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章:兜率宫

2018-01-17 08:52:05Ctrl+D 收藏本站

    高耸的红门缓缓打开了。

    猴子迈开脚步开始往里走,那身后,李靖低着头紧紧地跟着,就好像一个奴才一般小心翼翼地,生怕自己的主子有半点的不高兴。

    金箍棒在地上拖出了刺耳的声响,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静静地聆听。

    一步步穿越南天门,仰起头,看到广阔的校场,看到林立的旗帜,看到无边无际的银色铠甲。还有漫天飞舞的战舰。

    数十万大军已经悄无声息地集结完毕,无数的目光汇聚在他身上,那当中,多半都是恐惧。

    猴子停下了脚步。

    这一刻,整个世界寂静无声。

    那身后的李靖似乎意会到了什么,连忙干咳两声。

    站在城楼上的持国天王幡然醒悟过来,连忙一拳重重捶在胸甲上,朗声道:“恭迎大圣爷!”

    那在场的天兵天将互相对视了一眼,也都一拳重重捶在胸甲上朝着猴子行了个军礼,却是一个个低着头。

    顿时,猴子嘴角微微上扬,笑了出来。

    他回头瞧着李靖点了点头。

    李靖猛地擦汗,尴尬地笑了笑,低声道:“谢大圣爷……赞赏。”

    ……

    御书房中,玉帝手握朱笔,拿着那奏折还在踌躇不定。

    忽然间,又一个天将未经通报匆匆闯入御书房。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朝他望了过去,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那天将微微低着头,拱手道:“启……启奏陛下。那妖猴已经进了南天门了。”

    在场的仙家一片哗然。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靖放他进来的?还是他打进来了?”

    “陛下。还是快快派人请西方如来佛祖吧。只有他能制得住这妖猴。再晚,就来不及了!”

    玉帝的心整个已经凉了半截。微微颤抖着嘴唇,眨巴着眼睛,他好一会才低声道:“那……那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那天将朝着四周瞥了一眼,低声道:“是李天王放他进来的,现在李天王正带着南天门大军跟着呢。看情形,那妖猴确实是想上三十三重天见太上老君,别无他想。”

    这一说。玉帝才缓缓松了口气,抚着胸膛好一会,低声道:“南天门大军不够,快,快将朕的御前天将都召集了,让他们一起跟着那妖猴!提防他动手!”

    “诺!”

    那天将转身就要走,玉帝却有连忙伸手将他唤住,叮嘱道:“切勿激怒妖猴,如果……如果他问起,就说是给他派的护卫……帮他领路。”

    “诺。”

    ……

    云雾缭绕的天庭。远近若隐若现的宫阙,偶然见到的一艘浮空舰。却也是军舰。

    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沐浴在璀璨的阳光之中,看上去,如此地圣洁。只是,这整个天庭仿佛被清场了一般,平日里往来繁忙的仙家们,此时此刻一个都见不着。

    猴子缓缓地飞着,一点一点地提升自己的高度。身后,李靖带着哪吒像一个小跟班似地跟着。

    一座座的宫殿从他的身旁掠过。

    随着他速度的渐渐提升,原本在四周将他团团围住的大军许多都已经落到了后方。然而,却有更多来自各个方向实力尚可的天将加入,依旧将猴子团团包裹在其中。到最后,也就剩下四五百名的天将还依旧能跟得上猴子的速度了。

    此时此刻,整个天庭除却那些文职仙家以及三十三重天以上的一干人等,所有顶尖的战力都已经出动来“护送”猴子了。

    淡淡叹了口气,猴子放弃了继续加速的打算。

    毕竟是来求人办事的,在这关头闹出事来,终归是不好。既然对方都已经退了一步开了南天门了,他也得见好就收啊。

    狗逼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是玉帝呢?

    那人群中,新任的角木蛟似乎有些分神了,低着头在众将之中搜寻着什么。

    “奎木狼呢?怎么没见到他?”

