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章:改变主意【求月票】

2018-01-17 08:52:01Ctrl+D 收藏本站

    天蓬的眉头微微抖了抖,有些不悦地瞧了猴子一眼。

    他很清楚猴子这是在调侃他,这关头,也没想跟猴子计较,只一眼,他便别过脸去望向远方。

    四周的人还在静静地望着猴子,就连奎木狼也是如此。那眼神之中有些错愕,就好像生怕猴子忽然告诉他,刚刚说的话都是开玩笑的,然后抡起棒子,一棍结束他的生命似的。

    以他对猴子的了解,猴子确实可能这么做。这猴子的乖张,世人皆知。

    四周一片寂静。

    眼看着调侃天蓬如此无趣,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瞧着奎木狼棍子一顿,道:“行了,你的遗愿我通通同意,说的不错,我很满意。不过呢……你说下辈子要给我做牛做马,我信不过啊。再说,你下辈子投胎成什么鬼知道,要投胎成什么蛇虫鼠蚁之类的,就想给我做牛做马,我还不一定要呢。这样算下来,我还是有点小亏。”

    奎木狼微微一愣,一时间竟不知道猴子是怎么个意思。那四周的人也是一阵疑惑。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猴子摸着下巴,佯装思索了一番,道:“要不这样吧,你的命就算欠我的了,先寄存到你那里了。不用等下辈子了,这辈子,你就替我做牛做马。简单地说,我把你收编了。”

    此话一出,那四周的人眉头都蹙成了一团,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就连奎木狼都有些乱了。

    收编?这算怎么回事?

    他眨巴着眼睛,有些恍惚地想了好一会,才仰起头道:“大圣爷……小的。小的还有天庭罪状在身。就是想……”

    话还没说完。只见猴子摆了摆手道:“那些不用理了,就当你已经被我打死了。命都是我的了,谁要想要你的命,自然得找我要。不问自取谓之贼也,谁敢未经我同意动我东西,那就是贼。就算是玉帝老儿,我也得先打两棍再说话。扛不扛得住,就看他身子骨够不够硬了。”

    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角木蛟一眼。那角木蛟被他这么一看,顿时都懵了。

    先前他们还在为奎木狼说情,想保住奎木狼一命交给天庭处置,一转眼间,猴子竟然改变主意,不只放过奎木狼,还要将他犯下天条的事也一并抹去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啊?这猴子忽然发善心了?挖天庭墙角?还是有什么后手?

    此时此刻,角木蛟那神情可谓精彩至极,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想起玉帝御旨里的内容。连忙说道:“大圣爷,奎木狼犯下重罪。陛下命我等前来捉拿,您这恐怕……不太好吧?”

    猴子没有说话,只是用眼角静静地瞧着角木蛟,嘴角还维持着方才的笑。

    干咽了口唾沫,角木蛟往前一步,拱手,有些忐忑地说道:“天条,乃是天庭治理三界之根本,若奎木狼之事没有妥善处理,往后,天庭恐怕再难管束众仙。到时候众仙身负神职,却又下凡为私,如此一来,三界必乱。”

    猴子依旧没有说话,依旧用眼角静静地瞧着角木蛟,那嘴角的笑正在缓缓地消失。

    角木蛟接着说道:“大圣爷,此事牵扯甚广,还请三思啊。到时候陛下怪罪下来……”

    话到此处,角木蛟就没再往下说了。那表情整个都僵了,因为他忽然发现猴子瞧着他的眼神已经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块被烧红了的石头裸露在空气中,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冷,变黑。

    歪着脑袋,猴子用棍子指了指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说,接着说。”

    微微颤抖着张了张嘴,最终角木蛟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缓缓低下头,往后退了一步。

    那眼睛再也不敢望猴子了。

    “怎么不接着说呢?”猴子迈开脚步朝着角木蛟走去,天蓬连忙挺身拦在猴子身前,低声道:“别乱来,他到底是二十八星宿之首,我们的情况,不适合跟天庭起争端。”

    猴子伸出一手,将天蓬拨开,一面缓缓地朝角木蛟走去,一面悠悠道:“如果我可以被杀死,如果天庭的天兵有可能击败我,我想,我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说着,他笑了出来,笑得角木蛟头皮发麻。那其他的二十六位星君也一个个都有些恐慌了。

    此时此刻,角木蛟真的很想转身就逃,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位所谓的“大圣爷”是什么货色。

    虽说他没有经历过那次大战,当年大战的起因至今对于三界绝大多数人来说也仍然是个谜,甚至连玉帝都没想去揭开这个谜团的谜底,但有些事,终究是假不了的。

    角木蛟是一个职位的称呼。前一任的角木蛟,是人,现任,是蛟妖。为什么天庭会无奈破例招收妖怪上到天庭任职?因为在那场大战中,天庭的主力几乎都死得七七八八的,就连凡间的道家一脉,也是损失惨重。

    谁杀的?

