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一十五章:村庄

2018-01-17 08:52:12Ctrl+D 收藏本站

    崖顶上,清心细细俯视着眼前的小村庄。

    阳光下,星罗棋布的十几座小屋,长长的篱笆一朵朵的牵牛花,三两个村民赶着耕牛正在田间劳作,一位农妇正在自家的院子里织布,几个孩童在小溪边上玩水。看上去,与寻常凡间的小村落并没什么区别。

    “这里是必经之路了?”

    “是必经之路没错,但是……”诗雨萱低头反复查看自己手中的羊皮地图,好一会,蹙着眉头道:“这地图上没标明这里有个村落啊。”

    “你的地图哪里来的?”

    “是我师傅凌云子留下来的,师傅他老人家最爱游山玩水,所以地图也特别多,而且很是准确。”

    “八师兄的地图啊?这都多少年了,莫说一个村落了,便是国界都早变了,哪里还能作数?”清心朝着村庄又是望了一眼,拍了拍手道:“既然这里是必经之路,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吧。那金蝉子的转世是和尚,又称比丘,这遇着人家了,总要化个缘,借个宿什么的。在这里等准错不了。”

    说着,她已经大步朝山下走去。

    诗雨萱一怔,稍稍犹豫了一下,无奈叹了口气道:“谁让她是师叔呢?”

    说罢,她快步跟了上去。

    隐隐地,她总觉得不太合适,不过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危险。

    虽说如今的凡间妖怪众多,各方势力犬牙交错,但寻常没见识的小妖哪里是她这位师叔的对手呢?

    至于那些有些眼界的妖王。总不会想同时得罪须菩提和太上老君两位大能吧?

    天庭的话还好说。天军妖王们未必怕。但大能,这可不是说笑的,一旦得罪了,说不准哪天晚上一闭眼,就再也睁不开了。

    沿着绵延的山路一路走,两人很快到了悬崖下方,遇见了一个正在劈柴的老人。

    那老人见了二人,顿时微微一怔。看得入了神。下一刻,似乎想起了什么,惊得睁大了眼睛,整个都说不出话来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那老头丢掉手中的父子整个匍匐在地,微微颤抖着。

    清心连忙小跑着过去,伸手去搀扶老人,道:“老人家,您这是怎么啦?”

    那老人眨巴着眼睛道:“你……你们是……是妖怪还是神仙?”

    闻言,清心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

    那笑容温暖得像冬日的阳光。

    “老人家。我们只是路过的行人罢了。”

    “你们休要欺瞒我,路过的行人哪有你们这样的?”

    “我们怎么样了?”清心不解地问道。

    那老人微微哆嗦着后退了两步。忍不住看了清心一眼,又有些惊慌地低下头道:“此地方圆百里无村落,路过的行人哪里能不带行李?再说了,行人远道而来必定风尘仆仆,哪能如你们这般……这般……”

    一时间,老人家竟也找不到词来形容眼前的两个女子。憋了好一会,只眨巴着眼睛低声道:“你们,要么是天上的仙女,要么……就是这山林里的狐妖所化,凡人哪能生得你们这般好看?”

    听到这话,清心不由得都笑开了花,那身后的诗雨萱也是“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清心还是第一次离开两位师傅,也是第一次跟真正的凡人接触。

    她低着头抿了抿嘴唇,正色道:“老人家,我不是仙女,也不是妖怪,我只是个人,不过呢……是个有些法力的人。”

    说着,清心随手一指,那堆放在一旁的柴一根根飞了起来,惊得那老农都合不拢嘴了。

    就在那老人的面前,一根根的柴凌空被劈开,整齐地叠好。

    清心拍了拍手,有些得意地说道:“看,我不害您,还帮您干活呢。能是妖怪吗?”

