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零八章:争执

2018-01-17 08:52:14Ctrl+D 收藏本站

    注视着天蓬,玄奘双手合十,默默点了点头。

    天蓬的眉头都蹙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站在屋顶上眺望的猴子一眼,注视着玄奘面带疑惑地说道:“我听说,是佛祖令你西行取经,意图弘扬佛法的。”

    “天蓬元帅信吗?”玄奘轻声问。

    天蓬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信。”

    “天蓬元帅为何不信?”玄奘又问。

    “佛门追求脱八苦,去执念,哪里来的弘扬佛法一说?若真要弘扬,当日花果山一战灵山大败妖族,道家天庭衰败,佛教如日中天,如来佛只需一声令下,这普天之下,还不布满佛寺庙宇?又何必等到今天让你这个和尚孤身西行取经呢?西行取经弘扬佛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说罢,天蓬冷冷哼了一声,那看玄奘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敌意。

    闻言,玄奘却只是淡淡笑了笑,道:“看来,天蓬元帅对我佛门倒是有些了解啊。”

    “当日六妖王盘踞西牛贺州,西牛贺州又是佛门的传统势力范围,我统军与六妖王在那里交战过两次,历时数年,如何能不有所了解?这种谣言,也能骗得了我?”天蓬微微仰头道:“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你究竟为何西行?这妖猴,又为何跟你扯到一起?传闻吃了你的肉可以长生不老,可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想吃了你。再说了,突破天道,他也早已是长生不老。西行。该是另有目的才是。”

    “此事说来话长。”玄奘抿着唇略略想了一下。双手合十道:“贫僧与天蓬元帅说一件事。想必,依天蓬元帅所知,该就能理出个头绪来了。”

    “你说。”

    “贫僧十世之前,名唤金蝉子。”

    闻言,天蓬他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金蝉子。那双目之中一道白光闪过,直透玄奘魂灵。

    只一瞬,他怔住了。那冷峻的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意味深长地瞧着玄奘,像是在细细思量着什么。

    夜风从身旁徐徐刮过,整个世界都寂静无声了。

    霓裳一脸的懵懂,玄奘却只是眉目带笑地注视着天蓬。

    站在屋顶上的猴子都不由得悄悄往他们的方向瞥了两眼,又赶忙将目光收了回去,只是伸长了耳朵细细地听着。

    许久,天蓬才缓过神来,轻声道:“这么说,西行,实为佛门教义之争?”

    屋顶上的猴子当即瞪圆了眼。怒道:“我说的你就不信,他三言两语你就信了?你这什么意思?”

    “佛门高僧转世。十世之内必有佛灵护体。”天蓬也不看猴子,冷讽道:“如此常识,莫非你这号称万妖之王的齐天大圣却不知?还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猴子的脸微微抽了两抽,那握着金箍棒的手又抬了起来。

    玄奘赶忙快步挡到他与天蓬之间。

    “你以为成了天道,你就真无敌了吗?”天蓬仰起头也不看猴子,悠悠道:“修道也好,修佛也罢,哪怕你修的是行者道,到头来都考验一个心性,考验见识。说白了,两百年光景不到,你能修到天道修为,不过是运气使然罢了。不该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要不,你怎么会败?”

    说罢,天蓬悠悠瞧了猴子一眼。

    顿时,猴子的脸涨得通红了,瞪大了眼睛咧嘴道:“看来,不把你揍趴下你是不会服气了。”

    一时间,那气氛已是剑拔弩张。

    这场面,就连玄奘都有些不淡定了,只得远远地一再暗示猴子冷静,冷静。

    好不容易缓了口气,猴子干脆愤愤在屋顶盘腿坐了下来,咬着牙喃喃自语道:“今天就先不跟你计较,往后有的是你求我的地方!”

    说着,那脸撇向一旁,不看天蓬了。

    一旁的小白龙、吕六拐、黑熊精看得都有些无奈了。

    真要论起来,天蓬麾下的天河水军杀了不下千万的妖,死在天河水军刀下的花果山妖众不下数十万,猴子统领下的花果山更是剿了整个天河水军。这血海深仇,彼此之间恐怕无论多少年都是无法忘记。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在其位,谋其事,本质上,其实提不起多少恨意,对天蓬的恨,也远远无法与猴子对如来、甚至对早已死去许多年的蛟魔王的恨相提并论。

    不过,有时候恨意并不能代表一切,有些人,也许是五行相克的关系,只要摆到一起,就会出事……

    瞧着眼前这形势,小白龙淡淡叹了口气,小声在吕六拐耳边嘀咕道:“大圣爷极力拉天蓬元帅入伙……不成功还好,一旦成功,你瞧着架势……我怕路上不用佛门捣乱,我们自己就打起来了。”

    吕六拐连忙摇了摇头,摆手道:“大圣爷的决定,不要妄加评论。”

