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一十二章:过河

2018-01-17 08:52:12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五重天,弥罗宫外,太乙真人来回地踱着步,时不时抬眼瞧一旁面无表情立着的道童,看上去略略有些焦虑。

    不多时,弥罗宫的大门轰然打开了。

    一位白衣道童从里面走了出来,拱手道:“太乙师兄,师傅有请。”

    太乙真人微微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又稍稍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劳烦师弟带路了。”

    进入弥罗宫,两人沿着宽敞的长廊一路走着。一路上,太乙真人只遇见两三个往来的道童。偌大的宫殿,却是显得空空荡荡的。

    到半途,那领路的道童却忽然拐了个弯。

    这一交错,顿时,两人皆是一愣。

    那道童连忙道:“师兄这边请。”

    “怎么?”太乙真人轻声道:“不去正殿吗?”

    那道童恭敬地答道:“师傅在后院接见您。”

    “后院啊……”太乙真人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对,在后院。通天师叔也在。”

    太乙真人点了点头,不再多问了。

    一路绕过回廊,路过荷塘,两人来到草木茂盛的后院。

    远远地,两人便看到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在凉亭中品着茗,有说有笑,一副惬意神色。

    缓缓走到两人面前,那道童双膝跪地,朗声报道:“师傅,师叔,太乙师兄到了。”

    太乙真人连忙往前一步,双膝跪地,叩拜道:“弟子太乙。参见师傅。参见师叔。”

    高坐庭院中的元始天尊低头看了太乙真人一眼。对那道童道:“你先下去吧。”

    “弟子遵命。”

    待那道童转身离开,元始天尊才指了指太乙真人的身后,淡淡道:“坐吧。”

    微微侧过脸去,太乙真人这才发现在自己的身后早已备了一张简单的椅子。

    他撑着地面缓缓起身,拱手道了一声:“谢师傅。”便转身坐到了那椅子上了。

    这一坐,三个人顿时都沉默了。

    通天教主瞧了瞧太乙真人,又看了看元始天尊,微微一愣。笑道:“看来,你们师徒是要谈些悄悄话啊。既然如此,老夫就先告辞了。”

    说着,通天教主便要站起来。

    一旁的元始天尊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桌子,示意通天教主坐下,又微微仰起头对太乙真人道:“说吧,没事。”

    太乙真人点了点头,望了一眼通天教主,拱手道:“师傅,那玄奘的位置已经找到了。”

    顿时。三人又是沉默了,那神情却各不相同。

    太乙真人维持着拱手的姿势。小心翼翼地抬眼望着自己的师傅。

    通天教主转过脸来饶有深意地注视着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却只是捋着长须微微抬头望着天。

    许久,元帅天尊轻声问道:“你找他作甚?”

    “师傅。”太乙真人小心翼翼地反问道:“难不成您真想由着他?”

    闻言,元始天尊不由得笑了出来:“那你以为,该如何?你惹得起佛门,还是惹得起那妖猴啊?”

    “这……”太乙真人一时语塞,那眉头蹙得紧紧地。

    “玄奘?”通天教主侧过脸来问道:“这说的,是那金蝉子的转世吧?”

    元始天尊点了点头,随口问道:“师弟也知道?”

    “当然知道了。”通天教主深深吸了口气,叹道:“陛下都给我送了几份函了,说是那妖猴又出来了,却没有闹事,而是护送金蝉子的转世西行,找如来辩法去了。”

    元始天尊淡淡笑了笑,伸手端起茶壶,替通天教主满上茶,又另外倒了一杯,往前推了推。

    太乙真人当即会意地躬身向前,捧着茶杯,又退坐回原位。

    元始天尊长长叹了口气道:“对此事,师弟有何见解啊?”