    身旁的一个天将低声道:“奎木狼大人先前说要闭关修行,所以请了假,已经整整十余日没见人。这次陛下下令所有御前天将必须到场,派人去传令,却发现他早就不在自己的府邸之中,那手下的人也说不清他究竟去了哪里。现在正派了人找呢。”

    闻言,角木蛟点了点头,转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猴子身上,不再多问了。

    这一路,从南天门所在的六七重天交界,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上走,整个天庭中所有的仙家除了几个好奇不怕死的通通都紧闭了门户。

    ……

    三十三重天上,一位紫衣道童匆匆奔入阁楼之中,拱手到:“雀儿小姐,那妖猴已经朝三十三重天来了。”

    “南天门没挡住他吗?”正跪坐在厅堂中的雀儿轻声问道。

    那目光淡如止水。

    “没有,李靖怂了,给开了门。”

    “陛下呢?”

    “陛下吓得瘫在龙椅上,一听说妖猴不是找自己,欢喜得不得了,赶紧派人恭送他朝兜率宫来了。”

    闻言,雀儿无奈叹了口气。

    六百多年前的那一战,实在把天庭折腾得够呛的。以至于现在听到这妖猴的名字,众将就已经吓得畏缩不前。

    明明是一只危害极大的妖怪,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放他进南天门,放到往常,当真是不可想象。

    不过,在他身上不可想象的事情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桩了。

    “老夫就不见他了,你见一下他吧。”太上老君的声音在雀儿的脑海中响起了。

    雀儿稍稍犹豫了一下,对一旁的道童说道:“你去迎接他吧,也省得他四处乱找。”

    “我这就去。”那紫衣道童点了点头。急急忙忙奔出门外。

    望着那道童远去的身影。雀儿微微紧了紧藏在衣袖下的手绢。

    “怎么。还怕见到他吗?”太上老君的声音又在雀儿的脑海中响起了。

    “还是……有点。”深深吸了口气,雀儿撑起恬静的笑,轻声叹道:“应该很快就会习惯吧。”

    ……

    密室中,太上老君蹙起了眉,无奈叹了口气。

    ……

    身为兜率宫大师兄的紫袍带着两个师弟施展了术法腾空而起,悬在了兜率宫的下方,望着下界静静地等着。

    不多时,那下方云雾缭绕之中便出现了一个人影。却不是猴子,而是清心。

    相对于猴子,清心的速度肯定要慢上许多,自然也比猴子更晚抵达南天门。不过南天门开门之后却是猴子慢了,毕竟,他还要迁就那些个天将的速度。

    由于他的到来,整个天庭都神经都已经绷到了极致,任何异动都可能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那结果,倒是绕了远路的清心反而先一步抵达了。

    一见紫袍,清心便缓缓地朝他飞了过来。

    “师妹怎么来了?我在等那妖猴呢。”

    “我和你一起等。”说着。清心便靠到了紫袍身后。

    不多时,他们便远远地看到被天将里外三层包围着的猴子了。

    这一见。清心顿时开眼了。

    进出南天门这么多年,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阵仗,整个天庭,所有她能叫得上名字,排得上号的大将几乎都在其中。

    那天庭资历最老,权位最重的李靖,更是好似一个小媳妇似地老老实实跟在猴子身后,一副谄媚的嘴脸。而那穿着一身廉价铠甲的猴子,在这众将包裹之中,却依旧面色淡然,毫无惧意……更贴切地说,有惧意的是那些个包围他的大将们。

    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那些个天将很怕,怕到要死。只要猴子一动手,没有人会怀疑这些个将他团团围住的天将会一哄而散。

    看到这一幕,清心当真是愣了神了。

    堂堂天庭,堂堂玉帝,在这妖猴面前,就好像个笑话似地。

    前来迎接的几位道童远远地便躬身,恭敬喊道:“弟子奉命恭迎大圣爷驾临兜率宫。”

    这一喊,或许是迫于猴子的威势,清心也不自觉地躬身拱手了。

    淡淡瞧了紫袍一眼,猴子的目光最终落到了紫袍身后的清心深上:“怎么,清心师妹也跑兜率宫来了?”

    清心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不说话。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对着紫袍问道:“是你们师傅让你们来接我的吗?”

