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二章:李靖的邀请【求月票】

2018-01-17 08:52:01Ctrl+D 收藏本站

    从那影像中,清心看到两位仙娥提着篮子飞过。

    明媚的阳光下,她微微蹙起眉头,不禁一阵疑惑。

    虽说如今的天庭,其强盛不比六百多年前,但有道家上万年的积累支撑,相比于三界之中其他势力也是人才济济。

    除了多达百万之众的天军之外,还有规模庞大的文职人员。这些人不司武职,每日辛勤劳作于某一项天庭分配的职务。例如监督凡间的姻缘,平衡福禄寿,调和天庭庞大的物流枢纽等等。

    天庭庞大的职能,便是靠着这些人撑起的。

    这些人虽说不司武职,也不以武为荣,但到底都是修仙之人。这当中,也不乏手艺精巧之辈,只不过他们并不好像那些个天兵天将一般热衷于将自己冶炼技艺用于军武,而热衷于制造各种打发时间的小玩意。

    这手中的珠子,难道是某位仙家遗落在这里的小玩意?

    闲极无聊,清心试探性地将灵力注入珠子中。顿时,那珠子之中的影像紊乱了起来,变得模糊不清了。而与此同时,清心也发现这珠子内部的结构复杂程度远远超乎她的想象。不由得暗暗吃惊。

    要知道她自小师从须菩提和太上老君,这两个可都是道家数一数二的大能,对道家的各种法门可谓见多识广,各种法器更是不在话下了。短短两百余年的修仙历程,虽说论实力她还没可能在道家修者中有多高的地位,但要做出一件超过她认知的法宝,这可绝非一般人能办到的。

    莫非这偶然捡到的珠子。还是件不得了的宝贝不成?

    她将珠子握在手中。稍微缓了一缓。那景象又渐渐清晰了。

    这一次,她在珠子里看到了一座宫殿。

    这是一座天庭样式的宫殿,很明显出自天庭工匠之手,可奇怪的是,这宫殿规模不小,她走遍天庭各处,却从未见过。

    握着珠子,她一路缓缓地走着。四处来回地看。

    她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园林,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建筑,看到了从未见过的仙家在珠子中往返。

    很快,她发现这些景象并不存在于珠子内。随着珠子,以及她本身视角的移动,里面的景象不断变换着。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两个重叠的世界,其中一个是她现在所处的,而另一个,则是通过这手中奇异的珠子能看到的。

    不多时。她便发现了两个世界的共通点了。

    这首先起源于园林中的一座假山。

    现实中有一座假山,珠子里同样的位置。也有一座假山。不同的是,珠子里的假山看上去十分完整,山顶上还有一座小小的凉亭,甚至还有两位仙家在那凉亭之中喝茶闲聊。

    而现实中的这座假山,则看上去奇形怪状的,像是硬生生掀去了山顶的部分,正中更被直接破开,硬生生加了一条小溪。

    若没有这珠子里的影像,清心大概会觉得这现实中的假山是某位工匠心血来潮特意设计的吧。可如今与珠子里的景象一对比,却不由得产生一种感觉。

    那珠子里的假山,才是假山原本的样子,现实中的假山,是被破坏之后修补而成。根本不是什么特意而为的作品。

    一个念头骤然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了。

    她当即腾空而起,拿着珠子在整个天庭庞大的浮石群间穿梭。

    很快,她发现了问题所在了。

    七重天以上,天庭所有的宫殿都是建筑在浮石陆地之上的。每一块浮石,在珠子里几乎都能找到相应的参照,但又略有不同。

    例如鸿禧宫,现实中有鸿禧宫,珠子里同样的位置,也有一个鸿禧宫。不同的是,现实中的鸿禧宫是建造在聚集在一起的三片大块的浮石陆地上,互相之间用吊桥相连,那四周还有散落的一些小浮石。而珠子里的鸿禧宫,则是建造在一整片的浮石陆地上的,其规模,远比现实的鸿禧宫要大得多。

    脑海中的那个猜测似乎越来越清晰了。清心猛地一回头,猛然从珠子里看到了一棵从未见过的,开满红花的巨木。

    顿时,清心完全明白这珠子里的景象是什么了。

    这珠子里的一切,都是大战之前的天庭的景象。她从珠子里所看到鸿禧宫,是未受战火摧残的鸿禧宫。这座宫殿,在六百多年前的战争中被彻底烧毁,就连承载着宫殿的浮石也被砸成了三块。现在看到的鸿禧宫,是战后在那三块陆地上重建起来的。

    最明显的,就是那巨木了。

    这是月树,清心曾经听过。但这棵树早在六百多年前便被自己的师兄一把火烧没了。

    也就是说,自己手中的这个珠子,有一种透视过去的功能!