    世人皆知,就是眼前这只猴子。

    那前任的角木蛟,更是在大战爆发之前就被花果山给俘虏了,听说遭受了酷刑,死状极惨,连魂魄都没留下来。尸首更是被丢到了南天门外示威。

    也正因如此,这猴子是眦睚必报的性格三界之中早就人尽皆知了。无论是与他敌对的天庭,还是站在他那边的妖怪,都知道这猴子极为记仇,甚至已经到了一种偏执的境界。

    所谓“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君子”。猴子……就属于那种不能得罪的小人。

    面对这样一只猴子,又完全无法估计他真正的想法,此时此刻,角木蛟简直都要崩溃了。

    他真的很想跑。跑了一了百了。可他知道。他跑不掉。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干站着。

    另一边的猴子却是一副怡然自得的神色,绕着角木蛟,缓缓踱着步,偶尔仰头叹息,却不说一句话。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只是静静地呆着,只有猴子缓缓踱步,百花羞偶尔的哽咽。

    平日里最爱劝人的玄奘。此时竟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默默地看着。

    整个山坡静得可怕。

    一种恐怖的压抑感向着角木蛟压了过去,把脚都压软了。清晨的风划过脸颊,有一种冰凉刺骨的感觉。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早已经汗流浃背了。

    前一刻他想的还是奎木狼的问题,现在他更需要担心的是自己的性命。

    难保,这猴子不会忽然一棍子砸他脑袋上。

    猴子杀他需要理由吗?

    答案是,不需要。

    猴子刚刚那句话是对的,如果能杀死他。天庭早就杀了,根本不会留他到今天。之所以留着他。只是因为天庭拿他没办法。

    假使角木蛟死在这里,天庭会对猴子兴师问罪吗?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天庭已知的将领,无论谁领兵,都是羊入虎口。

    杀了角木蛟,这猴子兴许连一句道歉,表示歉意都不需要,事情就会不了了之。这一点,从猴子强叩南天门就可以看出来了。

    此时此刻,角木蛟感觉自己的脑筋都打结了。

    来这里,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啊。

    那浮在半空中的其余二十六星君也感觉到了这当中恐怖的意味,一个个都做好了准备。却不是准备迎战,而是准备稍有异动,就逃跑。

    就这么慢悠悠地来回转了二十圈,猴子忽然从后面一手拍在角木蛟的肩上。

    这一拍,所有人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只听扑通一声,角木蛟终于撑不住了,整个跪倒在地,叩首喊道:“大圣爷饶命啊!”

    “饶什么命?我又没说要取你的命。”猴子缓缓走到角木蛟身前,蹲了下去,好似调戏姑娘似地用手指挑起角木蛟的下巴,悠悠道:“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么让你空手回去,玉帝那边你也不好交代吧?”

    此时,两人近在咫尺。角木蛟甚至都能清楚地看到猴子脸上的绒毛,看清猴子眼眶中的血丝。

    他红着眼微微颤抖着,哪里还有什么大将风范啊,连反抗的**都没了。

    只听他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大圣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小的莫敢不从。陛下……陛下那边肯定……肯定也不会有异议的。”

    “天条呢?”

    “天条也是人定的,总会有错漏的时候……实在不行,就改。”

    说着,他恐慌地干笑了起来,朝四周的望了去。那四周的同僚顿时会意,一个个连忙点头,强撑起笑脸附和。

    他们一面笑着,一面小心翼翼地瞧着猴子,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汗流浃背。

    猴子却依旧那副神情,半点反应都没有。

    那笑到最后,戛然而止。山坡又一次重归寂静。

    许久,猴子的嘴角终于缓缓勾起。

    见到那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在场的天将们才缓缓松了口气。

    “你这么说倒也对。”猴子点了点头,撑着膝盖缓缓站了起来,转身就走。背对着角木蛟长叹道:“既然如此,你们还不滚?等着我留你们吃早饭吗?”

    听到这句话,一众天将如获大赦,也不等角木蛟的命令一个个掉头就跑,转眼之间全没影了。那角木蛟也连忙转身腾空而起,瞬间就消失不见。

    这地方,他们是真不敢继续呆了。

    这一下,山坡上就只剩下猴子一行和奎木狼一家了。

    奎木狼连忙跪地叩首,道:“小的谢过大圣爷救命之恩!”

    两个孩子,还有百花羞也学着他的样子跪了下去。

    一步步走到天蓬面前,猴子摊了摊手道:“看,都解决了。当年你要是肯降我,结果也会和这差不多。有没有一点后悔呢?”

    说罢,他咯咯地笑了起来。

    天蓬白了他一眼,道:“角木蛟说的话有他的道理。况且,你这样惹天庭,当真以为天庭是纸糊的吗?”

    “它是不是纸糊的不要紧,我不是纸糊的就行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这天底下,还有谁得罪天庭得罪得比我更深的吗?”

    “为什么救他?”

    “心情好,突发奇想,任性?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忽然想起以前劝你归降那档子事儿,就忽然想救了。”说着,猴子伸手拍了拍天蓬,与他擦肩而过,朝着奎木狼走了过去。

    那一家子都还跪在地上呢。

    玄奘缓缓闭上双目,默念了两句“阿弥陀佛”,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意思。

    一步步走到奎木狼面前,猴子摆了摆手道:“起来吧,都别跪了。那城里好像还在打呢,你自己的残局你自己收拾去。”(未完待续……)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