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一章:宝象国

2018-01-17 08:52:05Ctrl+D 收藏本站

    兜率宫外,大批的军舰已经赶来将整个兜率宫团团围住,那些个悬空的天兵天将终于不用继续悬在半空中,可以到军舰上去稍事休息了。

    一位天将缓缓穿越了人群来到与天庭诸将一起站在舰首甲板上的角木蛟身旁,低声道:“启禀星君,四处都找遍了,没有找到。”

    这一听,角木蛟的脸色顿时微微变了变。

    那一旁的持国天王轻声问道:“星君,是否出什么事了?”

    角木蛟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连忙笑道:“没什么,一点琐事而已。”

    说着,他握住那天将的手臂,拉着他脱离人群,往船舱的方向走去。

    看着角木蛟急匆匆的背影,持国天王缓缓望向了一旁的多闻天王。

    这一对视,多闻天王当即朝着四周的其他二十八星宿天将扫了一眼。持国天王会意地点了点头。

    两人若无其事地转身踱步,走到了一旁远离众人的船舷边上。

    持国天王低声道:“怎么回事?”

    “奎木狼走丢了。”

    “啊?”

    “下落不明。”多闻天王缓缓靠到持国天王身旁,一面用双目若无其事地查看着周围,一面压低声音道:“角木蛟刚刚正派人四处找呢,听说闭关修行十余天,结果开了门,发现早就不知所踪了。”

    “天庭就这么大的地方,能跑哪去?”

    “天庭是不大,出了南天门可就天高地广了。刚刚我派人到南天门参看了下出入登记,有奎木狼的名字。十三天前下了凡。拿的还是他们二十八星宿的公务令牌。”说着。多闻天王伸手拍了拍持国天王的肩。低声道:“别说破了,这事儿,他们不说,咱就假装什么事儿也没发生。看他们自己怎么处理了。”

    说罢,多闻天王转身又是朝着那围成一堆的天将走了过去。

    瞧着不远处还在急得满头乱转的角木蛟,持国天王抚着下巴悠悠叹道:“没想到啊,这奎木狼,可比当日的天蓬执着多了。角木蛟这下有得烦了。”

    ……

    此时。庭院之中正是一片温润景象。

    阳光斜斜地照落在猴子身前的地板上,那光影缓缓地东移。

    清心的位置已经从大门外移到了庭院内,却没有直接踏入厅堂之中,而是隔着一道门槛,时不时地往里瞧。

    雀儿也不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泡着茶,一杯接一杯地,只要猴子的杯中的水稍稍少一点,她立即就又给满上了。

    那动作,配上那妆容。那气质,就宛如一株静静盛开在角落里的梅花。堪称风华绝代。

    然而,猴子却连半点欣赏的心思都没有。

    他微微侧过脸去望向空荡荡的庭院,静静地沉默着,那心忽然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人,拥有与雀儿一模一样的记忆,一模一样的性格,却又不是她。如果雀儿还活着,这么多年过去了,是否也会长成这样呢?

    如果是风铃呢?

    那脑海中无数的画面混杂在一起,以至于猴子都无法从当中理出半点的思绪。

    许久,他只能无奈地苦笑。

    对他来说,雀儿、风铃,就是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永远无法弥补的过错。如果不是见到这一位“雀儿”,现在他都已经不敢再去想了。

    这该也是一种苦吧?八苦之中的一种。

    魂飞魄散……

    天蓬还在“求不得”,而自己,早已经只剩“放不下”了。

    这种苦,是否玄奘也能渡得了呢?

    至于太上老君,他早就恨不起来了。如果太上老君是杀死风铃的凶手,那自己又是什么呢?

    就连对如来的恨,此时想想,其实也只剩下一种单纯的执念罢了。

    混乱的思绪中,猴子的双目微微眯起,凝视着庭院中明媚的光影。

    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

    那密室之中,太上老君默默地感知着厅堂之中的一举一动,那眉头缓缓蹙成了八字,似乎在疑惑着什么。好一会,又缓缓地舒展了开来。

    他淡淡笑了出来,这一笑,有一种难得的,轻松的意味。

    低下头,他继续用一根朱砂笔在地面上绘制着繁杂的法阵。

    ……

    转眼之间,整整一壶的水便用完了,雀儿开口将门外的其中一位道童唤了进来,让他再去打一壶。那道童恭敬地点头,双手捧着水壶,就往外走。

    “你现在在这里是什么身份?”猴子忽然开口问道。

    “主事。”雀儿轻声答道。

    “主事?”

