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二十九章:南天门

2018-01-17 08:52:06Ctrl+D 收藏本站

    黄昏时分,小白龙才回到山下与众人汇合,那神情显得无比沮丧,整个恍恍惚惚地,就如同失了魂一般。

    “去哪了?”猴子轻声问道。

    “去……去了一趟西海龙宫……还到其他几个龙宫都走了一遍。”

    “找到了吗?”

    小白龙缓缓摇了摇头。

    一步步走到猴子身旁,他整个瘫坐在地,一双眼睛不断来回闪烁着,那口微张,像是要说话,却半天都没蹦出一个字来。

    几个人就这么沉默着。

    好一会,天蓬和黑熊精一起怀抱着柴火从远处走来,在空旷的地面上竖起了篝火堆。

    随着夜幕降临,熊熊的篝火也燃起了。

    小白龙依旧沉默不语,紧盯着那篝火堆一直发呆,玄奘取出两块薄饼送了过去,也被他给婉拒了。

    一时间,众人的气氛越发沉默了,一个个面面相觑,又时不时望向小白龙。

    许久,玄奘轻声道:“大圣爷,要不,您看看有什么办法帮敖烈寻一下他娘子的下落吧。”

    猴子仰头略略思索了一番,蹙眉道:“要说是天军捉的还好办,顶多去趟灵霄宝殿要人。可妖怪捉的,就麻烦了……这三界之中,妖怪势力繁多,哪怕是六百年前,虽说花果山一枝独秀,但也不是真就只有花果山这一支。大角还时不时被派出去招安或者围剿呢。到现在就更麻烦了,我能做的,顶多也就是让吕六拐配合找一找罢了。”

    说着。猴子的目光微微斜向了天蓬。

    这一望。天蓬刚巧也抬起眼来。稍稍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吕六拐就算举着你的牌子,估计也查探不到什么,如果对方有心隐瞒的话。要我的建议……如果你能找太上老君把这金刚琢修整好,那,才是最快的办法。只要金刚琢的力量达到极致,但凡她还在三界之中,还活着。就一定能将她找出来。”

    这一说,连着小白龙在内的众人都朝着猴子望了过去。

    “你们看我干嘛?”猴子哼笑了一声,有些慌乱地用手中的木棍挑动着篝火。

    点点火星飘起。

    那一旁,小白龙还在眼睁睁地巴望着呢。

    又是沉默了好一会,猴子瞧着那篝火悠悠地嘀咕道:“我不太确定现在找太上老君,他会不会答应帮我修整。再说了,当初他也没明确说过这玩意是要送我的。说不准,这一去就给要回去了呢……你们说,对吧?”

    ……

    远处山间的一棵百年老松下,清心正握着八卦镜静静地坐着。

    许久。她微微蹙起眉头,望向了一旁的金童子。

    “那个金刚琢。是师傅的手笔,没错吧?”

    “没错。”金童子点了点头道:“金刚琢原本是师傅的护身法宝,莫说我们了,天庭的老人们都认得。且不说威力如何,就光那感知……只要见过要找的人,知道名字,无论他藏在三界之中何处,都可以轻而易举地锁定。就光这点,就已经是天上地下万千法宝所不能及的了。”

    “既然是这么重要得法宝,那怎么会落到他手里的?”

    “当年他被困天庭的时候,师傅给他的。”

    “师傅给的?你是说师傅还帮了他一把?”清心顿时有点懵了。

    这和她所知道的有些不一样啊。

    诗雨萱曾经说过,当年的事情并不能说全是这猴子的错,可以清心所知道的而言,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这猴子引起的。这当中是不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呢?

    见状,那金童子连忙闭了嘴,悄悄朝着银童子望了一眼。

    “说!”清心当即反应了过来,指着金童子叱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立即给我说清楚。”

    这一叱,金银两个童子当即微微缩了缩脑袋。

    犹豫了好一会,那金童子开口道:“师妹,这些事儿说来话长,而且,师傅是不让外传的。有机会你还是自己问师傅吧,你问我们,这是让我们说,还是不说呢?”