    一件能透视过去的宝物,这种东西,三界之中有谁能做得出来?须菩提祖师?元始天尊?镇元子?如来佛祖?还是通天教主?

    不,这种东西只有一个人有可能做得出来,那就是曾经掌握三界,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太上老君!

    瞧着手中的珠子,清心顿时一个激灵。

    太上老君的宝库,向来都是任她翻的,除了动他那宝贝天道石粉,其他所有的东西,她都可以随时带走。可她从未听说自己的师傅有这么一件宝物,而这种档次的宝物,更不可能被随意地遗落在天庭的某个角落。

    仰起头,她呆呆地望天,那眉蹙得紧紧的。

    “刚刚……这东西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刚刚好就掉落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刚刚好四周就只有我一个人……老头子想干嘛?”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一位路过的天将看到了她,便朝她飞了过来。躬身拱手道:“在下南天门霍棋。请问。您可是清心上人?”

    这一听,清心顿时愣住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所说的“清心上人”是指自己。

    微微点了点头,清心道:“我是,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那天将一听,当即松了口气,连忙拱手道:“李天王方才令卑职去兜率宫找您,他们却说你已经离开了。卑职正不知道回去怎么交代呢。没想到就在与南天门近在咫尺的地方遇见您了。”

    “找我?我可没在天庭任职,找我干嘛?”低下头,清心轻轻将那奇异的珠子收入怀中。

    “这卑职也不清楚,若方便,还请清心上人随我到南天门走一趟。可好?”

    清心略略想了想,点头道:“行,那就去看看吧。”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南天门城楼大殿中。

    此时,李靖正与持国天王和多闻天王商讨着什么,见清心随天将来到殿外。便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先行退下。自己整了整衣冠,起身相迎,远远地拱手道:“李靖参见清心师叔!”

    只见清心慢悠悠地跨过大殿高高地门口,随手回了个礼,便好奇地转悠着四下张望了起来。

    这地方她路过了许多次,但进来,倒还是第一次。

    见清心一幅漫不经心的神情,李靖不禁干笑了起来。

    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用这幅态度对待,若是往常,他大可以摆出架子来。可偏偏地,在清心面前他摆不起架子。

    清心并不属于天军序列,李靖南天门镇守天王这权势滔天,众仙争相巴结的身份,肯定是压不住她的。在她面前,李靖只能论辈分。

    可她是须菩提的入室弟子,又是太上老君的入室弟子,这无论是远的还是近的,论起来,李靖都只能是她的师侄。

    有些时候,这修仙门派的辈分确实挺让人难堪的。

    在凡间,凡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一般来讲,虽说年龄并不一定能说明辈分,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可以参照一下的。可一旦到了修仙门派中,就往往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那些个大能,一个个都是上万岁的高龄。他的弟子九千岁也不奇怪,徒孙八千岁更是正常无比。可若是大能们一个心血来潮在上万岁的高龄忽然收了一个小屁孩当入室弟子……这可就尴尬了,他那八千岁的徒孙,见了这个可能还没成年的新收弟子,也得行一行师门大礼,喊一声师叔……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除了作风诡异的须菩提之外,其他几个大能早就不收入室弟子了。可偏偏地,这个定律到了这丫头身上就无效了。若说只有须菩提收了她当入室弟子,李靖还能糊弄一下,毕竟关系还是比较远的。可奇怪的是太上老君居然也收了她当入室弟子。

    这一下,李靖便糊弄不过去了。

    当然,这糊弄不糊弄是李靖的问题,有没有自知之明,则是清心的问题了。

    按道理,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李靖喊一句“师叔”,清心应该立即推辞,然后彼此之间确定一个新的称呼出来。

