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一十八章:被发现了

2018-01-17 08:52:10Ctrl+D 收藏本站

    灵山,大雷音寺。

    阳光下,一株株巨大的菩提树遮天蔽日,翠绿的草坪艳丽得如同画卷一般。

    三三两两的僧人散落各处,或诵经,或品茗论道。

    那远处,一座座高耸的浮屠塔若隐若现,几只飞鸟从天空中滑翔而过。

    普贤带着两位门徒大步走在步道上,交错而过的僧人一个个停下脚步默默地向他躬身行礼。

    远远地,普贤望见了大树下盘腿而坐的文殊、正法明,还有灵吉。

    一步步朝他们走了过去,普贤躬身坐了下来,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两个门人可以离开了。

    正低头闭目的正法明微微抬头望了普贤一眼,道:“回来了?”

    “回来了。”

    “如何?”

    普贤无奈笑了笑,道:“连那女娃的一关都没过,就被识破了。看来,还是小瞧她了。”

    “你小瞧的是太上老君和须菩提。”一旁的灵吉悠悠道:“这两个人教出来的徒弟,即便是溺爱了,又岂是你能随便糊弄得了的?”

    普贤抖了抖衣袖,仰头道:“一点小挫折而已,回头再战便是了。”

    “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文殊调侃似地摇头道:“我是认栽了,今世的金蝉子,虽说修为尚未大成,可论那普渡之道,比之十世之前,却是悟得更加深了。”

    “深不深,未可知也。”普贤伸手夺过文殊手中的佛珠,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跟着他的。哪一个不是沉沦苦海之中。他渡了谁了?”

    正法明双手合十。淡淡道:“且行,且看。”

    ……

    阳光下,猴子站在山坡上静静地眺望着前方的村庄,那眉头紧紧地蹙着。

    “绕道?”天蓬冷哼道:“原来大圣爷也有绕道的时候啊?”

    猴子当即横了他一眼,转而望向骑在马上的玄奘道:“这村庄有些蹊跷,像佛门的幻术,可又似乎不是。也许是什么人给我们布的局,实在没必要涉险。”

    玄奘缓缓摇头。勒着缰绳策动白马原地打转,远远地望着那村庄道:“这一路,我们便是要不惧艰险。”

    “你这么说也在理。不过,你可想好了。如果不是那阵术法波动,我都会将它当成一个寻常村庄看待的。要真是假的,不是如来亲至,就是用了什么厉害的法宝。而且如果整个村庄都是幻术变的,那本身就已经没有渡的必要了,何必呢?”

    “那就会会那施法的人。”

    说着,玄奘两腿一夹。策动白马缓缓向前。

    “我们维持这样子进去吗?”黑熊精指着自己的脸小声问道。

    猴子摆了摆手道:“就这个样子,懒得变了。”

    说着。他幻化出金箍棒握在手中,快步跟了上去。

    顿时,眼看这一个和尚带着猴子和身躯庞大的黑熊精从山上奔下来,整个村庄一时间乱成一团,村民纷纷丢下手中的活计往回跑。

    玄奘连忙勒停了马回头看了猴子一眼,高声喊道:“诸位施主,贫僧自东土而来,往西天取经,只是路过此处。诸位无需惊慌!”

    正言语间,猴子已经跟了上来,顿着金箍棒瞧着那惊慌失措的村民悠悠道:“装还挺像的。”

    玄奘轻声问道:“大圣爷有几成把握他们是幻术?”

    “五成吧。”

    这一说,玄奘当即下马,转身交代道:“贫僧过去与他们说说,你们先不要过去,莫吓着他们。”

    “你要出了事怎么办?”

    “出了事,那就是天命。”深深吸了口气,玄奘卷起衣袖,一步步地朝缩成一团的村民走了过去。

    正当此时,猴子已经缓缓凝聚了灵气,准备一有异动,随时发作。

    随着玄奘与那村民的距离越来越近,其他人也都不自觉地做好了战斗准备,默默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一步步走到与村民相距不过一丈的距离,玄奘双手合十道:“请问,那位是村长?”

    聚在一起的十几个村民都惊恐地注视着玄奘。

    许久,人堆中猛然伸出一只手来。

    “我……我是。”

    村民们迅速让开了一条过道,一个拄拐的驼背老头缓缓走了出来。

    那老头瑟瑟发抖地干咽了口唾沫,望着玄奘轻声道:“你是人是妖?”

    “贫僧是人。”

    “那他们呢?”那老头指着玄奘身后得猴子与黑熊精问。

    “是妖。”

    这一答,村民们又是惊慌失措了起来,通通往后缩了一步。

    玄奘连忙说道:“不过,他们绝不会伤害诸位。”

    “他们是妖,你跟他们在一起,你肯定也是妖怪——!你说的谁信啊?”人群中有人尖叫了起来。

    顿时,所有人都纷纷点头,那恐惧的神色越发浓郁了。

    玄奘连忙撑起笑容道:“诸位施主,请不必顾虑,我们只是路过,借宿罢了。绝不会伤害诸位。”

    然而,无论他怎么解释,他往前一步,那些个村民就后退一步。

    ……

    小小的房间里,清心握着一个巴掌大,闪着微光的八卦,已经笑开了花。

    “这和尚,不会是有病吧?师兄就保护这么一个人呐?”