    说着,就吕六拐就将脸撇了过去。

    小白龙又朝着黑熊精望了过去,哪知黑熊精更是直接仰起头四处张望,全当没听见。

    “嘿……我怎么觉得这组合是要往坑里跳呢?”小白龙摊手道。

    见猴子撤除了开战的架势,玄奘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对着天蓬又是躬身行了个礼,道:“大圣爷脾气比较暴躁,还请元帅见谅。”

    “他暴躁?”天蓬呵呵地笑道:“兴许吧。”

    屋顶上猴子的耳朵微微抖了抖,那牙磨得咯咯作响,却没吭声。

    玄奘连忙朝着猴子望了一眼,又回头道:“元帅,还是说说那西行之事吧。”

    “你说。”

    “元帅所说,西行实乃教义之争,玄奘不敢苟同。”

    “哦?”

    “成佛,乃是一个人的事,与他人无关,更不在乎他人如何看。贫僧所求普渡之道,乃是心中所念,同样不在乎其他人如何看。如此一来,哪里有‘争’这一说?”

    “不争?”天蓬盘起手蹙眉道:“那我就不懂了,不争,这妖猴为何要护你西行?若是争的话,还说得过去。”

    玄奘轻声道:“不争。西行,只为证自己的道,却也难免会有些意外的收获。”

    天蓬微微一愣,很快明白了过来,点头道:“玄奘法师这么说,天蓬就懂了。法师力证普渡之道,乃是三界幸事。只是……”

    说到这儿,天蓬朝着一旁静静站着的小白龙、吕六拐、黑熊精瞥了一眼,道:“如此大道,却要一群妖怪来护送,岂不怪哉?”

    “妖怎么啦?你还不是妖?”屋顶上的猴子忽然拉长了声音插嘴道:“一口一个妖地叫,那么讨厌妖,你怎么就不去自杀呢?”

    天蓬低着眉往猴子的方向瞥了一眼,只当没听见。

    玄奘淡淡笑了笑,道:“妖,也是众生,众生平等。”

    天蓬双手合十朝着玄奘行了个礼,道:“大师慈悲。只是,大师要行普渡之道,这沿途的人类国度,恐怕都不会接受吧?到时候,还怎么证道?难不成大师的普渡之道,只渡妖怪?”

    玄奘反问道:“若不寻了大圣爷护送,元帅以为,玄奘该如何?”

    “该……”天蓬微微张口,许久,却又不由得苦笑了出来,点头道:“大师妙计,是天蓬愚钝了。”

    玄奘又是朝着猴子的方向瞥了一眼,深深吸了口气,抿着嘴唇轻声道:“玄奘有一事相求,还请天蓬元帅应允。”

    “让我和你们一同西行?”

    “正是。”玄奘轻声道:“如若天蓬元帅应允……待事成之后,大圣爷承诺还您一副人身。如此一来,元帅与仙子的姻缘,便再无碍了。”

    听到这一句,猴子又是不由得伸长了耳朵。

    一直站在天蓬身旁的霓裳连忙伸手拽了拽天蓬。

    天蓬看了神色紧张的霓裳一眼,又抬头瞧了猴子一眼,稍稍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玄奘法师的承诺天蓬相信,但他的承诺……恕天蓬无法相信。”

    “你丫的,老子骗过你吗?一口一个不值得相信,你什么意思!”屋顶的上的猴子当即咆哮了起来,指着天蓬叱喝道:“你可以不答应,既然这样,那就把我们的旧账全部算清了,也没必要再谈了!”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天蓬横眉竖目道。

    这一说,猴子的脸猛地抽搐了。

    抡起棍子,他一跃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一步步朝着天蓬走去。

    霓裳吓得连忙护在天蓬身前。

    玄奘连忙一个侧身挡在他身前,撑开双手。

    “大圣爷息怒,天蓬元帅这么说,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强求不得。”

    猴子咬牙叱喝道:“让开,我要宰了这家伙。”

    身后的天蓬伸手拉开挡在身前的霓裳,轻声应和道:“玄奘法师,你就让开吧。”

    “怎么样,连他都要你让开,你就别再当烂好人了。”

    对着这两个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家伙,玄奘不由得蹙起了眉头,那头都大了。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玄奘忽然开口道:“我们走吧。”

    “走?”猴子顿时一愣。

    “对,现在就离开这里。元帅既然已经拒绝,再加上……”玄奘伸手指了指躲在远处的村民,轻声叹道:“我们也不便再叨扰了。待贫僧与高太公道过谢,我们就走,可好?”(未完待续……)

    PS:先更一章,今天有两章,不过另一章要过了十二点……

    甲鱼一直在努力捡起节操的,虽然你们没看出来。但其实甲鱼的更新量一直没减少,每周两万字,一直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