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二十八章:失踪的白素

2018-01-17 08:52:06Ctrl+D 收藏本站

    “不好了,我家娘子不见了!”

    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小白龙脸上尽是惊恐的表情。

    然而,作为观众的众人却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只是一个个静静地看着他,一动不动地坐着。

    一时间,那气氛有些怪怪地了。

    小白龙望着猴子,又望着玄奘,紧接着又望向天蓬,好半天,才有些错愕地说道:“我说,我家娘子不见了……你们怎么没反应?”

    “你想要什么反应?”猴子问。

    “你们……你们最起码应该着急啊。”

    “为什么呢?”

    小白龙一时语塞了。

    被这么一问,他还真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为什么呢?

    蹙着眉头,小白龙憋了好半天才低声道:“我娘子不见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问我为什么要着急?”

    “我问的是我们为什么要着急。”猴子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不是经常离家出走吗?你家媳妇离家出走一次怎么啦?难不成她就得一直在家里等你?”

    “这不一样!”小白龙顿时惊叫了出来,嚷嚷道:“她以前每次离开,如果我不在,最少都会给我留封书信的。可这次没有!不仅如此,她连玉简都没有带!这……这说明她出事了!”

    这一通嚷嚷之后,小白龙依旧面带惊恐地看着众人,现场依旧一片寂静。

    猴子与天蓬微微蹙起眉头,面面相觑。

    似乎为了强调事情的严重性,小白龙又嚷嚷了一句:“我是说。我家娘子出事了!”

    好一会。猴子轻声问道:“你家里。有被破坏的迹象吗?”

    “没有。”小白龙摇头道。

    “没有那你着急个什么劲?”说着,猴子从自己的手腕上取下了金刚琢握在手中,朝着里面注入灵力,轻声道:“白素。”

    没有任何动静。

    顿时,猴子的表情也微微产生了变化,他紧接着轻声道:“天蓬。”

    还是没动静。

    “猪刚鬣。”

    这次有动静了,那金刚琢微微闪烁,拼命地晃动着。似乎想挣脱猴子的手掌朝着天蓬飞扑过去。

    那四周所有的人都静静地瞧着猴子。

    猴子抬眼环视众人,稍稍犹豫了一下,又低头轻声道:“玄奘。”

    那金刚琢依旧拼命晃动着,这次是朝玄奘的方向。

    “敖烈。”

    金刚琢又转而朝向小白龙的方向了。

    “怎么样了?”天蓬开口问道。

    “奇怪了,没法感知到白素的存在。之前找卷帘的时候也是这德性,怎么回事呢?难道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屏蔽金刚琢的感知的?不应该啊,连如来都没辙的东西。”猴子略略寻思了一番,又开口道:“李靖。”

    金刚琢依旧微微闪烁着,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好似一个普通的钢圈一样停放在猴子手中。

    “哪吒。”

    还是没动静。

    “敖听心。”

    依旧没动静。

    “黑毛。”

    又有动静了。这次朝着黑熊精的方向猛地晃动。

    稍稍纾了口气,猴子将金刚琢套回手腕上。淡淡道:“我明白了,金刚琢的感知范围减小了。”

    “几百年没有修整过,感知型的法宝范围减小很正常。”天蓬道。

    “你懂修整吗?”

    天蓬端着竹筒,抿了一口水道:“和你一样是行者道,你觉得我懂吗?”

    瞧着手腕上的金刚琢,猴子无奈蹙着眉道:“嘿,没早点发现,要早发现了,应该在五庄观让镇元子帮帮忙才是。”

    “你想得太简单了。”天蓬淡淡抬起眼,道:“太上老君的所有法器,基本上都只有他本人才懂修整的,你找了镇元子也没用。”

    ……

    此时,与此地相距数万里之外的一处洞府之中,白素被五花大绑,捆在一根巨大的柱子上。

    穿着一袭蓝色八卦道袍,扎着高高发髻,两鬓斑白,一只眼睛还变成了红色的多目怪阴沉着脸在她身前来回踱着步。

    “说!你丈夫为什么会和大圣爷在一起?”

    “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嘛?”白素紧蹙着眉头道:“他是想给我找蟠桃延寿,所以才会答应随大圣爷西行的。”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给我几次机会也是这样,我说的是实话。”

    多目怪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仰头俯视着白素道:“那我问你,大圣爷为什么会想要让你丈夫随他西行?”

    “这我怎么知道?”白素的眉头越蹙越深了,紧紧地盯着身前空无一物的地面,显然是怒了,却也无可奈何。

    虽说捆着她的绳索也不是什么高明的宝贝,但问题是她的修为也只有那么一点啊。好歹也是个妖怪,可她并不属于那种资质特别好的妖怪,甚至应该说,她是属于那种资质比较糟糕的妖怪。六百多年了,即使修的是行者道,即使拥有龙宫那些个相对上品的功法,也还是只有一个炼神境中期的修为,突破遥遥无期。

    如果不是这样,知道小白龙加入了西行队伍,她早就奔过去找了,怎么可能还在家里等呢?