    “要说见解嘛……”通天教主捋了捋长须,闭上双目悠悠道:“金蝉子所证之道,我们是都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时隔数百年,历经十世,他居然还在执念此事。如若他证成了,一来,佛门必将一改往日固守之风,对我道家形成实质威胁。二来,没了如来牵制,那妖猴,怕是再没人能管束得住。这,又是一个威胁。说到底,西行,对我道家实在百害而无一利也。”

    太乙真人连忙附和道:“师叔说的是。”

    话音未落,却见通天教主抿了口茶,又接着说道:“不过,须菩提向我保证那妖猴定不会再起波澜,若有异,他便亲自上阵将他擒拿。”

    这一说,太乙真人的脸色又是阴沉了几分,元始天尊却是呵呵地笑了起来,道:“当日那妖猴未破天道之时,你我都拿他没办法,你那诛仙剑阵,还都是折在他手上的。就他须菩提一人,擒得住?”

    “不过一说辞罢了。”通天教主轻声叹道:“他到底是那妖猴的授业恩师,那妖猴虽说胆大妄为,但也还没到全然不顾礼法的地步,总不至于真跟自己的授业恩师动手吧?再说了,真起了战祸,这三界岂能无恙?金蝉子要证道普渡,却自己亲手造就一个祸害三界的大魔头,这道,还如何证?”

    “那就不知道他咯。”元始天尊淡淡叹了一句,端起自己的茶杯,细细地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太乙真人拱手道:“师傅可曾记得当日那妖猴如何得的势?说到底,便是因为天上地下无人想管,听之任之。而今又换了玄奘……如此放任,往后必成大祸啊。”

    元帅天尊缓缓抬起眼道:“是吗?你倒说说,会成什么祸?”

    “那玄奘行普渡之道,若成,佛门必成扩散之势。届时……”

    元始天尊忽然“啪”的一声放下手中茶杯。打断了太乙真人的话。呵呵地笑了起来,道:“他行普渡之道,于三界众生有益,有何不可?再说了,他普渡,我道家难道就不劝人行善?顶多,也就此消彼长,成百花齐放之势罢了。我道家数万年基业。绝亡不了。你也不要杞人忧天啦。”

    这话一放下来,太乙真人嘴角顿时微微抽了两抽,紧紧地盯着元始天尊,那眉头越蹙越紧,却也只能低头。

    一旁的通天教主淡淡看了元始天尊一眼,都不由得疑惑了起来,却并未道破。

    元始天尊又道:“这徒子徒孙多啊,也不见得就有什么好的。当初,普天之下弟子数你通天师叔最多,又如何?如今。普天之下弟子数我元始天尊最多,又如何?为师怎么就没看出半点好出来呢?人那。你就是修成了天道,也是一张嘴一副身子,还不就是一日三餐,每晚一榻而已,你睡得了多少?真要追求这些个浮华名号,你师傅我早当玉帝去了,怎么会呆在这弥罗宫中闲云野鹤呢?”

    说罢,元始天尊哈哈大笑起来,意味深长地望了通天教主一眼。

    这一望,通天教主有些不乐意了,酸溜溜地说道:“你要自嘲也就罢了,犯不着连我一块拉上吧?”

    “你这是还念着旧仇啊?”元始天尊用力一拍通天教主的手臂,哼道:“开个玩笑罢了,封神之战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何必呢?真要这般计较,这些个老熟人,还不都得你死我活啊?”

    说着,他热情地端起茶壶将通天教主刚喝了一口的茶又给倒满了。

    通天教主不搭话,低下头一味地抿茶,那神情看上去有些不快了。

    见此情形,太乙真人仰起头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元始天尊抢先一步指着他说道:“没什么事儿啊,就回去吧。要实在闲得慌,就帮为师留意一下,看有什么有趣的新鲜玩意。这不理事的日子啊,没点小玩意打发时间,还真是乏味呢。”

    无奈,太乙真人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改口道:“弟子遵命。”

    又静静地坐了一会,看实在没办法说什么了,太乙真人只得起身告退。

    待太乙真人走后,通天教主狐疑地瞧着元始天尊,轻声问道:“真不管?”

    元始天尊的目光缓缓朝着通天教主斜了过去,反问道:“你想惹那妖猴?”

