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五十二章:卷帘?

2018-01-17 08:51:5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昏红的火光下,那青年男子迷迷糊糊地看到有三个人,一只熊和一只猴子围着他。

    “总算醒过来了,这家伙可真能睡啊。”

    “要不要准备一下一会问些什么?”

    “还用想吗?直接问这个乌鸡国怎么闹成这鬼样子就行了。”

    “刚刚醒来,也许还不太清醒吧,得让他多休息一会。”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那男子微微呆了一下,努了努嘴,又昏昏沉沉地闭上了双目,好一会,再没有半点动静了。

    “又晕过去了?不会是给你们吓晕的吧?”

    “你见过这么晕的吗?我猜他是还没清醒过来。”

    黑熊精躬下身子细细查看,那鼻子喷出的气息直接冲在男子的脸上。

    渐渐地,那男子的脸色开始有些难看了。

    猴子伸手指了指,所有人都朝男子的手看了过去。只见他十指在微微颤抖着,再细一看,那大腿也在抖。

    一下子,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情况了,一个个直起身子,默默地瞧着躺在正中床板上的男子。

    不多时,只听一声尖叫,那男子一下坐了起来,连滚带爬地奔向一旁,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太瘦了,不好吃!不好吃!”

    转眼之间,他已经缩到墙角,将一个木桶盖子挡在胸前,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众人,特别是望着黑熊精。

    桌上的烛火微微摇曳。所有人也都静静地看着他。就这么僵持着。

    好一会。玄奘抖了抖袈裟往前一步。

    那男子惊得一缩,将木桶盖子朝向玄奘。

    无奈,玄奘只得双手合十行了个礼,道:“这位施主,贫僧欲往西天取经,正巧路过此地,想请问施主,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男子伸长了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和尚?”

    玄奘点头。淡淡笑了笑。

    男子干咽了口唾沫,又低声问道:“那他们呢?和尚……和尚不是吃斋念佛的吗?怎么跟妖怪在一起?你不会是妖怪变的吧?”

    玄奘回头看了猴子与黑熊精一眼,道:“这几位,是贫僧同行的友人,绝不会加害与你。”

    “妖怪不吃人?你……你怎么证明?”

    话音刚落,猴子已经拄着金箍棒往前一步,玄奘想要上前制止,却被猴子一手拨开了。

    “这事你别管了,我来问,要不然问到天亮也问不出来。没完没了的。”说着,猴子用金箍棒顶住那男子挡在胸前的桶盖。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猜,我要是想吃你,你跑不跑得掉?”

    此话一出,那男子的脸色顿时就发紫,都快哭出来了。

    “我问你话呢。”猴子面无表情地又强调了一遍。

    到此时,那男子似乎才清醒过来,哭丧着脸摇头。

    “这不就结了,还要什么证明呢?你还活着不就是证明咯?现在老子问你一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男子目光闪烁地望向玄奘。

    “说!不要左顾右盼的!”

    那男子连忙闭上眼睛喊道:“我……我也说不清楚。总之,现在很乱!”

    回头与玄奘对视了一眼,猴子又道:“那你说说,你原本住哪里,从事何种营生,为何会流落至此?”

    男子干咽了口唾沫,微微颤抖着答道:“小的……是避债至此。”

    “避债?说细点。”

    男子重重点了点头,道:“小的……小的本是一商户,家里开的杂货铺……家中有妻儿,父母也健在,一家人,虽说算不上富贵,但日子也算过得安稳。前年物价飞涨,陛下发布了告示,说,说要平抑物价,禁断哄抬之举,设立了官商,若物价涨,则抛,若物价跌,则售。然后……然后……”

    说到这儿,话便哽住了。那男子低着头,微微睁开眼睛,一脸的愁容。

    猴子略略想了想,道:“挺好的办法,比直接禁止涨价强。然后呢?”

    男子哼哼了两下鼻子,将流下的鼻涕都吸了回去,小心翼翼地答道:“然后……然后就出事了。当官的来我店里大量进货,都给的低价,回头又将原本购买的货物强卖了回来,都要了高价……一来二去地,小的……不仅败光了家产,还欠下了官府一大笔债,无力偿还,家父气死了,母亲也随他而去……为了避债,小的带着妻儿一路逃难,结果又遇到山贼……”

    话到此处,堂堂七尺男儿,那男子竟就在众人面前嗷嗷大哭了起来,哭得声泪俱下,肝肠寸断。

    瞧着这情形,众人顿时一阵哑然。

    好一会,直到那男子哭累了,缓过劲来了,猴子才又问道:“那其他人怎么回事?像你这样避债的应该是少数吧,为什么我们路过的村庄里都没人了?”

