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六章:普渡之道【求月票】

2018-01-17 08:51:59Ctrl+D 收藏本站

    洞穴中,清心提着笔默默地写着着。

    其他人都静静地看着,时间缓缓地流逝。

    这辈子,她还没被人这么质疑过。居然要她证明自己的身份,这真是荒谬!越写越气,到末了,隐隐地,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了。

    足足写了半个时辰,她才将多达千字篇幅的口诀全部默写了出去。

    匆匆卷起写好的口诀,她抬手就朝着草小花抛了过去,被草小花稳稳接住。

    捋开口诀,草小花借着火光细细地看了起来。

    一旁的小七伸长了脑袋观望。

    好一会,小七低声道:“好像不太对啊,看来她真是假货了。”

    “不,她的才是对的。”草小花摇了摇头,将口诀卷了起来,淡淡道:“圣母大人给我们的口诀有做过几次修改。原版的我管理库房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个才是斜月三星洞最原始的修行法门。”

    清心眨巴着眼睛,仰起头道:“既然确定是真的了,可以解开禁制了吗?”

    “不行。”草小花想也不想地回答。

    “为什么不行!”清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斥道:“既然都对了,你还要我证明什么?”

    草小花与清心对视着,淡淡笑了笑。那笑落到清心眼中,却犹如火上浇油。

    此时此刻,清心简直要气疯了。只可惜身陷禁制,肉在砧板上,她也不好发作,只能攥紧了拳头。

    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草小花才轻声道:“我相信你真是大圣爷的师妹。就算不是。至少,也应该是他的师侄,否则不应该有这么完整的口诀。这一点,你算是已经成功证明了。不过,也难保你不是斜月三星洞的叛徒。所以……你接下来你要证明的是,你们没有恶意。或者,你们两个将这个戴上。”

    说着草小花从身旁小妖的手中接过了什么东西,远远地朝两人抛了过来。“叮当”一声落到两人身前。

    当清心看清楚对方抛过来的东西之时,顿时火冒三丈,有些错愕地望着草小花。

    这是两对琵琶锁,穿透了琵琶骨,可以暂时锁住修为。对方这是要他们两个自废修为,直接将他们当成犯人看待的意思?

    清心嘴角微微抽了抽,那目光中尽是熊熊的火焰。

    长这么大,她还没受过这种羞辱!

    然而,草小花却好像没看到一般,只是静静地与她对视着。恬静地笑着。

    “有带近身战的法器吧?”一个声音在哪吒的脑海中响起了。

    “浑身都是近战法器,干嘛?”

    “杀出去!”

    “什么?”

    还没等哪吒反应过来。一根金色皮鞭已经从清心的衣袖之中如同长蛇一般飞窜而出,稳稳地握在手中。

    怒视着草小花,清心叱道:“解开禁制,否则等我出去了,有你们好受的!”

    草小花以及那一众小妖往后退了一步,却都摆出一副观望的态度。

    哪吒稍稍往清心的方向靠了靠,低声道:“喂……你不是说这禁制很厉害吗?怎么就……”

    “估计很难全身而退。不过,即便无法全身而退,怎么都比被人当犯人强!”

    说罢,清心一咬牙,扬起手中的鞭子就往四周抽去。

    那金色皮鞭瞬间长到百丈长,如同一根细长的蛇一般贴着地底洞穴的壁翻滚。

    瞬间,整个禁制都被激活了。

    恐怖的轰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震动,细小的沙尘从洞顶洒下。

    暗红色的符文从岩壁上的几个点迅速蔓延开来,只一瞬间,便爬满了每一块石头。暗红色的光将整个地底洞穴都变成血一样的颜色。

    顷刻间,各式各样的攻击从四周袭来。

    有如同千万大军的嘶吼,震慑心神;有同为暗红色,肉眼在这空间中难以识别的护盾从四面八方压来,将整个空间分割得如同迷宫一般;有一道道蓝色闪电在这些护盾之间来回弹射,诡异莫测……就连地面也凸起了石刺!