    通天教主连忙摆了摆手道:“不想,虽说天道修为没了,但也够呛。再说了,谁能保证他不修回来?我这把老骨头,距离天劫也不远了,经不起折腾。”

    注视着杯中漂浮的茶叶,元始天尊正色道:“所以啊,我们绝不能出手。那妖猴现在一心找如来寻仇,祸水已经西引了,难不成还要将他引回来不成。我瞧着,太乙也绝不会就此作罢,既然如此,我们就在后面看着便是了。真出了事,也好有我们打圆场。若我们出手给捉个正着,到时候,可就谁也收不了尾了。”

    ……

    此时,冰天雪地的流沙河岸边,猴子一行已经在这里驻留了两天了。

    从一开始的在岸边干等,到放玄奘一个人在岸边当诱饵,其他人在附近埋伏,各种办法都用了。然而,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那流沙河都隐隐有结冰的趋势了,卷帘却还连个鬼影都见不着。

    无奈之下,猴子只得交代了其他人保护玄奘,自己亲身下水搜寻,直到日落西山之时才返回。

    刚一出水,他便看到玄奘站在岸边静静地眺望着。

    见猴子回来,玄奘双手合十朝着猴子点了点头,道:“大圣爷此行可有收获。”

    “没有。”猴子稳稳地落到玄奘面前,一边用术法祛除身上的水,一边说道:“整条流沙河都搜遍了,除了一些刚成精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妖,啥都没发现。可惜这里也没龙王,想找个人问一下都不行。”

    “大圣爷不是有个金刚琢吗?用它,找一找卷帘大将所在不就行了?”

    猴子看了一眼套在自己手腕上的金刚琢,摇了摇头道:“试过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反应。真是稀奇。”

    “那大圣爷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呢?”

    “我也不知道。”猴子清理干净身上的衣物。长长叹了口气与玄奘擦肩而过。

    入了夜。天蓬在河岸边点起篝火,一行人都围坐着,一整晚,都是你看我我看你,不曾说一句话。猴子更是由始至终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到夜深,吕六拐的养女莺儿带着几个妖将赶了过来,要将吕六拐护送了回去。

    早已说好的事情,猴子也没感到多意外。只是再三叮嘱一路小心。吕六拐则是声泪俱下,不断保证着等事情解决了,会很快回到猴子身边“尽一个忠臣的本分”。

    由始至终,那几个来接吕六拐的妖将连带着莺儿都低着头,连望都不敢望猴子一眼。

    兴许是吕六拐平时潜移默化的关系吧,他们简直将猴子奉若神明,比之当初花果山的妖众更甚。

    送走了吕六拐,一行从原本六人一马变成了五人一马。

    天蓬依旧端坐在篝火堆旁紧盯着火堆看,时不时用手中的树枝撩动,黑熊精则盘腿坐着闭目养神。那小白龙就绝了,不仅仅是真睡着。连呼噜声都出来。

    看着眼前的场景,猴子越发感觉别扭了,挠了挠脸颊,他转身走到河岸边坐了下去,有些茫然地眺望着河水。

    不多时,玄奘提着前摆缓缓来到猴子身旁,将手中的竹筒递给了猴子,轻声道:“流沙河里的水,不过贫僧已经用布滤过了。”

    猴子伸手将竹筒接了过来,凑到嘴边饮了一口又递了回去,抹干净嘴道:“上了化神境的人,不喝水也不打紧的。”

    玄奘接过竹筒,盖好,捧着那竹筒盘腿在猴子身旁坐了下去,指了指河面轻声道:“看样子,很快整条流沙河,都要结冰了。”

    猴子抬头望了望天,叹道:“应该吧。这天实在有点冷了。”

    “贫僧倒是问过天蓬元帅,听说,这流沙河寻常年月里,即便是最冷的时候,也不会结冰。虽说也有例外的时候,可毕竟是少。”

    猴子静静地盯着黑漆漆一片的河面看,不搭话。

    稍稍沉默了一番,玄奘又道:“如若河面结冰,那就是过河的最好时机了呀。大圣爷以为呢?”