    那老头不禁有些迟疑了,却还是两脚发软,靠在一旁的岩石上捂着胸口久久说不出话来。只不断地眨巴着眼睛上下打量着两人。

    诗雨萱还好,抛开面容不提,那一身的道袍,虽说也不是寻常能见着的,但也不会差太多。

    清心对他来说则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了。

    不说别的,单单那一身粉嫩翠绿的长裙,就光颜色,看上去已非凡品。还有发髻上简单的几个装饰,细看之下,也都不是普通富贵人家可能拥有的。

    再说那面容,更是老人平生未见之美貌。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那老农都有些不敢看了,怕多看两眼,那魂都被吸了去。

    就这么呆了好一会,清心小心翼翼地问道:“老人家,您没事吧?”

    “师叔,我们还是回去吧,会吓坏他们的。”一旁的诗雨萱低声道。

    清心扁着嘴,蹙着眉头盯着老人,依旧站着不动。

    又呆了好一会,那老人总算缓过劲来了,小声问道:“你们真不是妖怪?”

    “是妖怪,会站在这里跟您说话,还帮您干活吗?”

    “对……也对。”老头子捂着胸口缓缓纾了口气,又低声问道:“那……你们刚刚说你们要干嘛?”

    “我说我们要在这里等人。”

    “等人?”

    “对。”清心仰起头朝着村庄的方向望了望。

    此时,村里的人似乎也都发现了两人的到来,一个个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远远地看着,那目光中夹带着恐惧与好奇。

    回过头,清心对老人说道:“老爷爷,我们要在这里借宿几天,能住您家吗?”

    “借宿?”诗雨萱当场就惊叫了出来:“我们还是在村外等吧,别住到村里了。”

    “为什么?”

    “你看他们那样子……方便吗?”诗雨萱深深吸了口气道:“再说了,你是不知道这些山间村落里的房子都是怎么样的,依我看。跟露宿也没啥区别。大不了施点术法变一间宅子便是了。”

    “我就想住村里。不行吗?”清心白了诗雨萱一眼,又转而望向老农道:“老爷爷,可以吗?”

    “这……”那老头子支支吾吾地说道:“这恐怕不太方便吧?”

    “您不答应吗?”

    “不是。”老头子连忙摆了摆手道:“只是……真得不太方便。看两位姑娘这身衣着,如何能住在我家呢?”

    望着老头子,清心的眉头缓缓地蹙了起来。

    这一望,老头子顿时有些招架不住了,连忙道:“我就带两位看看吧,看了。两位姑娘就明白了。”

    说着,老头子领着两人沿着田边的小路缓缓朝着村庄走去,那些个村民依旧远远地围观着,一个个睁大了眼睛,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更是看得都丢了魂了。

    ……

    此时,就在其中一座不起眼的茅草屋里,普贤正透过窗棂的缝隙远远地看着她们。

    一旁的僧人低声问道:“师傅,我们等的,莫非就是她们?”

    普贤微微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什么都别做。尽力维持好整个村庄就行了。”深深吸了口气,普贤叹道:“尽力维持好整个村庄就行了,务必,不能让她们看出一点端倪。”

    “弟子明白了。”

    ……

    就在这一副专门为她而创造的假象中,清心紧跟着老农缓缓地走着,兴高采烈地四下张望。

    扛着稻米呆呆望着她的少年,赶着耕牛背着斗笠的牧童,院子里套在石磨上的驴……

    在她的眼中,这平凡村落中的所有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每一件事,都是她在斜月三星洞,在兜率宫没见过的。

    那笑容,看得身后的诗雨萱都有些无奈了。

    这真的是为了见悟空师叔吗?还是说单纯只是找了个借口出来外面溜达一圈?

    走了好一会,老农指着前方道:“那便是老头子的家了。”

    远远地,两人看到了一座小小的茅草物,破旧的篱笆围成的院子,那墙看上去根本就是用乱石堆积而成,屋顶上的稻草更是有深有浅,估摸着该是修修补补了许多次。

    在那院落中,一个看上去已经有八十好几,老态龙钟的婆婆正坐在小凳子上倒腾着遍地的稻谷。

    “这位是……”

    “这是……我娘。”

    “那老爷爷您的儿女呢?”

