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零九章:和尚说谎

2018-01-17 08:52:14Ctrl+D 收藏本站

    嘴战就这么消停了。

    猴子一行与天蓬在山庄大门口分隔两边站着,那目光中的敌意依旧浓到无法稀释。

    在霓裳的陪同下,玄奘进入山庄之中去向高太公道别。

    见了玄奘,高太公第一句话便是:“你究竟是人是妖?”

    说这话的时候,高太公惊得瞪大了眼睛,那握着椅子扶手的手还在不住地抖。

    一旁的霓裳连忙解释道:“爹,这位玄奘法师前世乃是佛祖座下二弟子金蝉子,不可无礼。”

    “佛下二弟子?”高太公惊恐地瞥了玄奘一眼,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你怎么就知道他是佛祖座下二弟子转世了?”

    “这……这是他自己说的,刚鬣也确认过了。”

    “刚鬣自己都是妖,他的话能信?”高太公咬牙叱道:“再说了,就算他真是佛下二弟子又如何?佛门教人出家,隔断父母恩情,实为不孝,咱家又不信佛。他便是了,与我何干?”

    说罢,高太公小心翼翼地瞧了玄奘一眼,那目光中依旧透着深深的恐惧。

    见此情形,霓裳只得转身双手合十,对着玄奘行了个礼,道:“家父老迈……还请玄奘法师不要见怪。”

    “常言道,白善孝为先,佛教人斩断红尘,令尊有如此说法,无可厚非。”玄奘缓缓上前,到距离高太公八尺距离停下了脚步,躬身行礼道:“贫僧乃是东土大唐人士,祖籍海州。俗姓陈。名唤江流。于江州金山寺剃度出家,法号玄奘。若高太公还不信……玄奘母亲姓殷,名温娇,乃是东土大唐当朝殷丞相之女,若遇着东土来的客商,高太公一问便知真假。”

    “你真是人?”

    “是人。”

    高太公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玄奘,那眼中的恐惧总算少了些,可眉头却不由得蹙得更紧了。低声问道:“既然是人,你为什么要跟那些个妖怪在一起呢?”

    玄奘略略寻思了一番,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反问道:“为何不能在一起?”

    “这……”这一问,反倒把高太公给问懵了,犹豫了好一会,高太公低声道:“人妖有别,这妖和人……还能在一起?你可别是被他们用术法迷惑了吧?”

    玄奘不由得笑了出来,反问道:“这些年,高太公不就与刚鬣在一起吗?”

    “这不一样!”高太公当即嚷嚷了起来。摆手道:“他那是骗了老夫,若早知道他是妖。如何可能容他在此?”

    玄奘眉头一蹙,当即问道:“这些年,刚鬣可是做了不少坏事?”

    “这……坏事倒是没有。不只没坏事,这家里上上下下交给他打理,也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若不是这次……”

    话到此处,高太公捋着长须不由得沉默了。

    霓裳紧蹙的双眉缓缓松了开来。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上前一步,缓缓道:“高太公可曾听过六道轮回一说?天地间,每一个生灵,无论是人是妖,乃至于家禽,猛兽,到阳寿尽时,都须魂归地府,重新投胎……”

    ……

    约莫一个时辰后,高太公带着霓裳,亲自将玄奘送出了门外。

    三人出了大门,却不是直接拜别,而是一步步朝着天蓬走去。

    在场的,无论是猴子还是天蓬,乃至于小白龙、吕六拐、黑熊精,都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走到天蓬面前,三人停下了脚步,玄奘双手合十朝着天蓬行了一礼,道:“贫僧方才已将所有的前因后果,都与高太公说了。”

    “都说了?”天蓬略带惊讶地望着玄奘,又转而望向高太公。

    被天蓬这么一看,高太公当即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一旁的霓裳连忙上前搀扶,这才不至于直接摔倒。

    朝着玄奘看了一眼,高太公深深吸了口气,目光闪烁地说道:“方才,玄奘法师都与我说了,你前世真是天庭大元帅?”

    天蓬默默点头。

    见天蓬点头,高太公却是无奈叹了口气,不住摇头道:“造化弄人哪。也难怪了,我说怎么一只妖……会对我高家如此之好,原来是与翠兰有前世姻缘。说起来,当初要将翠兰许配与你,你也是百般推脱……投胎之事,各安天命,怪不得你,当妖怪也不是你的错,不过,老朽实在不能将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一只猪妖。往后,还请不要往来了。”

    说罢,高太公小心翼翼地望了天蓬一眼,又连忙低下头去,那脚步稍稍往玄奘的方向挪了挪。

    犹豫了许久,天蓬又是点了点头,双膝跪地,叩首道:“给老爷添麻烦了,刚鬣必定遵从老爷教诲,往后……往后绝不在高老庄出现。”

