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四十八章:梦境【求月票】

2018-01-17 08:51:59Ctrl+D 收藏本站

    本身就负伤,还强撑着一路从花果山追到南瞻部洲,此时,握着那一枚珠子,清心的脸色越发惨白了。

    那额头上尽是冷汗,整个身子摇摇欲坠。

    一旁的哪吒看得心惊胆战地,连忙低声问道:“要不,休息一下,养好伤再说吧。反正珠子在手中,早一点晚一点,你想知道什么,最终都是能够知道的。要你出事了我可担不起哦。”

    清心缓缓闭上双目,有些疲惫地摇头,道:“哪吒,你听过‘雀儿’这个名字吗?”

    “雀儿?兜率宫那一位,还是另一位?”

    “你知道两个?”

    “恩。”哪吒点了点头道:“除了兜率宫的那一位之外,我还知道你之前提过的那个风铃的前世,是一只金丝雀,也叫雀儿。大战前夕,陛下曾经派我们偷偷潜入花果山去拿她。那只猴子直到她神形俱灭的一刻,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

    闻言,清心整个怔住了。

    月色下,她睁大了双目。惨白的面容之中渐渐多了一份错愕。

    “风铃的前世……就叫雀儿?”

    握着珠子的手在微微地颤。

    “雀儿就是风铃,风铃就是雀儿,雀儿就是风铃,风铃就是雀儿……”

    清心不断默念着,神情有些恍惚了。

    猴子对金丝雀的那玩笑话一样的诺言浮现在脑海中,恍然间,她似乎明白了这当中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原本混沌一片的线索交织了起来,形成了渐渐清晰的脉络。

    兜率宫里的雀儿。金丝雀雀儿。猴子。六百多年前大战的起因,魂飞魄散的风铃,还有老君那一句话。

    当猴子提出将金刚琢归还的条件必须是风铃复活时,老君的回答是:“这可是你说的。”

    那神情,是何等地自信,就好像风铃早已经复活了一般。

    为什么两位天地间一等一的大能,会选择同时收自己这个微不足道的女子为徒,并如此地溺爱?

    为什么她如何胡闹老君都不生气?

    为什么当问及老君风铃的问题时。老君要避而不答?

    为什么这颗明显出自老君手笔的珍贵珠子,会从天而降,刚好掉落在自己身旁?

    所有的问题连成一线,一下子,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她的嘴角微微抽动着,似乎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渐渐地,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不清了。

    听说当初老君对风铃很好,最终却选择了让风铃魂飞魄散……清心不知道那一刻风铃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此刻的她……

    一股莫名的酸楚从心中蔓延开来。

    那种感觉。就好像弥漫的浓雾终于散去,终于看到了一直以来期待的景色。却恍然发现它残酷得让人无法直视。

    眼前得一切渐渐模糊。

    “为什么……居然会是这样……”

    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一刻被抽离,天旋地转。

    恍惚间,她听到了哪吒的惊叫,看到哪吒惊恐地朝她冲来。

    漫天星斗,是她最后看到的画面。

    ……

    云端之上,两个老头子蹙着眉,面面相觑。

    “一下子知道这些,冲击……似乎有点大啊?”老君轻声叹道。

    “该知道的,始终是要知道。再躲也躲不过。这是我们亏欠她的,说到底,这些年我们都是在还债。”说着,须菩提凌空一指,指向了清心:“既然要知道,不如让她知道得更为详细一些,也好了了你我多年的心结。”

    ……

    荒漠之中,哪吒手忙脚乱地取出丹药喂入清心的口中,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你可不能死啊,千万不能死!你死我了我怎么交代啊!”

    错乱之中,一道灵力无声无息地从天而降,没入清心的眉心之中。

    朦朦胧胧间,清心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雀鸟,无忧无虑地翱翔在天地间,直到在山林中遇到了一只怪异的猴子。

    那是一只倒霉的猴子,很野,很怪,很荒唐,很好战,居然还异想天开地想出海求仙。

    难道他不知道一只猴子穿越整个世界,除非奇迹,否则根本不可能吗?

    清心不喜欢这只猴子,自觉告诉她,应该远离这只猴子。可梦中的身体,并不受她控制。终究,她还是跟着这只奇怪的猴子踏上了求仙的路。

    木筏被风浪打翻了,他们漫无目的地漂流在海上,等待死亡的降临。

    某一天,在她的要求下,这只猴子似乎出于愧疚,许诺若是修成了仙,便娶她。

    说这话的时候,猴子的脸上带着一点玩笑的意味。

    一只猴子和一只金丝雀的爱情,无论怎么听都是那么地荒谬。清心不信,这猴子看上去也没当回事,因为他答应得很勉强。然而,梦中的那个她,却傻傻地信了。

    接下来的一路,很苦,很累,很彷徨。一猴一雀相依为命,走过了漫长的路。

    清心明白,没了猴子,雀鸟便没有了负担,可以继续自由自在地在天地间翱翔。可是没有了雀鸟,猴子却会很惨,只能沦为野兽的一顿晚餐。这一路上,其实都是雀鸟在照顾猴子,用尽所有的心力帮助他去完成那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她看得出来,那猴子越来越愧疚了,以至于他一再重复那个承诺,说了很多很多次,哄得雀鸟很开心。

