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二十五章:后手

2018-01-17 08:52:07Ctrl+D 收藏本站

    四面八方,好几拨的妖军正浩浩荡荡地往万寿山赶,天庭也已经处于最高戒备,整个世界似乎都已经闻风而动,那神经绷到了极致。

    然而,就在此时,天蓬的出现却暂时停止了局势朝着更加恶劣方向发展的趋势。

    人参果树上,天蓬缓缓现出了真身,这让远处的猴子都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头。

    高空中的太乙真人悄悄止住了自己即将出手的术法。

    镇元子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带疑惑,不解。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许久,现出了猪形的天蓬缓缓睁开双目,淡淡叹了口气,轻声道:“方才,万寿大仙问天蓬这是不是真身……现在这个,是天蓬如今的真身了,一只猪……妖。”

    镇元子微微愣了神,望着这臃肿的身躯,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了。

    原本的那个威风凛凛,英俊果敢的天将,最终竟变成了一只猪。虽说早有耳闻,但当亲眼所见,这一刻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微微躬身拱手,天蓬轻声叹道:“万寿大仙八百年前与天蓬说的话,天蓬一直没忘。‘薄命的不只是红颜,还有忠良。’……真是好句啊。只可惜昔日天蓬执念甚深,看不透,有负了万寿大仙的提醒。”

    镇元子微微迟疑,轻声问道:“所以,你后悔了?”

    “恩。”天蓬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镇元子不由得笑了出来。神色之中带着无尽的嘲讽,悠悠道:“后悔了,所以就选择跟着这妖猴。当起了真正的妖怪了?这么说的话,贫道当年,倒是看走眼了。”

    天蓬低头凝视着脚下粗大的树干,道:“天蓬真的后悔了,天蓬以为,当忠良只是薄命那么简单,然而代价。远远超乎天蓬的意料。就如万寿大仙方才所说:在大义面前,性命算得了什么?薄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所有,连所谓的大义,也一并失去了。这便是如今天蓬的处境了。”

    “这么多年了,天蓬一直在想。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导致这样一个结局。当忠良,难道就一定会薄命吗?不仅仅是薄命,还会害了自己周围所有的人,换回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想了足足六百多年呐……直到再次见到万寿大仙,见到人参果,看见万寿大仙如同过往的天蓬一样去捍卫自己的‘大义’。”

    “你想说什么?”镇元子的双目顿时缓缓眯成了一条缝,意味深长地瞧着天蓬。

    缓缓地回过头,天蓬望向了远处天边飞舞的一驾驾天庭的战车。道:“这里的事情,此刻怕是已经传遍了三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万寿大仙是否能意料得到呢?”

    “这……”

    “万妖会群集万寿山,道家的势力,也是如此。一场大战一触即发。”天蓬悠悠叹道:“而这一切,将与佛门无关。万寿大仙绝了孙悟空击败如来的念想,你可知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没有了玄奘法师,如来真的会及时出手制止这妖猴吗?还是会任他与道家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再出来收拾残局呢?”

    “佛门恐惧玄奘法师证道,却无法直接出手沾染因果。道家恐惧玄奘法师证道,可以直接出手,却又得忧虑妖族反扑。妖王孙悟空需要玄奘法师证道,因为他无法对付佛门,但却可以对付道家……佛门、道家、玄奘法师、妖族,这当中,其实互相制衡,一旦缺失了一环,整个局势都将发生剧烈的变换。虽说道家不愿意见到玄奘法师证道,但道家,真的承受得起立即失去玄奘法师带来的剧变吗?”

    这一说,远处的猴子眉头顿时蹙成了八字,却未开口说话。

    镇元子眨巴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似乎已在细细思索着什么了。

    缓缓地回过头,天蓬望向了镇元子:“对于道家最理想的结局,是玄奘主动放弃西行。那样的话,便是他道心不稳。道家也可以免于妖王的迁怒。可是,万寿大仙,就如今的形势看,是这个结局的几率有多少呢?”

