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五十章:华山【求月票】

2018-01-17 08:51:58Ctrl+D 收藏本站

    离开了昆仑上,他们开始往东飞。

    清心的目光始终直视前方,一路沉默着。

    那种沉默,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阴影一般,能够将一切都笼罩其中。只要靠近她一丈范围,哪吒都能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气氛,十分不舒服。

    如果只是单纯的帮忙的话,也许哪吒已经找了个什么借口逃之夭夭了吧。可惜的是,哪吒还有军令在身,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跟着了。

    兴许是因为这种压抑的气氛的关系,一路上,哪吒多次欲言又止,准备要问的话,到头来一句都没问出来。就这么默默飞越了千万里,两人抵达了华山外围,望见了高耸的山,青青郁郁的树。

    “等一下!”

    清心凌空调转了身形,缓缓回过头来。

    哪吒干咽了口唾沫,道:“其实……要进华山,最好先去一趟灌江口。这边有灌江口的军力把守,所以……”

    “带着你也不行吗?”

    “这……”哪吒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说:“带着我能有什么用啊?我是南天门的人,又不是灌江口的。”

    清心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往前飞。

    哪吒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得跟了上去,那眉头蹙得紧紧的。

    一路飞越了山川河流,很快进入了华山内围。

    “三圣母被压在哪里?”

    哪吒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伸手朝着远处的悬崖指了指,又一惊,手微微一颤。连忙收了回来。

    清心调转身形就朝着哪吒所指的方向飞了过去。

    哪吒只得蹙着眉头缓缓地跟了上去。

    落到哪吒所指的悬崖上。很快。他们看到草木繁盛、雾气缭绕的悬崖底下有一处紧靠着崖壁的宅院若隐若现。宅院之中,有身穿天军装束的人在来回巡视着。

    “就是这里?”

    哪吒已经彻底放弃抵抗了,微微点了点头,叹道:“那是看守的兵将住的地方,跟山洞是相连的。别看这宅院不大,其实把守的兵力可不少,只是需要住的人少罢了。二哥手下大部队都是树妖,放到这里。刚刚好。”

    “你来过几次?”

    “来过……”哪吒蹙着眉,撅起嘴有些不悦地答道:“这个问题能不回答吗?让我爹知道了没我好果子吃的。”

    还没等哪吒反应过来,清心已经纵身一跳,跃下了悬崖。哪吒一惊,也连忙跟了上去。

    转眼之间,两人的身影已经没入了浓雾之中。

    在半空中调整了身形,清心降落到了宅院的大门前。

    “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嗡地响起了。

    还没等她站稳,四面八方已经涌现了数十名灌江口的兵将,一个个都亮出了兵刃指向她。茂密的树林之中一阵骚动。无数的鸟雀被惊上了天空。

    那感觉,就好像整片树林都在朝他们围过来一般。

    正当此时。哪吒也落到了清心身旁。

    清心淡淡看了哪吒一眼。

    无奈,哪吒只得硬着头皮喊道:“吴龙大哥,是我,哪吒!我来看杨婵姐的。”

    “哪吒?”迷雾之中,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穿越了将他们团团围住的兵卫,径直走到哪吒面前。

    吴龙是一条蜈蚣精,虽然化作人形,但额头上还保留着长长的须。身材消瘦修长,那眼睛却大得出奇

    低头看了哪吒一眼,吴龙便伸手摆了摆,道:“自己人。”

    闻言,那四周的兵卫一个个都将兵刃收了起来,四散开去,就连若隐若现的树妖们也都缓缓回归了原位。一下子,四周便恢复了他们下到崖底之前的状态了。

    看着清心,吴龙有些忌惮地拱手道:“在下梅山吴龙,还没请教道友尊姓大名?”

    清心一动不动地与吴龙对视着。

    哪吒连忙开口道:“这是我的朋友,叫清心。”

    “她也来探望三圣母?”

    “对。”

    “跟三圣母认识吗?”

