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一章:珠子

2018-01-17 08:52:01Ctrl+D 收藏本站

    高空的云层之中,少了一人的二十八星宿缓缓穿行着。

    “当初,就不应该用那种招数。”有人抱怨道:“不用那种招数,也就不会落到这种境地。神仙思凡,向来都是重罪。也就当年一个云妮仙子因为牵扯了那猴子得以逃脱而已。这下怎么收场?陛下肯定捉着我们要人的!当初……当初就不该那么办!”

    “现在说这些太迟了吧。本想着将那侍女贬下凡去,奎木狼也就该死了那条心了,没想到他这死心眼的,居然还跟了下去。嘿,依我看……他压根就没把自己的神职当回事。”

    “还看不出来吗?他一心就想着他的老婆孩子。偷偷下凡……这明显是连我们都提防了。”

    “这下好,他是如愿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这件事肯定是压在我们头上的,回去该怎么说。特别是他偷下凡间我们却全然不知这点,我们是铁定说不清的。”

    由头到尾,飞在最前面的角木蛟都是一声不吭。

    披香殿的侍女被贬下凡,是他开口让人办的。这件事,他知道,这里的人都知道,到最后,奎木狼也知道了。

    他还记得当初奎木狼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的神情,简直就恨不得把他给吞了。可他实在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如今这份上。

    当初为的,是保住奎木狼,不想他陷得太深。毕竟同仁一场,大家也不想闹到兵戎相见的境地。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到头来。猴子插手。这一段姻缘。居然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成就了。

    许久,他轻叹了口气,道:“先别想那么多了,也许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当初云妮仙子不也是这猴子保下来的吗?他都出手了,陛下肯定也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事情关乎天庭颜面,气归气,说不定……为了天庭的颜面,这件事也就抹到一边了。”

    说着。他稍稍加快了速度。其他人见状也一个个迅速跟了上去。

    ……

    “现在究竟什么情况了?我们还要不要去?”

    “听说那妖猴把奎木狼给保下来了。”

    “什么?这不可能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星君们正在返回天庭的途中,现在头疼的事情才刚开始,这件事该怎么跟陛下交代?”

    兜率宫的外围,一群天将围在甲板上熙熙攘攘地谈论着,丝毫没有忌讳。

    清心静静地站在不远处听着,愣了神。

    几位天兵从她身旁匆匆而过,看到她的瞬间都微微一怔,却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清心伸手拦住了一个天兵。

    那天兵稍稍沉默了一下,才低声拱手道:“将军们说的是奎木狼星君的事情。”

    “奎木狼星君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这……小的也不知道。”

    略略想了一下。清心点了点头,示意那天兵可以走了。

    “那猴子又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吗?真是比我还能闯祸啊。”她悠悠地叹了一句。

    一路胡思乱想着。她漫无目的地在甲板上游荡。

    一个女子,在这大军之中可谓显得格外显眼,但她手上有老君的令牌,许多天将也早已见过她,知道她的身份,也就各忙各的,权当没看见了。

    ……

    御书房中,玉帝握着刚刚呈上的奏折,那额头上的青筋微微跳动着,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在他的身前,静静地站着十余名仙家,一个个低着头不言不语。很显然,他们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许久,玉帝微微颤抖着说道:“你们,先退下吧。”

    一听这话,一众仙家连忙拱手回礼,转身就走。

    “李靖,你留一下。”

    李靖停下了脚步。

    很快,一众仙家都撤出了门外,御书房中只剩下玉帝与李靖两人。

    大门轻轻关上了,整个御书房一下安静得听不到一丝声响。

    玉帝不言,李靖不语,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呆着。

    许久,玉帝放下手中的奏折,好像虚脱一般靠到椅背上,紧闭双目,喃喃自语道:“李天王……有什么计策吗?”

    李靖缓缓地摇头,小心翼翼地看着玉帝。

    玉帝没有看见李靖这细微的动作,不过,早在问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了。

    紧闭着双目,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自嘲道:“朕这玉帝,说是统领三界,到头来……却还不如一只妖猴啊。”

    李靖依旧没有说话。

    玉帝缓缓睁开眼睛,有些朦胧,有些落魄地看着身前的龙案,恍恍惚惚道:“他进一步,朕就要退一步,他进十步,朕就只能退十步。他要什么朕都得给他送去,连个‘不’字都不敢说。所有的规矩,所有的天条,到了这猴子身上,就全部行不通了。你说说,这样的天条有何意义?你说说……这样的天庭,有何威信可言?”

