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八章:花猴子

2018-01-17 08:52:02Ctrl+D 收藏本站

    兜率宫中,清心和太上老君大眼瞪小眼,一旁的雀儿侧过脸去,默默地泡着茶假装没看见。

    许久,清心的眉头缓缓竖起了,老君的眉头则是蹙成了八字。

    “我找你,你就不在,他找你,你就出来了?”

    这一问,老君当即干咳了两声,捋着长须尴尬地笑道:“为师这不是有点事情忙嘛?”

    清心歪着脑袋,挑了挑眉头道:“忙什么呢?倒是说来听听啊。”

    “就是一点小事。”

    “恩,然后呢?”

    “一点与你无关的事。”

    “无关可以讲的,讲不出来,除非你心虚了。”清心缓缓盘起手来,那眼睛已经缓缓眯成了一条缝,死盯着老君,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憋了好一会,老君没辙了,只得低声叹道:“为师这不是不想你跟你那师兄起冲突嘛?”

    “为什么呢?”清心依旧不依不饶,面无表情。

    “那猴子……”老君有点说不下去了,抿了抿嘴唇,蹙着眉头说道:“哎,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好惹,咱管他干啥呢?这兜率宫,多清净,菩提老儿那斜月三星洞也是雅致,那猴子爱干嘛干嘛去,咱眼不见为净,何苦沾得一身骚?”

    说着,老君一摊手,便目不转睛地瞧着清心。

    这两师徒又是大眼瞪小眼了,整个厅堂一下安静了下来。

    一旁的雀儿默默泡着茶,将两杯清茶轻巧推到两人身前,对着老君微微躬身。便起身走了。

    然而。这两人的对视还没结束。

    清心的目光越来越疑惑。老君的目光则越来越闪烁。

    好一会,正当老君有些撑不下去准备和盘托出的时候,清心忽然哼了一声,扁着嘴,有些不快地说道:“师傅啊,那个风铃是谁?”

    “额?你问这个干嘛?”

    “以前没听过,随口问问呗。刚听你们说起,似乎那猴子很在乎的样子。”

    老君暗暗松了口气。轻声道:“风铃是菩提老儿座下首徒的四徒弟。”

    “大师兄的四徒弟?那就是我的师侄咯?”

    老君微微点了点头。

    “那她和那猴子有什么特殊关系吗?”

    老君摊了摊手道:“算恋人吧。”

    “算?恋人这东西还能用算的?是便是,不是便不是。”

    捋着长须略略想了想,老君随口答道:“那便是吧。”

    “是恋人,那华山下压着的三圣母,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老君蹙着眉头想了想,答道:“拜过天地,应该算是他的妻子了。”

    这一说,清心“哦”了一声,喃喃自语道:“搞半天,还是只花猴子啊。”

    老君刚入口的茶差点被呛出来。

    “怎么啦?我说的不对?”瞥着老君。清心有些不悦地说道:“修道之人,讲究的是清心寡欲。即便是修的行者道,也是一样的。虽说散修不比天庭正神有天条框着,成家的也不少,但都有妻子了还勾搭情人……还是自己的师侄……这人着实不怎么样。师傅不同意吗?”

    老君干笑了两声,默默点头:“同意,同意。”

    话锋一转,清心又道:“我刚听说他当初杀上天庭,就是为了这个风铃。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的,倒也是有一份真心。”

    说着,她悄悄瞥了老君一眼。

    老君低着头,端着茶杯一直抿,一直抿。也不说话。似乎在刻意地保持沉默。

    “师傅啊……”清心拉长了声音,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道:“当初,听说好像是你让风铃魂飞魄散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君刚入口的茶这下彻底呛了出来,呛得满地。

    清心就在一旁跪坐着,瞧着,也不动作。

    望着满地的茶渍,老君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轻声叹道:“哎呀,真不小心啊,这衣服都弄脏了。”

    说着,便起身快步朝厅堂外走去。

    这动作看似随意,却极快,还没等清心反应过来,已经跨过了厅堂的门槛。

    等到清心缓过神来追出去,一个转角,老君早已经连影子都看不到了。整个院子里空荡荡的。

    随意扫了两眼,清心重重一哼,扁着嘴很是不悦地哼道:“借茶遁,这也遁得太没水平了吧?这老头子,肯定是有什么不想告诉我的。没事,你不说,我自己查。实在不行啊,直接去问那猴子!”

    说着,转身便走。

    阁楼屋檐上,老君缓缓地伸出脑袋来瞧着清心远去的背影:“你说这丫头,怎么好奇心就这么重呢?”

    说着,他的脸朝一旁瞥了瞥,道:“你怎么也上来了?”

