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五十五章:找粮食

2018-01-17 08:51:55Ctrl+D 收藏本站

    此话一出,所有人当即都朝着玄奘望了过去。

    “你有办法?”

    “有。”

    “什么办法?”

    “先平民愤。”

    “先平民愤?”猴子扭头朝门外的那些个民众看了看,悠悠道:“像你刚才那样和他们讲经?感觉上他们确实是听进去了,不过……这里也就几百号人,整个国家……你准备挨个地方讲经?”

    玄奘也朝门外群情激昂的民众看了一眼,摇头道:“贫僧,恐怕也无法说服他们。不过,如果有一个前提,那就很简单了。”

    “什么前提?”卷帘连忙问道。

    这一声呼喊如同咆哮一般,一下把其他人都吓着了,一个个都瞪着眼睛看着他。

    稍稍收了收神,卷帘眼巴巴地望着玄奘,低声道:“什么前提,还……还,请玄奘法师赐教。”

    玄奘伸出一指,淡淡道:“粮食。民以食为天,如果能让他们生活好起来,那么所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如果不能……饿着肚子,要劝服,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闻言,卷帘顿时一怔。

    “粮食你有吗?”猴子悠悠问道。

    “有……不过,不多。”卷帘蹙着眉头,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些年倒是风调雨顺,可因为战祸,许多田地都荒废了,收上来的粮食赋税也是逐年减少。若不是先前有所积累,如今恐怕连军饷都发不出了……”

    说罢,卷帘小心翼翼地向四周望去。目光在天蓬与猴子之间来回。

    和天蓬对视了一眼。猴子扭了扭脖子道:“粮食我去找吧。”

    说着。拄着金箍棒就要往外走。

    “你去哪里找?”天蓬连忙问道:“吕六拐手里有粮食?”

    “四处找找呗,东海龙宫,天庭,挨个挖。六拐的粮食,就算有,他也还有许多人马要养。我去拿不合适。再说了,这可是整个国家啊。”

    说着,猴子已经“咣”的一声推开门。那些个围在门外的民众一惊,纷纷让道。

    大步走到院子的正中,猴子一个翻转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际,引来院子里的人一阵感叹。

    呆呆地望着猴子远去的方向,好一会,卷帘才缓过神来,转身对着玄奘拱手道:“卷帘谢玄奘法师大恩大德,若此事能成,卷帘再无牵挂。必定竭心尽力护送法师西行!”

    ……

    兜率宫的房间里,清心抱着双膝。呆呆地望着屋顶一动不动地坐着,满面泪痕。

    花瓶砸碎了,椅子摔坏了,桌子掀翻了,就连卧榻上的棉被,也被撕得粉碎,洒得满地的碎棉花。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的缝隙照入,在空气中汇成了网状的线。

    整个房间一片狼藉,看上去就好像刚刚才有人在这里械斗似的。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清心微微低下头,抽了抽鼻子。

    “是我,雀儿。”

    清心的嘴角微微上翘,拼命地眨巴着眼睛,似乎想让自己眼眶中仅存的泪快点蒸发掉。

    “雀儿姐……”

    这一开口,清心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完全沙哑了。

    干咳了两声稍稍缓过来了,她才接着说道:“雀儿姐,有什么事吗?”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你都知道了?”

    雀儿没有回答。

    沉默了许久,清心扶着墙壁缓缓起身,轻声道:“放心吧,我……我没事。”

    雀儿伸出手去想再敲门,却又顿在半空。就这么站了好一会,她淡淡笑了笑,道:“没事就好,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说罢,她转身就要离开。

    正当此时,那门“咯吱”一声,缓缓地打开了。

    一步跨出门外,清心迅速将身后的门关了起来,似乎不想让雀儿看到那门内的情况。

    低着头,重重地抽了两下鼻子,清心说道:“我真没事,你……不用替我担心,我清心是什么人,这才……这才多大点事儿啊。”

    说着,清心仰起头来,给雀儿亮出了一个笑脸。

    一如往常一般,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笑。

    一切的阴霾,在这笑容之下似乎都已经消失不见。有那么一刹,雀儿似乎都以为清心已经从那里面走了出来,直到她看到清心发髻上来不及整理的碎发。

    “没事就好,没事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雀儿姐!”

    这一喊,雀儿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望向清心。

    “雀儿姐,既然来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方便陪清心走走吗?”