    “呵呵呵呵。”多目怪捋着长须悠悠道:“你那丈夫,西海三太子敖烈也不过就是个金仙修为,连太乙散仙都达不到。就这样一个人,花果山的那些个旧部,大圣爷想要多少有多少,何必用一个天庭通缉榜上有名,与西海还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敖烈?说大圣爷主动邀你丈夫西行……你莫不是当老夫傻的不成?”

    白素撇过脸去,一声不吭。

    盯着白素看了好一会,多目怪深深吸了口气。又是迈开了步伐在这小小的洞府中来回转悠着。轻声道:“换一个问题吧。我问你。大圣爷为何要西行?西行究竟有何目的?那灵山,为何又放出风声说玄奘的肉可以长生不老?镇元子又为何出手挑事,之后为何又忽然收手?这些,你都给老夫一一道来。只要说清楚了,自然会放你走。”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你丈夫没跟你说过?”

    “没有!”

    “那就奇了,你丈夫忽然说要随大圣爷西行,你居然也不问清楚?”

    “问过了,他也不知道!”

    “然后你就没再问了?”

    白素扁着嘴。怒叱道:“怎么问?那个没心没肺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再问也是不知道!你不也是花果山旧部吗?怎么不自己去问你们的大圣爷?”

    “呵呵呵呵。”抚摸着手中的拂尘,多目怪缓缓地笑了出来,瞧着白素悠悠叹道:“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是不会说真话了。”

    ……

    此时,在小白龙的央求下,天蓬已经进入了他那小小的院子里。

    总共也就八间房,前后三个厅。其中还有三间是杂物房,一间是厨房。天蓬好像一个侦探似地进进出出。从残留的灵力波动,到椅子下小小的蜘蛛丝,所有的蛛丝马迹都细细勘察了一遍。

    然而,耗费了大半天,什么都没发现。

    紧接着,天蓬将搜索的范围扩大到了屋子的外围,最终,他在屋后小片的菜地前停住了脚步。

    “这里住了多少人?”

    “就我们两个。”小白龙答道。

    “平日里都与什么人往来?”

    “基本上没什么往来,也就我家娘子偶尔一两个朋友串门罢了。”

    躬下身,天蓬伸手拨开了菜地中的地瓜叶,顿时,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一旁的小白龙道:“这菜地是刚建这宅子的时候弄的,那时候白素说想过平凡人家一样的生活,要自耕自种,所以就弄了片菜地。不过……你说我们都是有法术的,干嘛要自耕自种那么麻烦呢?要什么没有?实在不行,到树林里打个猎都比耕种快。为了这个我们吵过几次……后来就变成她一个人在倒腾了,再后来,干脆就全部种了地瓜……因为地瓜比较好种。”

    说着,小白龙摊了摊手,无奈叹了口气。

    回头瞧着小白龙,天蓬用手指轻轻拨开了身旁茂密的地瓜叶,那下面露出了几株已经被连根拔起,却又直接丢弃在田中的杂草。

    “怎么啦?”

    “这些草还没完全枯。你们除了杂草,就这样直接丢在田地里?”

    “一般除草我看她都会背个筐,拔起来的杂草丢到筐里。”

    天蓬略略想了下,缓缓站了起来,在菜地中四处勘察,不多时,拍去手上沾染的泥土,轻描淡写道:“你家娘子被什么人带走了。”

    “啊?”小白龙一下惊叫了出来。

    指着脚下的菜地,天蓬道:“你细细看一下,这里有最少六种脚印,而且大小不一,估计,应该是几天前留下的。这些脚印只出现在这田地正中,这说明他们是从天而降,而那时候你家媳妇正在除草。无论尺寸还是样式,看上去都不是天军所留,应该属于妖族。”

    还没等天蓬说完,小白龙就已经整个呆住了。

    天蓬轻轻拍了拍小白龙的肩,轻叹道:“好消息是,这里没有搏斗的痕迹,也没有特别强烈的灵力残留,这说明双方没有动手。最起码……可以断定他们只是想劫持,并没有要杀的意思。”

    说罢,天蓬转身就走,只留下小白龙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脸的惊恐。

    “被人劫持了?”

    不是天军,是妖族……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蹦出来的第一个人,就是他老爹西海龙王。

    这么多年了,西海的人是知道他就住在这里的,而这门亲事,西海龙宫,乃至四海,也从来都持反对意见。但,这都六百多年了,如果要劫持,不是早该劫持吗?怎么等到现在才动手?这不应该啊。

    可如果不是西海龙宫又不是一直通缉他们的天军,会是谁呢?

    夫妇两个住在这里,平日里并没有与什么人结怨。甚至在妖怪的派系当中,与吕六拐一派关系也都还不错。

    一时间,小白龙实在想不明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