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五十四章:卷帘的烂摊子(2)【求月票】

2018-01-17 08:51:56Ctrl+D 收藏本站

    废弃的庭院中,玄奘盘腿坐在树下,还在跟那男子细细地谈着。

    一开始谈的是男子那痛苦的遭遇,玄奘细细开导。接着话题变成了国王的政令,究竟何种政令为善,何种政令为次,何种政令,为恶,玄奘以自己的理解,细细地分析,探讨着。渐渐地,话题从这个国家的苦难引到了普渡之法上。从苦难的根源,到普世的价值,玄奘一个个细细地讲述着,深入浅出。

    每每听到妙处,那男子都不由得拍手称叹。

    凋零的世道,沉沦过苦海的人,总是比平稳度日的人更愿意接受这种超脱的理念。

    原本质疑的目光不见了,转而换上的是一种五体投地的敬仰。

    渐渐地,院子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深夜,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的人们一个个走进了这所废弃的宅院,倾听这位高僧描述一种从未听闻的普世妙法。

    在这寒冷的夜里,玄奘的话语,似乎成了他们的一个避风港,让他们忘记了现实的残酷,转而畅想美好的未来。

    他们盘腿席地而坐,将玄奘围在中间。

    猴子、黑熊精,以及小白龙则站得远远地,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到后面,甚至被逼上了屋顶。

    就连门外也站满了观望的人。

    刚开始的时候,猴子忍不住想说玄奘真是一个合格的神棍,竟能靠着一张嘴,忽悠这么多的人。无论民众的问题如何地奇怪,如何地幼稚。哪怕带有某种敌意。玄奘都能准确地把握当中的要害。巧妙化解。

    渐渐地,随着那一张张消瘦,枯黄的脸上绽露某种希望的光辉,猴子又不由得感叹玄奘的厉害。

    如果他真是神棍,有这种神棍,也许也不见得是坏事。

    渐渐地,没有人再提问了。庭院之中,只剩下玄奘一个人的声音。

    当玄奘抬头仰望星空。向所有人描述以普渡,先渡人而后渡己的世界的种种美好之时,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满怀期望。

    当玄奘低头述说自己的困惑之时,为普渡而感到的种种忧心之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和他一起忧愁。

    当玄奘起身握紧了拳头,鼓舞他们创造美好生活的心时,每一个人都激动不已地拍手。

    那种感觉,就好像已经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寒冷,忘记了国王的种种劣政。

    是的。他成功地用希望驱离了阴霾,占据了每一个人的心。

    远远地看着众人拥簇下的玄奘。猴子淡淡叹息着。

    虽说看过佛经,但他并不懂佛法,除了当初匪夷所思地想要去逼迫老君出手,更从没想过要去懂。本质上,他依旧我行我素,不接受“佛”的理念。即便西行,也不过是为了了结与如来的恩怨。

    可,也许,这就是大乘佛法吧,与修己的小乘佛法全然不同的,还尚未真正诞生的大乘佛法。

    这一刻,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好事。第一次觉得,这件本是因为私怨,自己才和他粘上关系的事,于这天地,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

    正无聊地胡思乱想着,猴子忽然一怔,起身朝大门外望了过去。

    原本安静无比的人群也忽然骚动了起来,原本盘腿席地而坐的许多人纷纷站了起来。

    一条过道被让了出来,一路从院外延伸到了屋内。

    不多时,天蓬和卷帘沿着过道走了进来。

    有人指着卷帘犹豫着说道:“这个人……长得好像陛下……”

    “对对对,真的好像。以前陛下出行的时候,我见过他两次。”

    “会不会不是像,根本就是呢?跟玄奘法师一起的几个人神通广大,也许他们直接到王宫里将他掳了来呢?”

    “要真是那样就太好了,一定要把他烧死!”

    “烧死太便宜他了,将他五马分尸,然后再烧成飞灰!”

    “要凌迟!凌迟处死!”

    原来的骚动一下激烈了起来,一时间,所有人议论纷纷。就连玄奘也起身朝他们望了过去。

    往前走了几步,天蓬连忙回头。

    那身后,卷帘已经面红耳赤。他低着头,有些尴尬地听着四周对他的指指点点,裹足不前。

    无奈,天蓬只好回头走到他身旁,拽着他的手,硬是将他往里扯。

    正走着,忽然一块石头从人群中飞来,不偏不倚地砸在卷帘的额头上。

    一声闷哼,卷帘连忙用衣袖遮住自己的脸。

    “杀了他!杀了他!”有人呼喊了起来。

    无数的石头朝卷帘砸了过去。

    “杀了他!杀了他!”所有人都挥舞着拳头齐声高呼,一下都朝卷帘涌了过去。

    见势头不对,玄奘连忙三步并作两步挡在卷帘身前。

    混乱之中,“嘭”的一声,一块石头重重砸在玄奘的左肩上,紧接着,是第二块,第三块……

    屋顶上的猴子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攥紧了金箍棒准备发难,却恍然看见天蓬正暗暗给他使眼色,让他不要动作。

