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九章:临终遗言【求月票】

2018-01-17 08:52:02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这句话,到结尾,那尾音几乎是吼出来的。显然,奎木狼也已经多少有一点慌了。

    黑熊精一动不动地站着,却早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前因后果都暗暗传给了猴子,到末了也不忘补上一句:“元帅说了,最好不要让他知道你的身份,否则,怕他破罐子破摔。”

    猴子依旧面无表情,静静地瞧着奎木狼,许久,他挑了挑眉头,似乎有些不以为然,轻声道:“你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居然就敢掳人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奎木狼又一次重复了这句话。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悠悠道:“这么说吧,我就是站着不动,你也永远杀不死我。够明白了吗?”

    “站着也杀不死?”

    这一刻,奎木狼脑筋转得飞快,很快,他猛地瞪大了眼睛,有些惊恐地望着猴子。

    比二郎神杨戬更加强悍的行者道,猴妖……说站着也杀不死,是因为他早就突破到了天道修为,根本就不会死,即使是如来佛祖也没办法,只能采用封印的方式。

    种种条件结合到一起,最终只能得出一个答案:“你……你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是的,只能是他了。

    黑熊精吓了一跳,有些不安地望向猴子。

    猴子依旧是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是压制了怒火,还是来到这里发现对手的身份了,从根本上就瞧不上这个继任的二十八星宿奎木狼。

    虽说当年没数过。但上一任的二十八星宿当中。包括角木蛟。有半数以上都是死在他手里的。

    低下头,猴子没有正面回答奎木狼的问题,而是轻轻挑了挑指甲,悠悠道:“要么放开他,要么杀了他,二选一吧。”

    说着,那身上的绒毛缓缓地都竖了起来,道道微弱的闪电跃动其上。

    此时此刻。那四周的空气都已经因为澎湃的灵力而形成了卷动的风,天空中的云层更是缓缓聚成了漩涡。

    虽说猴子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但他知道,这是敞开了,准备拼命的意思。

    扣着玄奘咽喉的手都不由得有些无力了。

    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奎木狼的脑海中开始疯狂地盘算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自己手中的这个和尚和猴子究竟是什么关系,此时此刻,他也早已经没功夫去细思他们之间的关系了。现在他只明确一点,那就是,猴子在向他施压。而且猴子给出的两个选择,是发自内心的真话。

    他扣着玄奘的咽喉。要扭断玄奘的脖子只是一瞬间的事,猴子肯定来不及阻止。可是扭断之后呢?他还有时间毁灭玄奘的魂魄吗?

    眼前的种种迹象表明,猴子的实力依旧极为强大,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只要猴子能保住玄奘的魂魄,那么即使玄奘死了,猴子也完全有能力把他复活。

    甚至退一步说,奎木狼甚至压根没把握杀死玄奘。

    若是普通人,扭断了脖子肯定就死了。但事实上扭断脖子并不代表死亡。从扭断脖子,到死亡之间,还有一个过度,一个时间。哪怕只有一瞬间,但它确实存在。难保猴子没有办法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稳住玄奘的伤势。

    毕竟……猴子的境界,已经达到奎木狼完全无法触碰的高度了。大罗混元大仙的行者道,普天之下,仅此一个……天知道他的力量能达到什么程度。

    总而言之,在猴子面前,奎木狼忽然发现自己手里的筹码,根本就已经算不上筹码了。

    一时间,他整个怔住了。

    正当此时,远处,天蓬也已经缓缓地朝这里飞了过来,依旧维持着法天像地,那百花羞公主还有三个孩子,全部被他用巨大的手掌护着。

    看到百花羞和三个孩子,奎木狼当即往前一步,却似乎还是犹豫着不敢松开扣着玄奘咽喉的手。

    那目光依旧忐忑地在猴子和黑熊精的身上打转。

    天蓬缓缓地落地,伸手将两个孩子和抱着婴儿的百花羞放了下来。自己则解除了法天像地恢复原来的大小,站到了猴子身旁。

    那两个孩子刚一落地就想向奎木狼飞奔过去,百花羞却连忙将他们拉住。天蓬也一伸手,将百花羞拽住了。

    回过头,百花羞有些忐忑地看了天蓬一眼,又望向了站在一旁的猴子。

    一时间,所有人都转向了猴子,似乎在等着猴子表态。

    猴子长长叹了口气,悠悠道:“我让你们好好保护他,你们就保护成这样啊?”

    “事出突然。”天蓬淡淡道。

    “要我没回来,你们能搞得定吗?”

    天蓬没有答话。

    无奈地笑了笑,猴子道:“换人吧,如何?”