    那老农微微一愣,好一会,才低声道:“有一个儿子,二十几年前,不慎被老虎咬死了。我那婆娘也因此害了病……之后,这家里就只剩下我们母子二人。”

    闻言,清心连忙尴尬地闭上嘴巴,不敢再问。

    一路上,在他们的身后,一众村民都远远地跟着,好奇地张望。

    待到走进了院落,清心缓缓走上前去躬身拱手道:“奶奶好。”

    那婆婆一惊,连忙抬起头来,却是恍惚了半天,道:“谁……谁?”

    老农低声道:“我娘眼睛不太好使。”

    说着,走到婆婆的耳边高声吼道:“娘,家里来客人了!”

    “你说什么?”

    “我说,家里来客人了——!”

    “哦哦,客人。”说罢,那婆婆又是呆坐着不动了。

    站在最后的诗雨萱无奈地瞧着那婆婆叹道:“看来不只是眼睛,连耳朵都不太好使。这老爷爷的日子还真是……”

    清心嘟着嘴悠悠瞥了一眼诗雨萱,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白瓶子,倒出一粒金丹,塞到老农手中,道:“爷爷,这个给老奶奶吃下去,眼睛和耳朵就都好了,应该还能延寿二十年。”

    “啊?”这一说,不仅仅是老农,就连诗雨萱都怔住了。

    那老农瞧着掌心的金丹,瞧了瞧自己的母亲,又瞧了瞧清心,一时间都慌了神了。

    诗雨萱靠到清心身边,低声问道:“这是……太上老君的金丹吧?”

    “恩。”

    “你就这么给一个素未谋面的老婆婆啊?”

    “不可以吗?”清心反问道。

    “这东西……这应该是太上老君给你提升修为用的吧?多少修士做梦都想得到呀。”

    “你也想要吗?”

    “这……我……这谁不想要啊?”

    “这是我从兜率宫随手拿的。”清心拎着那瓶子在耳边摇了摇,道:“还剩下五颗,就都送给你了,回头我再找师傅要就是了。”

    说着,清心已经将瓶子塞到诗雨萱的手里。

    一时间,诗雨萱与那老农的神情是一样样地。

    眼看着这情况,清心一步步走到老农身旁,将老农手心的金丹拿了过来,轻轻放到老婆婆唇边。

    “来,婆婆张嘴,啊~”

    就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那老婆婆微微张了张嘴,将金丹含入口中。

    紧接着,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岁月留下的痕迹,仿佛正被某种力量从那老婆婆的身上一点一点地抽离。

    脸上的皱纹一点一点地减少,原本已经掉到只剩下几根的头发也飞速地长了出来,干瘪得只剩下骨头的双手也一点一点的充实了起来,就连那空洞的目光中神彩都在渐渐复苏。

    不多时,那老婆婆缓缓地站了起来,一脸惊恐地看着四周,看着笑盈盈的清心。紧接着,眼眶中热泪一滴滴地坠落。

    那四周的人也都一个个惊恐的看着她。

    “神仙啊——!是神仙啊——!”不知什么人忽然叫了起来,紧接着,那围在篱笆墙外的村民一个个又跪又拜,呼天抢地。

    院中的母子俩也都匆忙跪倒在地,不住得磕头。

    清心吓得连忙伸手去扶,一个劲地劝说他们不要再跪了。

    ……

    远远地,普贤顿时笑了出来。

    一旁的僧人不由得疑惑了起来,道:“这也太豪爽了吧,金丹,就拿来这样随便送人?当年玉帝求一颗,都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

    “你知道她是谁吗?”

    僧人缓缓摇了摇头。

    普贤长叹了口气道:“明面上,她是须菩提排行最末的入室弟子,实际上,她还有另一重身份——太上老君如今亲授的唯一弟子。”

    僧人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道:“这世间还有这等人物?”

    “本来是不会有的。”普贤淡淡笑道:“可万事,总有例外。她就是那个例外,只是不常外出行走,不广为人所知罢了。金丹对她来说算得什么?不过是太上老君闲来无事打发时间的副产物罢了,要多少,也就看心情。”

    ……

    此时,与此地相距百里不到的距离,猴子一行正缓缓地朝这里走来。(未完待续……)

    PS:还欠8000字……几天依旧交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