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三章:花果山上

2018-01-17 08:52:01Ctrl+D 收藏本站

    不多时,清心便离开了南天门,身旁还带着一个一脸莫名其妙的哪吒。

    两人朝着凡间而去,却不是往猴子所在的西行路上,而是一路往东南方向飞。

    “你究竟想去哪里?”

    一路上,哪吒不只一次这么问。然而,清心却半句都没有答,只时不时低头揣摩着自己手中的珠子,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数百年的光阴里,她一直都是跟随在自己的两位师傅身旁,甚至从未离开过他们两人百丈距离。即便是自己偶然几次偷偷溜出去,一旦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会立即出现。也许是须菩提,也许是太上老君,有时候也可能是某位修为已经上到一定层次的同门师侄,总之,无论何时何地,他们总会有一个在照看着自己。

    在以前,她只觉得师傅对自己的管束很严,特别关心自己,所以才会如此地无微不至。

    当然,清心也曾经质疑过这当中的因由,毕竟她并没有很出色的资质,除开两位师傅,也没有很了得的背景。一个出身平凡的女子,怎么可能一出生,就获得两位大能的青睐,同时收为入室弟子呢?

    这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几乎每一位刚刚听闻此事的仙家都会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提出某种程度的质疑。不过,这种质疑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就连清心自己,也搞不清个中因由。

    时间久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可就在刚刚,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状况。似乎正在改变。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像是从须菩提让她给镇元子送东西的时候开始的。

    直到刚刚。她忽然发现再没人跟着自己了,就连原本跟在自己身旁的斜月三星洞或者兜率宫的门人都不见了踪影。

    自己并没有刻意要规避任何人,可是他们却都走开了。这种感觉,和往常很不一样。就在这时候,出现了这个奇妙的珠子……

    隐隐地,她已经知道给她这颗珠子的人是谁了。

    可是他究竟为什么要在这时候给自己这个珠子呢?在自己动了调查六百多年前事情经过的心思的时候,在觉得无从入手的时候,将这颗自己原本并不知道的珠子用这样一种方式交给自己。

    原本朦朦胧胧。无从入手的事情,忽然变得有迹可循了。

    这是在推动自己继续往前走的意思吗?

    难道这路的终点,有些什么是自己必须知道,而两个师傅又不方便直接告诉自己的?

    清心想不明白,所以,她只能顺着这条路走下去。

    隐隐地,她已经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两个师傅正在悄悄地指引着自己,走向一个被掩埋的真相。可惜的是,当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原本那种好奇、激动的感觉,忽然就荡然无存了。剩下的。只是一种漠然。

    不多时,两人便穿越万里到了东胜神州。

    看着清心前进的方向,哪吒幡然醒悟过来,连忙顿住了身形,惊恐地问道:“你想去花果山?”

    清心也顿住了身形,回头淡淡看了哪吒一眼,反问道:“不行吗?”

    “天庭已经有数百年没踏足花果山了,那里是禁地。”

    “谁规定的?”

    “这……”哪吒挠了挠头,蹙眉道:“倒是没具体的规定,但妖族将那里视作圣地,私自踏足花果山,可能会招惹不必要的祸事。这一点,天庭所有人都知道。”

    清心仰起头略略寻思了一番,道:“你之前去过花果山吗?”

    “去过。”

    “是带兵,还是直接进入内部?”

    “两种方式都试过。”

    “有在花果山见过那猴子吗?”

    “那是肯定的,不然我去干嘛?”

    “这就行了,李靖没介绍错人。”

    说罢,清心转身又是继续往前。

    见清心一路向着东南方向飞去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哪吒稍稍犹豫了一下,也只得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落到了花果山的外围。

    站在悬崖峭壁上,清心迎着风,有些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禁雨令的解除,使得这片土地迎来了久违的甘露,也使得原本肆虐的黄沙风暴减轻了不少。然而,这并没有让这片土地看上去更加美好。

    原本肆虐的沙尘消失不见了,掩盖在沙尘之下的一切,全部都显现了出来,就好像一道长久以来被遮掩的疮疤一样。

    无边无际的,被黄沙,红土掩埋的废墟,东歪西倒的石柱、残垣断壁,大战之中被砸得碎裂的山体,倒插入地面还露出一截在地表之上的巨大浮石……

    六百年前那一战给这片土地带来的创伤,时至今日,依旧无法完全愈合。

    “这里就是花果山?”

    “恩。”

    “跟它的名字,很不相称啊。”清心轻叹道。

    “以前不是这样的。”哪吒淡淡道:“最早的时候,这里是一片山林,四季如春,鸟兽成群。后来,妖族在这里崛起,将它变成了一个妖国。再后来……大战之后,天庭禁雨,妖怪四散,这里才变成这样的。这禁雨令也才刚解开不久,若是一两年前,这里怕是连一点的绿也见不到吧。”

    两只雀鸟从头顶鸣叫着飞过。

    低下头,清心注意到在山石的缝隙中,有点点绿意正在顽强地生长着,只是时间尚短,在这一片布满死亡气息的土地上,并不起眼。

    稍稍顿了顿,哪吒又接着说道:“这里还有些妖怪的,如果想要进去,我们这样的身份不太适合。最好变成妖怪模样。”

    说着。哪吒回头去看清心。却发现她已经腾空而起朝着悬崖下方落了下去。

    哪吒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将自己化作一只老鼠精跟了上去。

    刚一落到地上,哪吒就急切地对着清心吼道:“你这样真会出事的!”