    “兜率宫主事,这是负责兜率宫上上下下一应用度安排的职务。原本是没有这职务的,师傅硬是让陛下给批了一个,附带的,还入了仙籍,并下赐了自由出入南天门的令牌。不过,这么多年了,我还从没踏出过南天门一步。”

    猴子微微点了点头,笑叹道:“太上老君那老匹夫,对你还真好。”

    “师傅是个好人。”

    “他算好人?”

    “他是好人,而不是算。”

    猴子缓缓闭上双目,盘着腿,好像凡间大树底下打瞌睡的老头般摇晃着身子,悠悠叹道:“还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说太上老君是个好人,真是稀奇了。”

    “师傅从来就是个好人。”雀儿低垂的目光缓缓斜向猴子所在的位置,却在触及猴子的瞬间,又缓缓收了回来,轻声道:“师傅对所有人都好,不,准确地说,他对天地万物都好。”

    “嘿,怎么个好法,你倒是给我说说。”

    猴子依旧紧闭着双目。那门外。清心静静地聆听着。

    此时。那道童已经捧着装满了清水的壶走入屋内,放到了炭炉上,又悄悄退了出去。

    雀儿注视着炭炉,轻声道:“凡间有句话,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治理三界也是一个道理。如若无法改变根本,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任。否则。逆天而行,只会招致更大的苦难,到头来,悔之晚矣。”

    “这话像他说的,看来,你还当真是他的好徒弟啊。”

    “所以我说,师傅对谁都好,只是,对我和清心稍稍多了一点溺爱罢了。”说到清心二字的时候,雀儿稍稍加重了下音调。

    猴子微微一愣。那目光朝门外扫了去。

    清心当即别过脸去,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和清心?清心不是我斜月三星洞的小师妹吗?怎么。她经常往兜率宫跑?”

    雀儿轻声道:“她是你的师妹,也是我的师妹。”

    “什么意思……”话音未落,猴子便已经恍然大悟,哼笑道:“原来如此,我说我们师兄弟中就没一个她这种性格的,原来是有两个师傅啊。难怪这飞扬跋扈了,不知天高地厚。”

    那门外的清心听了,刷地一下脸涨得通红。不过,也只是咬了咬牙,并未发作。

    这一言一语之间,雀儿都在悄悄地注意着猴子的反应。然而,猴子似乎并没有将她说的话往深处想。

    回过头,猴子对着雀儿悠悠问道:“老君究竟什么时候回来,能给个大概时间吗?我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

    “让他再等等,就快好了。”

    密室之中,老君口中叼着两支笔,手上又拿着两支飞速地舞动着。

    那地面上繁杂的法阵已经渐渐成型,即将进入闭合阶段了。

    ……

    此时,西牛贺州,宝象国的都城。

    一面面白象图腾的旗帜在风中飘扬,城楼上的兵卫吹响了号角。

    落在琉璃瓦上的鸟雀惊上了天空。

    层层叠叠的宫殿群,巍巍的兵甲在宫殿中巨大的广场上列阵,文武百官分列朝堂。

    看着那房舍犄角处精致的雕塑,看着禁军身上厚实的铠甲,手中明晃晃的兵刃,小白龙惊叹不已。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在凡间,只有那东土的帝王才有这样的威严,没想到在西牛贺州,就在距离他家数千里的地方,不知何时竟冒出了这样一个国度。

    刚踏入这都城的时候他就有些错愕了,没想到更加震惊的竟在后头。

    更奇怪的是,黑熊精不小心现出了原型,原本玄奘都以为自己这一帮人很快就会被驱逐出境的,没想到,这国家的国王却在第二天就发来了请帖,邀请玄奘一行进宫参见。

    “宣——玄奘法师上殿!”

    “宣——玄奘法师上殿!”

    “宣——玄奘法师上殿!”