    李靖依旧没有说话,那头缓缓地低了下去,避开玉帝的目光。

    夹起奏折,玉帝轻轻一丢,正好甩到了李靖的脚下。

    注视着李靖,玉帝一脸疲惫地说道:“给朕想个办法,无论如何,得想个办法……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无论如何,必须想个办法,制住这只疯猴子。”

    犹豫了许久,李靖低声道:“办法……倒是有一个。”

    “什么办法?”玉帝微微一愣。

    缓缓抬起头来,李靖轻声道:“那猴子实在太强了,用我们现有的力量,根本无法压制。但是,如果我们不想着压制的话……我们可以考虑找一个让他忌惮的人来和他打交道。这样,最起码有些事情,就不会太过分了。”

    “例如?”

    “例如杨戬和杨婵,又或者,他斜月三星洞的同门。”李靖道。

    闻言,玉帝却只是无奈苦笑。

    理论上,这个方法肯定是对的。然而实际上呢?

    杨戬就不提了,手握重兵,听调不听宣。杨婵被压在华山下,就算她肯答应,也得先过杨戬这一关。至于斜月三星洞的同门……斜月三星洞的弟子,哪是那么容易听天庭号令的?再说当年一战之后,须菩提祖师座下的入室弟子还剩下谁?

    想来想去,最终也只剩下一声叹息,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天庭回旋的余地,是越来越少了。

    沉默了许久,玉帝低声道:“这件事,你去试试吧。尽量找一个,能让他忌惮的人来跟他打交道。”

    “诺……”

    ……

    在凡间,因为猴子硬插了一竿子,奎木狼一家算是得救了。

    告别了猴子,他快速返回了都城收拾残局。

    此时,城墙内外的两方都早已无心恋战,即便是宝象国国王也是如此。

    有一个百丈巨人在一旁虎视眈眈,谁还有心争夺那些个权位呢?

    奎木狼一出现,战斗就停止了。

    按着预定好的方案,奎木狼迅速将宝象国国王拿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展现了他堪比天蓬的力量,逼着宝象国王赦免了所有支持自己的人的罪责,然后奎木狼便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远走他乡了。

    不得不说,这是当下唯一的解决办法了。

    在宝象国王面前,奎木狼展现了自己强大的力量,如此一来,只要他还活着,宝象国王便不可能对他的部下秋后算账。

    只是,如此一来,百花羞便必须离开生她养她的土地了,一年也只能回去与自己的父母团聚一次。

    对于猴子忽然提供的庇护,奎木狼一家是千恩万谢。

    待到奎木狼一家安顿下来,猴子一行,也就接着踏上了向西的路。

    二十八星宿剩下的二十七人返回了天庭,玉帝却连召见都没有,在凌霄宝殿的朝堂上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提起,就好像这件事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明面上风平浪静,那背地里却是议论纷纷。

    在天庭,无论清心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仙家在悄悄谈论着这件事,绘声绘色,就好像当时自己就在现场,亲眼所见一般,那当中更是不乏羡慕之词。

    一时间,没有人明白猴子究竟为什么这么做。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了清心。

    “他这是,单纯地想要让玉帝难堪吗?可是玉帝并没有得罪他呀,而且,如果想要让玉帝难堪,他有其他更多的方式,无需特别去庇护奎木狼。”

    对于自己的这位师兄,她是越来越不理解了。

    闲着没事,她只能胡思乱想,而越想,却又越好奇。

    “六百多年前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她坐在庭院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从天而降,掉落在她身旁的草地上。

    她伸长了脑袋观望,半天都不见有什么动静。

    稍稍犹豫了一下,她起身朝那草丛走了过去。刚一伸手拨开绿草,便看见一枚半透明的茶杯大小的银白色珠子从草丛里滚了出来。

    “这是……法宝?”

    她歪着脑袋将那珠子捡了起来,举过头顶,放在阳光下细细打量了起来。

    不多时,珠子里朦朦胧胧地出现了一些影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