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五章:化缘【求月票】

2018-01-17 08:52:00Ctrl+D 收藏本站

    西行路上,夕阳下,一行人正缓缓走过蜿蜒的山道。

    攀上了高耸的山,玄奘下马远眺,望见了远处村庄中升起的袅袅炊烟。

    “今天就在这村庄中落脚吧。连日赶路,带的干粮已经所剩无几,贫僧得化缘了。”

    猴子在一旁悠悠道:“要吃食还不简单?我们去找就是了,要什么山珍海味没有?”

    玄奘摇了摇头,道:“这一路,既是西行,是证道,也是修行。化缘、诵经、打坐、参禅一样都少不了。这化缘,也是历练的一部分,不到众生当中去,又怎能化解众生的苦呢?”

    说罢,玄奘扭头对猴子淡淡笑了笑。

    “行吧,反正这佛门的东西我都不懂,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猴子无奈摇了摇头。

    转过身,玄奘伸手去牵自己的马,缓缓地走开了。

    下山的路比较陡,也只能步行了。

    猴子正想跟上去,扭头看到小白龙站在自己身后朝那村庄张望,一副望眼欲穿的神情。

    天蓬和黑熊精已经超过两人先行跟了上去,小白龙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

    猴子有点看不下去了,开口催促道:“还不走,想等村庄自己挪过来啊?”

    “大圣爷,你说,我娘子会不会在那村庄里?”

    “那也要过去了才知道啊。”猴子都有些不耐烦了,愤愤道:“没有问这句话,你有完没完啊?瞧你那点出息,一个女人而已。”

    闻言。小白龙当即白了猴子一眼。道:“你自己好得到哪里去?还不是为了一个女人把天庭都掀了。”

    “你!”

    猴子抬手作势要打。小白龙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睁大了眼睛随时准备闪躲。

    两人稍稍僵持了一下,猴子才将手放了下来,瞪了小白龙一眼转身就走,道:“我那是为了承诺,一诺值千金!娘的,你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是看准我不会揍你是吧?你这种人果然不能跟你太熟。在花果山的时候我就该看出来了。”

    小白龙松了口气,乐呵呵地跟了上去,低声道:“大圣爷,那一会进了村,你要记得帮我搜一搜,看我娘子在不在村里。”

    “知道啦,德性。”

    “嘿,谢谢大圣爷。”走了一小段,小白龙又问道:“大圣爷,你说我们在西行路上会遇到我家娘子。这事儿准不准的?我们这都走了几千里路了。”

    “这个问题你也问过好多次了。太上老君说的你说准不准,他要不准。这三界之中还谁准?”

    “太上老君天道修为不是破了吗?”

    “烂船还有三斤钉呢,他既然敢说出来,自然是有把握。”

    “对了,大圣爷,那蟠桃……都过期了。”

    “知道啦,等找到你家娘子了,会帮你重新要几个的!”猴子愤愤道。

    自从离开宝象国之后,这一路,小白龙粘猴子粘特别紧,有事没事都要凑上来说两句,这让猴子很不习惯。

    不过话说回来,太上老君既然都那么说了,白骨精要找到应该是问题不大了。但是卷帘呢?在这西行路上如果没有他,终究是有点不太放心啊。

    要不要回花果山竖杆旗,然后直接派人整个三界范围掘地三尺地找呢?

    望着天边的流云,猴子不禁想。

    ……

    此时,花果山的地下宽敞的洞穴中,双方正在静静地对峙着。

    站在清心面前的女子,正是当初水帘洞中的一株仙草——草小花。

    整整六百多年过去了,她无论是外貌还是衣着,看上去都一点没有变化。岁月的洗礼,在她的身上就好像无端失去了效果似的。

    在她身边站着的十几个妖怪看上去一个个都是落魄不堪。不仅仅修为低,连身上的衣服都是修修补补的。看着清心与哪吒的眼神还略略有些忐忑。

    小七从那岩壁上漆黑一片的洞穴里溜了出来,手脚利索地顺着洞穴中团团绕绕的老树根系爬下岩壁,落到了女子身旁,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草小花微微点了点头,对着清心朗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找大圣爷出世的那块石头?”

