猴子所在的山头掠去。

    可下一刻。他却已经惊得瞪大了眼。

    “你以为我还在那里?”

    就在他的身后,猴子缓缓地探出头来,笑嘻嘻地扬起金箍棒,又是重重一击直接将他扫了回去。

    一道红光如同陨石一般重重砸落山间,激起的热浪瞬间沿着地表横扫了一切。砂石翻滚之中,一棵棵的大树都被吹弯了腰。

    弥漫的烟尘之中,一声声的咆哮掺杂着重击的声响传了出来。

    “还他妈的敢动手,敬酒不喝喝罚酒是吧?”

    “不跟妖怪合作?你以为老子想跟你合作吗?”

    “告诉你,你杀我花果山妖众的事情我一件都没忘!如果不是要解决如来那王八羔子,老子早就宰了你了。连你那什么霓裳仙子也别想活!”

    “还给老子装,还给老子装!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还是天蓬元帅吗?你他妈只是个猪妖!是个猪妖。知道吗!”

    待到烟尘散尽,就在那正中,猴子重重地喘息着,缓缓地松开了天蓬的衣领。

    天蓬的身躯如同虚脱般倒地,浑身是血,奄奄一息,那目光却依旧死死地盯着猴子。

    猴子冷冷地注视着他道:“如果可以,我真不想和你这个人讲话,真的一点都不想,死脑筋。被天庭都排挤成什么样了,你还要护着它?满口的仁义道德能当饭吃吗?全世界就你最光辉,道德楷模,你他妈都是什么下场了,还要装!”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蹲坐到天蓬身旁,伸手摆正了天蓬的脸,轻声道:“最后跟你说一次……算了,我连最后一次都不想说了,你好自为之吧,跟你这种人没法沟通。”

    说罢,猴子重重拍了下大腿转身站了起来,似乎又觉得不解恨,转头朝着天蓬吐了口唾沫,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际。

    空荡荡的山顶上,只剩下天蓬孤零零地躺在满地碎石之中了。

    一卷狂风掠过,扬起沙尘。

    他无力的抬头仰望着天,许久,缓缓地笑了出来,那笑在最后变成了嗷嗷痛哭。

    ……

    山庄中,高太公提着灯笼拄着拐杖摇摇晃晃地来到一处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兰儿,是我,开一下门。”

    不多时,房门打开了,一位长相精致,看上去娇俏可人的姑娘从里面探出头来。

    刚一见高太公,高翠兰便是一惊,连忙问道:“爹,这么晚了,您怎么一个人来呀?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没事没事。”高太公摇了摇头道:“爹问你,可见着刚鬣了?”

    高翠兰脸刷地一下红了,眨巴着眼睛,好一会才问道:“爹,你怎么……”

    “爹没别的意思。”高太公长长叹了口气道:“他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派人山庄上上下下都翻遍了,也没找着,你见着他没有?”

    “没……要不,我跟您一块找?”

    “没有就算了。你早点歇息吧。我让阿才他们去找就是了。刚鬣向来稳重,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说罢,老太公提着灯笼缓缓转过身去。

    ……

    此时,就在距离山庄不远处山坡上的一处草丛中,黄风怪正伸手拨开遮挡的杂草,细细地打量着只剩下几盏孤灯的山庄,悠悠对着一旁的小妖道:“玄奘和孙悟空就在这儿?”(未完待续……)

    PS:节操依旧满满地~每天准时更新哈~

    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还差450个均订阅就完成目标了。

    订阅一个章节叫做一个订阅,所有章节的订阅加起来叫做总订阅,总订阅除以章节总数得出来的数字就是均订了。也就是说,一位读者全订阅所有章节,就可以新增一个均订。

    突破3000均订者就可以获得精品勋章还有官方微博认证,其他所有开书前的目标都已经完成,就剩下这一个目标了,过去九天增加了50个均订阅,现在还差450个。

    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