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六章:角木蛟的烦恼

2018-01-17 08:52:03Ctrl+D 收藏本站

    拿起玉简,猴子的眼睛已经瞪得犹如铜铃一般大。

    凡间与天庭之间,隔着南天门,因此,无法用玉简正常传递信息。即使是天庭的命令往来,也必须由南天门镇守军中转才行。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当初猴子受困天庭的时候也不需要利用“连牍”给杨婵传递消息了。

    不过,隔着南天门激活另一片玉简问题还是不大的。

    这片玉简的另一片在谁手上?

    答案是,天蓬。

    那么,天蓬在什么情况下会使用玉简呢?

    毫无疑问的,天蓬使用玉简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他们在凡间遇到问题了,而且这个问题,他无法解决。

    极可能是……玄奘出事了。

    只一瞬,猴子便明白了过来。连忙抬头对老君拱了拱手,道:“在下还有急事,告辞了。”

    还没等老君答话,猴子已经迅速起身冲出门外。与清心擦肩而过,只是,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到了大门口,也不等李靖开口,他已经化作一道金光腾空而起!

    望着猴子远去的身影,太上老君呵呵地笑着,捋着长须道:“他刚刚可是对为师自称‘在下’?”

    “回师傅的话,他确实自称‘在下’了。”一旁跪坐着的雀儿轻声答道。

    “‘在下’啊……”太上老君缓缓闭上双目,叹道:“这么多年了,倒是礼貌了不少啊。嘿,好事。好事。”

    那门外的清心注视着老君。紧蹙着眉头。想了好一会,迈开脚步走去厅堂之中。

    ……

    此时,战舰的角落里,角木蛟还在急得团团转。

    一仰头,他看到猴子从兜率宫所处的浮石陆地上跃起,紧接着,在在场的大军都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猴子已经倒栽直接就往下界冲了下去。转眼之间已经没了影了。

    顿时,战舰上的一众天兵天将均是一片死寂。

    这算怎么回事?

    那战舰上的天将一个个面面相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正当此时,李靖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稳稳地落到战舰上。

    “天王,接下来……怎么办?”所有的天将都眼睁睁地望着李靖,一脸的呆滞。

    “别担心,没事了已经。”李靖指着持国天王道:“通知南天门给他开门吧,应该是凡间出事了。”

    “诺!”持国天王一拱手,就要转身。

    “还有。”

    持国天王连忙停下了脚步。

    李靖接着说道:“跟陛下说一声。好让他安心。”

    “诺。”

    ……

    凌霄宝殿御书房中,一位天将匆匆跪地。拱手道:“启奏陛下,李天王来报,说那妖猴很快就会离开天庭,军势可以解除了。”

    微微抬起头,那天将的表情顿时一怔。

    在场的几个仙家一个个都唯唯诺诺地,小心翼翼地瞧着玉帝。而玉帝的脸,早已铁青。

    往侧边望去,那天将才注意到一个臂章上带有巡天府标记的天将已经早早站在一旁,似乎有什么情报先他一步送到了玉帝手中。

    “解除?”玉帝的眼角微微抽了两抽,一掌重重拍在桌案上,怒道:“告诉李靖,南天门的部队返回驻地。然后,让角木蛟领着自己麾下的部队到宝象国去一趟。”

    ……

    此时,接获军令的南天门轰然打开。

    还没等那些个士兵做好心理准备,只见一道金光闪过,猴子已经由内而外与他们擦肩而过,冲了出去。

    扬起的疾风沿着南天门内外以扇形横扫而过。

    ……

    天蓬悬在半空中呆呆地注视着自己手中的两片玉简,许久,他将玉简放入了自己的衣袖中。

    他并没有正面答复玉帝的密旨,但他却把巡天府给他用来报信的玉简留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透过巡天府给与的玉简,知会天庭奎木狼在宝象国的存在,他也不知道对不对。但他知道,这样一件事如果任其无序发展下去,可以带来无限多的误解。

    最直接的一点,猴子知道是一个天神捉了玄奘,甚至万一玄奘还有个三长两短,那后果不堪设想。

    说到底,是他一开始就太掉以轻心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应该死死地守住玄奘才是。一旦玄奘出事,能引起的浩劫,将远远不是眼前的这场能够相提并论的。

    可他怎么能想到奎木狼会对玄奘出手呢?