    无奈的是,清心丝毫没有这种自觉,她很顺理成章地就将李靖这声“师叔”给受用了,全然一幅“你本来就该这么叫我”的态度。

    一时间,李靖有些尴尬了。

    沉默了好一会,直到清心在这南天门城楼的主殿里转到了第三圈的时候,李靖才干咳了两声,挺起腰杆,道:“这次请清心师叔过来,是有件事情想拜托清心师叔。”

    “说。”

    由头到尾,清心连看都没看李靖一眼,只一味转悠着地四下打量。如此简洁的回答,着实是让李靖更加尴尬了。

    微微顿了顿,李靖接着说道:“您的师兄……”

    “你该叫他师叔。”清心仰头补充道。

    这一说,李靖不由得嘴角微微抽了抽。

    要叫猴子师叔,这他当真是没想过。不过现在有求于人,也不好横生枝节。

    “对,悟空师叔他出山了。”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说道:“悟空师叔最近和天庭有些不愉快,陛下怕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所以,陛下希望清心师叔您能担负起天庭与他沟通的中间人。李靖这么说,师叔大概明白李靖的意思了吗?”

    “明白了。”清心低头细细摆弄着博古架上的瓷器,想也不想地回答。

    可还没等李靖松口气,清心又道:“所以,你们打算给我什么好处?”

    “啊?好处?”李靖顿时一愣神。

    虽说一早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但他可从未想过这清心会这么市侩开口就要好处的。

    清心缓缓地回过头来瞥了李靖一眼,道:“难道没好处,你们想要我白干活?”

    李靖尴尬地笑了笑,连忙低声道:“这,也是为了悟空师叔好啊,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所以……”

    “所以……”清心的脸色一沉,道:“你们真想让我白干活?”

    “这……这说的哪的话?清心师叔真爱说笑,堂堂天庭怎么会让人白干活呢?”一晃眼,李靖瞧见清心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额头都开始冒冷汗了。

    看来,须菩提座下得弟子都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稍稍沉默了一下,清心盘起手来狐疑地瞧着李靖道:“然后呢?”

    “然后……这委派清心师叔当中间人,自然要拟定圣旨,公告三界,有一个相应的官职,有仙籍,自然也有相应的俸禄了。清心师叔大可放心,您辈分如此之高,这许予的职位,自然也不会低。就俸禄而言,自不在李靖之下。”

    “俸禄?”

    “对,俸禄。”李靖伸手捏了把冷汗,直视清心的双眼。

    “什么俸禄?不会是金精吧?”

    “这……肯定是金精啦。多少年了,天庭众仙的俸禄都是用金精的方式发放的,若想要什么具体的东西,到府库用金精置换便是了。”李靖摊手道:“那府库里,要什么,就有什么。”

    话罢,只见清心面无表情地往后退了一步,道:“那你还是个儿留着吧,就是整个府库送我,都不稀罕。金精就更别提了。”

    说罢,清心转身就要走。

    李靖连忙伸手喊道:“清心师叔请留步!”

    清心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微微仰头,等着李靖接着把话说下去。

    这一呼一吸之间,李靖汗如雨下。

    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了,此事能不能成,就看接下来几句话了。

    可,该说什么呢?

    他连忙开始盘算了起来,好一会却发现什么都想不出来,只得硬着头皮道:“此事乃陛下旨意,况且,本身也是为了悟空师叔好,说到底,他也是您的师兄。斜月三星洞向来团结,所以……”

    正当此时,清心却是悠悠叹了口气,转身瞧着李靖,悠悠道:“团结,那是师兄们还没陨落的时候的事了。悟空师兄,我见都没见过几次。所以,你这说法没有半点说服力。另外,你也可以不必用玉帝来压我,有本事让他通缉我,或者往兜率宫和斜月三星洞发两份圣旨缉拿我。”

    李靖眼角微微抽了抽。

    这狂傲的程度,可一点都不比那猴子差啊,很明显也是一个惹不得的主。

    正当李靖以为事情黄了的时候,清心却是嫣然一笑,道:“不过,既然我肯到你这里来,又肯留下来听你说完,就说明你有我想要的东西。这件事还是可以谈的,当然,要按照我的规矩来。如何?”(未完待续……)

    PS: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