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七章:追寻

2018-01-17 08:51:59Ctrl+D 收藏本站

    当天灰蒙蒙亮的时候,清心才缓缓睁开了眼,望见了那有些昏黄的天空。顿时,她心中一惊,整个坐了起来。

    当看见远处依旧屹立不动的哪吒时,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一松懈,肩上的伤迅速传来痛感。剧痛之下,那脸色越发苍白了,豆大的汗珠一滴滴从额头上冒出来。

    “没事吧?”哪吒淡淡看了她一眼,道:“除了外伤之外,还有内伤,一时半会怕是好不了了,不如先回天庭去吧?”

    “我没事。”

    “反正那妖猴暂时也还没惹什么事,也就是面子上的问题,回去修养一下……”

    “我说了我没事!”清心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紧接着,是一阵咳嗽。

    哪吒静静地看着她,不说话了。

    微风拂过清心的发端。

    稍稍缓了一下,清心捂着肩缓缓站了起来,望着灰蒙蒙一片的花果山,顿时有些茫然了。

    “他们昨晚夜袭了八次,我一次次数的。”

    “昨晚?”

    “凌晨的时候,出来吼两句,我刚一有动作,他们就钻进洞里去了。你在这里,我也不好追过去。”望着天边缓缓升起的朝阳,哪吒道:“本来只要不入洞穴里,他们也奈何不了我。可你有伤在身,这样子实在是有点危险,万一出了事,我可没办法向老君交代。”

    清心用衣袖抹了把额上的冷汗,轻声道:“老头子敢默许我来,就肯定不会有事。”

    哪吒依旧挺直了腰杆拄着火尖枪好像一个站岗的士兵一样静静地站着。悄悄瞥了清心一眼。道:“那……接下来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清心从衣袖中掏出珠子。放在清晨的阳光下照了照,拿到唇边呵了口热气,又用衣袖反复地擦。许久,才低声道:“四处看看吧,总会有他们想让我看的东西的。”

    看着清心,哪吒不由得无奈叹了口气。

    这,该是清心有生以来最落魄的一次吧。可她在坚持什么呢?这里有她必须要找到的东西吗?

    身份尊贵如她,这样一个狂傲的大小姐。为什么要在这个几乎寸草不生的地方冒这样的风险呢?

    哪吒实在不懂。

    洞穴进不得,妖怪也都已经有了戒心,别说问了,就是找估计也找不到。

    实在没办法了,清心拿着那珠子开始四处走,借着清晨的光,她开始一点一滴地看,看得入了神。

    珠子里的画面飞速流转着。

    她看到大批好像难民一样落魄的妖怪,带着染血的刀从四面八方赶来,在宏伟的城邦前规规矩矩地排着队登记。

    看到各种体型。年龄不一的妖怪挤在学堂里聆听个头比他们矮了不只一截的先生的教诲,读书习字。

    看到猴子带着大军与天河水军激战。杀得昏天暗地,血流成河。

    看到一个身穿紫衣的乖巧女子站在猴子的身边,猴子开口喊她。

    清心一惊,连忙放下了珠子,眨巴着眼睛。

    珠子里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清心懂得读唇语。

    “他刚刚叫她……风铃?”

    再拿起珠子之时,清心却无论如何再找不到刚刚的画面了。

    花果山太大了,花果山有无数的妖众,在短短的百年光阴里,历经了数次变迁。而清心连这个地方原本的格局都不知道。别说找回刚刚的画面了,就是要再找到刚刚的女子,也犹如大海捞针一般。

    更何况,她至今都还没能熟练地使用这个珠子。

    折腾了整整一天,也许是因为伤势又有些恶化了,也许是因为没能找到刚刚忽然发现的关键,又或许是想起自己的两个师傅这本身就很诡异的暗示,隐隐地,清心有些泄气了。

    她并膝坐在一根倾斜的巨柱边发起了呆。

    “怎么啦?要是不继续找,就休息一会吧。”