    清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皮鞭被凌空飞转的风刃切成了数十块。

    那一旁的哪吒,已经看得傻眼了。

    这里面,最起码有二十种以上的机关法阵相互作用,而且每一种都是威力极强的,稍有不慎,他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撕成碎片。

    机关法阵他见多了,但除了猴子大婚前夕闯花果山那一次,平日里他还真是没什么研究。而就那一次,他也只是闯过了外围而已,距离花果山的核心地带还远着呢。

    此时此刻,他不由得紧张地攥紧了手中的火尖枪。

    “现在戴上还来得及,如果你们真的没有恶意,自然不需要害怕。”草小花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副琵琶锁,那琵琶锁当即被推到了两人面前。

    此时,那机关法阵虽然声势浩大,却只是止于威慑,还没有直接危及两人的性命。

    清心低头看了一眼那两副散发着银光的琵琶锁,瞪大了眼睛,气得牙齿都在微微打颤了。

    “打过才知道!”

    一甩手,数十道银光从她的衣袖中遁出,朝着草小花飞射而去,转眼之间却被禁制筑起的护盾悉数挡了下来。

    “谈判破裂。”只淡淡一句,草小花与那众妖怪便往后退了几步,消失在身后幽暗的洞穴之中。

    顿时,所有的攻击都朝着两人飞扑了过去!

    ……

    此时,玄奘已经在世界的另一端,西牛贺州的某个角落里忙得团团转了。

    不得不说,在这样一个偏僻的,不信佛的村庄里。和尚是不受欢迎的。但大夫。却是极受欢迎的身份。特别是玄奘这种不收诊金还倒贴药材的大夫。

    消息传开,不多时,许多村民都将家中的病人带过来问诊,一时间,场面热闹非凡,玄奘更是忙得不亦乐乎。

    其他人都站在一旁远远地看着。

    不大的一个村庄,没多久,玄奘便将可以诊治的病人都看了一遍。由于不收诊金。村民们自发给了施舍,一下子化缘问题就解决了,今晚借宿的问题自然也一并解决了。

    原本猴子以为玄奘帮人看完病应该就没什么事了,没想到诊断还没结束,玄奘又开始了新的业务——写信。

    这偏僻的村庄里不只缺大夫,就连识字的人也一并缺了。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座私塾也要翻过数十里的山路。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玄奘还负责送信。

    这个村庄缺识字的人,其他的村庄也同样缺。偶尔一两个嫁过来的女人,入赘的女婿。或者有个外乡亲戚什么的,即便是找着了代笔的人写下一封家书。送过去人家也未必能找到个识字的人来看。

    玄奘这儿倒好,一站式服务,反正他还要西行,代笔写了信,顺路送过去,再顺便帮忙读一下就是了。

    就这么折腾着,忙了好久,直到深夜,玄奘才将所有的事情做完,赚足了未来好几个月的吃食。

    猴子做梦也被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陪着一个和尚在一个小村庄里帮一堆村民看病、写信,完了还要当兼职邮差。不由得一阵苦笑。

    或许,这就是普渡之道吧。普渡,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小到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上。

    好不容易一行人在一座小茅屋里安顿了下来,玄奘却还点起一盏油灯,借着灯光细细地规划着接下来的路线,以便将信函全部送达目的地。

    猴子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伸手道:“把信都给我吧,让敖烈去送,今晚就能全部送到。你早点休息。”

    玄奘抬头看了猴子一眼,摇了摇头道:“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低下头,他又是继续细细地揣摩起自己手中的地图了。

    猴子无奈苦笑道:“这算什么修行?”

    “这叫入世。”玄奘轻声叹道:“贫僧乃是出家之人,六根清净,身无长物,又不事营生。这一路走来,先前从金山寺带出来的盘缠都已经花费光了,接下来的一路,自然是要靠化缘。可若贫僧什么都不做,不入世,哪里来的缘可化?大唐每逢旱灾水患,饿殍遍野,死者众多。若贫僧无些法门,兴许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具罢了。”

    “我们还能饿死你?”