    镇元子低头望去,废墟之上,玄奘强撑着仰望人参果树,看上去早已是奄奄一息。然而,那双目之中的坚定并未有丝毫的减少。

    “如果万寿大仙依旧信得过天蓬,那么就请听天蓬一句,那对于道家来说最好的结局,永远不会出现。如若玄奘法师是贪生怕死之辈,这西行,从一开始就不会有,根本不可能一路走到五庄观。”天蓬微微顿了顿,接着道:“如果不是这个结局,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死伤多少,万寿大仙想必也是猜得到的。道门最大的危机或许解除了,但另一个危机,却被提早激发了。天蓬想说的是,有些忠良,不仅仅薄命,还会祸国殃民。如果当初天蓬肯以更加委婉的手段处理眼前的困难,那么,便不会连累霓裳,不会连累天河水军的兄弟,更可能的是,不会带来那一场灭世之战……万寿大仙不怕死,天蓬也不怕。可是这背后,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

    天蓬缓缓躬身,低头拱手道:“所以,天蓬想说,求万寿大仙告知天蓬如何解救玄奘法师,将这个世界从另一场大战的边缘拉回来……天蓬在此替天下苍生,谢过万寿大仙了。”

    镇元子不由得怔住了。

    整个世界寂静无声。

    一缕清风抚弄衣袖,一粒豆大的汗珠从镇元子的额头上缓缓滑落。

    许久,他微微低着头,拼命地眨巴着眼睛,低头,抬头,低头,抬头,欲言又止,却始终都没有说出话来,也始终没有下最后的决断。

    天蓬回头望了一眼猴子,在天上地下所有的人的注目下。一步步,缓缓地朝镇元子走了过去,躬下身子。在镇元子的耳边细细说着什么。

    片刻之后,镇元子瞪大了眼睛,有些错愕地望向天蓬,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无奈摇头。那一直握在手上的拂尘缓缓垂下了,镇元子瞬间解除了身上凝聚的灵力。

    “不打了?”一个如同雷鸣般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了,那是人参果树的声音。

    “不打啦。”镇元子轻轻拍了拍树干。长叹道:“回去吧。”

    说着,他又轻轻拍了拍天蓬的臂膀,与他擦肩而过沿着巨大的树枝一步步走到前方。仰起头去面对悬在空中的猴子,朗声道:“老夫,这就替玄奘法师医治。”

    顿时,那远处的修士。天空中的巡天将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说不打就不打?”

    “那个猪妖跟万寿大仙悄悄说了什么了?”

    “都闹到这番境地了。说停就停?”

    此时此刻,那潜藏在云中的太乙真人更是整个懵了。就连猴子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会不会有诈?”这是猴子的第一想法。

    人参果树缓缓解开了缠绕住整座万寿山的根茎,如同一只巨大的八爪鱼般缓缓挪动着,朝着原来的位置而去。

    镇元子腾空而起,朝着废墟之上的玄奘飞了过去。

    猴子双目微微转动着,握着金箍棒连忙追了过去。

    见镇元子缓缓落到自己身旁,玄奘颤颤巍巍地撑起双手,合十。躬身到:“贫僧谢过万寿大仙了……”

    “哼,谢什么?还不是贫道让你遭此难的?”说着。镇元子伸出手去握住了玄奘的脉门。

    那一旁的猴子此时依旧握着金箍棒维持着战斗姿态,一双眼睛斜勾勾地瞧着镇元子。

    片刻之后,镇元子从衣袖中取出一枚丹药,放在掌心压碎,分出四分之一交到玄奘手中,轻声叹道:“吃下去吧,按照这个药量,刚刚好。”

    玄奘正要吞服,猴子却伸过手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腕,瞧着镇元子悠悠道:“说好了,如果他有什么事,你这五庄观,我鸡犬不留。就算你遣散了门人也一样。”

    镇元子微微仰起头,朗声道:“放心吧,真要害他,老夫方才与你继续僵持下去便是了,无需多此一举换个骂名。”

    猴子这才松开了玄奘的手腕。

    远处的修者,天空中的巡天将,还有那至始至终潜藏着的太乙真人不由得都伸长了脑袋观望。

    直到他们看见玄奘将丹药吞服下去,看见镇元子出手将灵力注入玄奘的体内牵引药力,看见玄奘的脸色渐渐好转,才一个个松了口气。紧接着,又一个个面面相觑,一脸的疑惑。

    新的消息又是传遍了三界。

    御书房中,玉帝握着最新呈上的奏折,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龙椅上,自嘲式地笑了起来。

