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一十九章:镇元子的决定

2018-01-17 08:52:10Ctrl+D 收藏本站

    “立即出来!否则我可就动手了!”猴子拄着金箍棒站在门口怒吼道。

    那声音在山谷中缓缓回荡着。

    远处,所有村民,乃至村中的所有牲口都停止了动作,整个村庄如同定格了一般,就连庭院中的叶片都停止了风中的摇曳。

    察觉到异样的众人匆匆从房中奔了出来,远远地眺望。

    许久,那黑漆漆的茅草屋中终于有了动静。

    率先跨出房门的,是穿着一袭道袍的雨萱,她微微低着头,目光有些闪烁。

    见到她,猴子不由得微微一愣。

    六百多年没见,加上雨萱本身外貌和修为也都有了比较大的变化,猴子一时之间没办法立即认出她来。可还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还没等猴子开口,她便躬身朝着猴子拱了拱手行礼,道:“诗雨萱参见悟空师叔。”

    这一说,猴子才幡然醒悟过来,原本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了一些,轻声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还给我布迷阵?”

    话音未落,那房中的另一个人也走出来了。

    月光下,清心穿着一袭翠绿的长裙,眉目如画,抿着嘴,睁着一双明媚的眼睛,歪着脑袋懒懒地瞧着猴子。

    那神情看上去就像一个捣乱被捉个正着,却又不肯认错的孩童一般。

    “你是谁?”

    一旁的雨萱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清心师叔,是师尊两百年前新收的入室弟子。”

    清心深深吸了口气,有些不乐意地拱手。

    “清心拜见悟空师兄。”

    “老头子还新收了个女弟子?”猴子伸手抹了把鼻子。拄着金箍棒笑道:“我还以为他不会再收了呢。”

    清心的眉头蹙了蹙。随口问道:“你怎么找到我们的?我刚刚明明已经封了所有的气息。”

    “用眼睛找的呗。这村庄才多大?理论上找不到,不代表实战的时候真的找不到。”瞧着清心,猴子伸手指了指四周,轻声道:“话说回来,这幻术是你使的?”

    “是。”

    说着,清心随手一扬,定格了的村庄中的人和牲口,包括房屋农田。所有的一切都随风飘散,消失无踪了。

    盯着清心,猴子一字一顿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玩玩而已。悟空师兄不喜欢这种玩笑,以后不开便是了。”

    “玩玩而已?”闻言,猴子当即冷哼了一声,道:“是老头子授意的吗?”

    “不是。”清心仰起头,抿着唇道:“是清心自己的决定,我从小就喜欢看耍猴。”

    一旁的雨萱差点笑了出来。一惊,连忙捂住了嘴。略带惊恐地望着猴子。

    清心脸上也是闪现了一丝笑意,又连忙收了收。

    猴子的眉头不由得蹙成了一团了,有些疑惑地瞧着眼前这女子。

    这是怎么个意思?来找茬的?

    这世界,敢拿他是猴这点开玩笑的可实在不多,这师妹算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自己是杀人不眨眼的妖王吗?

    就算原本不知道,雨萱也该会告诉她自己过往的那些劣迹才对吧?

    老头子收这么个徒弟算是怎么个意思?

    短暂的沉默之后,猴子稍稍收了收神,侧过脸去对着雨萱轻声问道:“师傅他老人家现在可还好?”

    还没等雨萱开口,清心便抢答道:“好得很。”

    这一答,猴子的目光又转而望向了她。

    “师兄们都复活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复活?”

    “师傅说暂缓。”

    “暂缓?”

    伸手撩了撩发鬓,清心悠悠道:“你的问题还没解决,万一复活了又被你害死怎么办?”

    此话一出,一旁的诗雨萱一惊,连忙往后缩了半步。

    猴子的脸顿时微微抽了抽,冷哼道:“现在斜月三星洞还在原来的地方吗?”

    “搬了。”

    “搬到哪里去了?”

    “暂时不想让你知道。”

    “你跑过来究竟有什么事?”

    一连串好似逼问犯人似的问答之后,猴子总算问到了点子上。

    清心仰起头转悠着眼睛略略想了下,深深吸了口气,撅起嘴道:“来告诉你,道家和佛门都准备要收拾你。你惹的事不小啊。”

    “这些我都知道,让他们有种一起上。”

    “还有,顺便告诉你别再惹事了,安分点。”

    “这是师傅让你说的?”