    清心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望着雀儿。

    两个女孩默默对视着,彼此都想好像往常一样地笑,然而,那笑彼此看上去无论如何都是那么地僵硬。

    好一会,雀儿才微微点头。

    清晨,沐浴在阳光之中的兜率宫有着一份别样的清新。

    绿树成荫,小道边上栽种的各种奇花异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偶然能见到几只蝴蝶在空中飞舞嬉戏。

    远处的几个道童正在为规划新的花圃而争论不休,空气中弥漫着稀有花草散发出的淡淡清香。

    长长的走道上,两人并肩而行。

    她们走得很慢很慢,一路沉默着,谁也没先开口,似乎都在细想着什么。

    温润的阳光透过叶的缝隙洒在她们身上,留下点点斑驳。

    慢慢地,清心落到了后方。

    “清心。”

    “啊?”

    “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没有。我是只想跟你说……对不起。”

    “对不起?”

    “恩,对不起。”

    雀儿恬静地笑了笑,抬头仰望绿叶。深深吸了口气。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而且……那些本来就不该是我的。”

    “还是……还是要说‘对不起’。”

    “你不打算去见见他吗?”

    清心微微摇头。

    她低着头。两只手交错身前,在不断拧着手绢。

    “真的,不去见吗?只要你见到他,跟他说明,你就会得到你一直以来期待的一切。”

    “可我以什么身份去说呢?”

    雀儿微微侧过脸,看了她一眼。

    清心微笑着。

    阳光下,眼眶中有点点晶莹在荡漾,让人忍不住心酸。

    “清心只是他的师妹。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瓜葛,她觉得,没必要说。风铃不想说,因为风铃不想强加给他任何他本来就不想要的。雀儿……雀儿也不想。其实……”望向雀儿,清心笑道:“其实现在很好,不是吗?”

    “你真的这么想吗?”

    “当然是真的了。”清心深深吸了口气,撑起笑脸,稍稍加快了脚步,挽着雀儿的手道:“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

    “我听说你去了一趟华山,见了杨婵。”

    这一刹。清心的步伐微微僵了一下。

    好一会,清心才缓缓地笑了出来。道:“李靖,李靖说怕他再惹事。我只是……只是想着去一趟华山好摸清他的底牌而已。”

    雀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只是……只是想要有个了断罢了。万一……万一他真的西行,玄奘真的证道了,到时候……到时候他会不会就查到我?那可就麻烦了,所以……所以我才……”

    雀儿依旧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其实,我真的已经放下了,那些都是前世的记忆,关我什么事?根本就是与我无关的事,他是他我是我……你说对不对?他在乎的是杨婵,如果……我是说如果,也许……”

    那话到这儿就哽住了,清心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松开了挽着雀儿的手,停下了脚步。

    似乎刻意为了避开雀儿的目光,她低着头,用手掩着唇。

    雀儿回过头静静地看着她。

    好一会,清心低声道:“雀儿姐,我……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也不等雀儿回答,她已经回过头一手掩着唇,大步地往回走,那步伐越来越快,渐渐变成了小跑,消失在绿林小道的尽头。

    ……

    东海龙宫。

    敖听心匆匆跨入大殿,望见了站在大殿正中的猴子,连忙低头福身行礼。

    “敖听心,参见大圣爷。”

    猴子回头看了她一眼,摆了摆手道:“起来吧,找你有点事儿。”

    “谢大圣爷。”听心又是微微福身行了个礼,才起身,道:“不知大圣爷有何吩咐?”

    “你有……粮食吗?”猴子伸手比划着说道。

    “粮食?”听心微微一愣,道:“大圣爷想要多少粮食?”

    “很多,要足够乌鸡国一整年吃的粮食。”

    “乌鸡国……有多少人?”

    “大概有两百万吧。”猴子想也不想地答道。

    “两百万人?”闻言,敖听心不禁哑然,好一会,她才又是福身行了个礼,轻声道:“大圣爷,龙宫富甲天下,但这粮食……那是陆上的东西,龙宫真没有。如果数量不多,听心还可以让人拿些金银细软到凡间去买。可是两百万人一年的吃食……也不是不能买到,只是这么一买,恐怕就有许多地方要闹饥荒了。”

    猴子摸着下巴略略想了下,接着说道:“那你给我出个主意,上哪里,可以弄到这么多粮食?”

    “大圣爷若是不急,听心可以给天庭请个旨,赐下一年风调雨顺。到时候凡间各地粮谷满仓,听心再着人偷偷去买。这样一来,既能买到粮食,又不至于引发饥荒。”

    “不行,等不了一年,我现在就要。”

    “现在就要的话,这件事恐怕就只有上报天庭,由陛下下旨干预,才能解决了。”听心轻声道。

    ……

    兜率宫。

    正漫无目的行走在绿林小道上,稍稍平复了心情的清心从衣袖中取出了玉简,贴到唇边。

    那玉简的另一端当即传来了哪吒的声音:“那猴子又来找麻烦了,我爹说让你赶紧过来啊!”(未完待续……)