    哪吒冷哼一声,往前一步。刚要开口,却听“嘭”的一声,那脚下的石头炸开了,顿时扬起淡淡的一阵沙尘。

    他惊得将脚缩了回来。

    慌乱之中,哪吒扬起火尖枪就要动手,却被身后的清心拽住了手。

    草小花一行依旧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地,似乎对哪吒的举动丝毫不做提防。

    “别动。”清心仰起头细细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岩壁上的火把吱吱地燃烧着,冒着淡淡的烟雾。

    昏红的火光之下,这整个洞穴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庞大的地下陵墓一般阴森。

    “怎么啦?”哪吒道:“不过就两个炼神境加上一堆不入流的小妖而已,别说你我两人了,就是我一个,他们就算有通天的法宝在手,又能如何呢?”

    “法宝应该是没有。”清心低下头定了定神,叹道:“不过,这里有很强的禁制。估计是几百年前留下的。”

    说罢,清心望向了远处的草小花。

    “这里,以前是花果山的招魂殿,自然是禁制森严了。”草小花面色淡然地说道:“别说你们两个,就是来个一万两万的天军,又如何?无论是硬闯,还是要离开,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刚刚你们之所以能走到这里,是因为我解除了禁制,放你们进来。现在,它们已经重新启动了。”

    闻言,哪吒顿时一惊,连忙朝着四周看去。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在那缠绕岩壁的植物根须后面。竟然或明或暗地闪烁着一个个的法阵图腾。

    “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竟然一点没察觉?”

    “不奇怪。”清心无奈笑了笑,道:“当初花果山实力有多雄厚我们刚刚都见识过了,要造一个能困住你我的法阵,没什么可惊讶的。”

    草小花脸上缓缓绽露恬静的笑,轻声道:“那……现在你们可以说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了吗?”

    哪吒眼珠子咕噜一转,连忙道:“都说花果山是妖族的圣地,我是从外面来朝圣的,这不是听说大圣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很是稀奇,想亲眼见见那石头嘛。”

    “是吗?”

    草小花伸手打了一个响指,顿时四面被遮掩在植物根系之中的法阵微微闪烁,一道金色光束从洞顶上照了下来。

    顿时,哪吒的障眼法失效了!

    转眼间,他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两个绑着荷花瓣的总角,一身雕刻着荷叶图案的红色铠甲。

    那在场的妖怪们除了草小花之外皆是一惊,连忙后退了两步。

    看着自己的双手,哪吒有些错愕了。

    这法阵之中。竟然也有好似南天门照妖镜一样的效果,能直接除去障眼法。

    清心无奈叹了口气。一言不发。

    草小花淡淡笑了笑,道:“您应该是南天门的哪吒吧?怎么就跑过来花果山朝圣了?”

    谎言被当场揭穿,哪吒顿时涨红了脸,清心也是不知道如何说好。

    彼此都稍稍沉默了一下,草小花望向清心,道:“你呢?你又是哪位天神?”

    清心避开草小花的目光,挺起胸膛道:“须菩提祖师座下排行第十一,清心是也。”

    “哦?既然是须菩提祖师座下弟子,也就是我们大圣爷的师妹。我们自然不应该怠慢。可是,小花数百年没出过花果山,须菩提祖师是否有第十一位入室弟子,小花也不知道。不知道你身上……可有凭证?”

    “你想要什么凭证?”哪吒反问道。

    草小花淡淡笑了笑,微微仰头,对着清心说道:“小花虽说不是斜月三星洞的门人,但旧时主司齐天宫库房,与斜月三星洞的诸位上人还是有些联系的。若你真是大圣爷的师妹,自然能拿出些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与哪吒对视了一眼,清心眨巴着眼睛四下看了看。

    虽说论修为,他们俩强草小花不是一丁半点,但现在的形势对他们来说着实不利。这里的法阵之精湛,比之天庭也毫不逊色,自己又深陷其中,一旦动手,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不好说。

    稍稍沉默了一下,清心低头将自己十指上的戒指取下一枚,朝着草小花抛了过去。

    伸手接下那戒指,草小花借着火光细细查看。

    “能自动调控大小,戴上之后,可以随心所欲地运用灵力塑形,也可以用来制服较弱的对手。这是三师兄丹彤子的遗物。如果你认得三师兄,那么这套诱灵指环也许见过。”

    草小花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见草小花看得入神,小七低声问道:“丹彤上人有戴戒指吗?我怎么不记得?”