    清心缓缓地摇头。

    哪吒无奈摊了摊手,一跃跳上了视野辽阔的岩石上,继续默默担当起她的贴身侍卫。

    ……

    西牛贺州一边。

    一行人早早出发,走了整整一天的山路,一路无惊无险,到了晚间,便在山间一处小溪边点起篝火露宿。

    一行人刚一停下来,玄奘便又忙碌了起来,抄抄写写,一刻都不停。

    猴子都无聊得要打瞌睡了。

    就体力而言,猴子比玄奘强无数倍。这西行一路对他最大的折磨,其实是无事可做。

    玄奘是去辩法证道的,对于他来说,西行就是今生今世最大的考验,大战之前,他有做不完的事情。即便是骑着马走在路上,看那神情似乎也都在不断地思考着什么。

    对猴子来说,西行却仅仅是单纯地当保镖。保镖这种事情,有人找茬才有事干,没人找茬就只能干瞪眼了。

    原本在五行山下的时候其实比现在更无聊,更无事可做。但那时候,猴子学会了睡觉。睡着了,便会做梦,也就不再那么无聊了。可现在却不行。

    有时候,猴子甚至希望每天都有人来找茬,神仙也好,妖怪也罢,哪怕是佛陀也行。那样,起码就不用这样打哈欠看风景了。

    盯着溪水一直看,一直看,当数到第二十五条跃起的鱼时,猴子实在受不了,只得起身来回踱步,让凉风吹一吹脸。

    回头看去,玄奘还在没完没了地折腾,黑熊精在发呆,小白龙已经打呼了,天蓬端端正正地坐在篝火边上,时不时添柴火。

    那火光映着他的脸,就好像一个木头人似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琢磨了好一会,猴子决定找点事做。

    找小白龙?

    算了吧。找他除了聊他娘子还能聊啥?现在猴子一听提起这个话题就头疼。

    找天蓬?

    这个……好像可行。不过猴子不想。

    找黑熊精?

    这家伙比被压在五行山下六百五十年的猴子还闷。实在没意义。

    难不成去和那匹马聊天?

    兜兜转转,猴子走到玄奘身旁,伸长了脑袋张望。

    “你在干什么?”

    “在清点先前用掉的药材,接下来一路,恐怕要留心搜集药材才行了。”说着,玄奘伸手拨弄着身旁的算盘。

    “你还会记账?”猴子无奈笑了笑,道:“先前你说功夫是寺院里的武僧教的,这记账。不会是账房先生教的吧?”

    玄奘头也不抬地说道:“金山寺是大寺,自然有账房一职。”

    猴子微微蹙眉,叹道:“能记账、能看病、能打架……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玄奘抬头望了猴子一眼,似乎有些不太明白猴子想说什么。

    盘起手,猴子悠悠道:“我看你啊,除了修仙,成佛这两样,就没你不懂的了。这样的人当和尚着实可惜,要甘心在凡间混,封官拜爵。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说着,猴子看了玄奘一眼。

    玄奘淡淡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忙活了起来。

    “要不你跟我讲讲你的普渡之道吧?我们探讨一下,也好过没事可干?”

    “普渡不是靠讲的。”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一路送信?”

    “信,是肯定要送的。送了信,借宿、化缘,都能有着落。不然,还没走到大雷音寺,贫僧已经变成一具枯骨了。”

    朝着玄奘瞧了许久,猴子最终只能蹦出两个字:“折腾。”

    “什么?”玄奘仰头问道。

    “没什么?”盘着手,猴子扭头朝着一边走去,悠悠道:“我还是和马聊天去吧。嘿,你说它跟我们这一路走下去,会不会还没到大雷音寺就成精了呢?”

    望着猴子远去的背影看了好一会,玄奘略略想了想,低头又是继续忙碌了起来。

    ……

    花果山,月明星稀。

    同样百无聊赖的清心枕着手臂躺在岩石上,一面熟悉珠子,一面借着手中的珠子仰望天空繁星。

    “用这珠子看夜空,倒真有一番不一样的景色啊。数百年的斗转星移,整个星盘的变化推演,都在这里面了。”

    一旁的哪吒微微挑了挑眉头,不做声。

    相距二里外的山坡上,夕阳的余晖中,草小花与小七静静地注视着两人。

    小七低声问道:“那个珠子,是干什么用的?”

    草小花没有回答,深深吸了口气,她转而问道:“你确定她真是须菩提祖师的弟子?”

    “恩……也不能说确定。但四公主说了,须菩提祖师确实有第十一个入室弟子,是两百多年前收的,是个女的,叫清心。之前的蟠桃会上,四公主见过她一面,描述的相貌确实跟她相似。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她同时也是太上老君的入室弟子。”

    草小花的眼睛缓缓朝小七瞥了过来。

    “这事儿不只你觉得奇怪,我也觉得奇怪。就连四公主,也觉得很奇怪。虽说两人这些年关系好了不少,但也应该还没到两个人一起收一个弟子的地步吧。而且听说是刚出生就被两人收入门下,具体原因,连他们的门人都不清楚。”说着,小七吧唧了两下嘴,道:“原来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也难怪脾气那么硬了。怎么样,要不要去见她?”

    草小花摇了摇头道:“那身边还有个天将呢。无论如何,哪吒总不会是站我们这边的吧?”