    “认识认识,肯定认识啦。清心是斜月三星洞的门徒,也算是三圣母的同门,多年没见了,特地跟着我一同过来的。”说罢,哪吒呵呵地笑起来,却又不自觉地用手捏了一把冷汗。

    吴龙淡淡扫了两人一眼,大概觉得哪吒不可能骗他吧,也没有多问,轻声道:“跟我走吧。”

    说罢,吴龙转身就朝宅院走去。

    两人跟着吴龙入了宅院。

    这地方,与其说是一座宅院,还不如说是一座军营。

    简单朴素的房舍,宽敞的院子里没有常见的假山凉亭,倒是有两座高耸的塔楼岗哨。一队队的士兵循环往复地巡查着。

    至于过道两侧栽种的几株巨木,一看就都是已经成了精的。

    一路上,大概因为心虚的关系,哪吒没话找话地和吴龙攀谈,各种琐碎事乱问一通,吴龙则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清心走在最后方,一言不发。

    她抿着嘴唇,眉头紧紧地蹙着,那放空的手紧了又紧。看上去似乎略略有些紧张。

    三人很快穿过了这座本就不大的宅子来到了后院紧靠崖壁的一面,一个三丈高的褐色大门映入眼帘。

    把守大门士兵有意无意地瞥了清心一眼,朝着吴龙点了点头,转身便推开了紧闭的大门,露出一片漆黑的洞窟。

    站到大门口,吴龙深深吸了口气道:“你们去陪三圣母聊聊天也好,我们这一群大老爷们地,每天见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着,他淡淡看了清心一眼。

    清心目光呆滞地凝视着那洞窟的深处,一动不动的站着。

    伸手朝洞窟指了指,吴龙道:“去吧。”

    哪吒朝着吴龙拱了拱手。带着清心缓缓走入了洞窟。

    外面把守森严。这内部。却是松懈得很。不但没有巡逻的兵卫,就连岩壁也未经打磨保留着原来的样子。一路走过,别说法阵了,就连照明的火把都看不到。

    茫然地望着四周,清心轻声叹道:“在这种地方呆六百多年,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肯定很闷吧,反正我是受不了。要让我在这种地方呆几百年,我还不如……”说到这儿。哪吒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低声道:“再往里走,说话杨婵姐就能听到了。你可别乱说话呀。对了……见她究竟是为了……”

    清心一言不发地往前走,就好像没听到似地。

    望着清心的身影,哪吒心里都有些发毛了,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无趣地收了收神紧紧地跟着。

    不多时,远处便出现了紫色的亮光。

    清心微微一怔,停下了脚步。

    一个不注意,哪吒走到了前面。回过头来有些疑惑地看着清心:“怎么啦?”

    清心一手捂在胸前,闭上双目。摇了摇头,不断地深呼吸着。那动作,似乎已经紧张到了极致,正在设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看着她那有些慌乱的神情,哪吒越发疑惑了。

    就这么站了好一会,清心才再次迈开脚步往前走。

    远处的紫色光芒越来越亮,渐渐地,已经隐约能看到另一端的景象。

    清心又是停下了脚步,好一会才再次往前走。

    就这么走走停停,短短的一段路,足足走了一刻钟,哪吒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当他们渐渐接近那紫色光芒所在的空间时,一个声音从彼端传了过来。

    “是哪吒吗?”

    这是个女人的声音,略带沙哑,听上去冷冷淡淡地,有一种说不出的疲倦。

    两人停下了脚步,哪吒连忙扯着嗓子喊道:“是我,杨婵姐。我来看你来啦。”

    “还有谁?”

    “额……还有……清心。你不认识,她是须菩提祖师的第十一位入室弟子,应该算是你师叔了。”

    沉默了好一会,彼端才再次传来声音:“是斜月三星洞的人……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她想来见见你,可能想问你什么事儿吧。”说着,哪吒朝着清心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往前走,清心却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

    哪吒压低声音道:“干嘛?不是你自己要来的吗?”