    “会出什么事?”清心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哪吒感觉头皮都有点发麻了。

    这姑奶奶究竟想干什么?

    他想不通,但也没办法丢下她不管,只得提高了警惕,维持着老鼠精的模样紧紧跟了上去。

    风徐徐地刮过,穿行在废墟之间,发出各种诡异的声响。

    这废墟之中的两人。一个闲庭信步,一个却好像进入了敌阵似地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

    瞧着哪吒那紧张的模样,清心悠悠道:“别太紧张,以前天庭不敢踏入这里,是因为当时的局势。虽说妖王们都已经离开这里了,甚至彼此之间还经常起内讧,但至今为止他们也没有任何一个敢宣布彻底脱离花果山。花果山,就是妖族的一面大旗。也就是说,天庭不踏入这里,其实是不想给他们重新团结的借口罢了。现在那猴子已经回来了。这种顾虑,毫无意义。”

    “你怎么知道?你研究过?”

    “我猜的。”清心笑盈盈地说道。

    “猜……这种事情能靠猜吗?”哪吒不由得鼓起了腮帮子。正当他回首过去准备怒视清心的时候,忽然发现她正目不转睛地端详着手中的珠子。

    稍稍放慢,哪吒落到了清心的后头,小心翼翼地偷看清心手中的珠子。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从那珠子里,哪吒看到了昔日花果山繁华的街道,看到了络绎不绝的妖群。

    “这是什么?”

    “一面能看到过去的镜子。”清心道:“看来当初花果山的规模当真是非同小可啊。也难怪那时候的天庭要被逼得龟缩在南天门内,完全拿花果山没办法。你不是说你来过这里吗?当时你是在哪个位置见到那猴子的?”

    哪吒蹙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指着不远处的花果山的主峰道:“现在其他别的地方恐怕都不太好找,不过有一个地方应该是没错的,就是那座山。我第一次见他,是在那座山的山顶上一座小木屋里。”

    清心点了点头,腾空而起朝着花果山的主峰飞了过去。在这过程中,她又凌空调转了身形利用这有限的时间,用手中的珠子细细打量着那六百多年前的花果山。

    站在地面上用珠子去看这座六百多年前的妖怪城邦,她首先感觉到的是自己的渺小,而当透过珠子从空中俯视花果山城邦的全景之时,她感觉到的,则是震撼。

    绵延百里的城邦,遮天蔽日的浮石,辉煌的宫殿,庞大的舰队不断往返,坚船利炮。那规模,即使比之如今的天庭都要强出数倍之多。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清心整个怔住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曾经听于义和雨萱提起过,花果山在齐天大圣时代创造了一个极为强盛富庶的妖族文明,甚至战争用的火器,便是由花果山的妖怪首先制造的。那短短百年的光阴里创造的文明,花果山的鼎盛时期,三界之中,没有任何势力可以与之相提并论。但那时候,她只是当成笑谈罢了。

    如今的妖族活得好像野兽一样,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如果妖族可以过上文明的生活,为什么现在不是呢?

    然而,她错了。妖族真的可以无比文明,透过珠子所看到的一切,便是证明。

    他们不只懂得破坏,只要条件许可,他们也可以创造文明,甚至比人类所创造的,要更加辉煌。

    可是,既然六百多年前他们可以创造强盛的文明,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般呢?

    对于这一点,清心实在想不明白。

    缓缓地,两人落到了花果山主峰之上。

    拿着珠子四下查看了一番,清心问道:“你大概是在什么时候在这里见到他的?”

    “这就记不清了,大概七百多年前吧。具体时间实在是记不……”

    正言语间,哪吒忽然看到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一只棕毛猴妖正警惕地注视着他们,那手已经按到了腰间的刀柄上,浑身的绒毛都竖起了。

    一时间,哪吒、清心都停止了动作,瞪大了眼睛警惕地注视着那猴妖。

    许久,那棕毛猴妖稍稍往后退了一步,缓缓咧嘴露出尖牙,低吼道:“你们是谁?来花果山做什么?”

    “炼神境?”清心缓缓松了口气,直起身子,往前一步。

    那棕毛猴妖一惊,连忙又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到花果山来做什么?再不说,我要动手了!”

    说着,猴妖就要拔刀。

    可还没等他将腰间的刀完全抽出来,清心已经朝着他伸出五指,那指尖上的五个指环互相呼应着,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那妖猴当即好像被定住一般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他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了。浑身上下,就好像被无数双手死死地制住一般,只能维持着原本的动作一动不动。就连嘴巴也被堵住了,发不出声响。

    刀缓缓地回鞘。

    “我正愁没向导呢,如果你是花果山土生土长的妖怪的话,那就正好了。”清心道。(未完待续……)

    PS:恩,更新一章,甲鱼回去接着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