    “你觉得应该走了?”猴子反问道。

    玄奘犹豫着轻声道:“大圣爷可否告知玄奘,那卷帘大将,将在队伍中担负起怎样的角色?”

    “没怎样的角色,一个憨厚的老实人罢了。”猴子长长叹了口气,扭过头去看了黑熊精一眼,道:“他能做的,黑毛也都能做。甚至他的修为也不一定比黑毛高。”

    “那大圣爷为何甘心在这里苦等呢?只因为,大圣爷提过的那本《西游记》?”

    缓缓摇了摇头,猴子轻声道:“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其实错漏非常多,以前我千辛万苦想要跳出来,最终却一头栽了进去。现在想维持原样,却又不知道从何入手。”

    闭上双目,他缓缓地笑道:“其实有时候挺羡慕那些悟者道的,好像老君,当初他干跟我一样的事,便总是四两拨千斤,不需要好像我这样事无巨细,什么都要亲自过把手。其实我是怕,因为我根本就看不透究竟哪一个点有可能会影响到最终的结局,所以只好每一个点都捉住不放。”

    伸手抹了把脸,猴子无奈笑道:“其实,我有些乱了。”

    “乱了,不如就以不变应万变吧。我们只管向西,其他的,就交由天定吧。就像贫僧当初想的那样。”

    “交由天定?”

    “对。”玄奘点了点头道:“如果明天一早,河面结冰,我们就不再等了,直接过河,接下来的一路,也无谓多想了,如何?”

    闻言,猴子点了点头道:“行。”

    次日,当天灰蒙蒙亮时,原本奔腾的河面上果然结了冰。

    望着那白茫茫一片的河面,玄奘回头看了猴子一眼,轻声叹道:“天意。”

    说罢,他拄着法杖,一步步朝河面走去。

    “这能走吗?”小白龙伸长了脖子,拉长声音道:“小心掉河里去啊。”

    猴子懒懒地瞥了小白龙一眼,迈开步子跟了上去,随手一个术法,将玄奘前方的河面都加固了去。

    稍稍犹豫了一下,其他人也都快步跟了上去。

    夹着残雪的寒风中,一行人就这么无遮无拦地行走在宽广无边的河面上,一步步朝着西牛贺州而去,如同几只蚂蚁一般渺小。

    ……

    与此同时,身穿一袭翠绿僧袍,手握玉如意的普贤带着两个门徒缓缓落到了与此地相隔数百里的一条小溪边上。

    这里人烟罕至,却又依山傍水,即使到这冬日里,也依旧一片鸟语花香,看上去,颇有一番世外桃源的风味。

    只见普贤淡淡扫了一眼四周的景象,伸手一扬。

    顿时,四周的草木绿叶一片片凋落,那枝干却又疯长了起来。竟在三人的眼前,硬生生长出了一座座的房屋。

    普贤又是凌空一指,那原本活跃林间的野兔,梅花鹿,乃至于天空中飞行的雀鸟纷纷伏倒在他面前,迅速幻化成一个个的村民站了起来。一个个双手合十,对着普贤躬身行礼。

    见状,普贤又是一捋,原本的草地被整片掀起,变成了一片片犁好的农田,田中迅速长出了成片的庄稼。那地上更是长起了竹制的围栏,甚至还攀上了一个一株株的牵牛花。

    转眼之间,有屋舍,有农田,有耕牛,甚至有孩童溪边嬉戏,一个不小村庄便悄然成型了。所有的一切一应俱全,看上去就像原本就在这里似地。

    直到此时,普贤才将双手一收,淡淡地瞧着自己的成果。

    一旁的门徒躬身道:“师傅,这恐怕,骗不过那妖猴吧……”

    “为师何时说要骗那妖猴了?”普贤笑了笑,轻声道:“要等的,另有其人。”(未完待续……)

    PS:前天才说要给力更新,结果昨天就断了……事实证明,码字这种东西真不是光勤奋就可以的。昨天写的东西到今天全部推翻重写了……看着自己一整天的努力成果成片成片地删,那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今天更五千字,算上昨天和之前欠的,现在还欠七千字。

    明天继续加油,争取早日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