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七章:奎木狼的处境

2018-01-17 08:52:03Ctrl+D 收藏本站

    山坡上,风徐徐地刮过,压低了野草。

    奎木狼一手掐着玄奘的脖子,一手提着九环大刀,冷冷地盯着黑熊精,淡淡问道:“你们那个同伴,什么时候才过来?”

    黑熊精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马上就过来了。”

    只见奎木狼扼住玄奘咽喉的手稍稍一用力。

    “别!”黑熊精当即失声叫了出来。

    奎木狼轻挑着眉毛,悠悠道:“别,就叫他快点。太乙金仙的修为了,这点距离,需要这么久吗?还有,把你的兵器丢到一边去。”

    黑熊精朝着玄奘看了一眼,望见玄奘脸上痛苦的神情,望见玄奘额头上一滴滴滑落的汗珠,连忙点了点头,将自己的黑缨枪丢到了一旁。

    此时,玄奘早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睁着一双眼睛无奈惊恐地望着黑熊精。那头顶的万佛冠早已经掉落在地,滚到了一边。

    黑熊精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奉劝你千万别动玄奘法师,否则……会有大祸。”

    奎木狼缓缓眯起眼睛,看了看被自己制住的玄奘法师,又看了看黑熊精。

    隐隐地,他总觉得有些不妥了,那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刚刚被他制服的,分明是一条白龙。从那白龙口中,他得知夜闯驸马府的那个人十分在意现在在自己手上的这个和尚,也因此,他一路尾随至此,拿下了这个和尚。

    可是。那只猪妖和这只黑熊精究竟为什么那么在意这个连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和尚呢?

    若是普通的保镖。那这两个人的实力也未免高得有点离奇了。先前的猪精修为是太乙金仙。按照自己与他交手的情况看,当时他显然还是保留了不少的实力的,推算一下,最起码也是太乙金仙中段的修为。

    眼前的这个黑熊精,最起码也有太乙金仙修为。

    在行者道的修行中,从金仙跨入太乙散仙是一道坎,而从太乙散仙跨入太乙金仙又是一道坎。即使是天庭,太乙金仙修为的天将也没几个。就这么一个普通的和尚。身边就有两个太乙金仙修为的保镖,这未免有点过了。

    退一步说,现如今想起来,虽说修为不比猪精和黑熊精,就是那条白龙也不是等闲货色。龙这玩意,虽说实际上也是妖,但比之普通妖怪可要高级许多了。

    最起码按照天军的划分,龙,并不会被直接当成妖怪处理。即使是没仙籍,与四海龙王毫无关系的普通龙族。只要不扰乱人间触犯天条,天庭一般是不会管的。

    就这样一个游离的身份。一条白龙,为什么会跟一只猪妖和一只熊精混到一块去呢?

    再有一个,那猪精为什么能轻而易举地破坏出自天庭工匠之手的法阵珠子,而且那么快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奎木狼不怕得罪妖族。以他的实力,即便是与妖王正面冲突,也不一定会落下风。这些年他也没少暗地里收拾进犯的妖族。事实上,真正的妖王也没兴趣跟他结仇,毕竟这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奎木狼最怕的,是自己的身份泄露。

    私下凡间,这是重罪,再加上他与百花羞的恋情……这消息曝出去,肯定是群仙哗然的事情。谁也保不住他。

    身为天将将帅,他十分了解凌霄宝殿的作风。届时,为了天庭的颜面,大军压境可以说是必然的。即便将整个宝象国铲平也在所不惜。

    这三界之中,根本就不可能有他的容身之所。

    为此,他无论如何不能让那只猪妖将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会穷追不舍。

    可如今回过头来,却发现这几个人身上竟是疑点重重。

    想到这儿,他扣住玄奘咽喉的手不由得微微松了点。

    虽说黑熊说玄奘有事便有大祸这话奎木狼并不全信,但能让两只太乙金仙妖怪如此保护的僧人,肯定也是有某些背景的吧。

    感觉扣着自己咽喉的手微微松了一点,玄奘连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一会才缓过来。

    他注视着奎木狼,轻声问道:“贫僧法号玄奘,自东土而来。敢问这位壮士……该如何称呼?”

    奎木狼也不答话,只淡淡看了他一眼,便又紧紧盯着黑熊精了。

    三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不多时,两人便远远地看到天边出现了天蓬的身影。

    一见到天蓬,奎木狼扣住的玄奘咽喉的手当即稍稍用力,与此同时,他握着九环大刀的手也是微微紧了紧。

    玄奘的脸色当即露出痛苦的神色,黑熊精已经紧张到不行,天蓬的速度,却依旧没有丝毫加快的征兆。

    缓缓地,天蓬落到了山坡上,九齿钉耙顿地,他不紧不慢地仰起头来,淡淡地看着奎木狼。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奎木狼暴喝道。

    玄奘低声道:“贫僧是……”

    “没问你!”扬起刀指着天蓬,奎木狼冷冷道:“说,你们是什么人!”