    “若没你们呢?”玄奘轻声道:“贫僧只是第一个,参悟了这普渡之道,往后,还有千千万万。他们身旁,是否也有你们呢?”

    稍稍沉默了一番,玄奘道:“所以,除非涉及神佛妖,非人力所能及之事,其余所有,贫僧都须得亲力亲为,不能仰赖于你们。这一路走来,许多地方百姓都不信佛,认为和尚不过是坑蒙拐骗之辈,贫僧做些实事,兴许,能让他们改观吧。”

    看来,当和尚,特别是行僧,真得是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啊。

    就这么看,如果这世界没了这些个妖魔鬼怪,没了那些个天神,没了西方诸佛,猴子还真相信眼前这和尚能孤身一人从东土走到大雷音寺。

    怎么说,他也比当初的自己强太多了。饥饿、疾病,甚至是强盗拦路打劫,这个世界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阻止玄奘完成自己的理想了。

    摊了摊手,猴子不再过问了。

    ……

    花果山,星夜。

    一声巨响之下,地面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漫天的烟尘之中,两个身影从里面飞速窜出,落到了远处的悬崖峭壁上。

    清心一步踉跄,差点跌坐了下去。

    此时此刻,她身上的衣物多有破损,左肩更是受了伤,鲜血染红了衣裳。那形象整个狼狈不堪。

    捂着胸口,她微微一顿,一口鲜血溢出了嘴角,脸色已经极为惨白。

    见状,哪吒连忙要去搀扶,却被她伸手制止了。

    相比之下,哪吒到底是常年征战的天庭悍将,虽说手中的法器不如清心多,也不熟悉各种阵法,但好在战斗经验丰富,反应灵敏,此时此刻看上去只是受了些轻伤,状态要远比清心好得多。

    “没事吧?”

    清心缓缓摇了摇头,双目紧闭着,好一会才缓过来。

    “我去杀了他们!”

    说着,哪吒转身就又想朝那缺口飞去。清心连忙伸手将他拉住。

    “你……傻的吗?这下面的通道有多复杂你我都不清楚,说不定禁制不只那一处……再说了,他们比我们熟悉,要是有心躲,你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清心紧紧地蹙着眉,面露痛楚之色,轻叹道:“别……别添乱了。”

    哪吒咬了咬牙,只得冷哼一声,转身问道:“那现在怎么办?你都伤成这样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清心摇头道:“不碍事,你帮我护法,我自己调理一下就行了。”

    说着,清心盘腿坐了下去,掏出两粒丹药服下,闭目调息。

    哪吒也掏出几枚丹药服下,拄着火尖枪站在原地警戒着。

    远处漆黑一片的山石间,草小花远远地看着两人,那眉头微微蹙起了。

    “都这样了,他们还不走?”

    “兴许刚刚就不该放他们一马。”一旁的小七轻声道。

    “哪吒是太乙金仙境,我们的禁制只可能重伤他,杀不死的。一方面因为他是行者道,另一方面,他本身的法器也不少。至于那个清心……经验还是浅薄了些,虽说现在还不清楚她的动机是什么,但好歹她是须菩提祖师的门人无疑。万一真死在这儿了,往后大圣爷问起,你我也不好交代。”

    “那接下来怎么办?一直就这么盯着他们吗?”

    草小花稍稍沉默了一下,交代道:“你去一趟东海龙宫,向四公主打听一下,须菩提祖师是不是真的有第十一个入室弟子,如果有的话,这第十一个入室弟子叫什么,是男是女,外貌有些什么特征。顺便了解一下大圣爷的近况,以及……大圣爷跟南天门现在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可能南天门派人对我们出手。”

    “行。”

    不多时,清心便将吞服的丹药完全化开了,伤势迅速控制住,只是体力还没回复过来。无奈,只得就地躺下小睡片刻。可心中有事,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哪吒隐约听到清心的梦呓般的喃喃自语。

    “这两个死老头……这次居然真的不出来帮我……”(未完待续……)

    PS:【求月票】状态好像恢复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