    渐渐地,原本喧嚣的场面稍微平复了一些。那站在前排的几个都面露尴尬之色,一个个避开玄奘的目光。

    只见玄奘捂着胸口,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溢了出来。

    顿时,整个场面彻底安静了下来。

    玄奘紧蹙着眉,微微仰起头道:“诸位施主……若信得过玄奘,还请听玄奘一言。”

    所有人都静静地望着玄奘。

    闭上双目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玄奘轻声道:“记住贫僧方才与各位所讲的,万事,须得以己度人,莫让嗔怒蒙蔽了理智。理顺了因由。才能将问题彻底解决。”

    回头看了缩成一团的卷帘一眼。玄奘接着说道:“不如。还是按照先前的方略,先让贫僧与陛下谈一谈吧。”

    所有人依旧静静地望着玄奘。

    人群之中,有几块石头掉落在地。

    见状,玄奘这才侧过脸朝天蓬点了点头。

    仰起头,天蓬对着猴子喊道:“下来一下,有点事情找你。”

    “找我?这种事找我作甚?”

    天蓬没有答话,猴子很快意识到天蓬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从屋顶一跃而下。

    黑熊精也跟着跳了下来。他那庞大的身躯一出动,虽说知道他没恶意,但还是怪瘆人的。一时间,院子里的民众纷纷避让。

    几个人迅速进了这废弃宅院的厅堂,黑熊精则把守着大门不让民众进入,又顺手丢了两个术法,将这四面漏风的厅堂都笼罩了起来,免得他们的谈话被外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进了厅堂,卷帘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却还是时不时地往外张望。那脸上尽是惶恐之色。

    猴子上下打量了卷帘一眼,拍了拍天蓬的肩。道:“果然没料错,还真是有修为的,而且还是个太乙金仙了。不过,这你找我来干嘛?你自己收拾了不就结了?”

    卷帘有些忐忑地看着猴子。

    天蓬深深吸了口气,道:“他就是你一直在找的卷帘大将。”

    这一说,猴子不由得整个怔住了,连忙扭头又是上下打量了卷帘一番。

    几百年过去了,几百年,猴子也不过见过卷帘几次,何况卷帘的身材,样貌,都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一时间猴子肯定是难以辨认。但细细感知之下,确实觉得这气息有些熟悉。

    好一会,猴子才面带疑惑地问道:“你真是卷帘?”

    卷帘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会跑到乌鸡国当国王的?”还没等卷帘回答,猴子又甩了甩头,指着卷帘一字一顿道:“跟我西行,不用再东躲西藏了。等完事儿了,你想要什么,都好商量。天庭的那个通缉令现在就帮你撤销,如何?”

    卷帘有些惊恐地望着猴子。

    一旁的天蓬干咳两声,道:“我都跟他说过了,西行,没问题,不过你得把他在这里闯的祸,先解决了。”

    “这里的……”猴子回头看了一眼门外。

    这门,是虚掩的。由于术法的关系,门外的人看门内是黑漆漆一片,但门内的人看门外,却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个百姓正一个个伸长了脑袋张望。

    “解决他们?”

    “对,我是解决不了。现在整个乌鸡国四处都是起义,一片混乱。如果你来的话……”

    “想怎么解决?杀了?”

    卷帘低声道:“四处都是起义,我派兵镇压,扑灭了这边,结果那边又着火了。永远都扑灭不了啊……”

    “那是你的兵无能。”猴子嘿嘿笑道:“要解决也简单,回头我让吕六拐把大军召来,别说四处起火了,就是每个平民都是叛军,也能解决。”

    天蓬意味深长地瞧着猴子,道:“我还以为你统治花果山那么大的妖国,对这些政务能有什么深入见解呢。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平息众怒,你当初就这么当妖王的?”

    “不然怎么当?难不成你想我挨个去说服他们?我才没那功夫呢。”猴子摊了摊手道:“反正以前在花果山,谁闹事儿,谁敢给我下绊子,我就抽谁,就这么简单。”

    一时间,卷帘和天蓬都有些无语了。不过回想起来,当初猴子也确实就是这么干的,而且效果还相当不错。

    也许两者所处的位置以及身为王者本身的地位,终究是不一样吧。

    稍稍沉默了一下,玄奘轻声道:“这件事,不如让贫僧来拿主意,可好?”(未完待续……)

    PS:恩,这章自我感觉写得还不错。明天要出个门,话说我已经有半个月没出门了……彻底宅化了。因为这次有点事要出个远门,所以可能无更。当然也可能还是有更。会带上笔记本,如果时间允许就会写哈。

    另外,月初求个月票。

    还有就是当当网请大家记得收藏一下大泼猴哦,可以用QQ登陆,搜索到《大泼猴》实体书的预购页面,点击收藏就行。提升一下热度也好。感谢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