    清心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一手掩在胸前,呆呆地眨巴着眼睛,似乎在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就这么沉默了许久,洞窟之中再次传来了杨婵的声音:“找我,有什么事吗?”

    清心深深吸了口气,仰起头道:“你想出去吗?”

    哪吒顿时愣了一下,连忙望向洞窟深处,又转过脸来看清心。

    他做梦也想不到,清心跑过来居然是问杨婵这句话。

    然而,许久,那洞窟深处没有回答。

    又是深深吸了口气,清心将声音提高了八度,喊道:“你想出去吗?我可以帮你。我可以帮你逃出这里。”

    “出去?我能去哪里?”

    “去……去任何地方,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想去哪里都行。”

    “我没有想去的地方。”那声音依旧冰冷。

    哪吒的目光不断在紫光所在与清心之间来回,略略有些惊慌了。

    这是要干嘛?劫狱吗?这事儿让二哥知道了还得了?

    此时此刻的清心,已经全然没有了在洞窟之外时那种冷漠,反倒像个慌乱的小女孩,她反复地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每每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不断循环往复着。

    哪吒压低声音对着清心质问道:“你疯了,想干什么?”

    清心望着洞窟深处的紫光,没有回答。

    那洞窟之中的杨婵也沉默着,没有说话。

    许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清心才鼓起勇气喊道:“他回来了,他已经回来了。”

    没有回答。

    “他之前被佛门压在五行山下,压了整整六百五十年,现在终于逃出来了。”

    依旧是沉默。

    “所以,你想出去吗?”

    问完,清心便睁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那紫光的所在,等待着答复。

    许久,那洞窟之中才传来声音:“不想。”

    那声音依旧冷冷淡淡地,却比先前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为什么不想?难道你不想和他团聚吗?”

    “有意义吗?”

    “为什么没意义?你在花果山苦守了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如果他想我了,会自己来,而不是让你来。我宁愿永远地等下去,也不要……也不要在他身边,看着他丢下我离开……”渐渐地,声音之中带了一丝哽咽。

    “不是他让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

    “那我就更不会出去了。”

    一时间,那对答似乎陷入了僵持。整个洞窟之中安静得只剩下清心沉重的呼吸声。

    哪吒稍稍松了口气,无奈地哼笑。

    如果杨婵真的愿意出去,而清心又想劫狱,这一趟,他还真不知道如何自处呢。

    就这么僵持了许久,洞窟深处再一次传来了杨婵的声音:“回去吧,我不会出去的。”

    清心往前跨了一步,喊道:“为什么不出去呢?风铃已经死了,魂飞魄散,再也不会复活了。没有她,你不是应该很开心吗?没有了风铃,没有了雀儿,你们之间再不会有任何的障碍。”

    “回去吧。”

    “你……”

    “回去吧。”洞窟之中依旧传来杨婵冰冰冷冷的声音。

    清心微微张着嘴,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紫色的微光之中,一滴清水顺着岩壁缓缓滑落,无声无息。

    清心呆呆地眨巴着眼睛,轻声道:“我会让他亲自来接你的。”

    说罢,转身便走。

    哪吒顿时一阵错愕,连忙对着杨婵所在的方向喊道:“杨婵姐,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说着,他转身快步朝清心追了上去。

    “你究竟想干什么?”

    清心默默地加快脚步。

    “你刚刚是想劫狱吗?二哥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清心依旧沉默着,快步向前。

    “那妖猴四处惹事,杨婵姐在这里怎么都比跟在他身边安全。要不然二哥为什么要软禁她?再说了,杨婵姐有没有跟那妖猴在一起,关你什么事?你没事掺合这个干嘛?”

    清心猛地停下脚步。

    哪吒也连忙停下脚步,瞪大了眼睛望着清心的背影。

    许久,清心仰头道:“关我事。”

    说罢,又是加快了脚步继续往前走。

    呆呆地望着清心,一时间,哪吒的脑筋都有些转不过来了。(未完待续……)

    PS: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