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零七章:取经人?

2018-01-17 08:52:14Ctrl+D 收藏本站

    当猴子回到山庄的时候,正好看到玄奘等人已经收拾好行囊,牵着马站在门外了,却被一众村民团团围住。

    这些个村民拿着农具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架势,却又一个个瑟瑟发抖,目光中透着恐惧。

    那高太公一把年纪了,连拐杖都拄不稳,还硬撑着拿着一把镰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指着玄奘吆喝道:“你们不准走。不把翠兰还回来,你们谁也不准走!”

    玄奘双手合十道:“老太公,翠兰施主只是去见一见天蓬元帅罢了,一会就回来,您无需忧心。”

    “你胡说!”高才指着玄奘道:“明明是那只猴妖把小姐捉走送去给猪妖了!”

    说罢,他连忙缩到高太公身后去。

    人群中当即有人起哄了,高声喊道:“把小姐交出来!不交出来谁也……”

    那呼喊声到了最后,连尾音都在颤,更别提有人附和了。

    一众村民就这么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个个睁大了眼睛,干咽着唾沫,恐惧地张望着。

    “怎么办?要动手吗?”黑熊精凑到玄奘的耳边问道。

    “不可伤及无辜,还是等大圣爷回来再说吧。翠兰施主一回来,想必,误会就解除了吧。”

    说罢,玄奘便缓缓地闭上双目不再言语了。

    那一众村民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一个个朝着高太公望了过去。

    只听“扑通”一声,高太公双膝跪地。一个劲地磕头,哭喊着哀求道:“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把翠兰还给我吧。你们要什么我都给,就算要我这条老命也行啊!”

    那额头竟磕出了血。

    一旁的村民眼看着不行了,连忙出手将高太公拉住,不让他再磕头。

    “老太公快快请起。”玄奘往前一步想要去搀扶高太公。

    正当此时,一个胆子稍大一点的村民畏畏缩缩地拿着锄头挡到玄奘面前。

    黑熊精一急,当即对着那村民露出獠牙吼了一声。

    顿时,那村民吓得丢下锄头。拔腿就跑。

    这一跑,所有的村民都跟着跑,一哄而散。

    可怜那高太公左顾右盼。伸手去扯他们的衣角,却被拉得趴倒在地,摔得满脸的沙子,只能徒劳地拍打着地面哭喊道:“你们不能走啊。不能丢下翠兰不管啊。不能啊……”

    看着高太公那模样,玄奘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远远地看了好一会,猴子无奈叹了口气,朝着众人飞了过来,稳稳地落到玄奘身前。

    刚一落地,老太公当即朝他爬了过来,一下抱住了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道:“求求你。把我女儿还给我……你要老头子这条命,尽管拿去好了。”

    猴子一抬手。准确地打在高太公的后脑勺上。

    只见高太公身子一歪,躺倒在地,没了动静。

    “霓裳和天蓬自个谈去了,我先回来。”瞧着眉头微微蹙起的玄奘,又瞧了一眼倒地的高太公,猴子轻声道:“放心吧,晕过去而已,我还不至于对他下杀手。”

    一旁的小白龙小声嘀咕道:“不怕你下杀手,就怕你没控制好力度,这老头哪经得起你折腾啊?”

    “你又欠揍了是不是?”

    猴子两眼一瞪,小白龙吓得连忙闪到玄奘身后去了。

    就这么一直等着,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天蓬才带着霓裳一起出现在山庄大门前。

    一时间,已经恢复了神智,却依旧瘫坐在地的高太公一下有点懵了。

    霓裳远远地朝着猴子福身行了个礼,又转而对玄奘行了个礼,迈开小步匆匆走到自己的父亲身前,伸手去扶。

    “翠兰……真是你?你没事?”高太公激动得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伸手将霓裳的脸捧在手中细细地看。

    “爹,我们进去吧。这里交给刚鬣吧。”

    “刚鬣?”高太公悄悄朝着天蓬瞥了一眼,小声道:“他……他还回来做什么?”

    霓裳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将高太公从地上扶了起来,搀着他一步步朝着山庄走去。

    待到两人离开后,天蓬才迈开脚步缓缓朝着猴子走了过来,有意无意地瞧了玄奘一眼,他长叹口气,道:“你们什么时候走?”

    “很讨厌我们吗?”猴子白了他一眼道。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跟你们无关,但也是你们惹来的。跟凡人混在一起,终究只会害了他们。”远远地看了一眼依旧躲在不远处杂草中的几个村民,天蓬轻声道:“而且,他们也不喜欢你们。”

    猴子一下笑了出来,拄着金箍棒摇摇晃晃地说道:“那……他们喜欢你吗?”

    天蓬脸色当即微微变了变,低声道:“你们走了之后,我就会走。”

    话音未落,只听那山庄中已经传出高太公与霓裳的争吵声。

    “不行,不行!这件事我死也不能答应!”

    “爹,他是刚鬣啊!”

    “他是一只猪妖!今天所有的乡亲都看见了,翠兰哪,你长长心眼行吗?”

    “这些年,都是他在撑着这个家,难道你还不相信他?”

    “就是这样也不行!你想想,他是一只猪妖,你要真嫁给他,往后还有谁敢给咱家当佃户?”

