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二十一章:人参果

2018-01-17 08:52:10Ctrl+D 收藏本站

    被镇元子这么一问,玄奘不由得微微一愣。

    其他人倒是不以为意,只当是客套话,依旧该干嘛干嘛,可玄奘却是知道这句话的分量的。

    道与佛,乃是两派,虽说并无直接冲突,但到底是教义不同。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若是玄奘主动提出也就罢了,这堂堂万寿大仙镇元子,道家仅有的几位大能之一,竟然说出对归属于佛法的“普渡”好奇,要玄奘来给自己讲一讲这样的话,这确实不得不让玄奘感到疑惑。

    一时间,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玄奘竟也有些拿捏不定了。

    当然,此时在场的人之中疑惑的也不仅仅是玄奘,那一旁的猴子双目早已眯成一条缝。

    就在不久之前,清心不是才告诉猴子道家也被他给招惹了吗?要说三清或者须菩提出手阻挠,猴子实在不大相信。这不是他们的作风。想来想去,几位大能之中还真就只有这位愣头青镇元子有可能强出头。

    莫非所谓的招惹了道家,指的就是他?

    想到这儿,猴子的眉头微微挑了挑,看镇元子的目光越发意味深长了。

    见玄奘略略有些犹豫,镇元子又接着拱手道:“还希望玄奘法师不吝赐教。”

    说着,躬身便作势要拜。

    玄奘一惊,只得连忙上前搀扶,道:“万寿大仙多礼了,此礼玄奘万万受不起。”

    “那玄奘法师是答应咯?”仰起头,镇元子笑眯眯地瞧着玄奘。

    “这……”呆呆地眨巴着眼睛。玄奘望向了一旁的猴子。又犹豫了好一会。才双手合十,轻声道:“玄奘……尽力而为便是了。”

    闻言,镇元子才缓缓仰起身子,捋着长须笑道:“贫道在此先行谢过玄奘法师了。”

    玄奘双手合十,回道:“不敢。”

    一旁的猴子那眉头早已蹙成了八字。

    就这态度,猴子打死也不相信镇元子无所图谋。

    正当此时,几位道徒端着各色菜肴从门外缓缓走了进来,迅速摆满了五颜六色的一桌子。

    其中一位道徒缓缓走到镇元子身旁道:“师傅。斋菜都准备好了。”

    镇元子点了点头,又朝玄奘道:“这是我五庄观特地为诸位备下的斋菜,诸位还请慢用。一路旅途劳顿,贫道也不打搅诸位休息了。待午后,贫道再派人过来接玄奘法师。”

    玄奘双手合十,躬身道:“有劳万寿大仙了。”

    “贫道,告辞。”说罢,镇元子转身便往外走,那一众道徒也紧紧相随,只留下一个守在门外随时听候差遣。

    待镇元子走后。众人才缓缓朝着那桌子菜肴围了过去。

    原本简单的斋菜在五庄观的厨子手中变化出了无数的花样,远远看去。有飞禽,有走兽,有鲜花,有绿叶,各种花样菜式,就好似一件件的艺术品,甚至都已经让人难以辨别它原本的材料了。

    看到这些个菜式,小白龙顿时乐开了花:“这才像人吃的东西嘛,不错,不比我西海龙宫的大厨差。不过,还得试试味道才能最终定论。”

    说罢,他拿起筷子一顿,就往那菜肴伸了过去。

    可还没等他触碰到那菜肴,只听“啪”的一声,那手已经被猴子给拍开了。

    这一拍,小白龙顿时一愣,连忙双手捧起筷子送到猴子面前,笑嘻嘻地说道:“对对,应该大圣爷先动筷子。你瞧敖烈,这太久没吃好东西了,连馋虫都养出来了。哎,糊涂,糊涂。”

    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掌自己的嘴。

    伸手接过小白龙递过来的筷子,猴子淡淡瞥了他一眼,叹道:“那么嘴馋,毒死了也不冤枉啊。”

    “有毒?”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皆怔住了。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道:“应该不至于吧,毕竟,他可是万寿大仙啊。”

    “你懂什么?他邀我们来能是好意吗?你倒说说,就凭我跟他的那些个过节,什么情况下他会热情款待我们?还是小心为妙。”说着,猴子一脚踩到椅子上,伸长了筷子在那些个菜里翻,道道灵力透过他的手,顺着筷子流入那菜肴之中。

    直到满桌如同艺术品般的菜肴都已经被翻得七零八落了,猴子才摆了摆手道:“确认过没有毒了,吃吧。”

    说罢,自己却是将筷子往桌上一放,转身朝门外走了出去,留下众人对着一桌菜肴面面相觑。

    好一会,小白龙瞧着那菜肴缓缓地笑了出来,道:“大圣爷,是不是太过了?万寿大仙怎么可能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仰起头,他才发现其他人不只是没有笑,还一个个神情严肃,只得连忙收了收脸上的笑意。

    许久,天蓬淡淡叹了口气道:“小心点没什么不好的,既然确认过没有毒了,就吃吧。”

    说着,率先坐到了椅子上。

    ……

    此时,五庄观的另一处,一个道徒端着该有红布的盘子缓缓走入了大殿中。

    “师傅,人参果已经摘好了,一共五个。”

    正盘腿闭目而坐的镇元子缓缓睁开了一只眼睛。

    那道徒立即将红布揭开了一角。

    那红布下,一个个白色如婴儿形状的人参果放射着乳白色的微光。

    将那红布又重新盖上,道徒轻声问道:“师傅,是否现在将人参果送过去?”

