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一十三章:红孩儿

2018-01-17 08:52:12Ctrl+D 收藏本站

    南瞻部洲西南部山间。

    阴霾的天空下,一群身穿统一铠甲的妖怪聚集在一处山坡上列开军阵,一个个看上去都是身经百战。

    在他们的身后,“花”字大旗随风飘扬。

    那正中的山顶上,吕六拐穿着当初花果山的黑色朝服跪坐在一张大红色的红毯上,身前放着一张矮桌,桌上摆着一副简易的茶具。

    他那一对养子养女则是一动不动地站在一旁。

    多少年了,花果山所有的分支,几乎每一位大妖王都宣称自己效忠于齐天大圣孙悟空,但真正坚持沿用花果山军旗、番号,以花果山时代的官职自居,甚至要求每一名新晋的妖怪都必须对着猴子的雕像宣誓效忠的,却只有吕六拐这一支。尽管他们实际上是花果山诸多分支当中最弱的一支,也是受天庭打压最为严重的一支。

    许久,侧边的炭炉上水沸了又沸,吕六拐却丝毫没有泡茶的意思,只是默默地望着北方,默默地等。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几个身影才缓缓出现在天边,那领头的正是牛魔王。

    与几百年前相比,他的身躯显得更加庞大了,一身的黑色披风,头顶上的一副硕大的牛角看上去就好像一个专门打造的头盔般威武。

    注意到牛魔王身上那件明显有些不合身,残旧,却又厚实的黑色铠甲,吕六拐不由得微微一愣,那眉头顿时蹙了起来。

    这件铠甲他认得,这是当初花果山发给高级将帅的统一制式铠甲。由于牛魔王身躯相比一般妖怪要大得许多。当初这件铠甲还是经他的手批示。特别让工匠打造的。

    一行总共十只妖怪稳稳地落在山坡下。

    将手中抬着木箱的其他人都留了下来。牛魔王只带着一个身穿红色战甲,手持红缨枪的男孩攀上了山坡,一步步来到吕六拐面前。

    淡淡看了一眼一旁吕六拐的养子养女,牛魔王朝着吕六拐拱了拱手,缓缓笑道:“末将,参见吕丞相。”

    “哟。”吕六拐当即领会到些什么,不由得笑了出来,朝着莺儿摆了摆手道:“给魔王上茶。”

    一旁的莺儿点了点头。当即跪坐到矮桌前慢条斯理地开始泡茶,吕六拐则笑盈盈地坐在一旁看着。

    那蛇精养子已经在身后缓缓地盘起手来,面色冷淡。

    牛魔王看了看莺儿泡茶的手,看了看吕六拐身后的蛇精,又看了看笑盈盈的吕六拐,脸上依旧维持着原来的笑,额头却已经开始冒汗了。

    站在他身后的男孩缓缓地攥紧了手,迈开一步正要向前,却被牛魔王的大手给挡了下来。

    仰起头,那男孩望见牛魔王正悄悄对他摇头。这才有些不愤地往后退了一步。

    等到莺儿的茶泡好了,满上两杯。双手推到矮桌的两旁时,吕六拐才故作幡然醒悟状,连忙道:“都忘了请魔王坐了,抱歉,抱歉。老夫年纪大了,难免有些糊涂。哈哈哈哈,来,魔王请坐。”

    牛魔王嘴角微微抽了抽,眨巴着眼睛笑道:“不打紧,不打紧,论品级,末将远比吕丞相低得多,在吕丞相面前,就是一直站着,也是应该的。”

    闻言,那身后的男孩当即冷哼了一声,将头撇向一边。

    这一哼,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吕六拐瞧着那男孩,捋着长须道:“这位是……”

    “这是末将的独子,乳名红孩儿,已有三百多岁,只是相由心生,至今不曾脱去孩童天性。”

    “哦?”吕六拐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传闻中的圣婴大王啊。老夫倒是第一次见。”

    牛魔王拱手道:“一直不曾带他来见过丞相,是末将的错。”

    “无碍。”吕六拐摆了摆手道:“魔王请坐吧。”

    闻言,牛魔王这才点了点头,往前一步,坐到矮桌的对面。

    那庞大的身躯与矮小的吕六拐比起来,就像一头大象对着一只野猫似地。只是那野猫抬头挺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那大象,却是弯着腰。

    瞧着牛魔王身上那副旧铠甲,吕六拐深深吸了口气,悠悠叹道:“那件事,魔王怎么看哪?”