    “那我们就不要佃户,我们自己耕种。”

    “这……这不只是佃户的问题!我们家出了一个猪妖女婿,那些个亲戚,还有谁敢和我们家走动?这是要断绝所有亲属往来的呀!”

    “断就断吧。他们也没少受咱家,受刚鬣的恩惠。如果因为这样要断绝,那还不如一早断绝来得干净。”

    “不如一早断绝……不如一早断绝?哼,你这是要气死你爹我啊?”

    只听咣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砸落在地,紧接着又传出高太公的叱喝声:“我看你是被他用妖法迷了心了!跟所有的亲属都断绝往来?那不如也跟你爹我断绝往来好了!”

    “你若真要嫁他,我就当没了你这个女儿,也好过日后九泉之下去对列祖列宗解释!”

    紧接着,是一声重重的摔门声,和一连串的脚步声。

    整个山庄一下安静了下来。

    那远远躲着的村民们还在伸长耳朵,不过。那山庄中再没发出一点声响了。

    天蓬缓缓地低下了头,一动不动地站着,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地面。

    猴子歪着脑袋问道:“你和她约好了回来说服高太公?”

    天蓬缓缓闭上双目道:“我知道说服不了。”

    “知道你还回来?”

    天蓬只是静静地站着。没有回答。

    不多时,山庄的大门缓缓开了。

    霓裳从山庄中缓缓走了出来,那脸上布满了泪痕。

    一步步走到天蓬面前,霓裳出乎意料地福身行礼。轻声道:“对不起……”

    话音未落。一滴滴的眼泪已经顺着霓裳的脸颊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月色中,她低着头,呆呆地站着,除了对不起,已经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猴子一行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一时间,整个气氛都僵住了。

    许久,天蓬强撑着笑道:“应该的。老爷是你爹,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丢下他。这是孝道。为人子女,自当尽孝。”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请你转告老爷一声,我会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出现在高老庄,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也许,我是说也许。也许,下一世,我会再去找你……希望,下一次……”

    那话到这里就顿住了,没有再往下说。

    天蓬抿着嘴唇呆呆地站着,睁大了眼睛,不断地深呼吸着。

    月色中,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眶如同微风中荡开涟漪的湖面般波光粼粼。

    “其实……”一旁的猴子忽然开口说道:“其实有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而且是永久解决。”

    闻言,天蓬眨巴着眼睛朝猴子望了过来。

    霓裳连忙朝着猴子福身行礼,满怀期待地说道:“大圣爷有什么办法,还请……还请帮帮我们,翠兰感激不尽。”

    “你感激不尽没有用啊。”猴子指了指天蓬道:“得他愿意才行。”

    天蓬当即叱道:“你又想说什么?”

    “态度,态度!”猴子的头一下仰了起来,冷冷地瞪着天蓬道:“你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吗?”

    “滚!谁要求你?”

    “你!行,你不求是吧?你不求就算了,让你后悔一辈子!”

    一甩手,猴子当即转身朝着一旁走去。

    霓裳一下急了,连忙伸手拉了拉天蓬,又快步朝着猴子走了过去,轻声道:“大圣爷,能否……能否将办法告知翠兰?”

    猴子背对着霓裳,拄着金箍棒悠悠道:“办法是有的,只要他跟着我西行,等事情解决了,就还他一副人身。到时候不就什么问题都没了吗?其实昨晚我已经跟他说过一次了,不过这个死脑筋的不肯答应,居然还跟我动起手来了。”

    霓裳小心翼翼地问道:“昨天,是你打伤刚鬣的?”

    “就是我。他不自量力先动的手,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他早死了。”

    霓裳眨巴着眼睛瞧着猴子,又转而看了看天蓬,许久,她缓缓走到天蓬身边,低声问道:“他说的,可信吗?”

    “这猴子本身就是不可信的,说的话还能可信?”

    “你说什么?我怎么就是不可信的?”猴子一下转过脸来,抡起金箍棒指着天蓬叱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清楚!”

    “需要说清楚吗?”天蓬冷哼道:“当初是谁用了瘟毒祸害无辜生灵,又嫁祸给我的?”

    “你——那是打仗!当然是尔虞我诈了!”猴子怒吼道:“你呢?你杀的那些妖怪,他们招谁惹谁啦?他们不无辜吗?你他妈跟我谈无辜?老子死在你天河水军手中的人还少吗?”

    天蓬盘起手,冷冷答道:“妖怪作乱,人人得而诛之。”

    这一句放下去,猴子顿时瞪圆了眼睛。

    “说得好,人人得而诛之?我他妈今天就诛了你这个猪妖!”抡起金箍棒,猴子就要朝着天蓬冲过去。天蓬也迅速摆好了迎战的姿势。

    眼看着形势不妙,玄奘连忙一个快步挡到正中。霓裳也连忙伸手将天蓬拽住。

    这一拦,双方才同时顿住,那场面一时间又陷入了僵持。

    许久,猴子缓缓平复了呼吸,对着玄奘说道:“交给你了,你跟他说吧,我没办法跟他说话。一说话我就想揍他。”

    说罢,转身一跃跳到山庄的屋顶上去。

    缓缓走到天蓬身前,玄奘双手合十,朝着天蓬与霓裳微微躬身,道:“一直都没有自我介绍,贫僧法号玄奘,从东土金山寺而来,往西天大雷音寺去。”

    闻言,天蓬不由得一愣,道:“你是取经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