    草小花轻声答道:“有,是一套十枚的诱灵戒指,出自青云上人之手。”

    “就算有,说不准这套是假的。”

    “这是真的。”仰起头,草小花对清心道:“光这一件还不够,你还有其他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吗?”

    “你有斜月三星洞的腰牌之类的吗?”哪吒回头问道。

    “你以为斜月三星洞是昆仑山吗?总共才几个人,要什么腰牌啊?”清心蹙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却愣没想什么起来。

    她本就是连出入南天门都不需要出示手令的人,没事带着一堆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在身上干嘛?就连这套诱灵戒指,也是偶然带出来的。

    自己特色的法器倒是不少,可对方是个连须菩提有没有第十一位入室弟子都不知道的人,那些东西拿出来有用吗?

    一下子,双方陷入了僵局。

    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草小花扭头朝一旁的小妖使了个眼色,那小妖立即会意地遁入身后的黑漆漆的洞穴之中。

    哪吒悠悠道:“他们想干什么?如果他们想离开的话,我们只好硬闯了。我好歹也是太乙金仙境,怎么说,都不至于闯不出去吧。”

    “再等一等,硬闯是下下策。”清心道。

    不多时,那小妖便回来了,手中还拿着笔墨纸砚,抬手一样样朝两人抛了过来。

    “默一遍斜月三星洞的基础修行法门吧。如果你真是斜月三星洞的人,肯定写得出来。”草小花道。

    ……

    夜幕下,西行路上一个毫不起眼的村庄里,玄奘正挨家挨户地化缘。

    虽说已经身处佛教鼎盛的西牛贺州,但这里的百姓并不信佛,甚至将和尚当成好吃懒做的无赖。

    平日里,这偏僻的乡村也几乎没见过外来的和尚。

    刚开始的时候,对于猴子和黑熊精他们还很是恐惧,玄奘好说歹说,才总算打消了他们的顾虑。然而,也就仅仅是打消顾虑而已,他们一个个都以歉收,家中无余粮为理由拒绝了玄奘的化缘,甚至连门都不愿意开。

    如果不是身后还站着面目狰狞的黑熊精的话,说不定玄奘已经被赶出村庄了吧。

    虽说事情不顺,但玄奘也不气馁,挨家挨户地敲门。转眼之间小小的村庄已经走了一半了,木鉢之中依旧空空如也。

    猴子拄着金箍棒悠悠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他们都不信佛了,化什么缘啊?看来今晚又是露宿荒郊了。”

    玄奘淡淡叹了口气,甩开衣袖,继续朝着下一户人家前进。

    这一次,走到门前,玄奘特地叮嘱猴子他们几个不要跟着,自己孤身走进了院子。

    几个人就在门外静静地等着。

    小白龙凑到猴子身边,低声问道:“大圣爷,我家娘子……”

    “不在这里,刚刚我都探查过了。”猴子想也不想地答道。

    这一说,小白龙顿时又是一副失望的神情。

    这次的时间比先前久很多,好一会,才见玄奘从屋里出来,却是径直走向行囊处,从当中翻出了一些随身携带的草药。

    那屋子的主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转眼之间,他也跟了出来。

    见状,猴子连忙拉着黑熊精闪到了一旁的大树后。

    玄奘仰头细细思量了一番,简单地捉了三份药包好,转身递给了中年男子,道:“不是什么大病。按照贫僧方才给施主的方子煎好,一日两次,三天该是能痊愈才是。”

    这一听,猴子顿时无语了。

    不是去化缘吗?怎么又变成给人看病了。合着玄奘还是个赤脚医生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