    “没事,没事。”牛魔王连忙摆手道:“老牛不过趁机找了个借口想见见丞相,给丞相请个安罢了,绝没别的意思。那几个给丞相使坏的家伙,昨日,老牛已经替丞相了结了,头颅都装在箱子里,丞相可即刻派人查验。”

    说着,牛魔王指了指山山坡下搬抬箱子的几个妖怪。

    “哦?”吕六拐不禁哑然失笑,侧过脸去朝着身后的蛇精摆了摆手道:“查验一下。”

    “诺。”那蛇精立即小跑着到了山坡下,不多时便回来了,拱手道:“父亲,孩儿已经查验过,确凿无误。”

    吕六拐淡淡叹了口气,道:“魔王,可是知道大圣爷已经回来了?”

    闻言,牛魔王当即面露惊恐之色,整个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大圣爷已经回来了?”

    吕六拐悄悄瞥了一眼牛魔王身后的红孩儿。

    此时,相对于牛魔王听闻猴子归来之后的惊恐,红孩儿却是面色淡然,就好像早已知道了似地。

    见状,吕六拐不由得盯着牛魔王缓缓地笑了。

    这一笑,顿时让牛魔王尴尬不已,却又不得不继续佯装惊恐,低声道:“大圣爷现在何处,还请丞相大人带末将见上一见。”

    说这话的时候,牛魔王额头上早已遍布汗珠。

    吕六拐不紧不慢地低头抿了一口茶,道:“大圣爷回来了,老夫,也刚从大圣爷身边过来。不过,大圣爷现在暂时不想被其他人打搅,到该见的时候,自然会让你见。”

    “说的是,说的是,大圣爷岂是末将想见就能见的?是末将逾越了。”牛魔王连连点头,随口问道:“与丞相一起之时,大圣爷可曾提起末将?”

    “提了。”

    这一说,牛魔王当即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有些紧张地压低声音道:“大圣爷……怎么说的?”

    “大圣爷说……”

    牛魔王干咽了口唾沫。

    “大圣爷说……”

    一旁的红孩儿也悄悄斜过眼来。

    仰着头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牛魔王,吕六拐扶着矮桌,缓缓道:“大圣爷说……让你好自为之。”

    “好……好自为之。”牛魔王顿时有些懵了。

    ……

    约莫一个时辰后,牛魔王带着一众妖怪缓缓地朝北方飞。

    那来时带着的箱子,以及箱子里装着的头颅被全部退了回来。

    红孩儿缓缓地靠到牛魔王身旁,有些不愤地说道:“这吕六拐,真是小人得志,狐假虎威。居然敢给父王您摆脸色了。当初,就该趁着那猴子还没回来,直接将他们全剿了。”

    “住嘴。”牛魔王凝视着前方低声道:“这些话,往后都不要再讲了。要是让人听了去,便是为父也保不住你。往后提起,一定要称大圣爷,还有丞相大人。”

    “父王!”红孩儿当即尖叫了起来,道:“那吕六拐那么嚣张,你难道就咽得下这口气?”

    “你平日里对下属不嚣张?”牛魔王冷冷地反问道。

    “这……这能一样吗?孩儿的修为高那帮小妖百倍,即便是嚣张又怎么样?他吕六拐算个什么东西?才几百年,就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别说吕六拐了,听五叔说,就算是当初那个什么大元帅短嘴,也都不是父王您的对手。本就该是有能者居之,凭什么让他们坐到父王您头上?”

    牛魔王当即叱喝道:“就凭大圣爷的修为比你我都高千倍,这理由够充分吗?”

    红孩儿顿时语塞。

    深深吸了口气,牛魔王抿着嘴唇低声道:“他说该谁上位,就谁上位,谁也阻止不了。而且……当初的许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往后这种话不要再提了,小心祸从口出。”

    “他还敢杀了我们不成?他刚归来,要对抗天庭,对抗佛门,难道不需要我们的兵力吗?”

    闻言,牛魔王当即哼笑了出来,低声道:“你知道你原本还有一个二叔,蛟魔王吗?”

    红孩儿不由得一愣。

    “你不了解大圣爷。”牛魔王缓缓说道:“当初的形势比如今更加恶劣,他也还没突破天道修为,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万妖之王,花果山更是因为战火被烧成一片废墟。可他就敢当着我们五人的面,把和他有旧怨的二弟给杀了。”

    微微顿了顿,牛魔王又接着道:“况且,你没见过真正的天道修者之间的战争,我们,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他一个人就可以摧毁整个天庭。如果是他也无法击败的,好像西方如来这样的,即便再多一万个,十万个,万万个你,也无济于事。当年的天庭之战与花果山之战,说到底,不过是他一个人与天庭,与佛门之间的战争罢了。”

    淡淡看了一脸错愕的红孩儿一眼,牛魔王低声叮嘱道:“今时不同往日了,往后说话,多顾忌着点。大圣爷真要杀起人来,才不会管你是谁呢。当初花果山之战,我们五人先行撤退,战后又不听吕六拐号令,现在就怕他算旧账啊。”(未完待续……)

    PS:我决意今天至少要写个5000字的,然而……我只写了3000字。

    累计欠账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