    “我不管!”清心指着金童子厉声道:“我要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如果是妖怪捉了,肯定是别有所图的,不是吗?你媳妇没反抗,他们也没破坏任何东西,这显然是有备而来的。用不了多久,他们肯定会联系你,也许是想要龙宫的财宝,也许是要你帮他们做什么事。不用担心的,真的,不用担心的。过一段时间,他们肯定会联系你的。对不对,大家说对不对?”

    猴子撑起一副笑脸朝着四周望了过去,似乎想寻找一点认同。然而,那四周的人一个个都默不吭声。

    猴子瞪大了眼睛望向天蓬:“猪头蓬,你说,我说得对不对?是不是这个理儿?”

    天蓬蹲在篝火前悠悠地晃悠着身子,也不开口。

    话是这么说没错,按推论,确实是如此。可谁又能百分百保证呢?况且,这时候说出来,明显就是推搪之词了。这让天蓬如何评论?

    顿时,猴子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篝火堆旁,小白龙还在眼巴巴地望着猴子,其他人也时不时瞧猴子一眼。

    虽然大家都没开口说话,但那眼神之中,似乎已经有了一种别样的味道,看得猴子都感觉浑身不自在了。

    “大圣爷……”

    “我明白了。”猴子抬手制止了小白龙继续往下说,收了收脸上的神情,深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我去兜率宫走一趟吧。你们接着向西,我会尽快回来的。”

    说着,他将一片玉简丢给了玄奘,想了想。觉得不保险。又丢了一片给天蓬。道:“拿好了,有什么事就叫我,我会立即赶到。”

    转过身,他轻轻拍了拍小白龙的肩道:“别多想了,我一定会把你媳妇找回来的,安心向西吧。”

    说罢,猴子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朝着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

    “什么?你说他是因为一个女的才跟师傅拼命的?”清心不由得微微睁大了眼睛。

    “恩。”金童子点了点头道:“那个女的叫风铃。还在兜率宫住了些时日呢,我们都叫她风铃小姐。那金刚琢,原本也不是在妖猴手上,而是在风铃小姐手上。那位风铃小姐,似乎有些来历,师傅原本对她也特别好,还好几次训斥我们说不如她呢。”

    “那时候我就觉得师傅特别想收她为徒。”一旁的银童子接了话茬,道:“不过啊,她已经是须菩提祖师座下首徒清风子的弟子了,这改投门派的事。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谁愿意呢?”“不过也是奇怪。就算不改投门派,按理说师傅也不至于让她魂飞魄散才对啊。”

    “魂飞魄散?”清心不由得一惊。

    “就是因为师傅让风铃小姐魂飞魄散,那妖猴才气疯了的,杀金乌,拆地府,包括在南天门外引发天劫,杀上三十三重天,说到底,都是为了找师傅报仇。根本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他人心不足蛇吞象,想推翻天庭自己当三界之主。”

    清心低声问道:“那他现在和师傅岂不是还有深仇大恨?”

    金银两位童子互相对视了一眼。

    银童子抿着嘴道:“应该不算吧。天庭之战打到最后,如来出现了,他们之间互相说了一通话。具体我们也听不太明白,但好像那妖猴已经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来布的局,对师傅,也就没那么恨了。其他的我们也不太清楚了,大师兄应该知道得比较多。”

    “紫袍?”

    “恩。”金童子点了点头道:“紫袍师兄一直跟着师傅,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似乎这件事还牵扯了天道石的一些问题。不过……这都是兜率宫的忌讳,所以我们也没敢多问。”

    清心不禁有些错愕了。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这些事情。

    在原先,她的印象里,自己的这个所谓的十师兄就是个飞扬跋扈的家伙,尽惹事,祸害师门,祸害三界。甚至一度奇怪为什么身为师傅的须菩提不亲自出手清理门户。

    然而,事实似乎远比她想象的复杂得多。

    可是,眼前的人说的就是真的吗?

    那妖猴是什么人?是杀人如麻的万妖之王。死在他手上的天兵天将,少说也有几十万,因他而死的天神、凡人、妖怪,乃至于那些个魂飞魄散的地府鬼兵,真要算起来,那是数以百万计。

    就这么一只绝世大妖,不惜拼得个玉石俱焚的下场,杀入南天门内导致生灵涂炭,甚至差点毁了三界,竟然只是为了替一个女子复仇?这说出去有人信吗?

