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零四章:婚礼

2018-01-17 08:52:15Ctrl+D 收藏本站

    黄风怪飞速降低高度落到一处山林中,有些惊慌地左顾右盼了一番。紧接着,他压低身姿迈开脚步一路狂奔,很快到了预定的地点。

    然而,在那里半个小妖都没有。

    “妈的,真的全跑了,别让老子捉到,否则你们一个个都别想活!”

    他恨恨地唾了一口,呼呼地喘着粗气来回张望,最终在角落里找到了那个鸽子蛋大小的珠子。

    捡起珠子,他稍稍犹豫了一下,抹了把汗,忐忑地将灵力注入其中。

    ……

    瞬间,身处山庄中的猴子猛地一怔住,仰起头来。

    “大圣爷,怎么啦?”吕六拐连忙问。

    猴子的眼睛缓缓地眯成了一条缝:“有奇怪的灵力波动,但不是很明显。距离这里有两里路。”

    “两里?”吕六拐与黑熊精对视了一眼道:“会不会是佛门又派人来了。”

    “和佛门的术法有些区别,也不像天庭的。”猴子摇了摇头道:“这么远,有可能是调虎离山之计,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说着,猴子悄悄将注意力死死地锁定到早已经走出房间,前去道贺的玄奘身上。

    ……

    黄风怪紧张地朝着山庄的方向张望,轻轻将泛着微弱白光的珠子放到地上,用几根杂草遮掩。

    干咽了口唾沫,他迈开脚步朝着下一个目的地飞奔而去了。

    在他的身后,两只蝴蝶依旧紧紧地跟着。

    ……

    此时,玄奘已经身穿袈裟。头戴万佛冠。一副正装姿态走入厅堂。

    众人一见。皆是微微一怔,原本喧闹的厅堂中一下安静了下来。

    天蓬更是有些忐忑地攥紧了拳头。

    “怎么会有个和尚在这里?这附近没佛寺啊。”

    “听说是昨晚来的,说是和刚鬣很早就认识了。”

    就在众人的注目下,玄奘一步步穿越人群来到天蓬面前,双手合十,默默对着高太公躬身行礼,又转头对着天蓬行了个礼,道:“贫僧祝施主与尊夫人永结同心。美满幸福。”

    说着,他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个小巧的檀木盒子,缓缓打开,朝着天蓬递了过去,道:“贫僧身无长物,这是偶然所得的一串念珠,权当贺礼,还请施主不要嫌弃。”

    所有人都伸长了脑袋去看那串盒中的念珠,唯独天蓬的目光依旧死死地锁定在玄奘的脸上,不禁有些忐忑。

    那盒中装的。是一串晶莹剔透的翡翠念珠。虽说不过凡物,但却也是贵重之物。放到这穷乡僻壤之中,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宝物。

    “这位大师出手真是阔绰啊。”

    “是啊。听说,这位是刚鬣的故人。想必,是一位高僧吧。”

    “其他几位呢?怎么都没出来?”

    一时间,整个大厅中的人们都不由得议论纷纷。

    高太公睁着昏花的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连忙道:“让大师破费了,如此贵重的礼物收不得啊。”

    玄奘双目低垂,微微躬身行礼,轻声道:“出家人,无所谓贵重与否,说到底,不过是一个‘缘’字。既然贫僧来到这高老庄,刚巧又遇着刚鬣施主大婚,这不正说明这念珠与施主有缘吗?贫僧,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借花献佛罢了。若是不赠,才真是显得贫僧小气,怕是要坏了修行。”

    “坏了……修行?”稍稍犹豫了一番,高太公才接过念珠,道:“既然大师这么说,那也不好再推迟了。”

    转过头,高太公示意身旁的高才将念珠收起来。

    天蓬这才定了定神,不由得多看了玄奘两眼,双手合十,躬身道:“刚鬣谢过大师了。”

    “应该的。”玄奘也双手合十回礼。

    “来,大师请上座!”回过头,高太公摆了摆手,那原本坐在主位侧边的亲属当即会意,让出了座位。

    一时间,所有人看玄奘的眼神都不同了,一个个感叹不已。

    ……

    房间中一直在感知外界动静的四人都不由得面面相觑了。

    猴子冷哼道:“凡人就是凡人,一串破珠子就把他们收买了。”

    “您别说,这招还真有效。”小白龙小声说道:“我就试过两个夜明珠收买了一个县官。”

    吕六拐稍稍犹豫着,轻声道:“大圣爷,玄奘法师都出去了,我们真不出去吗?”

    猴子当即瞪吕六拐一眼。

    吕六拐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劝道:“其实,大圣爷,就算有什么恩怨,今天是天蓬元帅大婚,我们是不是该……先搁一边呢?其实老臣觉得,玄奘法师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若是大圣爷还想拉天蓬元帅入伙,恐怕,真的让一步。”

    “要去你们去,我不去。”

    说罢,猴子别过脸去不说话了。

    其余三人当即对视了一眼。

    吕六拐从自己腰间摸出了一块三指宽的红色玉佩,小白龙摸出了一支嵌了珍珠的钗子,那黑熊精却是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出来,只得跟小白龙讨了几粒金精。

    小白龙伸长了脑袋轻声道:“那……大圣爷,我们就真去咯?”