    见此情形,高太公颇为吃惊,连忙朝着玄奘望了过去。

    好一会,高太公才稍稍松了口气。

    或许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相信即使变成了猪妖,刚鬣,也还是原来那个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刚鬣,并没有仗着武力欺人的意思。

    干咽了口唾沫,高太公摆了摆手低声道:“就别跪了,也别叫老爷了。方才,玄奘法师说你有六百多岁高龄,你这一跪,老朽实在受不起啊。还是……去吧。”

    天蓬又是叩拜,默默起身。

    霓裳悄悄望了玄奘一眼。

    正当天蓬转身离去之际,玄奘忽然开口道:“高太公,玄奘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天蓬当即停下了脚步。

    高太公朝着玄奘点了点头道:“玄奘法师请讲。”

    一旁的猴子等人都静静地注视着玄奘。

    只见玄奘清了清嗓子,轻声道:“玄奘以为,若抛开这猪妖的身份,刚鬣实乃难得佳婿。不知高太公是否也如此认为?”

    “这……”高太公无奈摇头道:“这老朽自然是知道,可我高家,无论如何也不能招一门妖怪女婿啊。便是老朽认了,那一众亲属如何去说?这父老乡亲,又如何去说?玄奘法师此话……说与不说,又有何差别呢?”

    “如若刚鬣能变成人呢?”

    此话一出,一旁猴子与天蓬都不由得一怔。

    高太公微微一愣,苦笑道:“法师可莫要消遣老夫,妖便是妖,人便是人,妖,如何可能变成人呢?”

    “还记得玄奘方才所说的六道轮回吗?只要刚鬣重新投胎,不就可以变成人了吗?”

    “这……就算他能重新投胎,可当他长大,翠兰也早已老去了呀。还如何……”

    “告诉他,我送蟠桃,要多少给多少!有蟠桃在,哪有什么老去一说?”猴子的声音在玄奘的脑海中响起了。

    “高太公请稍候片刻。”说着,玄奘转身朝着行囊走去,就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从行囊中翻出了一个蟠桃,转身一步步朝着高太公走去。

    小白龙顿时傻眼了,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去夺回蟠桃,却被猴子一把拽了回来,顺手一个术法,直接将他的声音给封住了,让他想喊也喊不出来。

    双手捧着蟠桃一步步走到高太公面前,玄奘轻声道:“高太公可曾听过天庭蟠桃园里的蟠桃?”

    “蟠……蟠桃……”望着那硕大的桃子,高太公早已惊得合不拢嘴了。

    虽是凡人,但蟠桃这东西有多珍贵,还能有人不知道吗?

    在场同样吃惊的,还有天蓬与霓裳。

    “蟠桃,只需一颗,便可延寿三百年。”玄奘伸手将蟠桃递到高太公面前,缓缓道:“听闻高太公年迈,这蟠桃本是刚鬣托了我等历经千辛万苦寻来的,预备成亲孝敬您老人家的。”

    天蓬略带惊讶地望向玄奘,一时间竟无从辩驳。那霓裳也是一脸的惊异。

    高太公那双眼睛都快整个鼓出来了,那看天蓬的目光之中再找不到恐惧,反倒多了一份感动和一份惋惜。

    注视着蟠桃,他微微颤抖着伸出了手,却在触及蟠桃的瞬间猛地缩了回来,摇头摆手道:“这蟠桃不能收,不能收!亲未结,蟠桃自然也不能收!”

    “亲还是可以结的。”玄奘将手中的蟠桃转而交给了霓裳,微笑着说道:“刚鬣对翠兰情义之深,便无需贫僧多言了。贫僧有一策,这蟠桃,请高太公暂且收下。随后,我等再找人送来另外一颗,给翠兰施主。如此一来,您父女俩,便无阳寿之虑。而刚鬣与我等一同西行办一件事,待办成了,还他一副人身。届时,有情人终成眷属,贫僧还得恭喜高太公,招了一个仙人女婿啊。”

    说着,玄奘双手合十,躬身朝着高太公拜了一拜。

    “这……这……”

    这一拜,高太公犹豫了。

    霓裳面带笑意地注视着自己得父亲,期待着。

    此时此刻,天蓬已是一副震惊之色。

    若说只是一个寻常和尚也就罢了,这明显是个已经触及佛门教义的高僧,竟能说起谎来面不改色?

    还没等天蓬想清楚玄奘为何能面不改色地说谎,只听高太公紧蹙着眉头低声道:“若真能如此,倒也不错。”

    闻言,玄奘当即转而面向天蓬,轻声问道:“高太公认为此法可行,元帅,您以为如何?”(未完待续……)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