    小七挠了挠头道:“四公主说李靖最近被大圣爷折腾得焦头烂额,按道理应该不敢授意自己的儿子对大圣爷使昏招才对。”

    稍稍收了收神,草小花道:“还是小心为妙,最好能引开哪吒再将她拿住,问上一问。”

    “我今晚试试能不能引开哪吒吧。”小七道。

    ……

    此时,云端之上,正有两个人默默地注视着这双方。

    瞧着清心身上早已经风干的血。许久。老君的眉头都蹙成了一团。啧啧叹道:“这花果山的禁制也太凶险了,居然……哎哟,你不是说花果山不危险吗?”

    “我只是说不会有性命之忧。”须菩提捋着长须道。

    老君扭过头来瞥了须菩提一眼,摇了摇头,没好气地哼道:“你当初说让她自己看,老夫就不该赞成。”

    “怎么?心疼了?”

    “同样当师傅,老夫可没你那么铁石心肠。”

    “得了吧,你对其他徒弟可没见这么上心过。我对门下弟子。可是好得很。”说罢,须菩提呵呵笑了起来。

    老君抿着嘴又是瞥了他一眼,悠悠道:“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自己的徒孙都要淹死了,居然还不准徒弟出手救人。为师不仁,世态炎凉呐。”

    “那不是知道你会出手嘛?”

    “那这次呢?”

    “磨一磨也好,这丫头从小让你给宠坏了,吃点苦头,是好事。”须菩提道:“这次我跟过来,就是特意来阻止你出手搭救的。”

    正言语间。清心忽然坐了起来,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握着珠子发愣。

    “怎么啦?”

    “我好像找到这珠子使用的方法了?可以控制景象间隔的时间长短!”说着,清心连忙站了起来,忍着身上的伤势和疲惫,拿着珠子开始四下查看。

    哪吒快步跟了上去。

    一时间,远处的草小花不由得伸长了脖子,不明所以。

    虽说清心已经负伤,但有哪吒在,在这地面上,无论清心做什么,花果山的妖众也只能干瞪眼。

    忍着伤势,清心快速行动了起来,哪吒紧紧相随,花果山的妖众们则在远处观望着,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一路走着,那珠子里的景象随着清心的心意快速变换着。

    兜兜转转,不多时,凭着那珠子里的景象,时间很快便被锁定到了八百年前。在花果山的山脚下,清心亲眼看着一块巨石从正中裂开,里面摇摇晃晃地走出一只稚嫩的猴子,那猴子惊恐地看着四周,慌了神。

    “还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这么说来的话,他还是猴妖吗?”

    “这……应该还是猴妖吧。不过他是什么有那么重要吗?”哪吒答道。

    手中的珠子快速演化着旧日的景象,清心看着那刚刚出世的猴子开始四处折腾,说着胡话,忽悠猴群,攀着自己编织的绳索进水帘洞当了猴王,从水帘洞里出来了,还没吃饱,又被老虎追得无处可躲,还是靠着一只金丝雀的指引才保住一命。

    紧接着,这伤还没养好的猴子开始发了狂地和老虎玩命了。

    看着他身上捆着几片叶子,举着木棍咧嘴咆哮的模样,清心不由得笑了出来。

    就这样的一只猴子,谁能将他跟多年以后无法无天,雄霸三界的万妖之王齐天大圣孙悟空联系到一起呢?即便是比之刚化形的小妖,都略有不如啊。

    当看到那猴子跟金丝雀提出出海求仙,提到西牛贺州斜月三星洞的时候,清心微微蹙了蹙眉,却也没往心里去。

    一路追寻着猴子的步伐,很快,她看到猴子带着金丝雀登上了出海的木筏,看到木筏被风暴掀翻,看到那一猴一雀在仅存的木桩上相依为命,许下了一个荒唐的承诺。

    光影迅速飞逝着。

    她看到这一猴一雀都失去了知觉,看到一条金色鲤鱼出现在他们身旁。或许是出于好心,这条金色鲤鱼将他们送到了海的对岸,然后离去。

    当猴子带着奄奄一息的金丝雀躲在树枝上微微颤抖的时候,清心似乎也能体会到那景象之中猴子的那种酸楚与无奈了。

    一路追寻着。

    直到这一猴一雀被困到了荒漠中的枯木之上,清心从猴子的口中读出了两个字——“雀儿”。

    这一刻,清心顿时整个一个激灵。

    “雀儿……这只金丝雀居然叫雀儿?”

    睁大了眼睛,清心恍然想起兜率宫里的那位一直以来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雀儿姐姐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雀儿”这个名字,原本并不属于她!(未完待续……)

    PS:大家以为今天木有更么?其实,还是有的。甲鱼正在尝试洗心革面,而且状态似乎回来了。

    求个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