    然而,对李靖来说,麻烦还没结束。

    收到了猴子与镇元子和解的消息,吕六拐下令舰队返航,自己则带着几位部将加速朝着万寿山赶。其他两拨,牛魔王、九头虫,则停下了整支舰队,徘徊不前。

    为了将这好不容易稍稍缓和的局势彻底平息,李靖开始派人与这两位妖王接触,劝说他们撤离部队,让一切恢复原状。

    一场一触即发的大战,就这么轻易地落下了帷幕。

    人参果树又是将根茎重新扎入土中,镇元子腾空而起,挥舞着手中的拂尘。

    点点金光从空中洒下,乱石微微颤抖着飞了起来,重新拼组。

    原本被毁坏的一切,正缓缓地在他的帮助下一点一点恢复原状,包括草木。

    瞧着在小白龙的搀扶下缓缓走入刚刚恢复原状的阁楼中的玄奘,猴子不由得蹙起了眉头,转而望向了一旁的天蓬。

    “你刚刚和他说了什么了?他怎么就忽然改变主意改变得那么彻底了?”

    天蓬抿了抿嘴唇道:“说了一些,关于普渡的事。”

    “关于普渡的事情?”猴子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什么关于普渡的事情?你跟我也说说。”

    说着,猴子伸长了耳朵。

    瞧着猴子,天蓬淡淡笑了笑,却是转身走了开去,悠悠道:“还是你自己悟吧。玄奘法师每天都在身旁,你就没想过深入了解你正在守护的‘道’吗?”

    猴子听得越发懵了,伸手掏了掏耳朵快步跟了上去,吆喝道:“究竟说了什么你给我说清楚,说话别说一半呐。”

    犹豫了许久,高空中的太乙真人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

    ……

    此时,兜率宫中,清心正蹙着眉头盯着前来禀报的道童。

    那道童给她盯得浑身不自在,那头越埋越低。

    好一会,清心深深吸了口气,问道:“然后呢?”

    那道童仰起头来呆呆地眨巴着眼睛。

    “我问你然后呢?就这样就结束了?没再打了?”

    道童呆呆地摇头。

    “搞了半天就这样结束了?”清心顿时有些抓狂了,“啊——”地尖叫了一声,吓得一旁的雀儿都睁大了眼睛有些错愕地望着她。

    “我都准备好召集人马下去参战了,你忽然告诉我他们不打了?这算怎么个意思?怎么个意思?怎么个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尖叫着,清心伸手就要去拽那道童的衣领,一旁的雀儿连忙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止住,轻声道:“清心妹妹息怒,这又不是他的错。”

    “我知道不是他的错,可是……可是……我都准备好了,就给我看这个……实在是……”

    憋了一口气,清心转过身去一脚重重踹在一旁装有天道石粉末的大盒子上。

    只听咣当一声。还躲在地下室中的太上老君捂着胸口猛地擦汗,一旁的须菩提掩着嘴强忍住不笑。

    雀儿低声问道:“清心妹妹这是怎么啦?”

    扭过头,清心推开雀儿望向那前来禀报的道童,紧蹙着眉认真地问道:“这次前前后后,那猴子受伤了没有?”

    “没。”

    “一点都没?”

    “一点都没。”

    “他的对手是万寿大仙呐,还加上人参果树,他居然没受伤?”

    那道童仰起头略略想了想,答道:“一路都是他压着万寿大仙和人参果树打的,要说万寿大仙和人参果树的话,倒是多少受了点伤,他的话,没有。”

    紧接着,就是一阵沉默,两人大眼瞪小眼地。

    好一会,清心抚着胸口深深叹道:“不会的,不会的,他是地仙之祖镇元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屈服?肯定还有后手,肯定还有后手。怎么都应该给那猴子一个教训的。”

    话音未落,只听一位道徒匆匆奔了进来,拱手道:“最新消息,万寿大仙果然有后手!他要和那妖猴结拜了!”

    顿时,清心眼睛都直了,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整个大厅中一时间寂静无声。

    “这……这就是后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