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二十章:五庄观

2018-01-17 08:52:10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三重天。

    如荫绿木间,清心气冲冲地走着,雨萱踏着碎步紧紧跟随。

    “师叔,这真不能怪我,悟空师叔的脾气你不知道,真生起气来,连南天门都给攻破了,玉帝不也给他杀了一个吗?真要放你下来,万一被他看到了,可就不是吊一夜这么简单了。雨萱真的不是有意不放师叔下来啊。”

    清心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冷冷地瞥了雨萱一眼道:“跟着那猴头去,别跟着我。”

    “师叔……”

    “他才是你师叔,我不是了。”

    说罢,清心迈开步伐继续往前走,脸色阴沉。

    雨萱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得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低声劝道:“师叔,悟空师叔真是招惹不得的。你看连太乙真人都拿他没办法,要求助万寿大仙。你别听万寿大仙左一个收拾右一个收拾的,那都是说的场面话,当年悟空师叔都还没突破到天道修为,他自己不也被打得满地找牙吗?不是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出手相救,他早就神形俱灭了。”

    “所以我就该咽下这口气吗?这世间难道还真没人治得了他?”

    “有。”

    “谁?”清心当即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诗雨萱。

    眨巴着眼睛,雨萱扭扭捏捏地答道:“如来。”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难道你要我去找如来?换一个。”

    “还有一个,就只剩下三圣母了。”

    “三圣母?”清心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

    “对,找三圣母。”雨萱点了点头道:“悟空师叔对她绝对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师叔可以试试……试试到华山去找三圣母。她现在被二郎神压在华山下。已经六百多年了。兴许她会愿意帮师叔出这个头也说不定。”

    闻言,清心的眼神顿时变得冷淡了许多,喃喃自语道:“去找他老婆来帮我出气,丢不丢人?”

    说罢,扭过头又是迈开步子气冲冲地朝前走,雨萱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这一路遭遇的兜率宫道童,一个个望见清心这幅神色皆恨不得绕道走,实在躲不过的。便默默立定行礼。

    真要论起来,他们一个个都还是清心的师兄,可惜这入室弟子与那旁的弟子地位实在相差甚多,再加上太上老君的宠爱,清心的任性。这小师妹清心一旦生起气来,他们这些当师兄的除了躲还能如何?

    转眼之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小阁楼前。

    清心站在楼前抬头望了两眼,便迈开脚步要朝里走。

    一旁把门的道童连忙拦了上来,低声道:“清心师妹,这里没有师傅的手令。是不能擅自进入的。”

    瞧着他,清心冷冷道:“我找师傅。”

    “师傅不在里面。”

    “师傅在不在。我进去一看便知,不用你来说。”

    “可这里没有师傅的手令,任何人等不得擅闯。”

    这一说,清心当即笑了出来,笑得那道童一阵心慌。

    指着自己的脸,清心对那道徒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就是手令,兜率宫就没有我清心去不得的地方。”

    说罢,清心一把推开道童,大步跨过了阁楼的门槛。

    那道童也不敢强加阻止,只能在身后默默地跟着。

    闯入空荡荡的阁楼中,清心气冲冲地踢开了一个又一个的房门,转眼之间,已经将整个阁楼搜了个遍,可惜什么都没找到。

    翻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清心只好叉着腰在阁楼的大厅中来回踱着步,冥思苦想。

    那门外兜率宫的道童已经聚集四五个,一个个都是远远地看着,没有人敢开口制止。

    雨萱小心翼翼地说道:“会不会老君真的不在呢?”

    “肯定是躲起来了。”清心气鼓鼓地说道:“就不该提前告诉他我来找他干嘛。”

    “也许老君有什么事呢?”

    “他早退隐了,还能有什么事?平日里什么闭关云游之类的都是说给玉帝听的,骗谁啊?”

    正当此时,已经身为兜率宫大管家的雀儿从门外走了进来,望见遍地的狼藉,轻声问道:“清心妹妹怎么啦?”