    猴子翻了翻白眼,依旧不说话。

    三个人又是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个蹑手蹑脚地退出了门外。

    ……

    此时,黄风怪已经点亮了第四个珠子,正朝第五个地点狂奔而去。

    那身后的两只蝴蝶依旧悄悄地跟着,丝毫没有被发现。

    那其中一只蝴蝶轻声问道:“五个珠子一起点亮,会是什么结果?”

    “师兄莫急,一会便知。”

    ……

    厅堂中,吕六拐一行也都送上了厚礼。连带着猴子的份也都送上了。

    这一件件的礼物。虽说对修仙者来说毫无用处。可在凡人眼中,却已经让人目不暇接。

    老太公乐开了花,那一众宾客也都私下议论纷纷了。

    “莫非这高家姑爷原本还是哪家的少爷?这般出手阔绰的朋友,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啊。”

    “听说,高太爷当初不过许诺一口饱饭吃,便将他收下当了家奴,如今想来,真是匪夷所思啊。不单平白得了一个好女婿。说不准,还攀上了一户大亲家。”

    “他不是逃荒来到高老庄的吗?”

    “这可不好说,弄不好啊,是哪家走失的少爷呢。”

    “也是,如此厚礼,便说是夫家专门遣人送来的,也不奇怪啊。”

    “可,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入赘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新郎与新娘,可是青梅竹马。皇帝况且能爱美人不爱江山。凭啥高家姑爷就不行呢?”

    “哎哟,没想到这高太公还有这般晚福啊。”

    这一声声的议论。说得高太公笑得越发欢畅了,却说得天蓬面红耳赤。

    由始至终,他都在小心翼翼地瞧着被安排到正位上的玄奘一行。

    牵着天蓬的手,高太公低声嘱咐道:“贤婿啊,回头,你可得挽留你这帮朋友多住些时日,也与我说说你们那些个过往才行啊。人家赠与如此厚礼,我等怎可怠慢?”

    说着,又扭头对高才交代道:“赶紧去收拾几间厢房,怎可让几位贵客挤在一间房里?回头,还得跟他们赔个不是。”

    “高才这就去办。”

    看着高才远去的背影,天蓬的眉头紧紧地蹙着。

    “这些家伙,究竟想作甚?”

    远远地,他却看到玄奘在对着他笑,顿时心都有些发慌了,那额头不由得开始冒起了冷汗。

    正当此时,门外雇来的乐师奏响了喜乐。两位婢女已经将身穿嫁衣盖着红盖头的霓裳从闺房中领了出来,整个厅堂中当即掀起了另一番**。

    高太公被迎上了主位。

    扭过头,他看到天蓬却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脸色发白。

    “贤婿,你怎么啦?”

    “没……没事。”天蓬连忙挤出一丝笑容,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

    山庄外的一处山谷中,黄风怪终于气喘吁吁地找到了最后一颗珠子,握在手中,缓缓地朝当中注入灵力。

    散落五处的五颗珠子忽然互相呼应一般同时闪了一下。

    黄风怪身后的其中一只蝴蝶缓缓地拍打着翅膀升上了高空,另一只蝴蝶也连忙跟了上去。

    缓缓地,这两只蝴蝶化作了两位僧人。

    一个是灵吉,而另一个,则是文殊。

    只见灵吉扬起衣袖,身前顿时出现了远在三里之外山庄中的景象。

    指着那画面,灵吉轻声道:“师兄且看。”

    ……

    厅堂中,喜乐还在持续着。

    “一拜天地——!”

    一声呦呵,新郎新娘双双朝着大门的方向叩拜。

    所有的宾客都欢呼了出来。

    小白龙也跟着拍起了手。

    “二拜高堂——!”

    转过身,两人齐齐朝着端坐主位的高太公叩拜。

    高太公已经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只一个劲地笑。

    注视着这一对新人,玄奘也是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夫妻交拜——!”

    缓缓地,新郎新娘仰起头来。

    正当此时,在场所有人的表情一个个地僵住了。

    紧接着,连那喜乐也停了下来。

    高太公微微一愣,眯着眼睛朝天蓬瞧去,看到天蓬脸上长出了一个猪鼻子。

    “贤婿,你怎么……”

    仰起头,他惊得瞪大了眼。

    黑熊精的身材正缓缓的拔高,变成一丈有余的庞大身躯。

    吕六拐两只松鼠耳朵一下从头顶上冒了出来。

    房间里,猴子面带疑惑地瞧着自己缓缓长出一根根绒毛的手。

    下一刻,山庄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未完待续……)

    PS:总归是完成了~嘎嘎嘎。没跳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