    奎木狼呆呆地点了点头,松开了扣住玄奘咽喉的手。

    玄奘伸手摸了摸被扣住的位置,干咳了两声,捂着胸口缓缓地朝猴子走了过来。

    天蓬这才松开手。

    那两孩子一路狂奔,扑入了奎木狼的怀里,都快哭得喘不过气了。瞧那样子,应该是在国王手里吃了不少苦头才是。

    百花羞也抱着襁褓,缓缓地朝着奎木狼走了过去,那神色很是复杂,时不时地望向迎面走来的玄奘。

    一夜的烽火,黎明时分,总算是一家团聚了。

    奎木狼一手护着两个孩子,一手揽着百花羞,有些忐忑地抬头看着远处面无表情的猴子。

    就那脸色,百花羞也已经知道不对劲了。

    认识到现在十几年,她从未在奎木狼脸上看过这种表情。他总是那么自信,无论什么。在他眼中似乎都不值一提。可现在。他的眼中有一种特殊的情绪……恐惧。

    拖拽着金箍棒。猴子一步步朝这一家五口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天蓬连忙伸手去拽,却被猴子扬手弹开了。

    直到距离奎木狼五步距离,猴子才停下脚步,仰着头,俯视着半蹲的奎木狼道:“虽说不知者无罪,但不杀你,以后岂不是谁都可以动我的脑筋?”

    奎木狼和百花羞的脸色刷地一下白了。

    ……

    此时,清心正在兜率宫四处转悠着。一脸的不悦。那两眼珠子转悠转悠地,似乎在想着什么,远远看上去,就好像在翻某人的白眼似的。

    老君刚一跑掉,她就去找了紫袍追问。可惜紫袍也知道的不多,一听说老君借茶遁,就更不肯说了,只能作罢。

    其实真要论起来,这件事跟她看上去也没多大关系。虽说扯了一个师妹的名号,但说到底。也才见过一次。打从心底,清心就对自己这个所谓的师兄提不起什么敬意。

    但被人瞒着的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极度不好。这对于一个凡人来说是如此,对于一个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拥有无限寿命,衣食无忧,却还没有足够的时间磨练出大能一般心性的修者来说,更是如此。

    最最重要的是,她早已经被两个师傅教得对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没什么敬畏之心了。三清的胡子都能扯了,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此时的兜率宫早已经与以前大不相同了。以前的兜率宫,是一座庞大的宫殿,现在的兜率宫,却是一座庞大的园林,那些个炼丹房,主殿,包括兜率宫内道童的住所,全部都散落在林间。

    朝着主殿的方向瞥了两眼,清心正想迈开脚去,却又愣住了。

    她忽然想起这兜率宫当年被彻彻底底地毁过一次,即使有什么线索,估计也不会留下吧?

    “难道真要去找那猴子问?他会说嘛?”清心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幼稚了。

    刺探一场改变三界命运的大战不为人知的前因后果,这事儿想想都让人激动。

    每天修行的生活令人厌倦,难得有件事提起好奇心,确实是好事。可就这么贸贸然跑过去,会不会让人当成神经病呢?

    这怎么想都比当初自己那个云游三界的计划更不靠谱啊。

    “要不……还是算了吧。感觉上这师兄也没我一开始想的那么坏啊。”

    “可是……这说不定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呢,能把佛祖、道祖都扯进来,还弄得整个天宫烧成灰烬。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大的事儿吗?”

    “即使要查,该往哪里查呢?可以确定完全知道前因后果的那么几个人……老君师傅、菩提师傅……还有一个佛祖。好像就这么几个人了。除非他们自己肯说,否则能从他们嘴里问得出话来才有鬼呢。”

    想着,捡起地上的树枝,在脚下的泥地里开始画了起来。

    那些笔画不像字,更不像图,看上去更像是乱画一通罢了。

    一面画,一面胡思乱想。

    画着画着,她的眉头都蹙了起来,一脸的茫然。

    “我是不是有点吃撑了啊……”

    仰起头,她看到环绕着兜率宫的战舰正在缓缓撤离。鬼使神差地,她直接腾空而起,朝着那些个战舰飞了过去。

    ……

    此时,匆忙赶到的二十八星宿其余人等已经迅速将整个山头都围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还十分忌惮猴子的关系,他们都只是凌空悬浮着,一个个亮出了法器,并没有落地。

    玄奘淡淡环视了一眼,猴子、天蓬却好像都没看到一样。

    百花羞大吃了一惊,连忙抱紧了奎木狼,眼睛一红,那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虽然所有的事情奎木狼都曾经跟她说过,但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完完全全地相信了奎木狼所说的话。或者说,才对奎木狼所说的一切,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此时,两个孩子也吓得捂住了嘴巴。

    奎木狼仰着头,望着,许久无奈地苦笑。

    显然。局势比他想象的还要恶劣得多。即使猴子肯放过他。这些奉命而来的同僚。是否也能放过他呢?