    此时,在他的身旁,须菩提正似笑非笑地瞧着他:“嘿,看你这样儿。反正迟早都会知道的,真不知道你那么怕,怕啥?”

    “我怕,是因为我脸皮薄。不像你那样厚得跟城墙似的。”说着,老君怨恨地瞥了须菩提一眼,道:“既然迟早会知道,那怎么不见你直接跟她说呢?拐这么多弯子,很好玩吗?”

    须菩提长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说不出口,说不出口。还是等她自己去弄清楚吧,到时候,会来质问我们的。”

    ……

    此时,宝象国的都城之中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除了天蓬所在的一面之外,其他的城门全都挤满了出逃的百姓和士气彻底崩溃的军队。

    躲在城楼上宝象国国王已经吓得脚都软了,靠着几个将领的搀扶,才勉强站稳,拽着一旁丞相的手一直反复地问:“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那丞相也早就慌了。

    不仅仅是丞相。这城楼上陪同国王的。上至大臣将领。下至兵丁小吏,谁见到一个百丈巨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能不慌呢?

    这巨人是哪里来的他们不知道,但他们谁都知道,这巨人和驸马有关系。

    驸马爷会妖法,这他们都清楚,甚至有些还亲眼目睹过。可那毕竟只是小型的法术,无外乎隔空取物、飞天遁地之类的小技法。即使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那也没有超出常人的实力太多。

    在先前。他们认为只要大军压境,任驸马有三头六臂,也无法抵挡。更甚者,既然是妖孽,如果能请来一个得道的高僧或者修成正果的老道,说不定就可以将妖孽一举擒拿了。毕竟民间还有许多诸如牛血狗血破妖法之类的传说。

    可如今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一下让他们面对一个百丈巨人,这让他们谁能不脚软?如果不是国王拽着,那丞相可能自己都带头跑了。

    几个兵丁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朝大门溜了出去。可当他们刚跑出城楼,却立即哭天抢地地跑了回来。

    “你们干什么?”一位将领暴喝道。

    兵丁指着天蓬所在的方向瑟瑟发抖地说道:“他……他在看着这里。”

    那将领将信将疑地走出门去。抬头一望,吓得一下跑了回来,临跨过门槛的时候还直接被扳得摔倒在地。

    “究竟怎么回事?”另一位将领厉声问道。

    “他……他真的在看着城楼!”

    这一说,在场的众人当即一阵恶寒。

    好一会,丞相躬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现在……现在怎么办?”

    呆呆地站了许久,国王抿着嘴唇低声道:“去……把公主和那几个妖孽,都带来。”

    “诺……”一个将领微微点头,带着几个随从缓缓退出门去了。

    此时,猴子已经从被火光映得通红的都城上空滑翔而过了,一脸的怒容,连看都没有看天蓬一眼。

    从腰间拿出他送给玄奘的玉简的另一片握在手中,他迅速锁定了玄奘所在的位置,转眼之间已经重重砸落在玄奘所在的小山坡上。

    一时间,砂石横飞,那地面都仿佛微微颤了一颤,掀起的尘土沿着地表如同涟漪一般迅速扩散,转眼之间,已经掠过了一座山坡。

    那撞击的中心,猴子缓缓地站了起来,怒视着挟持玄奘的奎木狼。

    “你是什么人?”这是猴子问奎木狼的第一句话。

    此时此刻,奎木狼的已经猴子身上强烈的灵力波动惊得合不拢嘴了。

    行者道讲求刚强,悟者道讲求精准,行者道的灵力强度和悟者道的灵力强度,是没有可比性的。

    这么多年了,他下界为妖,上天为将,见过的妖怪不计其数,即便是号称三界战神的杨戬身上,他也没有感觉到如此强烈的灵力波动过。

    这一惊,他扣住玄奘咽喉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猴子刚刚迈出半步的脚凌空便顿住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此时,奎木狼也已经彻底慌了。

    他实在没想到绑架一个和尚,会引出这么个不知根底的人物。难道这家伙也是这和尚的保镖?那这和尚究竟是什么人?

    先前察觉到有一个龙族和两个太乙金仙以上的妖怪在保护这和尚,他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了,现在居然又冒出了这么个人物,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了。

    许久,他干咽了口唾沫,瞪大了眼睛,忐忑地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未完待续……)

    PS:订阅了三叔的盗墓笔记,拿了三张月票……没错,我很没节操地都投给了自己。挖咔咔咔~

    恩,盗墓笔记很好看得说。这几天更新不太稳就是因为在看盗墓笔记。原谅甲鱼就是这么落伍的一个人。

    还有即将上映的《大圣归来》。甲鱼打算去电影院支持一下~话说甲鱼楼下就是电影院,也就穿着拖鞋出一下门而已,有木有一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