    清心淡淡望了她一眼,稍稍收了收脸上的怒意,抿着唇嘟囔道:“没什么,找师傅呢。不知道老头子跑哪里去了。”

    “师傅有些琐事要处理,所以得离开兜率宫几天。”瞧着清心,雀儿恬静地笑了笑。

    这一说,清心不由得看着雀儿发愣了。

    许久,她狐疑地转过身去一步步走到一旁放置的一个一人高的精致木盒前。

    雀儿顿时一惊,不自觉地伸出一只手要去制止。

    还没等雀儿开口,只听清心故意拉长了声音道:“他在不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了。”

    说着,她已经伸手翻开了木盒盖子,随手抓起了一把木盒中的黑色碎末。

    在场的众人不由得都有些错愕了。

    ……

    阁楼的地下室中,两个老头挤在狭小的空间里面面相觑。

    须菩提低声问道:“那个……是天道石的粉末吧?”

    太上老君苦着脸点了点头:“本想留个纪念的。”

    须菩提捋着长须笑了出来,道:“你教出来的好徒弟呀。”

    “你没份教吗?怎么就是老夫一个人的错了?”白了须菩提一眼,太上老君悠悠道:“别急,她找不到我,自然会去找你。到时候有你苦头吃的。”

    稍稍沉默了一下,太上老君又愤愤道:“你怎么就想得出让她去见那猴子呢?以她那脾气,再加上那猴子的脾气,这两个人撞在一起能不出事?”

    “你之前不是还让我早点让他们相会吗?”

    “那是一回事吗?老夫是让你告知他们真相再让他们相会。哪有你这样操办的?”

    “我这么操办怎么啦?”

    太上老君把脸一撇。叹道:“这么操办害人不浅。亏你还是个大能,尽干缺德事。徒有虚名,徒有虚名呐。”

    ……

    握着那把天道石的粉末,清心又在阁楼的大厅中绕了几圈。

    许久,那紧蹙的眉头总算缓缓松开了。

    “难道真的不在?”

    “师傅真的不在。”一旁的雀儿附和道。

    稍稍犹豫了一下,清心这才无奈地将手中天道石的粉末洒回了木盒中,拍了拍手,将木盒盖好。

    缓缓走到清心身旁。雀儿轻声问道:“清心妹妹这是怎么啦?生那么大气,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个混蛋……算了,不说了。”转过头,清心望向了一旁呆站着的几个道童。

    那些个道童被她这么一望,当即一惊,一个个连忙往后退了两步。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清心伸手指了指其中的两位道童便道:“你,还有你,带上师傅的法宝,跟我下界收拾那猴子!”

    ……

    正当此时。猴子一行已经缓缓来到万寿山下,望见了那座依附于五庄观的万寿城。不禁感叹。

    与一般凡间的城池不同,这是一座开放式的城市,没有城墙,甚至连用于防御的法阵都少见。

    层层叠叠的房屋,雅致的庭院,宽敞的街道,络绎不绝的行人,空中时不时可以见到驾驭法器滑翔而过的修士。

    甚至在这些修士之中,还混杂了一些妖怪,看上去,周围镇元子的门徒对他们并不排斥。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当初几位妖王会想方设法从镇元子手上交换法器丹药了。

    一来,五庄观与昆仑山不同,并不十分排斥妖怪。二来,五庄观也不同于斜月三星洞那样偏安一隅,他们拥有庞大的人力物力,能够供给得起数量庞大,同时又价值低廉的丹药和法器。

    当然,这里也不完全是一个开放的修仙社会。无论何时,它都牢牢掌握在镇元子的手中,唯镇元子马首是瞻。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镇元子能一声令下就让六妖王半个丹药都拿不到的原因了。

    回过头,猴子瞧着玄奘轻声问道:“进去吗?”

    “为何不进?”玄奘淡淡笑道:“既然来了,总要看上一看,涨一涨见识。”

    说着,玄奘已经迈开步伐沿着宽敞的步道朝万寿城走去,其他人等也一律跟了上来。

    不多时,一位道徒拦住了众人的去路,躬身拱手道:“几位想必是往西天取经的吧?”

    猴子一步抢先拦到了玄奘身前,棍子一顿,握着手中的果子啃了一口,懒洋洋地答道:“没错,有何指教?”

    “这位想必就是大圣爷吧?”