    “不是。是雀儿小姐让我们来接您的。”

    “雀儿小姐?”猴子的眉头微微颤了颤。

    侧过身,紫袍轻声道:“请大圣爷随我来。”

    说着,便驱动术法朝着头顶的兜率宫飞了过去。

    其余众人也都迅速跟上。

    与此同时,那些原本将猴子包围在内的天将却散开了,连同随后赶到的大军一起将整个兜率宫所处的浮石里外三层团团围住。

    紧随着紫袍,前来迎接的其他两个道童、猴子、李靖,还有清心一通落到了兜率宫边缘的小道上。

    这一路上,猴子时不时都会瞥一眼一旁的清心。清心却只是一直铁着脸,一声不吭。

    沿着鹅卵石过道一路走,路过了栽满奇花异草的树林,路过了流淌着清澈水流的小溪,一路走到一座小小的红色阁楼前。

    那阁楼的大门敞开着,站在门外远远望去,就可以看到雀儿跪坐在那阁楼的厅堂中,一旁的炭炉上,水已经沸腾。

    “大圣爷,请吧。”

    “你们师傅呢?”猴子轻声问道。

    “师傅他老人家不在,这期间,兜率宫的一切事务,都是由雀儿小姐执掌。”

    猴子没有再多问了,深深吸了口气,他迈开腿,跨过了高高的门槛。

    李靖也想跟进去,却被紫袍拦了下来。

    原因,紫袍没讲,李靖也没问。

    走过了只有五丈宽的庭院,猴子抬腿迈上了石阶,走入正厅,一步步来到雀儿的跟前。

    雀儿微微抬头看了猴子一眼,低头轻声道:“大圣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猴子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盘腿坐下。

    提起一旁早已煮沸的水,雀儿开始泡起了茶,那动作轻盈得好像一阵舞蹈一般。

    猴子默默地斜眼看着,那门外,李靖伸长了脑袋观望,清心则是偶尔看上两眼。

    整个厅堂中寂静无声。

    不多时,雀儿将一杯热茶连着垫子放到了地板上,却似乎在等着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由始至终,除了一开始那一眼,雀儿一直都是微微低着头,没有正视猴子。

    约莫三分之一柱香之后,她伸手将茶杯连着垫子一起朝着猴子推了过去。

    “大圣爷请用茶。”

    猴子默默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那温度刚刚好。看来,方才是在等茶水的温度降下来。

    “太上老君呢?不在兜率宫吗?”

    “师傅出去了。”

    “你拜了他为师?”

    “大圣爷还记得小女子吗?”

    这一问,猴子顿时一愣,撇过脸去轻声道:“记得是记得……”

    微微顿了顿,猴子又接着问道:“你拜了他为师?”

    雀儿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没什么地方去,要留在兜率宫,必须要有一个正当的身份。所以就行了师徒之礼。”

    “哦。那他现在跑哪里去了?”

    “师傅的事,当弟子的终归不好过问。”

    “能联系到他吗?”

    “这个,恐怕不能。”

    将金刚琢从自己的手腕上取了下来放到地板上,猴子轻轻将它朝着雀儿推了过去,问道:“这法宝需要修整一下了,不知道,要多久。”

    雀儿拿起金刚琢细细看了两眼,又放了回去。

    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里,雀儿微微低着头,将一个声音传到了藏在密室中的老君耳中:“师傅,这金刚琢修整,要多久?”

    “修整……嘿,这东西哪有那么容易?没了天道石,这等法器,还有谁能修整?”

    “那……”

    “没事,你先和他喝会茶吧。为师没办法修整金刚琢,却有办法找到他要找的人,而且,还能让他乖乖将这金刚琢还回来。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稍稍犹豫了一番,雀儿低声对猴子说道:“恐怕得等师傅回来才行了。”

    “具体要多久?”

    “说不清。”

    一时间,厅堂之中又是沉默了。

    ……

    那门外,清心伸手将紫袍拉到了一旁,低声问道:“我怎么觉得雀儿姐姐有点怪怪的呢?”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没发现她对妖猴不自称‘雀儿’,而是用了‘小女子’这个字眼吗?”

    “为什么?”

    “因为‘雀儿’,原本并不是她的名字。”

    “不是她的名字?那她原本叫什么?”

    “你应该问:‘雀儿’原本是谁的名字?”

    “那,‘雀儿’是谁的名字?”

    “这……跟你说一时半会也说不清。”

    说着,紫袍又往那大门口走,留下清心一个人,满脑子的疑惑。

    ……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就在猴子呆在兜率宫的这么一会,玄奘一行,已经进入了宝象国的地界。(未完待续……)

    PS:没错,更新进一步提早了~这是好的开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