    因为爱情?

    如果是因为爱情,那被压在华山下的三圣母算什么?

    还是说仅仅是因为师门之谊?

    别人清心不知道,清心自己反正是不信的。毕竟这故事太匪夷所思了。可眼前的这两个师兄看上去又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而且听说……妖猴出击的那一天,还刚巧就是他的大婚之日,连洞房都还没来得及入,就挑起了战火……

    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跟那妖猴有着什么样的过往,能让他放下一切杀上天庭呢?

    清心实在想不明白。

    一直以来,斜月三星洞中的人都很少提及这些东西。而她对这一段历史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去详细的了解,甚至在天庭偶然有人说起的时候都还会找借口岔开话题。

    毕竟,在她的眼中,这位十师兄一直都是斜月三星洞的耻辱。也就是听说他已经从佛门挣脱出来,清心才会注意这方面的事。

    现在看来,自己真有些太先入为主了。

    三人就这么呆呆地沉默了许久,金童子小心翼翼地问道:“看情形,师妹你先前也是误会了什么。要不,我们还是回兜率宫吧?这妖猴确实不好对付。别说我们了。就连师父都拿他没辙。”

    清心脸一红。蹙眉道:“谁说的?哪里有什么误会?别的事我不管,他把我捆上树,这个是实打实的事情,赖不掉,一定要给他一点教训!”

    说着,清心将手中的八卦镜塞到了银童子的手中,道:“你们在这里继续盯着他们,我回兜率宫一趟。看看那妖猴搞什么花样!”

    ……

    此时,相距数万里之外的洞窟中,大片的钟乳石之下,多目怪正盘腿闭目养神。

    一位长相美艳的青衣女子迈着碎步,缓缓来到了他的身旁。

    多目怪缓缓睁开双目看了那青衣女子一眼,轻声道:“怎么样了,问出什么了没有?”

    青衣女子缓缓摇头,道:“没有,还是跟原来一样,一问三不知。真说出来的,也是漏洞百出。依妹妹看。这样下去,如果不上重刑,怕是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上重刑?”多目怪的眉头缓缓蹙了起来,摆手道:“事情还没弄明白,就连敌我都还分不清,上重刑了,万一以后发现她丈夫真是效忠于大圣爷的,怕会不好说话。”

    “不上重刑的话,那怎么办?”

    深深吸了口气,多目怪问道:“吕丞相那边有消息吗?”

    “吕丞相已经从万寿山回去了,似乎也没什么异样。”

    多目怪的眉头越蹙越深了。

    要说猴子的重新出现,这消息他得到的时间并不比吕六拐晚多少。可始终,他都感觉情况并非其他人所想想的那么简单。

    要知道,猴子可是万妖之王,既然出来了,为何不重新召集旧部呢?难道是已经心灰意冷了?

    即使真是心灰意冷了,那也不至于堂堂一介妖王,跑去给佛门跑腿,给取经人当起保镖啊。这也实在太掉价了。

    还有那匪夷所思的西行取经。

    为何要走这十万八千里路?如果是单纯要将经文传入东土,佛门随时可以做到。即使真要走个过场,传一段佳话,再怎么样也不至于灵山故意放出风声来陷害这取经人才对啊。

    隐隐地,他总觉得这里面内有乾坤,以至对于是否应该立即接触猴子,一直拿捏不定。

    犹豫了许久,多目怪只得淡淡叹了口气,轻声道:“暂且将她收监吧,硬的不行,那就试试软的。你们姐妹几个,每日与她作伴,看看能不能套出点其他的消息来。”

    “妹妹明白了。”那青衣女子福身道。

    ……

    片刻之后,南天门。

    空旷的平地,高耸的围墙,一如几百年前的风景,只是少了些血腥。

    接获消息的大队的天兵匆匆涌入南天门内,巨大的红门轰然关闭了。

    直到此时,猴子才稳稳地落地。仰头望去,那四周,别说人了,连半个鬼影都没有。

    这情形,该也是意料之中的吧。今时今日,天庭的神仙除了像李靖那样有圣旨在身不得不见他的,还有哪个想碰见他呢?收到风该是都跑得比兔子还快。

    淡淡叹了口气,他拄着金箍棒,一步步地朝那大门走去。

    那金箍棒拖拽之中拉出的刺耳声响,成为了此时天地唯一的主题曲。

    万众瞩目。

    ……

    “陛下——!不好了——!”一位天将推开把门的天兵,在跨入御书房的瞬间被门槛绊到,整个栽倒在地。

    那把门的天兵也跟着进了御书房:“陛下,他……”