    黑熊精有些慌乱地看着天蓬。

    只见天蓬深深吸了口气,叹道:“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城里去,支持你的人,已经被赶出城去了。”

    奎木狼微微一愣,看神色,还有些不相信。

    微微顿了顿,天蓬接着说道:“支持你的人是多,不过……公主和三个孩子都已经落到国王手中了,他们也是无计可施。”

    奎木狼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一步踉跄,差点跌了下去,却还是紧紧地扣住玄奘的咽喉。

    双眉紧紧地蹙着,那双目飞速闪烁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天蓬所说的话的真实性。那呼吸明显急促了不少。

    许久。他开口低声问道:“公主……还有我的三个孩子。现在……”

    “他们暂时没事。再过一会,可就难说了。宝象国国王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们清楚才对。”

    奎木狼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重要吗?”天蓬慢悠悠地走到黑熊精身旁,随口道:“现在国王在用你的三个孩子威胁叛军,逼他们出城。一旦城门关上了,他们的性命还能否保住,可就难说了。”

    奎木狼明显有些慌乱了。

    黑熊精稍稍往前一步,却被天蓬一把握住了手腕。

    一个声音在黑熊精脑海中响起了:“你没说那猴子的事吧?”

    “没……”

    “没就好。我怕他知道了,到时候破罐子破摔就麻烦了。”

    悄悄传递完了讯息,天蓬淡定地朝着黑熊精使了个眼色,让他后退。

    黑熊精默默点头,往后退了一步。

    短暂的慌乱过后,奎木狼仰起头用手中的九环大刀指着天蓬喝道:“你们两个,替我去把公主和三个孩子救出来!”

    这一吼,天蓬的表情顿时微微僵了一下。

    微微扯了扯嘴角,天蓬轻声笑道:“你可想清楚了,公主和三个孩子在国王手上。只要还没死,你想救什么时候都可以。如果落到我们手上……那可就不好说了。”

    “少废话!我让你们去就去!”奎木狼暴喝道。

    “怎么办?”

    “没办法。他估计是怕我们在背后偷袭。这关头,说什么都没用了。尽量拖时间。那猴子快回来了,天军应该也很快就会到。天庭应该会派角木蛟来,他是二十八星宿之首,奎木狼的顶头上司,无论如何,该是会比我们好说话一点。那猴子来了,切记让他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

    “懂了。”

    ……

    此时,猴子正咬着牙,卯足了劲往玄奘所在的位置冲,金箍棒已紧紧握在手中。

    那周遭的一切化作光影线条,稍纵即逝。

    南天门,二十七道颜色各异的光束迅速穿了过去,转眼之间已经消失在天边。

    除了奎木狼之外的二十八星宿都在其中了,一旁的天兵早已看傻了眼。

    城楼中,持国天王缓缓来到李靖身旁。还没等他开口,李靖便轻轻用手背碰了碰他的胸甲,犹豫着说道:“关了南天门,保险点。”

    “诺!”

    ……

    暗暗给黑熊精传完了话,天蓬微笑着往后退了一步,对奎木狼道:“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这就去给你把老婆孩子都救出来。有你老婆孩子在,谅你也不会对玄奘法师怎么样。至于我的这位黑熊兄弟,就暂时在这里陪你们吧。”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黑熊精的肩膀,示意他盯紧点,转身便走。

    这一次,他并没有再慢悠悠地,而是使出了全力。几十里的距离,在他来说,不过一瞬。

    转眼之间,他已经抵达了宝象国。

    为了节约时间,他直接使出了法天像地,凌空变成了一个百丈巨人!

    那城墙内卫的士兵看到天空中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巨人,都已经惊得合不拢嘴了。

    短暂的错愕之后,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响起了。

    城外那些个支持驸马的军阵更是直接溃逃了。至于立于城墙上国王的部队,并不是他们不想逃,关键是城墙就那么点地方,他们没地方逃。

    没有丝毫的犹豫,天蓬直接落到了城墙边上,抬起脚对准了城墙微微顿了顿。

    就在他这一顿的功夫,脚下城墙上的士兵已经连滚带爬的逃向两边,迅速给他空出了一段城墙。

    只见他一脚重重踩下。

    一声巨响,顿时,那厚实的城墙崩塌了一大段。

    面对着脚下连哭带吼的兵将和城中百姓,天蓬高声吼道:“告诉你们的国王,把百花羞公主和三个孩子交出来,要活的。否则,这座城谁也别想跑。立即!”

    这一吼,那立在城楼上,前一刻还威风凛凛的宝象国王已经吓得瘫倒在地了,那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未完待续……)

    PS:话说,我是不是已经不能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