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四章:混战

2018-01-17 08:52:04Ctrl+D 收藏本站

    奎木狼缓缓地笑了出来:“你的意思是,你走了之后,不会把我的事情说出去吗?”

    天蓬只是静静站着,看着,没有回答。

    “你猜我信你吗?”奎木狼瞪大了眼睛问道。

    阁楼上,百花羞公主打开了窗户惊恐地看着,两个孩子吓得躲在她的怀里。

    一个士兵挤出队列朝着宫门的方向奔去。

    那其余的士兵都呆呆地看着,将两人团团围住,一脸的错愕。

    “怎么办?陛下让我们来围捕驸马爷的,现在驸马爷出来了……”

    围在前排的几个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握着兵器,稍稍朝奎木狼的方向挪动了脚步。可还没等他们做出下一步的动作,包围圈的外围传来了一声叱喝。

    “让开——!都给老子让开——!”

    一回头,他们看到身后的士兵稀稀疏疏地让开了一条过道,一位猛将骑着骏马冲入了包围圈的正中,勒着缰绳停了下来。

    那马匹高大的身躯正好隔在那几个刚有所动作的士兵和奎木狼之间。

    猛将匆匆下了马,却出乎意料地单膝跪地,高声喊道:“末将西允,参见驸马爷!”

    这一喊,所有的士兵都怔住了。

    很快,所有地士兵都将刀剑入鞘,唯唯诺诺地跪地叩拜。就连站在四周民房楼顶上手持弓矢的士兵也都缓缓松开了铉。

    那将领瞧了天蓬一眼,低声问道:“驸马爷,需不需要末将将这个人拿下。”

    奎木狼深深地喘息着。抬头朝着远处阁楼上的公主望了一眼。又低头冷冷地注视着天蓬。道:“都给我让开,这件事,不是你们管得了的。”

    “诺!”那将领点了点,起身便往后退。四周的士兵见状,也都一个个地往后退,那包围圈迅速扩大了不少。

    悠悠叹了口气,天蓬道:“看来,你是一定不会让我轻易地走了。”

    “应该说。我绝不能让你活着离开。”奎木狼冷声道。

    “行,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打吧。要不然,一个不小心,这座城池怕都要被从地图上抹去了。还是不要伤及无辜,平添罪孽的好。”

    “呵呵呵呵,看不出你还有这闲暇心思。”

    远远地,百花羞看到两人化作两道光束,瞬间从原地消失了,顿时。那脑海一片空白。

    那些个士兵一个个惊得合不拢嘴,即便是那匆匆赶来的将领也是如此。

    好一会。有人来到将领身旁轻声说道:“驸马爷不见了,要不……我们趁机将公主救下来?”

    “救你娘!”那将领一个转身,一拳重重砸在那人脸上,将他整个击倒在地。

    那四周的士兵一下都懵了。

    只听那将领重重唾了一口,抽出腰间的长剑吼道:“都给老子听着,驸马爷不在,驸马府现在归我们守护!没我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驸马府一步,违者立斩不赦!”

    转眼之间,箭矢,刀刃转向对外,前来围困驸马府的大军竟又变成了驸马府的护院。

    听到这句话,百花羞才稍稍松了口气。

    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要收驸马这只“大妖”,并不仅仅是国王的家事那么简单,它首先,是一场轰动朝野的政治斗争。

    ……

    与此同时,一位将领匆匆推开了宝象国王书房的门。

    那门内,早已聚集了好几个大臣。

    宝象国王一脸阴冷地坐端坐在宝座上,抬头看了那将领一眼。

    “启奏陛下。”那将领单膝跪地,恭敬地拱手道:“驸马府出事了,是今天那和尚一行中的年轻人,带着兵器夜闯了驸马府。现在已经和驸马爷打起来了。”

    宝象国王伸手摆弄这放置桌案上的玉石,深深吸了口气,悠悠道:“本王已经知道了。嘿……这和尚看来果真有些斤两,没等到明天,就已经出手了。也不枉费本王对他的一番期望啊。”

    “还有……”

    “还有什么?”