    玉帝摆了摆手,让那天兵先行出去。

    此时,那书房中的几位仙家都朝着天将望了过来。就连原本安坐龙椅上的玉帝也都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瞧那趴倒在地的天将,有些不悦地说道:“天大的事情也得等兵卫禀报,这是规矩。你这么一惊一乍地……成何体统?”

    “陛下,陛下!”那天将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拱手道:“那妖猴来了,已经到了南天门外!”

    顿时,在场的仙家不由得都倒吸了口凉气。

    玉帝手中的奏折“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

    四周看上去空旷无人,却有无数双的眼睛在隔着南天门厚厚的城墙静静地注视着,注视着这万妖之王孤零零一个人走在空旷的无边的地面上。

    每一个天兵都屏住了呼吸。每一位天将都按住了剑柄。

    他懒懒地抬头瞧了大门一眼。轻声道:“开门。”

    这一句话轻描淡写。那门内,严阵以待的数万大军那心却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这一刻,门内门外,没有人回答,或者说,没有人敢回答。

    ……

    城楼上,李靖匆匆地赶来,在场的天将一个个都慌忙围了上去。

    拿起千里镜。李靖朝着南天门外看了看,望见了那站在大门前手持金箍棒的猴子,那心顿时咯噔了一下。

    放下千里镜,他低声问道:“怎么回事?他怎么忽然就来了?”

    “不知道啊,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还是半路上被我们的岗哨发现了,回报过来才知道的。刚刚要是再跑慢一步,戍守部队非得跟他撞个正着不可。”

    “凡间的妖族大军可有异动?”

    “没有……或者说我们还没发现。刚刚已经下令细细查探,不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了。”

    此时,在场的所有天将,连同李靖在内。都已脸色煞白。

    ……

    仰着头,猴子对着那门悠悠道:“我说。开门。你们听见了没有?”

    那声音在南天门外空旷的广场上回荡着。

    ……

    “天王,怎么办?怎么回答?”

    “先别说话……”李靖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舌头舔着干瘪的嘴唇,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都已经缓缓滑落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他忽然就来了?

    是什么激怒了他吗?还是说,他仅仅是想讨要别的什么东西呢?

    一时间,掌握天庭所有兵马,权倾天下的李天王,也慌了。

    “先……先派人禀报陛下。”

    “诺。”

    李靖身后的一位天将拱了拱手,迅速转身离开。

    其余的天将依旧站在原地,一个个面面相觑,忐忑不安。

    ……

    许久,眼看着对方没有半点反应,猴子深深吸了口气,憋足了劲头,暴喝道:“立即开门——!听懂了没有!”

    这一吼,如同雷鸣一般疯狂扩散,就连那悬浮空中的流云都在跟着微微颤动。

    那门内的数万天兵天将,包括李靖在内通通都是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

    南天门是天庭最后的屏障,谁都知道打开南天门意味着什么。

    可是不开,难道他就真的进不来吗?

    李靖一次又一次地擦汗,浑然不觉自己的衣袖早已经湿透了。那四周的一个个天将也是如此。

    扬起金箍棒指着大门,猴子歪着脑袋道:“不开,信不信我砸烂这大门?”

    ……

    李靖缓缓干咽了口唾沫。

    一旁的天将低声道:“天王,这妖猴还没恢复天道修为,该是无法破南天门法阵的。”

    这话说得在情在理,可那四周的天将,却没有一个附和的,依旧脸色煞白。

    许多许多年前,也有人说过这话,然而,那些说这话的人大多都已经死了。

    他们敢再搏一次吗?