    “这……说来话长,而且,小的怕也说不全。”

    “没事,你知道多少说多少。”猴子撤去金箍棒,搬了个椅子坐到那男子前方,道:“我们慢慢听。”

    兴许是情绪悲切的关系,此时那男子看上去对猴子和黑熊精已经没有原来那么怕了。

    他抬头看了猴子一眼,靠着墙坐在地面上,缓缓地说道:“其实,这里本来风调雨顺,百姓也是安居乐业,虽说偶有不平之事,但也都起不了什么波澜。一切的起源,该从丞相继位为国王开始说起。”

    “丞相继位为国王?”

    “恩,原本的国王驾崩,老国王膝下无子,因为三代单传,到这一代,王家就算绝嗣了。因为丞相向来廉洁。又颇具声望深受爱戴。所以大家就一致推举他为新国王。”

    “然后呢?”

    “然后。刚开始还好。陛下登基之后,惩治贪官,兴修水利。”

    “这都是好事。然后呢?”

    “五年前,乌鸡国闹了旱灾……其实也不算严重,但确实有人饿死了。于是,陛下下令,官府开仓赈灾。”

    “官府的粮食也不够?”

    “官府的粮食够,每一个灾民都分到了粮食。不过。灾后才是大问题。”

    “接着说,接着说。”

    男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灾后,陛下颁布了几条法令,要求一户不得拥有超过十亩田地,否则要么充公,要么送给穷人,不然就要杀头。另外,任何人不得放贷。这么一闹,几个镇上的大户人家当即就凑了军饷起义了。不过,很快就被镇压了。官军按照人头数论功行赏……我的一个亲戚……就这么给捉去充了人头。这还没完。任何人不得放贷,那青黄不接的时候怎么办?”

    “为这个,陛下又颁布新令,说私人不准放贷,国家放贷,只收低利息。本来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大家都是欢天喜地,可真正落实的时候却都傻眼了。那些个官吏,不单青黄不接的时候放贷,就连粮食满仓的时候也放贷,而且一放就是许多……就是利息再低,这农户,哪里经得起利滚利啊?我认识的好几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就是这么欠下巨债,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的。本来还以为那只是他们的事,我们这些做生意的,总不会被牵扯其中,没想到……”

    “再然后,流民四起,各种山贼,强盗,好像蝗虫一样到处都是。陛下开始征兵剿匪,原本避债的,现在又多了一批逃兵役的。陛下又颁布法令,对逃兵役者采取连坐……这一下,整村整村地逃……接着,陛下的法令一道接一道,然后就……”

    说到这儿,那男子看上去都有些说不下去了,抬头眨巴着眼睛望着猴子。

    这说出来的有这么多,没说出来的……搞了半天,这地方闹成这样,完全是官府自己折腾出来的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这样的国王,还真前所未见。

    沉默了许久,玄奘缓缓走到那男子身前,伸手扶起了男子,道:“施主莫怕,贫僧这就前往乌鸡国王都,寻了乌鸡国国王,向他讨教个明白。”

    “这种事也要管?”猴子问。

    “既然寻的是普渡之法,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了。”

    “大师能劝诫陛下?”那男子睁大了眼睛望着玄奘。

    玄奘淡淡笑了笑,道:“姑且一试吧。”

    那男子将信将疑。

    正当玄奘与那男子详谈的时候,猴子忽然想起了自己知道的乌鸡国的案例。

    这剧情不是应该老国王托梦,说这个国王是狮子精变的吗?怎么成这样了?

    想着,他拉着天蓬走出门外。

    “作甚?”

    “你不觉得这国王有些古怪吗?这一路,我还从未听过这种人物。不如这样,你我先去王宫走一趟,若那国王没什么不同之处,玄奘想要进宫劝诫,就由着他。若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你我也好先行处理。”

    天蓬朝着屋里的玄奘看了一眼,道:“我去就行了,你还是留下吧。”

    “也成。”

    互相交托完毕,猴子静悄悄地回屋,天蓬则快步跑到院落中,一个翻转腾空而起,朝着王都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路,天蓬特意降低了高度掠着山川飞行,沿途的村庄,城镇,火光寥寥,看上去和先前看到的村庄城镇估计也是一个遭遇。

    不多时,他已经来到了王都的上空。

    相比一路上的情况,这里看上去要好许多。

    悄悄找到了王宫所在的位置,天蓬身形一晃,化作一只飞蛾借着夜色悄悄遁入。

    兴许是因为国家不太平的关系,即使是深夜,整个王宫也是灯火通明。不过,乌鸡国到底是小国,就这么一个满打满算不过几座城池的国家,王宫自然不可能大到哪里去。

    在戒备森严的宫殿里穿行了一小会,天蓬便找到了一个被众人称之为“陛下”的人物。

    然而,只一眼,天蓬便整个怔住了。

    “这是……卷帘?”(未完待续……)

    PS:恩……这章感觉写得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