    缓缓闭上双目,镇元子低声道:“先放着吧,不急。等为师与那玄奘法师谈过了,再行决定。”

    “弟子遵命。”

    那道徒朝着镇元子躬了躬身子,双手端着装有人参果的盘子缓缓退出了大殿外。

    ……

    此时,猴子正在五庄观中四处搜寻着。

    偌大的五庄观。如同宫殿一般的规模。这居住其中的。却仅仅不过六七十名道徒。至于防御法阵,虽说不少,却都没有启动,以至于猴子如入无人之境。

    就这一会的功夫,玄奘等人连饭都还没吃完呢,猴子便已经几乎搜遍了整个五庄观,甚至已经去过了人参果树下,然而。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兴致索然的猴子只得转而回到居住的阁楼。

    转眼之间,已是午后,镇元子果然派人来了。

    那道徒刚一跨过门槛,便见猴子的金箍棒横在身前。

    翘着二郎腿,猴子晃晃悠悠地瞧着那道徒。

    见状,那道徒只得停下了脚步,隔着金箍棒朝玄奘行了个礼,又朝猴子行了个礼,道:“家师命弟子前来接玄奘法师往正殿一行。”

    猴子仰起头,笑嘻嘻地问道:“我一块去行吗?”

    “行。”

    “那其他人一起去呢?”

    “也行。”

    扭过头。猴子朝着其他几个人摆了摆手道:“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到大殿走一趟吧。”

    “几位请。”说着。那道徒便侧过身去随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个果然起身随行。

    不多时,在那道徒的引领下,众人便来到大殿中。

    见到众人,镇元子依旧如同先前那般客气,当即起身相迎。

    双方互相见了礼,待到各自入座,上了茶,镇元子轻声道:“关于这‘普渡’,贫道一直有一事不解,还请玄奘法师阐明。”

    “万寿大仙请讲。”玄奘当即道。

    镇元子清了请嗓子道:“所谓普渡普渡,这‘普’,属众生大同之意,这‘渡’,是抵达彼岸。贫道如此说,可有错漏?”

    “未有错漏。”

    “哦?”闻言,镇元子淡淡笑了笑,捋着长须道:“既然如此,那么贫道就得好奇地问上一句了,这彼岸,究竟是在何方?”

    玄奘微微仰起头,略略思索了一番,双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彼岸,所相对者,在于苦海也。渡,乃是助其脱离苦海之意。彼岸所指,自然是极乐之所在了。”

    镇元子一手捋着长须,呵呵地笑了起来,道:“那可否请玄奘法师将这‘极乐’,细细说与贫道听啊?”

    “贫僧献丑了。”玄奘微微躬身,又稍稍顿了顿,似是理清一下思路,开口道:“这所谓极乐之所,并非一实地,乃在于顿悟了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脱八苦之意……”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镇元子不断地问,玄奘则是有问必答。时不时地,镇元子都会点头表示赞同。

    一旁的猴子看得都有些发懵了。

    这怎么看,镇元子都并没有刁难的意思,反倒是一副虚心讨教的态度。

    这算怎么回事?

    难道堂堂万寿大仙也打算改投门派了?

    要真这样,那还真是好事一件呢。有这么一员名扬三界的大能压阵,这西行之路想必会畅顺许多才是。

    就这么听了许久,两人从何为普渡,又讲到了如何证道普渡,讲道了证道普渡的各种细节。

    这一部分,玄奘坦言自己还没有真正顿悟,那镇元子也表示谅解,甚至开口提出了一些小建议。

    那态度还真是和蔼至极。

    “难道是我多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猴子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两人越聊越玄,渐渐地,在场的众人,恐怕只剩下玄奘听得懂了。

    伸了伸懒腰,猴子留下众人,自己拄着金箍棒缓缓地走出殿外抬头望天,做出一脸茫然的样子。可直到此时,他还依旧用神识死死地锁定玄奘的所在,四周方圆一里的范围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然而,镇元子态度依旧如故,并没有要撕破脸皮干点什么的意思。

    “嘿,看来还真是我想多了。”无奈地摇了摇头,猴子转身返回殿内。

    镇元子到底是道家大能。许多法门。放诸佛门道门。其实是相通的。玄奘只需说一句,那镇元子便可意会玄奘之所想,进而举一反三。

    不多时,那大殿内的论法便已经接近尾声,玄奘已再无可讲解之事,只得俯首拜服。

    那镇元子也不多做刁难,只哈哈大笑起来,伸手一扬。一直守候在一旁的道徒便将盖着红布的盘子送到了镇元子面前。

    “贫道谢过玄奘法师今日讲解了,普渡之道,着实令贫道茅塞顿开啊。若此道得证,当真是众生之福。”伸手揭开那红布,镇元子轻笑道:“这,乃是我观中自种的人参果,一共五个,就送与诸位了,只当是玄奘法师今日为贫道讲解之资,聊表心意。还请玄奘法师不要推辞。”