    调转了身形,他缓缓地朝着玄奘所在的方位飞了过去。

    那脑海之中思绪如同一团乱麻。

    奎木狼要的是他,说白了,奎木狼是想断去自己在宝象国的消息外传的可能性,为此,才掳了玄奘。所以,只要他一时半会没出现,玄奘依旧是安全的。至于他出现之后,玄奘是否还依旧安全,这件事,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

    凌空中,猴子正以一瞬千里的速度朝着西牛贺州呼啸而去。

    一脸的怒容,那牙咬得紧紧地。

    身下无边的云海在猛烈的气流之下掀起惊天巨浪,甚至被整个撕成了两半。

    ……

    还身处兜率宫外围的角木蛟此时已经脸色煞白,那目光来回闪烁着。

    “你……你说奎木狼在西牛贺州,还劫持了玄奘法师?那猴子急着赶回去就是为了这个?”

    单膝跪在他身前天将低着头,轻声道:“是陛下亲口说的,若不是准确无误,陛下不可能急着下旨治理奎星君的罪。”

    一时间,角木蛟整个软了下去,辛亏一旁的两个天将搀着,不然恐怕已经整个瘫坐在地了。

    “他……他跑下界去了?他跑去下界干什么?”

    四周属于禁军序列的御前天将们一个个面色凝重,不发一言。

    那些个属于南天门镇守军的天将,则一个个悄悄挪动脚步远离,似乎不想蹚这滩浑水。

    李靖更是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

    一位天将悄悄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星君,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还……还能怎么做,照着陛下的旨意下界拿人啊。”

    “那……是走快,还是走慢呢?”

    这一句话问下来,四周一下安静了不少。

    军舰上,只剩下呼呼的风声,还有众将重重地喘息声。

    “走快……还是走慢?”角木蛟猛地怔住了。

    这当中的奥妙,他自然懂得。

    奎木狼私下凡间,事已至此,这件事作为上级的角木蛟肯定要承担些责任了。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除了玉帝的怒火之外,奎木狼现在还惹了一个他们惹不起的人。

    走快,如果他们能顺利说服猴子将奎木狼交给天庭处置的话,就是去救奎木狼。如果说服不了,弄不好要跟着一起遭罪。

    走慢,则毫无疑问地还是要扛下玉帝这边的罪责,至于猴子那边的怒火,则推得一干二净。去晚了,也就是替奎木狼收收尸罢了。

    当然,还有另一种更为严峻的情况,那就是奎木狼伤了,甚至杀了玄奘法师……那样的话,遭罪的就不仅仅是他角木蛟了,而是整个天庭……

    想到这儿,角木蛟不由得微微打了个冷颤,仰头道:“快,快出发!”

    “星君,要不要调集还驻守在内廷的部队?”

    “调你的头!去晚了,渣都没了!”角木蛟猛地吼道:“快!所有化神境……不,所有太乙散仙以上修为的立即随我出发!妈的!你个奎木狼,这次给老子闯大祸了!”

    ……

    此时,猴子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宝象国进发。

    奎木狼正一手掐着玄奘的脖子,一手提着九环大刀与手握黑缨枪的黑熊精对峙着。

    小白龙被五花大绑捆在树上,已经昏厥了过去。

    都城中,三个孩子无论长幼,都被倒吊在了宫门外变成了人质。百花羞哭得整个晕厥了过去。

    胁迫之下,支持驸马的一派军队只好缓缓退出了都城之外……(未完待续……)

    PS:额,今天更得比较少,大家别介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