    “是我想跟你说的。你毕竟还是斜月三星洞的门徒,惹了事,祸害了师门,牵连了我等,就不好了。”

    顿时,两人又是沉默了,猴子冷冷地盯着清心,那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清心若无其事地抬头望天。

    一旁的诗雨萱,远处的玄奘等人都看得有些发愣了。

    许久,猴子哼笑了出来,悠悠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知道啊,和我一个爱惹事的师兄。”

    “知道我爱惹事还这样跟我说话?”

    “不行吗?”

    这一问,猴子顿时笑得更欢了,那笑声中渐渐多了一些别样的味道。

    清心依旧高傲的仰起头,好似没看见一般。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诗雨萱心惊胆战的。

    她见过的,有谁敢这么挑衅猴子?

    细想之下,好像也只有那被压在华山的三圣母。可那是因为她跟猴子之间有情分在,不管她如何闹腾猴子都只能让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其他还有什么人吗?

    答案是:没有。

    如果抛开清心是猴子师妹这一点,雨萱甚至丝毫不怀疑挑衅者会被当场一棍子打死。

    许久,猴子的笑声总算渐渐停歇了。深深吸了口气。回过头去望着远处玄奘等人道:“行。当然行。小师妹嘛,咱让着点也是应该。师傅他老人家时常都教导门人,应该尊老爱幼。身为师兄,自然要多迁就师弟师妹了。”

    “知道就好。难得你还记得师傅的训示,既然如此,那就安安分分地回花果山去,别再给师傅捅娄子了。”

    清心面无表情地瞧着猴子,从衣袖中掏出一片玉简朝着猴子丢了过去。被猴子稳稳接住。

    “这个是留给你的,另一片,我会给师傅。有空记得去给师傅他老人家请安,别出来了还装傻。当人家的徒弟,总该要像个徒弟。”

    一通仿佛长辈对晚辈的训示,完了,清心转身就要走。

    正当此时,猴子金箍棒重重一顿。

    只听“咣”的一声,地面龟裂了,片片土屑扬起。在脚下形成了一片淡淡的灰色迷雾。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惊,正要离去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诗雨萱的额头已经隐隐开始冒汗了。

    清心眯着眼缓缓回头。若无其事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我说过你们可以走了吗?”猴子用棍子指了指诗雨萱道:“不关你的事,让开。”

    诗雨萱默默点头,在清心鄙夷的目光中往后退了两步。

    远处的玄奘见形势不对,当即朝他们小跑了过来。

    还没等他开口,猴子已经随手一指,喝道:“放心,我不打女人。这是师门内部的事,也轮不到你插嘴。”

    玄奘连忙停下了脚步,手足无措。

    见着眼前这般情形,清心整个怔住了,那脸色明显变了变,却还是强撑起原本的那副冷漠的神情瞧着猴子道:“你想干嘛?”

    “不干嘛,师兄要教一下师妹什么叫尊重师长罢了。”

    看猴子两手握得“噼啪”作响,清心一惊,在衣袖中的手暗暗攥紧了那报讯用的两枚圆球。

    可惜的是,那距离实在太近了。

    先前她与普贤相距百丈,如今与猴子之间的距离,不过一丈。更糟糕的是,猴子的速度比普贤更快。她根本不可能有时间捏破那两枚圆球。

    只一瞬,无需清心开口威胁,猴子已经身形一晃出现在她身旁,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剧痛之下,那两枚报讯的圆球悄然掉落在地。

    惊恐地望着猴子,清心尖叫道:“你要干嘛?住手!小心我告诉师傅!”

    近在咫尺的距离,猴子瞧着清心笑道:“奉劝你还是别使用那些个法宝了,你用一样,我没收一样。如果你觉得不满意,可以让师傅来找我要回去。”

    ……

    大约两刻之后,清心被猴子用她随身携带的捆仙索五花大绑挂到了树上,骂骂咧咧地,猴子则盘着手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

    “你个无赖!无耻之徒!我一定要向师傅告状!一定会的!”

    “去告吧,找师傅告你师兄我状的还少吗?这方面玉帝有经验,有空你可以多跟他交流一下心得。”

    “你——!迟早我一定会报复的!你给我小心点!”

    “我等着你的报复。”回过头,猴子指着诗雨萱道:“明天天亮之前不准放她下来,不然我就把你也一起挂上去。没情面讲,懂吗?”

    雨萱连忙点了点头。

    “雨萱你!”