    望见那一个个散发着柔和光芒,呈婴儿形状的人参果。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三界皆知,人参果乃是与天庭蟠桃齐名的延寿宝物,在场的,天蓬、小白龙更是吃过蟠桃的。即便是此时,一行人的行囊中,也还有三个蟠桃。对他们来说,蟠桃算不得什么。

    可这两者功效齐名,这稀罕程度,可就不可等同而语了。

    虽说蟠桃种在九重天,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成熟所需时间又极为漫长,但到底是有一整个蟠桃园,千千万万的蟠桃树。真算下来,凡间一天,天庭就有数枚蟠桃成熟。而这人参果树天上地下,却是只此一棵,别无分号,所需成熟时间,更是凡间上万年。再加上人参果摘取之后保存时间极短,这三界之中听过它名号的人多了,可真正见过的,却是极少,更别提有机会一饱口福的了。

    这在场的人当中,也仅有天蓬早年当天庭侍卫的时候,曾在镇元子礼尚往来,进献人参果给玉帝之时闻过味道。至于之后天蓬与镇元子的那次私下会面中镇元子拿出的有人参果味道的茶,那算不得。

    端着那盘子,道徒缓缓地走到玄奘面前,躬下身去,轻声道:“玄奘法师,请。”

    玄奘望着那盘中的人参果,稍稍犹豫了一番道:“无功不受禄,这礼,玄奘收不得。”

    “收了吧。”镇元子淡淡叹道:“贫道已经说了,就当是玄奘法师今日为贫道讲解之资。这人参果自果树上摘下之后,只可保存一日。既然已经摘下来了,还请玄奘法师不要推辞,以至暴殄了天物。藏经值万贯。只要玄奘法师日后参悟了这普渡之道的真义,记得回到五庄观中与贫道讲上一讲,贫道,也就心满意足了。”

    闻言,玄奘朝着猴子望了过去,在确认猴子没有明确表示反对之后,才双手合十,躬身道:“既然如此,玄奘就谢过万寿大仙了。”

    此时,已是夜幕降临。

    接过人参果,道别了镇元子,众人便在道徒的引领下返回了住所。

    这刚一回到住所,猴子便又将刚到手的人参果检查了一遍,在确认无毒之后才放心发给众人。

    黑熊精乐呵呵地将人参果藏在袖中,时不时闻一下,说是要留多一夜,明天再吃。

    小白龙便不用说了,接过手就开始吃,细嚼慢咽,一副享受之至的神情。

    天蓬拿了人参果,则坐在月光下细细地查看着,似乎很是好奇这果子为何会生成婴儿形状。

    猴子干脆没拿,和玄奘的那一个一起依旧放才盘中,摆在桌上。自己默默地走出门外担负起守夜的责任。

    时间就这么缓缓过了,到了深夜,盘腿坐在屋顶上的猴子低头望见天蓬还捧着人参果坐在院子里看,忍不住说了一句:“别看了,再看都让你看坏了。还是赶紧吃吧。如果是想着明天一早送过去给霓裳仙子呢,我那还有一个,拿去便是了。”

    天蓬抚着如同白玉一般的果体道:“谢大圣爷的好意了,霓裳已经有蟠桃,再吃这人参果,也是毫无意义。若只是想尝鲜,等天蓬记住味道了,往后见了面变两个,也是一样的。”

    “嘿,我还以为你在琢磨着怎么开口去送人参果呢。”

    “在下既然答应了西行,就不会随便离开。”

    猴子长长叹了口气道:“这点我还是相信你的。”

    正当此时,小白龙推开房门从里面捂着肚子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嘴里嘟囔着:“这镇元子,果然不怀好意,送人参果就送嘛,还要阴我们一道,也真是的。”

    这一说,猴子连忙站了起来,厉声喝道:“发生什么事了?”

    仰起头,小白龙朝着猴子咧了咧嘴笑道:“也没什么,大圣爷不用紧张。镇元子那家伙,送人参果也不说明一下人参果的食用方法。这东西跟蟠桃不同,吃的时候……嘿嘿,吃的时候必须运动灵力,不然的话就会紊乱经脉。不过也没啥,自己调息一下就可以了。我刚刚不知道,直接就给吃了,结果现在发作了。”

    说着,他呵呵地笑了起来。在场的猴子,天蓬,却已经脸色煞白。

    ……

    此时,一个道徒匆匆奔入烛火通明的大殿中,跪倒在镇元子面前,低声报道:“师傅,那负责供玄奘法师一行人差遣的弟子刚刚报了三更了。”

    “哦?”镇元子睁开双目,缓缓笑了出来,悠悠叹道:“这么说,玄奘已经吃下人参果咯?吃了就好,吃了就好。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个吃人参果的佛教门徒呢。”(未完待续……)

    PS:五千字大章,现在欠一万九,没错,今天还没过,所以还不能算进去~

    甲鱼去接着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