    一声声的吆喝从那宫廷的深处传来,站在侧边上的宫廷侍从微微躬身道:“玄奘法师,请吧。”

    身穿袈裟,头戴万佛冠的玄奘手握佛珠,缓缓迈开了一步。与此同时,那身后的侍卫却已经将长戟横在了随行的黑熊精、天蓬、小白龙身前。

    那侍卫长躬身拱手道:“诸位还请在此等候,陛下只宣了玄奘法师一人,那,便只有玄奘法师一人可上殿,觐见陛下。”

    “我们是保护玄奘法师的。”小白龙脱口而出,指着那侍卫质问道:“万一你们要对玄奘法师不利,怎么办?”

    “这……”那侍卫长缓缓望向了玄奘。

    一旁前来领路的宫廷侍从也注视着玄奘。

    稍稍犹豫了一会,玄奘低声道:“诸位就在这里稍候片刻吧,贫僧见过陛下,便回来。”

    玄奘开口了,其他众人也只得同意。

    那宫廷侍卫领着玄奘缓缓地行走在长长的过道上,那四周,全副武装的兵卫都默默地看着。

    这一路走,玄奘的眉头渐渐蹙了起来。

    毕竟那长安的皇宫,玄奘也是进去过的。

    这国家虽不小,也确实够繁华,可真要比东土长安,却还是差了那么一截,即便是单论这王宫的大小也是如此。可此时此刻看上去,这皇宫的守卫,却是比大唐皇宫都还要严密许多。

    不仅如此。

    从那侍卫的外貌,从铠甲的磨损程度上看,这些个部队操练十分频繁,显然是处于一种高度备战的状态。可,在来到这王宫以前,玄奘便已经知道这宝象国并无足以威胁它生存的邻国。这是备的谁的战呢?

    提起袈裟前摆,玄奘低着头缓缓攀上了高高的石阶,一步步走入殿堂中,望见了两侧林立的文武百官,也望见了那高坐王位之上的宝象国国王。

    这国王头戴一顶狐绒冠,身穿一件白色嵌金长袍,留着齐腰的长须,身材魁梧,虽说已是年过五旬,却还硬朗得很。

    不过,此时看上去双目深陷,面容有些憔悴。

    一路走到大殿正中,玄奘提起前摆,恭敬地双膝跪地,双手合十,躬身道:“贫僧玄奘,参见陛下。愿陛下万福。”

    整个大殿寂静无声。

    那宝象国国王坐在高高的王位上低头俯视着玄奘,捋着长须。

    沉默了许久,他才轻声道:“本王听说,你从东土大唐来,欲往西天取经,可有此事啊?”

    玄奘恭敬地答道:“启奏陛下,确有此事。”

    那宝象国国王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听说,你身边还跟着几只妖精?”

    “这……”玄奘稍稍犹豫了一下,朗声道:“启奏陛下,确有几位友人同行,毕竟这一路艰险。”

    “哦?这么说,你懂得降妖之道了?”

    “贫僧,不懂。”

    “不懂,那几个妖精又如何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你呢?”

    玄奘双手合十,微微躬身道:“贫僧已经说了,那几位,乃是贫僧的友人。”

    这一说,高坐王位之上的宝象国国王率先笑了起来,顿时,整个大殿中的文武大臣也都笑了起来,变成了一阵哄堂大笑。

    玄奘静静地跪着,不发一言。

    好一会,等那笑声渐渐平息了,宝象国国王才悠悠道:“这妖和人,还能是朋友?你这出家人,说话好生有趣。平身吧。”

    玄奘缓缓起身,轻声道:“贫僧并未欺瞒陛下,说是友人,便是友人。”

    “行,本王也不管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了。”那宝象国国王摆了摆手道:“本王再问你一次,你可懂得降妖?”

    玄奘缓缓摇头:“贫僧不懂。”

    “那,你那几位……‘友人’?他们可懂降妖?”

    玄奘轻声道:“该是懂得一些。”

    “这便好了。”宝象国国王重重地点了点头,攥紧了拳头咬牙道:“本王现有一事托付给你,替本王降一只妖。若成了,本王便封你为国师,金银财宝,要多少赏多少。还可以在这王都之中,为你择一块地,兴建一座方圆万里无可比的寺庙。那西天取经一事路途遥远,本王也可派一支军队前去替你取来。你呀,在我这国都等着看经文就行了。”(未完待续……)

    PS:算了下,本月欠下33848……累计到下个月加油吧。其实严格来讲,甲鱼这个月更新并没有少,还比往常月份多了。因为往常甲鱼只更八万字一个月,这个月更新了861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