    一缕长发从额间垂下。

    他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老婆孩子。

    这一家五口,沉默着。

    角木蛟从天空中缓缓地落了下来,却是选了一个距离猴子相对较远的地方,那目光在猴子与奎木狼之间来回,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来。

    整个山坡寂静无声。

    许久,天蓬走到猴子身边,望着眼前的一家五口。低声道:“算了吧,他是天将,这里的事情,还是交给天庭自己处置吧。相信我,思凡,是重罪。对这种事情,天庭不会袖手旁观的。”

    玄奘也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贫僧已无性命之忧,大圣爷……大可以放了奎木狼。”

    远处的角木蛟连连点头。

    “是吗?”猴子冷笑一声。懒懒地瞥了天蓬一眼,道:“合着你通知天庭来。是为了救他啊?”

    天蓬没有回答。

    角木蛟迈开脚步,小心翼翼地朝他们走了过来,堆着谄媚的笑,低声道:“大圣爷,这事儿就交给小的处理吧,保证让您满意。”

    说着,他朝着奎木狼看了一眼,发现奎木狼也低着头悄悄地看着他,一时间,那视线连忙闪了开去,看上去似乎有些心虚。

    也不搭理角木蛟,猴子拄着金箍棒悠悠瞧了天蓬一眼。

    一个声音在天蓬的脑海中响起了。

    “和尚要保他,我能理解。普渡众生嘛,他总想着给任何人一个机会。你怎么也开口帮他求情了?怎么,觉得他经历和你类似,感同身受了,想保他一命啊?”

    “他罪不至死。”天蓬答道。

    “我饶了他,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

    这一说,天蓬顿时有些错愕地朝猴子望了过去。

    两人对视着。

    天蓬紧紧蹙着眉,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答猴子的话。猴子却是眉开眼笑,颇为玩味。

    好一会,见天蓬依旧没有正面答复,拄着金箍棒,瞧着半蹲着护住自己老婆孩子的奎木狼,悠悠问道:“临死前,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大圣爷……”

    玄奘与一旁的角木蛟几乎同时开口,猴子却一抬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紧紧地抱住奎木狼,百花羞哽咽着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奎木狼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

    “你是为了我……才触犯天条,下界为妖的……”

    “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不用说对不起。”

    百花羞抿着嘴唇,猛地摇头,泪如雨下。

    奎木狼缓缓地抬起头,望着猴子,不同于先前的恐惧,此时的眼中,只剩下无尽的疲惫。

    “我的心愿……说出来有用吗?”

    “说出来试试看呗,也许我心情好,就帮你实现了。”

    望着猴子,奎木狼实在猜不透对方的心思,犹豫了许久,干咽了口唾沫,还是怔怔地说道:“我死可以,请……请大圣爷饶过我娘子……还有三个孩子。可以吗?我会让他们不准替我报仇的。”

    百花羞猛地摇头,已经泣不成声。

    所有的人都静静地望着。

    猴子略略想了下,道:“可以,还有没有其他的吗?”

    这一问,所有人都怔了一怔,就连奎木狼也是隐隐有些错愕了。

    眨巴着眼睛呆了好一会,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猴子悠悠道:“你就只有这么一个临终的愿望啊?这时候不许愿,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蹙着眉头拼命想了好一会,奎木狼仰头,有些茫然地问道:“可不可以……保住那些支持我的人一命?他们是无辜的。”

    “你指的是谁?”

    “就是……就是那些随我叛乱的将领……还有士兵。我死了,他们应该会被追究吧……”

    “可以。”猴子摸着下巴想了想,又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这一问,当场就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问懵了。

    此时此刻,猴子脸上早就不见了怒容,剩下的只有一副似笑非笑地表情,时不时地还回头看天蓬一眼。

    那其他人,早已经看不懂他想干嘛了。

    “其他……其他的没有了。”奎木狼松开抱住百花羞的手,双膝跪地,对着猴子叩首道:“奎木狼在此谢过大圣爷大恩大德,若有来世,做牛做马,也要还了大圣爷这份恩情。”

    百花羞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已经整个瘫坐在地,哭得梨花带雨。

    转过头,奎木狼去招呼自己的两个孩子也跟着一起跪下,要他们向猴子叩头。

    此时此刻的他,看上去竟是如此的平静。

    也许是因为自己同僚的出现吧。在面对猴子的时候,他有恐惧。当二十八星宿其他人出现的时候,他反而显得平静了。

    不过是早已预料到的一天提早到来罢了,偷偷下凡的那一天,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结局。相比跟着角木蛟回天庭领罪,也许,死在猴子的棍棒下会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在这种时候,猴子还能答应他这些请求,对他来说,确实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其他人都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正当此时,猴子嘴角微微上扬,意味深长地瞧着天蓬,指着奎木狼低声道:“看到没有?还记得当初你强攻花果山的时候,我夜探天河水军的军营吗?那时候,你但凡有这万分之一的态度,也就不是今天这个模样了。”(未完待续……)

    PS:恩,更新了,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