    雨萱靠在窗边眯着眼睛细细地看着,轻声道:“他大概是想跟那些村民好好谈谈吧,可惜这些村民都是你变的,他没可能说服得了。”

    说着,她将目光瞥向了另一边,远远地望着猴子,叹道:“悟空师叔,看上去比以前沧桑了好多。”

    “你以前就认识我这师兄吗?”

    “认识,我差点还拜了他为师呢。”雨萱深深吸了口气,有些落寞地说道:“那时候我还在昆仑山。因为师妹的事情。沾了些祸事。呵呵……刚认识的时候。我是纳神境,悟空师叔也是纳神境。可他是师尊的弟子,只要我拜了他为师,就可以离开昆仑山保住性命了,所以那时候我想拜他为师。可惜他不肯,刚好遇见师傅凌云子……还是在悟空师叔的煽动下,师傅才收我为徒的。”

    “那他以前是什么样子?”

    “以前?以前眼中总是带着杀气,天不怕地不怕。”

    “是啊。确实是天不怕地不怕,三界给他毁得差不多了,天庭都给他端了,我太上师傅被他弄得差点咽气。”

    “清心师叔不喜欢悟空师叔吗?”

    清心略略想了想,答道:“谈不上讨厌,但肯定也谈不上喜欢。他太能惹事了,简直就一天生的祸害。”

    “那怎么能怪他?”雨萱掩着嘴咯咯笑,轻声道:“要真都是他一个人的错,当初斜月三星洞的师叔们怎么可能倾巢而出到花果山去帮他?”

    “是啊。”清心小声嘀咕道:“而且还九个全部陨落了呢,到现在都没复活。搞得整个斜月三星洞除了师傅全叫我师叔。”

    “当时有些事,是你不知道的。”雨萱远远眺望着猴子。低声道:“悟空师叔当时真是被逼疯了,已经到了不管不顾的地步,一心想要跟太上老君同归于尽。所以,才会干出那些事。”

    清心轻轻挑了挑眉道:“是吗?我怎么觉得都是他在逼别人呢?”

    “接下来,你该现身了吧。”

    “先不现身。”清心仰着头悠悠道:“师傅的异域镜可比普贤佛的幻术高明多了,虽说伤不了人,但师兄一时半会还是识破不了的。我们就慢慢看戏呗,什么时候该出去了再出去。”

    ……

    此时,玄奘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好说歹说,总算是向村长表明了自己这一行人是没有危害的,可惜点头相信归相信,一说起借宿,那些个村民却是纷纷摇头。

    又是折腾了好久,村长最终指着村口一间已经破败的茅草屋道:“你们既然说不介意条件好坏,要不,就住那里吧。反正也只是一宿。”

    说罢,一众村民便忐忑地瞧着玄奘。

    玄奘回头看了一眼,默默点了点头,双手合十道:“那,贫僧就代一众友人谢过村长了。”

    ……

    入了夜,玄奘在那茅草屋里点起了借来的油灯,将它高高地悬到破旧的柱子上。

    小小的茅草屋看上去也就两丈宽,一丈长,那些个堆放的农具刚刚才被村民们拿走,满地的泥沙,抬起头,甚至都能望见星空了。

    还好没下雨,不然这屋顶铁定漏水。

    从玄奘身旁走过,小白龙悠悠地嘟囔了一句:“这和露宿有什么区别?”

    “也算”玄奘轻声叹道:“贫僧要悟普渡之道,自然要到人群中去,若是避世,这普渡,又有何用?”

    “这里说不准还都是幻术呢。”

    “如若是幻术,那便等施法的人出来,问个清楚。”玄奘随口答道。

    此时,猴子还在村庄里四处悄悄地查探着。

    虽说没有确切的证据,但他总感觉这整个村庄都有些不对路。

    屋子里,雨萱小心翼翼地问道:“悟空师叔感觉不到我们吗?”

    “你信不过师傅的法宝?”

    “信得过,不过,先前你都能识破普贤佛的幻术,悟空师叔见识广博,说不定也……”

    清心笑盈盈道:“我的和他的,是两个不同的幻术。普贤是需要人去运作的幻术,若非无所不知,总有算漏的地方。我这可是不可能算漏的,只要他没有直接捉到我们,永远都发现不了。”

    话音未落,只听房门“咣”的一声被踹开了。

    两人一惊,连忙回过头去。

    “总算找到了。”那门外,猴子拄着金箍棒,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说实话,可以饶你们不死。”(未完待续……)

    PS:没错……欠16000了,此恨绵绵无绝期……搞得都不好意思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