    渐渐地,清心真的有些信了。也许猴子也开心相信了吧。

    然而,没有等到修成仙,她便“死了”,死在一个猎人手里,死得尸骨全无。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丝毫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当看着那猴子跪在自己的碎骨前嗷嗷大哭的时候。梦中的那个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然而这一刻,清心和猴子,都彻底地信了,这就是爱情。一段荒谬,却真实存在的爱情。

    猴子红着眼眶说让雀鸟等他,他一定会回来履行诺言的。

    夕阳的余晖下,刻着“齐天大圣夫人之墓”的墓碑,看上去就如同一张永远无法偿还的欠条一般。

    猴子孤身踏上了西行的路。

    “这是个梦。很快就醒了。”清心这样提醒自己。

    然而,这个梦并没有就此结束。又或者说,这个梦才刚刚开始。

    猴子走后,金色巨佛取走了她的魂魄,将她带到了西方,承诺只要她皈依了佛门,就复活她。

    一个凡尘中的生灵,竟然劳驾佛祖出手赐予重生的机会,这是何等的荣誉啊。

    然而,梦中的雀鸟却问:“皈依了佛门之后。我还可以嫁给猴子吗?”

    她只在乎这个。

    “西方极乐,四大皆空。不沾凡尘,自然是不能。”那巨佛答道。

    “那我不皈依。”雀鸟固执地说:“我要等猴子复活我,他答应了我的,一定会做到。”

    巨佛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雀鸟骄傲地仰着头。

    此时此刻的她,坚信自己的爱情会开花结果。

    许久,巨佛问道:“你真的,那么确定吗?”

    “猴子不会骗我的。”

    “既然这样,我们一起去问问他吧。”

    带着雀鸟的魂魄,佛祖飞越了十万里。

    来到猴子身边的时候,他正在熟睡,满身伤痕,似乎在做着噩梦,那手拽着树藤,肌肉绷得紧紧地。

    即使在梦中,他依旧在一刻不停地与这个世界战斗着,就好像一张上了铉的长弓一般,绷得紧紧地,随时都会断去。

    见到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清心忽然有一种酸楚。

    巨佛伸手穿透了猴子的身体,将他的“心”抽离出来,在雀鸟的面前,一样样地分解,一样样地细数。那当中,有愧疚,有依恋,有执着,有坚持,有承诺……却唯独没有爱情。

    那一刻,清心仿佛听到心一点一点碎裂的声音。

    一滴滴的眼泪无声滑落。

    雀鸟哭了,哭得从未有过地伤心。

    “你骗我!”

    “这是你亲眼看到的,怎么说贫僧骗你?”

    “是假的!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你骗我!”

    佛祖静静地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雀鸟哭得伤心欲绝。

    她以为自己在坚守着自己的爱情,却不知道,那份爱本就没存在过。

    她对佛祖说:“他不爱我,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好,一定是因为我只是一只金丝雀……他说喜欢仙子,我……如果我能变成他喜欢的仙子,如果我能变成他喜欢的模样,他一定……他一定会兑现诺言的。对吗?”

    她怔怔地望着佛祖,希望得到一句肯定的答复。

    然而,佛祖却只是注视着她,缓缓地摇头。

    “他一定会娶我的!这是他答应我的!这是他答应我的!他不会骗我……一定不会……”

    “你是游灵,皈依我佛,是你最好,也是唯一的出路。拒绝,只会让你魂飞魄散。”

    “那我宁愿魂飞魄散……”

    眼泪,已经流成了河。

    夜色下,金丝雀倔强地仰着头,直视佛祖,微微颤抖着,用仅存的一缕魂魄,坚定不移地捍卫着原本就不存在的希望,毫不退缩。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给了她这样的勇气。

    ……

    此时,遥远的彼方,猴子正枕着手卧在草坪上望着星空。

    寂静的夜里,除去篝火“噼啪”的声响,就只剩下一旁的白马时不时哼哼两声。

    十万八千里……这一路,他并不是第一次走。八百年前的那一次,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恐惧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也无暇去看周遭的风景,只想早日走到斜月三星洞。

    那个冰冷漆黑的夜里,那双吃人的眼睛。那堆碎骨。是他永远的梦魇。

    那时候的他。有着极深的执念,做梦都想着变成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圣,复活雀儿,完成诺言。那仿佛成为了他活着的唯一目的。支撑着所有的意志。他甚至没用勇气去质疑那是否爱情,因为只要那份坚持稍稍松动,他真的,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是否有力量迈开脚步继续向西。

    然而。当他真正走到终点的时候,却发现终点什么都没有。

    望着天空中的点点繁星,他的脑海彻底放空了,有一种无由来的疲惫。

    ……

    梦境之中,清心看见自己如愿以偿地转世了,拜入斜月三星洞门下。有和蔼可亲的师傅,疼爱她的师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美好得让人心醉。