    “启奏陛下,就在方才,那年轻人与驸马一阵恶斗,两人都化作一道金光跑得没了踪影。”

    这一说,宝象国王当即站了起来:“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那还等什么?”宝象国王迈开脚步迅速奔到门边,朝着远处驸马府的方向望了一眼,扭头指着那将领叱道:“既然如此,就快快传令让西允带兵冲入驸马府,将公主带回来啊!”

    一顿叱喝之下,那将领却只是静静地跪着不动。

    好一会,他干咽了口唾沫,唯唯诺诺地说道:“启奏陛下,西允将军……已经易了帜,现在变成驸马府的护院了,那手下的兵将也是如此……”

    “你说什么?”宝象国王顿时瞪大了眼睛。

    一时间,他一股气血上涌,整个脸都涨红了。那拳头紧紧地握着,瑟瑟发抖。

    “西允……这个西允……竟然敢……”咬着牙,他的目光在室内来回地扫视着,最终那目光落到了一位瑟瑟发抖的大臣身上。

    见宝象国王恶狠狠地盯着自己,那大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猛地磕头,高声喊道:“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啊!”

    一步步走到那大臣跟前,宝象国王抬腿对着正在苦苦哀求的大臣便是一踹,直接将他整个踢翻在地,吼道:“来人呐,给本王把这老匹夫打入天牢,明日午时于菜市口问斩!”

    “陛下!陛下,老臣对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啊!求陛下饶命啊!”

    守在门外的两个兵卫冲了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将已经哭得喘不过气来的大臣拖走了。

    “怎么回事?”那看呆了的其他大臣中有人低声问道。

    “西允是他举荐的……听说还是他的侄儿。”有人低声答道。

    这一说,所有人都闭上嘴了。

    宝象国王在书房中来回地踱着步。重重地喘着气。那额头上已是青筋毕露。

    好一会。他停下了脚步,对着一旁的将领叱道:“去,把本王的铠甲拿来,本王要亲自宰了这个西允!”

    那将领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得低头称了声“诺”,朝门外退了出去。

    ……

    很快地,国王便领着自己的亲兵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出了宫门,来到了驸马府门外。

    拥挤的巷子里。两军对峙。

    两边的民房上,无数的箭矢齐刷刷地指向国王的亲兵。

    西允骑着高头大马缓缓地走到两军的正中,举着手中的马刀高声叱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这里已是禁区,任何人等不得往前一步。”

    那些个亲兵当即让开了一条过道,过道的末端,身材臃肿的国王骑着马,缓缓悠悠地前行,一脸的铁青。

    “连本王都不准吗?”

    西允顿时怔住了。

    一位将领骑着马缓缓靠到他身旁,低声道:“是陛下的亲兵……将军,这事儿。恐怕不好收场啊。”

    那屋顶上的士兵已经缓缓松开了弓铉,那巷中的士兵也隐隐有了怯意。一个个面面相觑。

    一咬牙,西允横手推开了自己的下属,举着马刀直指国王,暴喝道:“不准松铉!所有人等,不准后退一步——!”

    这一吼,原本松开的弓铉又重新拉了起来。士兵们也一个个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国王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他骑着白马,与西允遥遥相望。策动白马在狭小的巷子里来回踱着步。

    都城中,所有的百姓都紧闭了门窗。空荡荡的街道上只剩下兵甲、马蹄的声响。

    收到风声的各方部队都在迅速地朝这里汇聚,然而,目的各异。有来支持国王的,也有来营救驸马的,一场兵变已然成型。

    国王高高仰着头,环视着四周,厉声吼道:“用兵器指向本王,你们是想谋反吗?”

    那些个敌对的士兵一个个面面相觑,没有任何动作。

    深深吸了口气,国王高声吼道:“谋反之罪,诛连九族!西允,乃是乱臣贼子,他要谋反,你们也想跟着他谋反吗?放下你们手中的兵器,本王承诺,只斩首犯,余者不论!”