    猴子瞧着那道徒,面无表情地说道:“先说说你有什么指教吧。”

    被这么一说,那道徒望猴子的眼神目光都有些闪烁了,连忙转向相对面善一些的玄奘拱手道:“家师镇元子想请几位入住五庄观,特命弟子前来引路。”

    “去五庄观?”猴子顿时失笑了,悠悠道:“有人参果送吗?”

    “家师已经命人备下两个,一个给大圣爷,一个给玄奘法师。权当见面之礼。”

    “两个怎么够?”猴子随手把果子一抛,道:“你数数我们这里有多少人,要不识数我帮你数。”

    那道徒怔了一怔,伸手点了点,道:“总……总共五人……”

    “你数错了吧?”

    “这……”道徒仰头又是数了一遍,来回掐算了半天,苦着脸低声道:“大圣爷,玄奘法师,加上这位龙兄,还有熊兄,以及这位先生,总共五人,没错呀。”

    猴子随手一指,却是指中了那匹马,道:“它不算吗?”

    “马?”闻言,那道徒眼角顿时抽了抽。

    一旁小白龙已经是强忍着不笑了。

    只见猴子往前一步靠到那道徒身前,笑嘻嘻地说道:“它是一匹马没错,但它是一匹有佛性的马。跟着玄奘法师从东土走到这里,更是一匹神马。你说,你该不该也给它一个人参果?”

    “大圣爷莫捉弄小的了。”犹豫了许久,那道徒抹了一把额角的汗,强撑起笑脸低声道:“这人参果何其珍贵,怎么能给一匹马吃呢?大圣爷说笑了,说笑了。”

    玄奘也连忙说道:“大圣爷,既然万寿大仙诚意邀请,我们就去住上一住吧。也莫为难这位道长了。”

    见玄奘开口了,猴子才悠悠往后退了一步,却又用手指搓了搓道徒的肩道:“说好的,五个,少半个,跟你没完。”

    那道徒惊恐地点了点头。

    在那道徒的带领下,一行人直接绕过了万寿城,一步步攀上了万寿山的石阶。

    上了山顶,一行人远远地就看见镇元子领着十几个门徒守在门外。

    看到猴子的瞬间,镇元子脸上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又迅速恢复了淡淡的笑,轻声道:“大圣爷,玄奘法师,一路辛苦了。”

    玄奘连忙答道:“哪里哪里,劳烦万寿大仙久候,贫僧何德何能?”

    两边的人缓缓聚拢到一处,互相躬身行礼,唯独猴子只是棍子一顿,仰着头意味深长地瞧着镇元子。

    稍稍收了收神,镇元子侧过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对玄奘道:“诸位一路劳顿,还是先到观里放下行李安顿一下,稍后,再做打算吧。”

    玄奘双手合十道:“叨扰万寿大仙了。”

    紧接着,在一名道徒的带领下,小白龙牵着白马朝着专门准备的马厩前去。其余人等则随镇元子缓缓攀上了宽敞的石阶,跨过大门的门槛,一步步朝五庄观的深处走去。

    由始至终,猴子都是不发一言,默默地注意着镇元子,而镇元子则是刻意闪避猴子的目光,一心与玄奘交谈。

    说起来,六百多年前的那一战,镇元子是猴子的手下败将,时至今日,当日的恩怨依旧未化解。以镇元子的身份,要他主动朝猴子低头,那得是多大的面子?这让猴子如何能不疑呢?

    走过宽广的广场,跨过精致的拱桥,绕过狭长的回廊,一行人很快来到位于五庄观侧方的庭院中。

    放眼望去,独栋的小阁楼,四周鸟语花香,一片雅致景观。

    进了阁楼,迎面而来的是高耸的博古架,各种用品摆设均极其讲究。

    对拥有过齐天宫的猴子来说或许没什么,可真要论起来,这恐怕该是玄奘今世住过的最好的房子了。

    指着一众弟子帮忙将行李放好后,镇元子又转而轻声对玄奘道:“贫道听闻玄奘法师决心证道普渡,甚感好奇。稍后,还请玄奘法师为贫道讲一讲,这普渡之道。”(未完待续……)

    PS:没还……但起码今天没欠更多了。弱弱求个月票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