    缓缓地抬头,猴子嬉笑着瞧着清心道:“好好在这里呆着吧。你还嫩得很。有空呢,让师傅教教你什么叫天高地厚。光牙尖嘴利是没用的,拳头,才是道理。”

    说着,猴子拍了拍手,领着玄奘等人扬长而去。

    小白龙还时不时回过头来望她一眼,那目光透着无限的同情。

    若换着一般的师门,师妹招惹师兄,惹了也就惹了。坏就坏在她的师兄是这位大圣爷。此时此刻,小白龙只想对她说:“没死算走运了,知足吧。”

    一路上,玄奘缓缓走到猴子身旁,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圣爷,她毕竟是你师妹,就这么……悬着,恐怕以后见了须菩提祖师不好交代吧?”

    猴子摆了摆手道:“我需要对他交代什么吗?他算计我也没向我交代过。见了面,叫声师傅便是了,他也不会想与我多说的。再说了,就她这性格,比我还破,受点挫折也好。法器我都留给诗雨萱了,解开也就一瞬间的事。真有事她懂怎么做的。”

    说着,猴子又低声喃喃自语道:“妈的,还以为是来给你找茬的,没想到是来给我找茬的。”

    ……

    大树下,清心重重地喘息着,怒目瞪着诗雨萱。

    “师叔,我真不能放你下来。”

    “他都已经走远了!”

    “可他还会回来的,悟空师叔的性格你不知道,他说捆你到天亮,就肯定捆你到天亮。说不准,他正在附近监视着呢。”

    “你那么怕他干什么?”

    “因为他是大圣爷啊。”诗雨萱低下头,小声嘀咕道:“大圣爷不可怕,这世界还有谁可怕啊?”

    闻言,清心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那悬空的脚用力一蹬,捆仙索顿时勒得更紧了,痛得直冒冷汗。

    咬着牙憋了许久,她尖叫道:“他早晚会后悔的!”

    ……

    此时,万寿山五庄观的大殿中,烛火吱吱地燃烧着,偶然爆开几粒烛花。

    昏红的大殿中,镇元子与匍匐在地的太乙真人默默相对,整个大殿寂静无声。

    许久,镇元子捋了捋长须道:“你先抬起头来吧。”

    “万寿大仙不答应,弟子便不抬起头来!”

    镇元子不由得笑了,无奈叹道:“这样没意思的。你好歹也是天上地下有数的地仙,何必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搞得自己好像那些个凡夫俗子一样,自降身价。”

    太乙真人依旧匍匐在地,高声答道:“兹事体大,太乙也是无奈之举,还请万寿大仙见谅。”

    “这事情你那师傅都不管了,你管有什么用?”

    “太乙自知人微言轻,所以只能求助于万寿大仙。那玄奘西行证道,当真是非比寻常。当日一战,我道家损失惨重,那佛门早已呈掌握三界之势。若此次玄奘证道普渡再成,佛门必大盛。届时,我道家必沦为二流教派。再掌三界之日,遥遥无期。想当日,便是因为众大能错估了妖猴的实力,才铸成大错,今日万万不可再重蹈覆辙了呀。还请万寿大仙念及天下同门,早日出手干预!”

    话到此处,太乙真人已是痛哭流涕,以袖拭泪。

    镇元子捋着长须注视着匍匐在地的太乙真人沉默了许久,轻声问道:“你去见过通天教主了吗?”

    “见过了。”

    “他怎么说?”

    “通天师叔说按师傅的意思办。”

    “兜率宫去过了吗?”

    “去过了。”

    “老君跟你怎么说?”

    “太乙去了三次,老君始终不肯接见。”

    “斜月三星洞呢?”

    “同样不肯接见,只以琐事推搪。”

    镇元子微微仰着身子,捋着长须笑道:“合着,是老夫不够坚决,所以你总往老夫这里跑?”

    “万寿大仙怎么能这么说呢?”太乙真人连忙仰起头,面色惊恐。

    “那不然怎么说?”镇元子反问道。

    这一问,太乙真人却也只能微微低下头去。

    又是沉默了许久,镇元子朝殿外望了望,撑着膝盖轻声叹道:“这样吧,西行究竟是利是弊,老夫暂时也不断言。反正呢,他们一行,也会路过万寿山。既然如此,老夫就请他们在这里小住些时日,届时,再做打算吧。”(未完待续……)

    PS:没错,欠了个整数,两万字了……我擦。

    接下来希望能加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