    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那些个士兵眼中的犹豫越发明显了。

    西允脸上的肌肉猛地抽动,那瞪着国王的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

    要知道他仅仅是一名将军,在这些个士兵面前,那威势是远远不够的。再让国王说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旦哗变,他将尸骨无存。

    见国王又一次微微张口,西允一把将身旁将领马鞍后的弓夺了过来,抽出自己身后箭筒里的箭矢,抬手就是一箭朝着国王射了过去。

    “陛下小心!”

    正当此时,国王身边的侍卫眼疾手快,一个侧身撞在国王的白马上。

    这一撞,国王的身体微微侧倾,那箭从他脸颊擦了过去,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却正中了国王身后旗手的咽喉。

    咣当一声,那旗手跌落马下,没了声息。

    “护驾——!”

    顿时,国王的亲兵猛地呼喊起来。

    排在最前面的盾兵冲上前去。匆忙之中,几个将领将国王从马背上硬扯了下来,用盾牌护住。

    慌乱之中,更有人从后方朝着西允以及屋顶上弓弩手射了几箭。

    这一下彻底炸锅了。

    双方再没有什么谈判的余地。

    屋顶上的弓弩手开始还击,巷中的近战骤起,双方战成了一团。

    听到这一处的兵戈之声,城中其他几支原本对峙的军队也迅速投入了战斗。一时间,整个都城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将天空都照成了昏红的颜色。

    一片混乱之中,一个文官匆匆来到被一众兵将连拉带拽,已经几乎找不着北的国王身旁,低声劝道:“陛下,叛军势大,我们还是尽快回宫吧。”

    “回宫?”国王伸手抹去了溅在自己脸上的别人的血,一咬牙,用力推开了那文官,怒吼道:“滚开!今晚,无论如何要抢回公主!”

    他转身从身旁一位将领的手中夺过了一把马刀,扶着头盔吆喝道:“所有人跟我来——!”

    “那几个孩子怎么办?”有人问道。

    稍稍犹豫了一下,国王恶狠狠地吼道:“妖孽,杀无赦!”

    带着几百个精兵,他绕开西允大军聚集的地方悄悄朝着驸马府另一个方向摸了过去。

    此时,一个将领已经带着十几个士兵冲入了驸马府内的阁楼中。

    公主吓得紧紧地抱着自己的三个孩子,用手掌掩住他们的眼睛,惊恐地望着来者。

    只见那冲入阁楼之中的十几个士兵迅速分散了开来,七手八脚地将门窗都关上。

    那将领一步步走到桌前,吹熄了桌上的油灯,拱手道:“公主殿下莫怕,我们是西允将军麾下部队,特来护您周全。”

    公主怀中稍微年长的孩童仰起头,颤颤巍巍地问道:“娘,是外公要杀父亲,杀我们吗?”

    “不会的,外公不会这么做的。”公主紧紧地将自己的孩子搂在怀中,低声道:“别怕,有娘在。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只是个误会罢了,很快就会没事的。”

    一双明媚的眼睛在那窗棂透入的月光之下,已经隐隐有了泪光。

    ……

    此时,王宫的另一面,玄奘站在屋顶上手握佛珠,静静地看着,无奈地叹息。

    此时此刻,就连原本守在宅院外的那几十个士兵也已经投入了战斗,街道上四处可见厮杀的士兵。

    同样的宗族,同样的铠甲,同样的旗帜,此时此刻,在这样一场彻底的巷战之中,分辨敌我唯一的方式就是用嘴巴问。

    黑灯瞎火地,照了面,第一句话就是问对方支持谁,是支持国王,还是支持驸马,不是同一边的,操起兵器便战。

    那局势已经迅速演变成了一场彻底的政变了。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紧接着,失去控制的士兵开始趁乱冲入民宅,打起了百姓金银的主意。一时间,城中的百姓争相奔逃。原本已经极为混乱的都城之中,变得更加血腥了。

    “天蓬元帅他们……到哪里去了?”玄奘轻声问道。

    一旁的小白龙想了想,指着东边道:“他们朝那里去了,应该不会走远。”

    “让他快点回来吧,再不回来……”玄奘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深深吸了口气。(未完待续……)

    PS:恩,每天坚持,永不落空~求月票求月票~依旧是仙侠榜第十一名,不过距离已经稍稍拉近了,现在就差二十票!求支援,就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