    李靖铁青着脸,那双目不断来回地转动,心中已经开始盘算掂量了。

    ……

    此时,那门外的猴子金箍棒一顿,已经呵呵笑了起来:“真不开吗?跟你们好好说话,不搭理是吧?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

    李靖心中开始玩命盘算,玩命掂量。那脸上的肌肉都已经看上去有点抽筋的架势了。

    ……

    许久,依旧没有半点动静,猴子咯咯地笑了起来:“行,既然你们跟我卯上了,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说着,猴子咬紧了呀,举起了金箍棒,照着大门,就要下手砸了。

    就在这一刻,李靖忽然高声喊道:“大圣爷手下留情啊!李靖这就开门——!”

    那在场的天将一个个都怔住了,有些错愕地望向李靖。

    一位站在李靖身旁的天将低声道:“天王,就这么开门了?最起码也要看看陛下的意思啊。”

    “派个人去灵霄宝殿问问陛下,让陛下召集众仙家好好商讨一番,然后再下个圣旨开门?”李靖白了那天将一眼,微微颤抖着说道:“用用你的脑子,你确定圣旨到的时候这门还在吗?”

    说着,李靖伸手将拿天将推开,来到持国天王面前,低声道:“开一条缝,我出去,然后你们立即关上。除非我让你们开门,否则就别再开了。明白我的意思吗?”

    持国天王微微一愣,连忙道:“天王大义,不过,这南天门还需天王您亲自坐镇,不可以身赴险。还是上卑职前往吧。”

    “我都未必镇得住场,你能镇得住场吗?”李靖瞪着眼睛道。

    ……

    刺耳的声响之中,大门缓缓开出了一条缝。

    李靖一个侧身,从那门内钻了出来。

    远远地看见猴子,他撑起笑脸,躬身拱手道:“末将李靖,参见大圣爷。”

    话音未落,那身后的大门已经轰然关上了。

    抬眼看了看那高耸的门,又瞧了瞧李靖,猴子意味深长地笑着:“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说着,猴子拄着金箍棒一步步朝李靖走了过去。

    此时此刻,李靖那红缨头盔下早已是大汗淋漓,身后门中的天将,更是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

    整个南天门寂静无声。

    嘴唇微微颤了颤,李靖硬着头皮拱手道:“大圣爷莫怪……这开南天门,须得有陛下的旨意才行。末将已经派人前往凌霄宝殿请旨了,怕大圣爷等得急了,所以……所以就出来陪大圣爷谈谈天。不知道大圣爷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是吗?开南天门得玉帝老儿的旨意,那你刚刚怎么出来的?”猴子在李靖身前停下了脚步,低眉上下打量了李靖一眼,直视李靖的双目道:“其实也没什么。有点事情要找老君聊聊罢了,去三十三重天,必经南天门,所以才要你开门。”

    那门内的持国天王已经火速提笔记下了猴子的原话交予一旁守候的天将,令他即刻赶赴凌霄宝殿知会玉帝。

    “找老君聊聊?”李靖微微颤抖着咧开嘴赔笑,小心翼翼地说道:“不知道,大圣爷找老君是为了……”

    “修整金刚琢。”猴子将手腕上的金刚琢在他眼前晃了两晃,悠悠道:“怎么,你也会?”

    李靖连抹了把汗,低头道:“这个末将哪里会,大圣爷说笑了。”

    猴子一字一顿地问道:“那你究竟是开门还是不开,呢?”

    这一句话问下去,李靖的心顿时又提到了嗓子眼上,那门内的天将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所有的人,就这么沉默着。

    李靖悄悄地回望,心中猛地打鼓,反复掂量着得失。

    那南天门后的诸将,则猛地擦汗。

    好一会,猴子淡淡瞥了一眼李靖道:“别跟老子耍什么花样了,开,还是不开,就一句话。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李靖一个激灵,连忙摇了摇头,赔笑道:“大圣爷真爱说笑,大圣爷怎么会骗卑职呢?”

    说着,他转过身去吆喝道:“开门——!给大圣爷开门!”

    命令已经下了,然而,那南天门内的天兵天将却半点动静都没有。

    “怎么办?还要不要等陛下的旨意?”站在持国天王身边的天将低声问道。

    犹豫了好一会,持国天王朝着一旁摆了摆手,道:“开吧,既然天王已经下令,那就开吧。”(未完待续……)

    PS:你们一定不会相信甲鱼居然有存稿了,木有错,甲鱼兽超进化,成为玄武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