    在那里,她无忧无虑地成长着。

    光影飞速地流转,那只猴子终于跨越了十万八千里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来到了红门之外。

    他真的成功了,一只猴子。咬着牙,憋着一口气,穿越了整个世界而来。

    然而,他变了。

    在他的眼中,清心再也看不到原本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有的,只是**,那是一种对力量的极度渴望。他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就好像一头恶狼,随时都会不顾一切地扑向自己的猎物。

    这个世界硬生生地将他逼成了一只彻底的野兽。

    也许,也只有这样一只野兽,才有可能走过如此漫长的路,去捍卫自己的坚持吧。

    跨别十年,两个人终究再相见了,只可惜都早已认不出彼此。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清心的心中有一种落寞。

    这就是雀鸟期待的相聚吗?

    一个春秋的坚守,一个春秋的照料,猴子终于进了斜月三星洞的门。梦中的自己喜极而泣。

    他偷书,她就帮他打掩护,惶惶不可终日。

    他受伤,她就照料他,哭红了眼睛。

    从他出现的那一天开始,她所有的一切都在围绕着他转,一切似乎来得那么自然,无论是猴子,还是那一只转世的雀鸟,都没有感觉出这其中的异样。

    清心静静地看着这一段离奇的姻缘。

    日子一天天过。

    他要去昆仑山,其实她也想跟着去,却没敢说出口,以至于送行的那一天,都没出现。

    每日拂经、打坐、修行,她静静地等待着他归来。

    一天天地苦等,每天写信,到头来却只等到猴子诀别师门的消息。

    交错的姻缘线,又一次离散了。

    清心静静地看着,看着她离开斜月三星洞,看着她遇到太上老君,看着她走过十万八千里路,终于抵达了花果山,带着无与伦比的勇气,去追寻她懵懵懂懂的爱情。

    那是从出生的一刻起,便带着的印记,也是前世遗留的执念。

    然而,猴子已经不是原来的猴子,他已经是妖王,掌握着强大的军力,对抗天庭。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杨婵。

    当猴子在绵延的山路上说他的原配夫人是雀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清心只能无奈地笑。

    她依旧静静地看着,看着猴子为了坚守的信念向前冲,战天军、斗妖王。看着梦中的雀鸟在他的背后拼命追赶,却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他的脚步。

    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也许他们的相遇,本就是一种错误吧。

    上天为官。

    当梦中的自己遇见假雀儿的时候,清心能感受到她心中的彷徨。当梦中的自己知道自己就是真正的雀儿的时候,清心能感受到她心中的那份绝望。而当三份喜帖搅动三界的时候……清心已经分不清这究竟是一个梦境,还是自己真实的记忆了。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自己犹如飞蛾扑火一般,想要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去为所有的事情划上一个句号。

    一串风铃……

    她无奈地,想要笑,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梦境的最后一幕,清心看到老君、须菩提、镇元子在她魂飞魄散的地方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合力布下法阵,收回她散落凡间的残魂……

    梦境结束了。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躺卧着,有些茫然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天,已经亮了。

    “你怎么啦,吓死我了,昏迷了还一直哭。”哪吒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我在哪?”清心有些木讷地望向四周。

    “这里是金光洞。你昏迷了三天了,我只能就近把你带到昆仑山来,还好师傅说你只是虚脱了而已,修养一下就行。要喝水吗?”

    清心嘴唇微微动了动,眨巴着眼睛别过脸去,望向空无一物的墙壁。

    “你能说话吗?”

    “我……我没事。”

    “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没事啊。”

    “我……真的没事。”

    太乙真人从窗外路过,透过窗棂往房间里看了一眼。

    “师傅,清心醒了!”

    太乙真人一言不发地走了。

    “别介意,我师傅最近心情不太好。嘿嘿,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要出事了,这责任我可担不起啊。”说着,哪吒便转身去盛了一碗谁递过来。

    清心缓缓闭上双目,微微摇了摇头。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中犹如一团乱麻一般。一会浮现郁郁苍苍的花果山,一会浮现小山坡上的孤坟,一会又变成鼎盛的花果山,四处披红挂彩……

    哪吒无奈摊了摊手,将手中的碗放到了桌上。

    “金光洞这里什么丹药都有,你先养好伤,养好了,我再陪你去花果山吧。”

    “不……不用回去。”

    “不用回去?你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清心干咽了口唾沫,微微点了点头。

    “那我们可以回南天门了?”

    清心又摇头。

    “那是怎么个意思?还有其他地方要去?你究竟是要找什么啊?”

    沉默了许久,清心微微睁开双目,轻声道:“我……想去华山一趟。”(未完待续……)

    PS:终于写完了,已经是凌晨六点……这一章,确实非常难写,希望大家还满意。

    也许有人觉得我在水,但你可以想想整个剧情当中没了这一章,会变成什么样。

    好了,看在我熬通宵也更出来的份上~大家投个月票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